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維爾斯:……

2021-01-30By 0 Comments

「你再不說的話我可就走了!」維爾斯相要站起來,可是覺得雙腿發軟,剛才雖然飢餓但是卻有些力氣。現在卻好像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了。

他想了想剛才把自己領進來的那個怪人:「剛才送我來的人好像對我用了什麼手段吧!」

「沒有!肯定沒有!」老奸巨滑的艾德萊曼立刻否認!


他不承認,維爾斯也沒辦法, 最佳賤偶

「那麼說出你的目的!」

艾德萊曼聳了聳肩,維爾斯忽然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這個帝國宰相了。這個傢伙確實讓人反感,不過自己是不能一拳打爛他的鼻子的。

「既然殿下要我說,我就說了。」

「別廢話!」

「我希望說了以後我們的談話不會泄漏出去!」

「說!」

維爾斯連說話的力氣都不夠用了。

「好吧!我納米亞帝國宰相,懇求您!維爾斯王子殿下,做這個帝國的真正主宰。帝國皇帝!」艾德萊曼眼中閃著熱切的光芒,然後對著維爾斯——

他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就那麼的跪了下去。

維爾斯突然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的膝蓋突然把桌子撞翻了。上面的椅子和一本艾德萊曼經常翻看的《大陸簡史》一起翻倒在一旁。

艾德萊曼的眼光很誠懇!

「今天晚上我用了這麼多詭計,耍了這麼多花活,就是希望您能答應我這個要求!」

維爾斯好像是愣了一下!

「哈!哈!哈!哈!」他笑得就好像是一個瘋子:「是我聽錯了還是您聽錯了,宰相大人?」

「我也沒說錯,殿下也沒聽錯!」艾德萊曼的聲音很堅決,很沉穩。

維爾斯仍然笑個不停,就好像看到自己最討厭的人出了一個最大的丑一樣:「我現在是一個王子,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美女有美女。我還要去給自己找這麼大一個麻煩,是我有病還是你有病!」

艾德萊曼搖了搖頭,「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就一直這麼跪著。」

「那就跪著吧,你又不是我妻子,這麼大年紀,身體也不是很好。跪死了我也不會心疼!」

「可是那樣您就吃不到飯了!」

「……」

維爾斯施施然道:「我現在可以走出去,然後回家……」

「如果殿下能找到回家的路的話!」艾德萊曼插了一句。

「我這個人不喜歡麻煩!」維爾斯似乎有些竟動的樣子。


如果維爾斯熟悉艾德萊曼的話,可是從他現在的目光中看出艾德萊曼的眼神很得意。可是現在的他是看不出了!

「不會很麻煩的,外有亞爾弗列德,殿下帶回來的史蒂夫可以勝任一個軍團長的位置,做為亞爾弗列德的左右手。內有我和喬治幾個老傢伙幫助你。做為獎勵,凱瑟琳可以做你的皇后,你應該不會拒絕吧!她不但是一個賢惠美貌的妻子,還是一個左右手。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什麼?」維爾斯淡淡的問!

「如果你是皇帝,那麼索德里斯的羅爾就不敢拒絕你的求婚,你就可以娶那個叫柏麗的公主。」

維爾斯的心中一動,不錯!以柏麗的所說,她的父親是一個勢力的傢伙。如果自己是納米亞皇帝,那麼……一切就容易多了!

不過維爾斯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被說服的人,他緩緩問道:「事情都有你們來幫我,那麼!我呢?我是什麼,一個皇帝還是一個傀儡?」 第320章皇后!就寢了!

「不!不!我的意思是殿下如果願意做一個有為的皇帝,那麼我艾德萊曼是不會阻攔的。但是我覺得您是一個太懶散的人,我覺得您做不了那麼好!所以我建議殿下快生出一個皇子來,這樣的話他未必就像你。我們可以讓他管理將來的帝國。」

艾德萊曼「誠懇」依舊!

維爾斯的臉頰鼓了幾下:「那麼,你還有什麼別的東西可以打動我么?」

「有!大概一年之內,索德里斯皇帝羅爾的獨女柏麗大概會在一年之內,被嫁到蓋爾達耶王國去,嫁給那個皇帝。他是一個幾十歲的老頭,非常好色……」

維爾斯一邊啃著一塊乾麵包,一邊往家走,嘴裡還在喃喃的咒罵著!

自己答應了!

