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綠蘿聽了幾句心裡就煩不過,索性房間還有綉活沒做完,就辦了個石火盆,去自己房間了,端木秀一看綠蘿走了,惡狠狠地看了嚴石一眼,拂袖離去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嚴石覺得自己的小舅子好像已經不傻了,那豈不是預示著以後還會繼續考?他必須保住這門親事。

端木慧抱著巧姐兒坐在火籠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眼見著大家都不吭聲,嚴石跪著走到端木慧身邊,想去拉端木慧的手,被她不著痕迹的拒絕了,拉了個空的嚴石只得繼續說:「阿慧,我真的知錯了,這次是我被人騙了鬼迷心竅,你看看巧姐兒,她還小,她不能沒有娘啊!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加倍對你好的,我發誓。」

端木慧冷笑一聲:「那要是我生不齣兒子呢?」

嚴石一下子就猶豫了,這個問題他從來沒想過。

他們嚴家不能在自己這輩絕後,不然以後如何面對嚴家列祖列宗。

但是眼下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將阿慧哄好。

「我……我們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孩子的,你別這麼想。」石嚴懇切的說,如果單看錶情,端木慧真的都要心軟了,可是想想這半年的糟心事,不都是兒子惹出來的嗎?

大夫也說了,生兒生女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的,也要看命中有沒有兒子。

可是眼前這個自己托福終身的男子,卻將傳宗接代的難題丟給自己一個人,她受夠了。

長娥湊在床邊,聽著隔壁傳來的動靜,不由得很是自得。

看看自己再看看自己的小姑子,怎麼就生不出個兒子呢?

「好啊,別說那麼多廢話了,我女兒以後生兒子還是生女兒誰都不知道,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嚴家的態度,要是你嚴家執意想要兒子,我看就沒這個必要回去了,不然今年出個媚娘,明年再出個什麼娘的,誰能受得了。」端母忍無可忍,有些冷嘲熱諷說說。

嚴石老臉一紅,他就知道被小舅子撞破了,家裡應該都知道了,果然。

可是現在不是要臉的時候:「岳母,那您的意思呢?您說,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端母冷笑著看著嚴石:「我說了沒用,是你要說清楚,不然我看慧兒就在家過年好了,眼見著還有七八天就過年了,留在家裡挺好的,她哥哥弟弟這幾年都盼著她能回家玩一段時間,眼下正好。」

嚴石哪肯同意啊,他的事情不知道被誰穿了出去,現在鄰居都知道了,就等著看他們家笑話,他娘明確說了,兒媳婦必須回來,這樣這些留流言蜚語才能不攻自破。

端木慧看到他那個窩囊勁,也不想再多做糾纏了,原本她還抱著一絲期待的。

畢竟一起這麼多年了,感情總還是有的。

可是現在再看這個男人,除了聽自己爹娘的話,沒有一點主見。

「阿慧,阿慧!」嚴石還想爭辯幾句,端木慧直接抱著孩子進房間去了。

嚴石準備跟上去,卻被端木智給趕了出去:「嚴石,你還是回去吧,我妹妹和侄女在家過年挺好的,不勞你費心了。況且我們家都喜歡女孩,不像有些人家重男輕女。」

嚴石看到端木智的大塊頭,還是沒敢上手,心中卻不以為意,你都三個兒子了,你當然不在意了。我要是有三個兒子了,我也不介意再生個女兒,可惜他不敢說出口。 趕走嚴石,端木家的氣氛也並沒有好起來。

綠蘿和端木秀窩在自己房間,雖然不知道情況,但是猜也猜到個七八成。

真心悔過的人,哪裡是嚴石那個做派。他就帶這個女兒上門,本來想打親情牌,只怕是行不通的。

果然,聽到院子里端木智的聲音還有重重關上的院子門。

綠蘿長嘆一口氣,手裡的活也干不下去了。

「娘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這樣的,而且我覺得咱們生個女兒挺好的,你看看大哥家三個皮小子,一點都不貼心,還是生女兒好,跟我們親近。」端木秀認真的說。

