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總裁這邊剛出事,先生那邊又傳來不好的消息,但總裁身體重要,更不能亂了方寸。

2022-03-25By 0 Comments

褚逸辰閉眼吩咐「繼續聯繫!有消息隨時告訴我。」

「是總裁。」

李程和保鏢離開病房去聯繫那邊的人。

病房,褚逸辰深邃的眸光落在李安安熟睡的臉上,流連忘返的觸摸,目光里的深情幾乎能將人融化。

突然李安安不舒服的動了動,又伸手去摸臉,還動了動嘴巴。

褚逸辰皺眉,看來葯分量很輕,不過看着她的樣子,輕笑,雖然還是很不舒服,但看到她在身邊就安心。

李安安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睜開眼,看到褚逸辰醒了。

「抱歉,我睡著了。」

她不好意思,明明打算一直堅持到天亮的,誰知道卻睡過去了,突然就好睏。

「你是太累了。」她擔心到現在,病房又安靜,很容易睡過去。

「一起睡。」

褚逸辰示意她睡自己的懷裏。

李安安搖頭,咬了一下嘴唇讓自己清醒。「你是病人,等你好了,我們再一起睡。」

褚逸辰痴痴地看着她。

李安安趴在他的病床邊問。

「你餓了嗎?」

雖然他有輸葡萄糖,但還是擔心他餓,畢竟已經十多個小時沒有吃東西。

褚逸辰搖頭「不餓。」

「那你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李安安很擔心,畢竟腦震蕩,而且褚逸辰現在看着精神很差,很少看到他這樣子,現在看着像個病美人。

「有點頭暈。」

褚逸辰低聲,畢竟撞擊力度不小,他還是受到了創傷。

李安安頓時緊張

「我喊醫生過來。」

褚逸辰點頭。

李安安去喊醫生,醫生檢查了一翻,沒有大問題,讓繼續休息。

褚逸辰又睡過去。

李安安卻不敢再迷糊過去,拚命去洗臉,讓自己清醒。

李程走進病房「李安安你的手機。」

手機是小張送來的。

「謝謝,李程也你也去休息,這裏我陪着就好。」

李程經歷過車禍,一直忙前忙后,現在是該讓他去休息。

李程搖頭,他怎麼可能休息,先生那邊可能出事了。

「李安安,以後少和傅藝橫聯繫。」

他提醒。

總裁現在和傅藝橫勢同水火。

如果李安安維護傅藝橫,他第一個就為總裁不值。

李安安點頭「好」他知道褚逸辰不喜歡傅藝橫,最近她不去見他。

。零點中文網] 是人還是妖?

這話問的讓荊正豪忍不住笑了起來,慘白的面孔露出潔白的牙齒,兩顆尖牙暴露出來,搭配上嫣紅色的嘴唇,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異樣感覺。

「修士,我叫荊正豪,如你所說,的確是寧海市本地人。」

朱邪點了點頭,讓山河書妖緩緩下降到了一定高度,再次問道:「那麼,你到底是人還是妖?」

「人?妖?」荊正豪收攏笑容,面色陰狠了許多,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來:「我什麼都不是,見不得陽光,只能躲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和你們修士真的沒辦法比。」

荊正豪的話很奇怪,朱邪不知道繼續該問什麼,不過既然是在害人的傢伙,那不管是人是妖還是什麼怪物,一概除掉就好了。

也不再廢話,朱邪大手一揮,一些三色火焰的火苗點動浮現在了空氣之中,嗖嗖嗖的一片聲響,火苗與空氣發生摩擦,快速的朝着荊正豪攻擊而去。

見此,那荊正豪腳下盪起一道道漣漪,整個身體就此縮進了水面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三色火焰落到水面上,也瞬間被水面中的水所熄滅。

「修士,在這片空間里,你根本拿我沒有辦法,回去吧,我荊正豪可不願意與你們修士為敵。」聲音在空間內回蕩著,但是人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朱邪的感知力也無法感知到他的位置。

「你利用漩渦殘害生靈,我必須抓到你。」

「殘害生靈?你以為你是誰?救世主嗎?你好偉大啊!」

「你!」朱邪咬了咬牙。

「救世主啊,你為什麼不救救我呢,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你給我滾出我的地方!」

這一番話激怒了朱邪,他慢慢捏緊了拳頭,陡然之間,抬起雙拳,隔空朝着水面轟擊上去,一顆顆三色火球呼嘯而出,每一顆都有籃球大小,不斷從朱邪的拳頭上落下,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這次倒是有效果了,三色火焰在水面爆炸開來,濺了無數水花。