可是飯菜什麼的連一根毛也沒有,艾德萊曼說他自己當了這麼長時間的宰相,但是根本只是那點可憐的薪水而已。他沒有錢,但是維爾斯分明聞到艾德萊曼的書房裡有酒香。

是那種價值不菲的紅酒,要不然不會這麼好聞!

只給了一塊麵包,艾德萊曼語重心長的告訴自己,這是他今天晚上的晚餐。特意節省出來給自己留著的,有這一塊麵包,自己可以走到家裡,家裡已經準備好了食物,很豐盛,很可口!

最後他還帶著歉意對自己說:自己的家和他的家是挨著的,他們兩家是鄰居……

維爾斯艱難的向艾德萊曼家的方向伸出一個中指,手裡的麵包差點掉到地上。 寵妻入骨:老公夜敲門

兩家的後門離得並不太遠,說實在的,如果不是艾德萊曼告訴自己。維爾斯也認不出來自己家的後門在哪裡,畢竟這裡是在原來的基礎出改建的,維爾斯才搬到這裡沒多長時間。

海倫在門后等著自己,看到維爾斯走了過來,就急忙出來迎接!

而艾德萊曼在維爾斯走了以後,嘆了一口氣,他畢竟還在老了。

「我好像在按照劇本演戲一樣,還真是累人啊!」他把雙手放在腰上用力的捶了幾下。

蘿莉茜婭從角落的暗門中走了出來,在艾德萊曼後面輕輕的幫著捏著肩膀:「艾德萊曼叔叔,你說劇本是什麼意思。」

艾德萊曼仰著頭:「這個小子,也許以前確實不想當什麼皇帝,不過剛才雖然他在掩飾,我卻在他眼中看到了。他想!他想當這個帝國皇帝,但是他沒有這個借口,也沒有這個資本!

現在我出現的正是時候,我成為了他的這個借口,給了他這個資本。他雖然裝作不願,但是也在給我機會,我在說服他,他在讓我說服。我們就好像是在演戲,對手戲,我知道他要說什麼,他也知道我要說什麼!那個索德里斯的女孩也是一個原因,但不是最主要的。這樣也好,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好,也許……他能超過索菲亞陛下當年……不!甚至是霍金斯陛下!」

蘿莉茜婭側頭仔細的想了一想,等到想明白后紅唇卻又撇了一下:「嗯……那麼這樣說來他是想的,卻在裝作不想……那他不是很虛偽?這樣的人能靠得住!」

艾德萊曼閉目享受著蘿莉茜婭的按摩,自從她跟著自己學東西以來,所謂的機心沒有學會半點。這按摩的手法卻越來越好了。

「蘿茜!這或許是虛偽,可是虛偽恰好是所有的皇帝最應該具備的條件。他應該要做的東西是: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虛偽,應該怎樣的虛偽!政治這個東西,說穿了就是虛偽的演戲,誰演戲好,誰就能演到最後。你說,難道我不虛偽么?」

他是蘿莉茜婭的親人,對於虛偽這個東西,蘿莉茜婭把這兩個字放在了許多人的身上。卻沒有想過艾德萊曼,現在一想,他還真的是少有的虛偽,對伊凡的時候艾德萊曼是虛偽的忠誠,對同僚的時候他是虛偽的客套。

原來他們都是虛偽的人!

……

原來有飯吃就是一種幸福,想起了貧民區中那些人的樣子,維爾斯有些感慨。自己現在就應該是叫做幸福了吧,凱瑟琳在旁邊一直溫柔的看著自己,一隻熏雞腿甚至還不及嚼幾下就被吞了下去!


咳!咳!

他十分丟人的被噎住了,用力的錘了幾下胸口,又喝了一大口牛奶,才算是逃過一劫。不過胸口的感覺仍然很難受,好像有一個東西一直橫在那裡。

「怎麼那麼不小心啊!」凱瑟琳輕輕的撫著他的胸口,維爾斯不好意思的沖凱瑟琳一笑,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往嘴裡塞了一小塊牛肉。