綠蘿本來煩躁的情緒一揮而過:「你自己都還是個孩子呢,怎麼說起生孩子了?再說了,」綠蘿壓低聲音:「你知道怎麼生孩子嗎就瞎說?」

端木秀一聽臉一紅:「知道,我現在已經越來越聰明了,你別還把我三歲的小孩子看,等你過了十六歲生辰,咱們圓房了,自然就有小寶寶了。」

綠蘿手裡的針都沒拿住,自己還真忘了這一茬。

「誰跟你說的?」

「我自己想的,好不好嘛娘子?娘子?好娘子?」端木秀拉著綠蘿的手不依不饒的。

綠蘿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所以陡然被問到,有些驚訝又有些害怕。

端木秀也收起笑臉,很是嚴肅的問:「娘子,我說的是真的,你現在還小,但是過了十六也差不多了,我是真的好了,咱們……咱們圓房做真正的夫妻。」

綠蘿直視著他深邃的眼神,一眼望過去,黝黑明亮,裡面滿滿都是自己。

看著這雙眼睛這個人,她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好。」

「真的?」

「真的!」

「哇,好棒,娘子,我好愛你哦!」端木秀再次喜笑顏開,得成所願,他的激動無語言表。

綠蘿也跟著開心起來,這個姻緣開頭雖然不是很完美,但是過程跟自己曾經想象的一樣,甜蜜美好。

中午吃飯的時候,端木秀第三次忍不住發出笑聲,綠蘿狠狠地拿眼睛瞪她。

「娘子,別看我,看桌子,來,你最近瘦了,多吃點肉。」端木秀一筷子夾起來三塊瘦肉,放進綠蘿碗里。

端木慧看著笑臉肉嘟嘟又紅潤白皙的綠蘿,納悶了,綠蘿哪瘦了?不過看到弟弟和弟媳婦這麼和睦恩愛,心中又替他們開心,將不小心出現在腦海的嚴石狠狠踢開,繼續給巧姐兒喂飯。

女兒很乖巧,也不哭不鬧,讓人心疼。

「娘也吃。」端木秀又給端母夾了一筷子,本來還感嘆兒子長大了的端母面色更加紅潤了。

下午,端木秀跟著父親和大哥去魚塘繼續挖藕,順便將泥巴里的泥鰍給撿了回來,足足一大碗。

晚上燒了一鍋泥鰍燒豆腐,聞起來很香。

但變故卻陡然而生,端木慧剛吃了一口就去外面哇的一聲吐了個乾乾淨淨。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這泥鰍也不是很腥啊,而且阿慧不是喜歡吃嗎?

「娘,我沒事,可能是喝了冷水胃口不好。」端木慧進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這之後,她的筷子基本上就沒往這個菜上去。

綠蘿吃了,端母手藝很好,完全沒有土腥味。

晚上,端木慧剛把巧姐兒哄睡了,正要出去擔水洗漱,就被端母給逮了個正著。

「娘,你怎麼了?臉色怪怪的?」

端母將端木慧拉倒床邊坐下:「慧兒,你月事多久沒來了?」

「啊?」端木慧仔細想想:「娘,您這一說,我好想三個月沒來了。」

端母臉上一喜,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又陰沉了下來。

端木慧還在追問,突然自己也反應過來,難道?難道自己有孕了?

她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肚子,很是嚮往。

「傻丫頭,你現在這個情況,這孩子來的不是時候啊?」端母看著自己可憐的女兒,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端木慧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堅毅:「娘,這是我的孩子,不論我跟嚴石怎麼樣,這孩子我是一定要生下來的。」

端母也不至於狠心到要把自己的外孫打掉,就是心疼女兒,本來不打算原諒嚴石的,現在看來,這事要從長計議了。

端木慧自從知道這個消息后,情緒好了很多。

她畢竟是傳統的女人,丈夫孩子是她的全部。

端母回去看到已經睡熟的端父,想找個人說話都找不到。

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夜,才終於睡下去。

早上一醒來,就催促這端木智去請了大夫上門來。

「哈哈,恭喜恭喜啊,夫人這身孕已經四個多月了。」大夫樂呵呵的摸著自己的鬍子,顯得很是開心。

「真的?」端木慧驚喜的問。

「老夫還能騙人不成?孩子一切都好,就是夫人心思太重,胸口悶氣,這樣不好,要心胸開闊啊。」老大夫交代完就提著藥箱回去了,端木智跟著去抓安胎藥。

綠蘿看得出端木慧很開心,她也替她開心,大夫剛剛很隱晦的說了,這胎是個男孩。

一家人又是喜又是憂,最後端木慧喝了葯沉沉的睡了過去。

小凳子很有小哥哥風範,領著巧姐兒到處玩耍去了。

巧姐兒跟大家熟了之後,就慢慢放開了,看得出來,她在這裡很開心。

畢竟以前在嚴家,嚴母竟然訓斥她,把她搞得跟驚弓的小鳥一樣,不敢動不敢哭不敢大笑。

一家人湊在一起,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嚴家的孩子必定是要嚴家負責的。

但是,不能便宜了他們,必然要他們付出代價,否則這兒子不姓嚴也罷。

端木秀顯然也很開心,又有小寶寶了?距離自己和綠蘿圓房也不到半年了。

「咱們不是要去感謝紅掌柜嗎?剛好過去找她幫忙。」綠蘿對端母說起這事,收拾收拾野味就帶著端木秀出了門。

紅掌柜那得生意越發火爆了,大家都跟不要銀子一樣再買布。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紅掌柜,一點小心意,別推辭呀。」綠蘿笑眯眯的說。

