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總是這樣,不管自己多努力,只要秦苒在的地方,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

2020-11-03By 0 Comments

秦語笑了笑,「其實,她是我姐姐,比我大一歲。剛來雲城沒多久,因為高中在學校……反正休學了一年,現在也不住我家,反正……二少你能喜歡她,也是她的榮幸。」

身邊的幾個男男女女對視一眼,都挺意外的。

尤其這位二少,目光看著秦苒的那雙又長又直的腿,又轉向那張又冷又帶著點頹意的臉,他磨了磨嘴裡的煙。

端著一杯酒過去。

**

與此同時。

江回這邊的包廂挺安靜,除了陸照影,就江回還有檢察廳的幾個人。

這幾個人在雲城隻手遮天,可坐在程雋身邊,出了江回,其他人話都不敢多說。

程雋也不喝酒,就拿著茶杯,目光落在門的方向。

好半晌后,他微微側頭,漫不經心的敲著桌子,看向陸照影,眼眸漆黑:「她人呢?」 太虛鏡,又被稱爲‘太初之鏡’。

誕生於混沌之前的太初,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抵擋開天攻擊的東西。

天魂在這一刻真的是渾身冰涼。

最後一魄被張謙融合了,沒關係,他是天魂,他可以暫時召喚出開天,藉助開天的威力俘虜甚至滅殺張謙,但是怎麼也沒想到,萬萬沒想到!

張謙他.媽.的竟然拿到了太初之鏡!

這面鏡子可以映射出任何一個生靈的內心,誰能得到它,誰就能看穿整個時空萬千生靈每時每刻心裏的想法!

而最重要的是,這面鏡子可以提供完全無敵的防護!

連開天的攻擊都可以無視,所以它真的是絕對意義上的無敵!

他突然明白了,難怪之前自己的攻擊只要打到張謙的上半身,就會無效,他一直以爲這是無妄神靈套的防護,原來,是太虛鏡。

原來,自己一直被張謙玩弄於鼓掌之中。

他突然很後悔,如果當初以雷霆之威滅殺張謙,就不會有後面這些事情了!

這一刻,天魂差點鬆開手裏握着的開天。

身份逆轉,從獵人變成獵物,而且還是實力相差懸殊的獵物。

自己只能暫時召喚開天,而且還是冒着整個時空陷入混亂的風險,而人家卻是獲得了太虛鏡,擁有完全的所有權和使用權。

拿着開天尚且無法傷到他,等召喚時間一到,開天被強制收回,自己還有辦法能傷到他嗎?

這一刻,鋪天蓋地的絕望徹底籠罩了天魂。

“你說的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張謙說,“不要再頑抗了,乖乖的被我吸收吧。”

“你已經沒有資格和我叫板了。”

天魂猛地擡起頭:“就算死,就算失去自由,就算被你融合,我也要整個時空爲我陪葬!而且你也不一定能融合得了我!”

說完,他猛地舉起開天,對準了一個方向奮力揮動!

張謙眼睛一瞪,一個瞬閃飛到天魂面前,一伸手抓住了天魂的手腕。

說實話,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仔細看着天魂,他覺得天魂其實長得挺好看的,都說相由心生,爲什麼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卻是這麼喪心病狂?

天魂想要抽回右手,卻發現張謙此刻的力量竟然大的出奇,就算自己奮力往回抽也是絲毫都動不了!

張謙伸出另一隻手猛地抓住了開天斧柄,天魂一愣,立刻也伸出另一隻手握住斧柄。

如果開天也被搶走,那他真的就再無回天之力了。

兩人握住開天,開始了角力。

來到異界當師父 天魂絕望的發現,張謙現在的力量真的是大的出奇,就算他用盡全力,也無法把開天從他的手裏奪出來。

實際上,融合最後一魄之後,命魂就可以分出心神去震懾天魂體內的三大惡唸了,三大惡唸的力量被壓了下去,此消彼長,天魂的力量自然就比不過張謙了。

他一咬牙,奮力擡腿惡狠狠的踢向張謙襠部,但是踢在上面之後,張謙屁事沒有,他卻疼的直抽冷氣。

“融合兩魂三魄之後,我已經可以調動太虛鏡的力量保護我的全身了,”張謙說,“現在的我完全是無敵的,你大可以使勁踢。”

天魂發出了咆哮:“鬆手!你鬆開! 盛寵為凰:皇上您要點臉 開天是我的!我的!”

“哼,我憑什麼要鬆開?”張謙冷笑,“開天屬於這個時空,並不屬於某個人!”

“你放屁!”天魂怒吼,“這是你逼我的!”