一陣亂攻之後,朱邪停止下來,生氣的看着四周,既然他躲著不出來的話,那就逼他出來。

「我明白了,你是依靠着吸食人血為生,沒問題,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便一直守在上頭,餓死你!」

「修士,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都告訴你,不願意與你們修士為敵,你這是蹬鼻子上臉!」

「上臉,老子還要在你這裏拉屎撒尿呢!」朱邪說着,便解開了褲腰帶,一串細小的水流從天而降,彎彎曲曲淅淅瀝瀝的從落在了下方的水面上。

「我日你姥姥!」荊正豪徹底被朱邪激怒了,砰的一聲從水中躥了出來,腳踏水面,幾個跳躍便來到了破舊的漁船上,牙關緊咬道:「混賬,我讓你死在這裏!」

朱邪紮好皮帶,心頭的氣消了下去,得意的看着荊正豪,很明顯,這荊正豪可不會飛,這個距離他無可奈何,只能逞口舌之利,不過也正好,這個距離足夠了!

「山河書妖,你在這兒等著!」朱邪說完,縱身一躍,朝着水面跳了下去。

「我弄死你!」荊正豪大喝一聲,跳到了船邊,緊盯着落下來的朱邪。

然而,讓荊正豪吃驚的是,朱邪雙腳在落到水面的那一刻,整個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他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着四周,還不等他回過神來,眼前便是一黑。

朱邪的身影居然在悄無聲息之下,閃爍到了他的跟前,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面部便遭受到了重擊。

荊正豪慘叫一聲,側面倒飛了出去,但緊接着朱邪抓住了他的腳踝,從左到右,狠狠把他摔在了船面上,而後一隻腳便已經踩着了他的臉面,另外一隻腳踩住了他的手掌。

「啊!啊!」荊正豪周身散發着血紅色的氣息,想要掙脫朱邪壓制,但是朱邪身上升騰著金色的光輝,強大的金光咒完全壓制住了荊正豪,讓他在地上無法動彈,只能齜牙咧嘴,不甘的怒吼著。

「哼,什麼不想與修士為敵,根本原因還是你太弱小了,像你這麼弱,居然還可以引動這麼大的漩渦,殘害生靈,你還挺有本事的嘛。」

「要殺要剮,隨你便!」荊正豪低聲咆哮。

「我可不殺你,寧海市有妖怪街道,街道有聯盟,我會把你交給聯盟,先關個三年五載再說,像你這樣的傢伙,害了這麼多的人,直接殺了你可就真的太便宜你。」

「修士!你有種就殺了我!」他繼續吼著。

朱邪沒有理會他,一記手刀擊暈他,隨後,山河書妖漂浮了過來,朱邪用金光將他五花大綁,帶着他緩緩上升,從這個位置可以看到頭頂的漩渦入口,只要漩渦不關閉,應該還可以出去。

然而,還沒等朱邪到漩渦的位置,漩渦便消失不見了,得,看樣子是時間到了,只能等下午六點漩渦開啟的時候再出去了。

無奈之下,朱邪只好回到破漁船上,坐在這吃着松鼠肉乾,還拿出一小壺仙狐涎喝。

不知過去了多久,荊正豪緩緩睜開了眼睛,見到自己還在漁船上,面色一喜,可又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被禁錮,內心涼了一半,再一抬頭,只見這個修士在他跟前吃肉喝酒,荊正豪便怒了,破口大罵。

朱邪根本不理會荊正豪,直到他罵累了才問道:「我還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你才是玩意兒!」

朱邪回頭看着地上的乾屍,說道:「你依靠着吸血為生,怎麼會現在這個時候出現,以前怎麼不在寧海?」

「誰說我以前不在寧海,只是我這一方小世界是可以隨心所欲的移動的,我可以在河中,也可以在樓頂,更可以隱藏在別人的家裏,懂嗎?」

「可是我也沒聽說過寧海出現了吸血妖怪啊,之前也沒見發生過案例啊,反正你這小世界的漩渦還沒打開,說來聽聽吧,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我憑什麼要滿足你的好奇心?」荊正豪依舊不服。