穿書之女配自救指南 紅掌柜豪爽一笑:「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對了,你大姑子怎麼樣了?」

綠蘿將事情說完,紅掌柜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真正是印證了,什麼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聽你說話的意思,你們家是想原諒那個臭男人了?」紅掌柜有些不快的說。

綠羅點點頭:「畢竟孩子是無辜的,難道要這個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嗎?而且二姐是個傳統的女人,總不能一輩子不再成親吧?與其再去適應一個全新的人,還不如將眼前這個人收拾好了繼續將就,這就是生活。」

說完這段話,綠蘿心裡也是沉甸甸的,她其實也不想原諒這個男人,但是她不能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

也許她有勇氣合離,有能力獨自養活兩個孩子,但是不代表別人也可以。

紅掌柜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將手不自主的撫摸自己的小腹,突然意識到什麼,又默默將手放了下去。

她這裡也曾經有過一個孩子,可惜這個孩子福薄,沒有運氣來這個世界看看。

是他太想當然了,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她可以率性而為,但是別人卻願意為大局考慮。

先到自己獨自離家之後的艱辛,如果不是她夠潑辣堅毅,只怕早就死在路上了。

這種事情說起來容易,只有當事人知道過程的苦澀,也怪她自己,好了傷疤忘了疼了。

「紅掌柜,你怎麼哭了?我沒別的意思,要是我自己,我肯定不會選擇原諒,但是別人的事情我選擇尊重,剛剛話說的有點重,你別生氣呀。」綠蘿有些糾結,紅掌柜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吧?

用手帕將無意識流出的眼淚拭乾,有些哭笑不得:「說什麼呢?我是想到了一些別的事情,有機會我再好好跟你說說,眼下不如找人將消息放出去,至於嚴家怎麼做就看嚴家自己的意思了,不過我可跟你說,嚴家可不是什麼良善之輩,那嚴家現在都快把白婆子和媚娘罵的在縣城混不下去了,一天三頓飯過去罵。」

對於端木慧的婆婆,綠蘿是從來沒見過的,不過沒想到竟然如此潑辣。

她以前還是王煙煙的時候,也是沒有婆婆的,現在這個婆婆又對她很好,所以她還真的想象不出一個刻薄的婆婆會如何折騰兒媳婦。

見綠蘿不是很在意,紅掌柜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家家戶戶都有本難念的經,她明白。

買了不少過年的年貨,兩個人才搭著端父趕來的牛車滿載而歸。

全網都在扒華公子馬甲 「你說什麼?阿慧有孕了?」嚴石半醉看著自己的母親,還以為是自己喝醉了。

「哈哈,是呀我的兒,消息千真萬確,已經四個月了,聽說是個男孩。」嚴母摩拳擦掌,那樣子已經等不及了。

「你再去岳家,這次非把兒媳婦接回來不可。想想我的小孫子,是不能在村裡受苦的。」嚴母有些鄙夷的說道。

「娘,阿慧鐵了心不回來,我也沒辦法啊。」嚴石有些苦惱,說的眼圈都紅了。

「哎呦,我的乖兒子,別難過,娘給你辦的妥妥的,這樣這樣,我跟你一起去,我就不信她還能不給我這個婆婆面子。」嚴母說的斬釘截鐵。

聽見娘說跟自己一起去,嚴石瞬間找到了主心骨,在他心裡,就沒有他娘辦不了的事。

娘兩也不知道再嘀咕些什麼,一會爆發出陣陣竊笑。

自從知道端木慧有孕之後,端母就不讓她再做什麼重活了,搞得端木慧很不好意思,只得趕緊將手中給爹娘做的衣服給做好了。

正忙活著縫製呢,院子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哎呦,親家在家包餃子呢,我跟石兒來的可真是時候啊!」

綠蘿正想說這是誰啊,說話怎麼如此尖酸刻薄,就看到端母垮下去的臉,不用想,肯定是嚴家人無疑了。

端母洗好手,不緊不慢的在正堂坐著,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迎出去。

討了個沒趣的嚴母心中暗罵,但是面上還是笑眯眯的自己走了進去,畢竟是來過好多次的,哪是哪她心裡門清。

「親家母啊,還生氣呢? 總裁的33日孕妻 彆氣壞身子了,不然慧兒和石兒要心疼了。」

端母冷哼一聲:「哪敢啊?我女兒沒福氣生兒子,我氣不氣死的左不過有自己的兒子心疼,干別人什麼事。」

嚴石站在一旁,屁都不敢放一個。

嚴母已經氣得不行,但是心中一直壓著這股怒氣,等有了孫子害怕收拾不了端木慧嗎?