說完,他身上冒出了金光,雙臂更是金光繚繞,張謙一皺眉,天魂開始消耗生命力用本源力量與他爭奪了,張謙也發了狠,身上也散發出了光芒,他也開始動用本源力量了。

隨着他們倆的力量越來越大,開天發出了一陣陣細微的‘咔咔’聲,而正忙着瞪着對方角力的兩人誰都沒有注意到開天的異狀。

開天的斧身上原本就有一些裂痕,在這兩人的角力下,裂痕越來越大,並且‘咔咔’的聲音也越來越響,終於兩人發現了不對,但是他們想要鬆手已經來不及了。

在兩人震驚的目光中,轟的一下,開天化爲了碎末,緩緩的從兩人手中掉落了下去。

風輕輕的吹來,碎末消失在了兩人的視線中。

天魂一臉的失魂落魄,就好似丟了魂一樣。

張謙眼睛一瞪,握緊右拳一拳打在了天魂的左臉上:“這是爲命魂打的!”緊接着又一拳:“這是爲黑袍打的!”

“這是爲衆神!爲了阿修羅神!爲了貓皇!爲了開天斧!爲了觀自在菩薩!”

“這是爲了我!自!己!”

本源力量加成之下,金色的拳頭一拳把天魂打飛了出去。

天魂已經徹底失了神,張謙伸出雙手,幻化出了一雙金色大手,一把把正在下墜的天魂抓在了手裏。

天魂擡起頭,雙目無神的看着張謙:“爲什麼?爲什麼,會是這樣?”

“因爲你太作了。”張謙說完,猛地張開嘴,天魂慘叫一聲,燦爛的光芒從他的眼睛、鼻孔、耳朵和嘴巴里涌了出來,嗖嗖的鑽進了張謙的五官之內。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魂消失了,金色大手也消失了。

張謙慢慢的降落在了死海海面上,一屁股坐在了海水上面,掏出了一支菸點着了,抽了起來。

“呼。”吐出一個菸圈,掏出了手機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結束了嗎?”張謙自言自語着。

嘩啦一聲,張謙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立刻笑了。

“菩薩!原來您沒死!”

正法明如來的確沒死,只不過有些狼狽,但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張施主,恭喜。”

“同喜同喜!”張謙走過去,雙手合十行了一個佛禮,“這次太感謝您了!要不是您,恐怕現在死的人就是我了!”

正法明如來雙手合十,慈眉善目卻又寶相莊嚴:“張施主,不必謝我。你現在已然成爲這個時空新的天道主宰了。”

張謙一愣。

“希望張施主,能以這時空之中,萬千芸芸衆生之心意爲心意,切莫違逆時空自然之法則。”

張謙鄭重點頭:“我永遠不會干涉這個時空所有的生靈,我只會保護他們不受別的時空主宰的傷害!”

正法明如來微笑了一下:“如此,甚好,甚好。”

說完,他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張謙眼前,但是卻有一句話嫋嫋迴盪。

“願你走出一生,歸來仍是少年。”

——全書完 陸照影在跟郝隊聊事情,乍一聽,也懵了。

「是啊,秦小苒人呢?」他擱下杯子,朝門口的方向看去,沒看到人,「她剛剛跟我說她去衛生間了。」

程雋面無表情地看他一眼,沒開口。

「啊,不是,當時你跟江小叔說話來著,所她就跟我說了一聲。」陸照影小聲嘀咕,又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秦苒這去的時間太長了,陸照影還挺了解她的,她不會什麼都不說就消失。

打開手機一看,秦苒果然給他留了微信。

「她說去c5包廂了,」陸照影眯了眯眼,「說是遇到了熟人。」

這會所是會員制的,會員卡也是500萬起,能來這裡的,都不是什麼普通人。

「雋爺,秦小苒還有這麼有錢的朋友嗎?」陸照影想想,還是覺得不對,她那麼窮一人。

程雋瞥他一眼,重新覆下眼睫,沒什麼情緒的跟江回說話。

陸照影覺得不行,他一邊給秦苒發了條微信,一邊起身出去找她。

程雋食指敲著桌子邊緣,指尖是冷白的透明色:「我去一趟衛生間。」

江回點點頭。

可他看著程雋往門外走的背影,又一愣。

不對啊,他們的包廂有衛生間,還有兩個小隔間,這怎麼一個兩個的都往外走?