朱邪嘆了口氣,吃下手裏的松鼠肉乾道:「那好吧,我也只能自己看來了,到時候損傷你的大腦可別怪我,過程會很痛苦,你忍忍得了。」 周靜秀肯定地點頭:「肯定是有競爭力的,只要我們酸菜能保證這個品質。」

楊晨軒看着周靜秀那說話肯定的樣子,也只是輕輕一笑,並沒有太在意:「就算有競爭力,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去開發其他城市的市場,我們沒有這個時間和能力。」

「運輸是一個問題,然後運送過去以後還有儲存,推廣等等,這是要一個完整的供應鏈的,我們現在還只是有一個工廠。」

周靜秀問道:「那不能讓他們下單,我們再送嗎?」

楊晨軒搖頭:「這個是可以,但很難做到的。」

「不說別,就算別人下單了,說多久之內要,我們送到了,要是出了一點點問題,我們還要重新發貨,很有可能就不夠時間。」

「還有就是,我們一次發一點點貨,其實是非常不划算的,成本會提高很多,價格在其他城市就沒有太大的競爭優勢,除非我們一次發貨就是一大車,可以把運輸成本攤薄。」

周靜秀忍不住點頭:「好像也是這樣。」

胡慧凡這時候開口說道:「靜秀,你就別琢磨這些了,小軒還不比你聰明啊?」

周靜秀頓時有一些不好意思。

倒是周敬松很大方的說道:「靜秀想的這些也是沒有錯的嘛。」

楊晨軒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周敬松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靜秀這些日子在說,工廠的銷量有問題,我們在家裏就閑聊了一下。」

楊晨軒驚訝地看想周靜秀一眼:「靜秀姑姑,你這觀察力不錯啊!」

周靜秀臉色微微一紅:「我就是瞎說的。」

上一世,周靜秀算不上有什麼出息,但過得也還不錯。

倒是周敬松,上一世也做出了一些小成就,雖然不是大富大貴,卻也比下有餘了。

楊晨軒卻說道:「這些問題,說起來不是什麼大問題,但一般人是看不到。」

「你能觀察到,那說明你的觀察能力是不錯的。」

周靜秀見楊晨軒說得認真,那點不好意思也不見了,問道:「小軒,那你說,我適合做什麼啊?」

楊晨軒想了一下,說道:「做銷售、談判、財務都可以啊!」

「其實我對很多職位也不是很了解,每個職位需要什麼樣的特質,我也是說不準的。」

楊晨軒這話還真不是隨口說,相比周彤彤,他對下面每個職位需要的特質,還真不懂。

楊晨軒就算接觸人事部、財務部、設計部,也不會經常接觸下面的員工,而是他們管理。

聊了一會,周敬松提醒楊晨軒:「小軒啊!你在村裏建一個工廠,給大家工作,這是好事,但你也要注意,人不患寡而患不均。」

「現在大家手裏都沒有錢,所以大家都很容易滿足,你給一個工作,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恩惠了。」

「等他們手裏有錢了,那一些工資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到時候他可能就會覺得這也是問題,那也是問題。」

「到最後,你本來是做好事,反而引來別人不滿。」

楊晨軒也是想過這問題的,但這個要怎麼預防,還真不好說,也不好辦。

不過,周敬松說這些,也是為了自己好,楊晨軒點頭:「九爺爺,這個我也想過,不過這個事情,具體要怎麼去預防,我這心裏也沒有一個底。」

周敬松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最難是人心啊!」

和周敬松聊了一會,楊晨軒回家吃了一頓飯,和吳金龍了解了一下酸菜製作的問題,然後開車回了縣城。

楊晨軒回到縣城,立刻去找了官方的人,了解了質量認證的一些東西。

目前1987年就開始發佈了ISO9000質量管理體系,我們國家也是這個標準的執行國之一。

不過現在ISO9000還沒有完全成一個體系,印有GB/T的其實都是ISO這個組織發佈,只是現在還沒全部歸納到一起。

要等到明年,ISO9000系列的標準才會整合。

但現在,國內已經有這樣的認證,卻並不是強迫的,很多正規的工廠都沒有去認證,更不要說那些小作坊和小黑廠了。

楊晨軒當下就跟官方申請了認證,有關係辦事也方便很多,幾乎不要什麼資料,後補上就可以。

談完認真的事情,楊晨軒立刻就回了工廠,安排人寫文章,做文案,甚至是抄襲,反正就是要做出一本小雜誌出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