入口即化的牛肉顯然比剛才的雞腿安全許多,維爾斯又往嘴裡灌了一口牛奶。

好像是為了發泄一般,維爾斯以驚人的速度,以非常不雅的吃相把一桌的食物都吃了個乾淨。最後滿意的靠在椅子上,凱瑟琳揮了揮手,「你們收拾一下,海倫,你也去吧!」

幾個侍從立刻手腳利索的把桌子上的食物收拾了個乾淨,海倫也恭身退了出去。

沒等凱瑟琳想要說些什麼,維爾斯開口道:「姐姐,我想睡覺!」

凱瑟琳點了點頭:「好吧,你的床鋪已經準備好了。」


兩人一路走到維爾斯的卧室門前,凱瑟琳終於開口道:「維爾斯,你不想問我些什麼嗎?」

「沒什麼好問的。」維爾斯淡淡的說。

「我是艾德萊曼這一方的人,也就是艾德萊曼在你身邊的眼線,也就是說,我和他們是一夥的。」凱瑟琳好像有些歉意,其實她實在擔心維爾斯會因為這個生氣。

「我知道,前面日子我就從一些事情上看出來了。不過我本來開始的時候猜測你可能是伊凡他們一夥的。」

凱瑟琳絕美的容貌上帶著一絲戲謔:「我要是伊凡的人,你會活到現在么?」

「那也不一定啊,你本來是想殺我的,不過後來發現愛上我了。就下不了手了!」

在維爾斯的胸口輕輕捶了一下,凱瑟琳的心裡卻鬆了一口氣!

「我去睡了,姐姐!」

「嗯!去吧!」

「我答應了艾德萊曼!」

「我知道!」

「不過他答應了我,要你做我的皇后,要不然我不會同意的!」

「去死吧!」凱瑟琳像一個負氣的小姑娘一般,揮舞自己的一隻手套向維爾斯砸去。

「啪!」

維爾斯的頭上挨了一下,雖然不重,但是聲音很響,夜裡很深,聲音可以傳得很遠。

凱瑟琳看維爾斯沒躲,就有些心疼,摸著維爾斯的頭:「傻子,你為什麼不躲!」


維爾斯突然冷冷的看著她,凱瑟琳心中一痛,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維爾斯雙手搭在凱瑟琳的肩頭,然後用力的一拉,沒有防備的凱瑟琳被維爾斯一下子抱住。這一刻,她有些恍惚,忘記了躲閃,或者是不願意閃躲。被維爾斯緊緊的抱住,然後對著凱瑟琳張開的紅唇用力的吻了下去——

她還是沒有掙扎,維爾斯的舌頭閃電邊的侵入了凱瑟琳的雙唇之間。兩個人緊緊相擁,凱瑟琳比維爾斯大了幾歲,她的身體既有女孩兒嬌媚的青澀,又有小婦人豐滿的妖嬈。

維爾斯一手輕輕托住凱瑟琳的臂部,她如同觸了電般的一顫。

誘人的曲線緊貼在維爾斯的身體正面,凱瑟琳不能自已的「嗯」「嗯」「嗚」「嗚」了幾聲。那恰到好處的嫵媚,弄到維爾斯心癢難搔,不過他知道點到即止,在充分的品嘗到凱瑟琳香舌的滋味后,兩人唇分!

「親愛的皇后,皇帝去就寢了。你不陪著么?」

「去死吧!」凱瑟琳撿起自己的鞋子扔了出去,這次羞憤之下是真使勁的扔!

維爾斯如一隻偷嘴的野貓被人發現一般,「嗖」一下穿入房間,那隻鞋子砸在了房門上后掉在地上。

看到維爾斯跑得有趣,凱瑟琳「撲哧」一笑,但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后又覺得有些難過,撲簌簌幾滴眼珠涌了出來摔在地上,就好像玻璃的破碎聲。

撿起鞋子穿在腳上,凱瑟琳就在維爾斯卧室門外的牆下,靠著牆蹲了下去。以手捂著臉,肩膀不停的抖動,眼淚一開了頭就沒有辦法收起來,大喜之悲的壓榨讓凱瑟琳痛苦得心碎!

月光下!一個瘦長的影子投射到凱瑟琳的身體,她有所感覺。

面前是一個背對著她的人!

這個人的衣服卻是反的,也就是說,他的衣服是正面對著凱瑟琳。他拿出一張白紙,上面的字跡清清楚楚:「跟我來!」

凱瑟琳對這個人的話是一點反抗的念頭也升不起來的,雖然不情願,但是她乖乖的起身低頭跟著這個怪人走到遠離維爾斯卧室的角落。

「師傅!」凱瑟琳低頭行禮!

這個怪人「點」了「點」頭!說道:「你愛上他了!」

凱瑟琳沒有撒謊,也不敢撒謊:「是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