「你絕對想不到他們兩個是為了什麼,」郝隊看程雋走了,終於點燃了自己的煙,不懂程雋這兩人就為了個高中生,「真是兩個瘋了……」

「那個叫秦苒的小孩?」江回笑了笑,「那孩子確實長得討喜。」

郝隊:「……那歐陽予薇都沒得到過你這麼的讚譽,您也不是看臉的人吧……至於嗎?」

**

此時c5包廂。

「封少,不喝酒?」長發波浪卷的女人拿著一杯酒喂封辭。

封辭眉眼笑著,他攬了攬自己的衣裳,聲音卻摻雜著冰,「我女朋友不喜歡我喝酒。」

那女人臉色一僵。

封辭繼續笑,「還有,別離我這麼近,她也不喜歡香水味。」

女人一臉訕訕的走了。

旁邊的人悶聲笑,「封少你這回是來真的了,人到底是誰啊,都藏了兩年了也沒帶給我們見一面?」

封辭不說話,只是偏頭看林錦軒帶來的女人。

這裡狼多,他得幫林錦軒把人看住。

染著黃毛的男人到底顧忌林錦軒還有封辭,暫時沒做什麼,只是遞給了秦苒一杯酒。

秦苒沒接。

只微微抬了抬頭,「抱歉,不喝酒。」

她說這話的時候,蒼冷的語調多了些她以往沒有的慵懶。

微紅的薄唇漫不經心的抿著,眼神看著門的方向。

明明被拒絕了,黃毛男人卻沒感覺到惱怒,只是盯著她的臉看臉會兒,紳士的把剩下的酒一飲而盡,舉杯笑:「唐突了。」

秦語在一邊嘴角的笑都要僵硬了。

見黃毛回來,她忍不住多問了一句,「錢少,怎麼沒跟我姐姐多說。」

黃毛咬著煙,目光不偏離秦苒半分,「畢竟今天是你哥帶來的人。」

秦語笑了笑,不再說話,林錦軒不可能永遠在。

林錦軒回來的也快,見一個黃毛站在秦苒身邊,他眉頭擰了擰,腳步下意識的加快。

「久等了。」他歉意的朝秦苒開口。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然後又偏頭看向秦語,語氣嚴苛:「語兒,過來,給你姐姐道歉。」

秦語抿抿唇,低頭上前。

沒說話。

林錦軒聲音一沉,「秦語。」

「姐姐,對不起,微博那件事我也有責任,我不該跟吳妍提起那個博主,你能不能原諒我?」秦語咬著唇。

她一向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那張臉,此時那雙眼淚光淋漓,弱不禁風的,我見猶憐。

秦苒笑了笑,不急不躁的,十分慵懶的兩個字:「不能。」

秦語沒想到秦苒會是這個回答,直接僵硬了,臉上的表情都沒來得及維持住。

「姐姐,我知道你還不能接受我,可我是真心想要跟你道歉的……」

秦語抬了抬頭,語氣委屈。

封辭還有包廂里人不知道始末,但目光都看過來了。

秦苒笑了笑,也沒跟秦語說話,只是看向林錦軒,「看到沒有,明明是她做錯了事,微博消息是她透出去的,轉賬記錄也來自她的手,沒人逼著她做這些事吧?她這麼聰明不會不知道她跟吳妍說這些的後果?可她一開口,就好像是我欺負了她一樣。」

秦語臉色發白,身體也一抖,她梨花帶雨的:「我沒……」

「我今天跟你走一趟,就想當著你的面說,」秦苒不理會秦語,繼續看著林錦軒,一哂,「她可以道歉,但我不會原諒。你以後也不用為了這件事來找我,給我死了這條心。」

「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秦語眼淚刷刷的流出來,她沒想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秦苒敢這麼開口。

她也不怕被人說惡毒嗎?

「可別跟我耍小聰明,誰要有你這個妹妹,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秦苒笑了笑,精緻的眉眼染著冷燥,然後禮貌的朝林錦軒點頭:「還有事,先走一步。」

林錦軒回過神來,就看到秦苒往外走。

連忙追過去。

秦語叫了一聲,「哥!」

林錦軒別說回她,就連腳步都沒頓一下。

秦語臉色瞬間蒼白猶如紙片。

林錦軒跟著秦苒,怕她出什麼事,這會所大多數都是些不好惹的人,就算他也不敢在這裡惹事。

秦苒那張臉太容易招惹人了。

林錦軒加快了步伐,剛一轉彎,就看到了秦苒,還有站在秦苒面前的男人,他腳步一頓。

看著那個男人,臉上少有的出現了驚愕的表情。 願我走出一生,歸來仍是少年?

啥意思啊?張謙皺眉思考。

“意思就是希望你不忘初心,不要因爲當上了天道,成爲了絕對主宰,沒有人可以管到你了你就爲所欲爲。”系統說。

“我擦?你還能說話?你不是已經和他們一起完全融入我的魂魄了嗎?你怎麼還能說話?”張謙愣了。

“這是我臨被你完全融合之前,用了一點小手段留在你大腦裏的一點意識,”系統賊笑了起來,“23333沒想到吧年輕人!”

“薑還是老的辣。”張謙說。

“我告訴你啊,你要是敢爲非作歹,我可就要在你腦子裏天天大聲唱小蘋果了,所以你最好老實點。”系統說。

“曉得了,曉得了。”張謙翻了個白眼,“真是…如影隨形啊你!你等着我的,我早晚得找個辦法把你清出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