現在她受的氣,以後都要還到她的女兒身上。

端木慧放下手裡的活計,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衣服正要出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默默地坐了回去。

感覺到肚子隱隱有點疼,端木慧溫柔的撫摸著:「孩子,沒事沒事,娘親沒事,會好的,會好的。」回答她的事空無一人的安靜。

嚴母不管端母如何不給好臉,依舊不停勸說著。

端母擺夠了架子,也見好就收了,畢竟以後女兒回去還是要看她的臉色。

「明人不說暗話,你應該是知道我女兒有孕了吧?」端母這才給自己親家倒了一杯茶,說的口乾舌燥的嚴母喝了口熱茶,火氣也下去不少。

這事也怪她做的太明顯,應該等孩子生下來確定是自己的孫子再處理的。也怪她自己太心急,不過兒子連是不是自己的種都能搞錯,讓她更加心煩。

「親家,看您說的,這孩子也有石兒的一半,讓慧兒一個人承擔實在是太辛苦了,我也是心疼她不是。」嚴母心裡門清,要不是端木慧還想回去,只怕自己早就被打出門了。

「你也別兜圈子了,我女兒受了這麼大委屈,總不能就這麼回去吧?」端母面色緩和了一點,但是該說的還是要說清楚。

「是是是,都怪孩子糊塗,但是現在已經這樣了,馬上也要過年了,您看看,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說完還沒等端母說話,就沖著嚴石罵道:「孽子,還不跪下給你岳母請罪?」

嚴石聞言下意識就跪下了,想說點什麼,又被嚴母給搶過了話去:「你看看,孩子是個老實孩子,就是受了賤人的欺瞞,親家,石兒也算是你的半子,這人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聽著嚴母文縐縐的幾句話,端母牙都要算掉了,一個沒讀過幾句書的老婆子,還拽起文字來了。 「來點實際的吧?難不成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說他被人矇騙了就算完了?」端母涼涼的說。

「親家的意思是?」嚴母甩鍋出去。

「我能有什麼意思?要看你們是個什麼意思?」端母又不傻,自己說出來豈不是失禮而且受限制。

兩個老太太你來我往,好幾個來回之後,終究還是嚴母退讓一步,不再繞圈子。

「親家,明人不說暗話了,我兒子犯錯是事實,眼下你慧兒有孕也是事實,還有巧姐兒,也不過堪堪才四歲不到,為了兩個孩子,這親事也是要繼續下去的,眼下我們嚴家是帶著誠意來的,你們有什麼要求竟然提,能辦到的我們一定辦。」嚴母很是憋屈。

端母也不再廢話:「那好,就兩點。一、嚴家必須給出承諾,嚴石不得在外面鬼混,嚴家不得苛待我的女兒和外孫女,否則人神厭棄,嚴家老祖宗生生世世不得安寧。」

端母剛說完第一條,嚴母的臉就黑的跟鍋底一樣。

端母沒搭理她,繼續說道:「第二條很簡單,嚴家必須將一間鋪面的地契改到我女兒的名下,好讓我女兒在嚴家有個保障,當然了,只要兩個孩子過得好好的,這鋪子你們嚴家還是可以繼續拿著去做生意,每年給些租金就是,如果以後過不下去了,我女兒也不至於人財兩空,雞飛蛋打。」

嚴母感覺自己的髒話已經到了嘴邊,想著是自己親家,又生生忍了下去。

「親家,您這要求,有哪家能做到呢?」

端母喝了一口茶:「反正要求我們說了,做不做得到是你們嚴家需要考慮的,我們不強求。」

嚴母蹭的站起來:「親家,別以為你女兒有了身孕就可以肆無忌憚,我兒這條件,再找一個也未嘗不可,反倒是端木慧,到時候帶著兩個孩子,只怕想再嫁出去就難了。」

端母冷哼一聲:「這就不勞你費心了,就算是再多幾個人,我們家也養得起。」

嚴母走的時候,氣的不輕。

綠蘿雖然不在場,但是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這是他們一起商量的結果,不讓嚴家出點血他們不會長記性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