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總部是想考驗我們4支特種部隊,他們想看看我們,到底誰發揮的更出色。你們看地圖,4支部隊的位置十分敏感,稍微運動一下,就進入彼此的防區。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互相鉗制,而是誰是敵人。”

2020-11-06By 0 Comments

雷達的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從地圖上看,四個地區,互相糾纏在一起。交纏的位置雖然狹但是四支軍隊的生命線。如果對方是敵人,一旦攻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總部這麼做意欲何爲?

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他們是想看部隊如何進入防區,如何根據複雜的情況排兵佈陣。然後通過導演部的安排,打亂我們的陣腳。

這種演習毫無規律,也沒有什麼誠信可言。也就說,總部隨時掌握着四個部隊的命脈。等我們四支部隊進入戰區之後,可以隨時指定誰是誰的盟軍,這樣一來,所有的計劃被打亂。

也就是說,考驗指揮員與部隊的應變能力與機動能力。

但我小看了總部的決心,他們設的局遠遠比這大。

兩天後,我們接到命令,連夜進入地區。

我們行軍的方式分爲三種,空中梯隊,地面突擊羣,再加上祕密部隊。

空中梯隊毫無疑問是直升機。由5架武裝直升機、3架多用途運輸機,1架通訊指揮機組成空中梯隊,在上面飛行,直奔指定地點。

地面突擊羣是快反營,雷達任營長,下轄三個快反連,全部以公路機動的方式奔赴地區。

祕密部隊是7308突擊隊,由黃磊帶領。爲防止突**況,做出的防備性運動方式。所有的裝備與人員全部化妝成平民,分三批悄悄抵達戰場外圍。我的計劃是這樣的,快反營正面機動,朝指定地點前進,如果在戰場上遭遇敵人,毫不猶豫開火。藉此拉動紅軍部隊,吸引紅軍部隊注意力,讓7308突擊隊成爲一把尖刀,插進敵人的心臟地帶。

做完這些後,我帶着雷達跟着快反營一同前往。

雷達對我跟着快反營不理解,說:“這裏不是你的位置,你應該去突擊隊那邊。”

我笑着說:“快反營也是7308一部分。沒有彼此之分。我在快反營,紅軍的注意力自然留在這裏,這對戰局有利!”

雷達看我這樣,也沒再堅持。

離開凹子山不多久,大約離凹子山不到20公里處,總部導演部隨即發出指令。

“你們前方出現了敵機!現在的情況不利於你們,目前,紅軍下轄的三支突擊勁旅以逸待勞,正向你們發起進攻。企圖阻擾你們靠近戰區。總部導演部命令你們發揚7308的光榮傳統,擊潰冒犯的敵人,按計劃抵達指定地點!”

聽到這話,雷達頓時傻了。

雷達沉默了幾分鐘大吼起來:“這啥跟啥啊?這不明顯坑我們嗎?到現在才說明我們是藍軍,他們三個倒好,全是一夥!”

雷達說的沒錯,在沒有編組之前,我們踏上了征程,要想再調整已經來不及。看來總部鐵了心要把我們往火坑裏送。

我在通訊車上哈哈大笑,對雷達說道:“這說明待遇不同,也只有我們7308才配這樣的禮遇!老雷啊!你別生氣,要來,就跟他們來個出其不意!”

我命令快反營的士兵下車,司機則全部留在車上繼續往前開,所有士兵跟着我進入路邊的樹林裏,徒步行軍,朝地區開進。

雷達帶着人下車,以最快速度撤離公路。

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具體操作也沒有任何問題。士兵們下車時,裝甲運兵車都是緩慢行進的。在行進過程中打開後艙門,士兵一個個躍出車,然後直接衝到路邊的莊稼地和樹林裏。

20分鐘後,我帶着一個營的步兵順着公路的一側向前推進。不一會兒,前方傳來轟隆隆的炮聲,有噴氣式戰機在轟炸,也有武裝直升機進行地面清除。

導演部通過公共頻道發出通報。藍軍一個機步營被消滅。

雷達想通過電臺發出抗議,被我制止了。我笑着說:“他們玩他們的,我們打我們的。不必跟他們計較!總部既然跟我們設置這麼大的難題,想必有他們的用意!”

雷達問:“什麼用意!”

“在他們的心底,我們的特種兵大隊是最出色的。我猜,他們想以我們爲藍本,打造一支全新的特種部隊!”

“看來是在表揚我們咯!哈哈!”雷達大笑。

找了個地勢較低的地方,我們休息。

在敵人全部出動的時候,貿然接近戰區,是不明智的選擇。我準備在這裏休息一下,再到凌晨兩點多鐘趕路。那個時候是對方最疲倦的時刻,選擇最困的時間段衝過封鎖,是最合適不過的。

雷達跟我坐在一片山坡上,望着頭頂幽蘭的天空,跟我說話。

雷達對戰局仍有疑慮。他問:“導演部命令我們立即趕赴指定地點,我們這樣做,是不是違反了規則?”

我反問:“打仗有規則嗎?”

雷達搖搖頭。

我繼續說:“這場演習明擺着沒有預案,怎麼難打就怎麼佈置。只要是真正的較量便可。導演部給我們安排了三個厲害的對手,又弄了一個突然襲擊。他們叫我們往口袋裏鑽,我們能鑽嗎?”

“當然不能鑽,不然真中了他們的陰謀詭計!哈哈!”雷達笑得前仰後合。

“既然設置了這麼多的困難,那我們得讓他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7308!”

十分鐘後,導演部再次通過公共頻道播報演習狀況。我們的直升機編隊全部損失殆盡。

聽了這個通報我怒了。“黃磊請注意,關閉通訊電臺,按照原計劃進行!”

“是!關閉通訊電臺,按照原計劃進行操作!”

我們與祕密行軍的7308突擊隊的聯繫隨即中斷。

切斷了黃磊那邊的聯絡還不算,我還吩咐狐狸把電臺給關了,命令各連各排全部把電臺關了。凡是是有電臺的小組,全部保持緘默。 887:演習導演部

西北一片戈壁灘,黃沙滾滾,一輛軍用越野車疾馳而來,向遠處一棟孤零零的樓房衝去。

那棟樓房外表陳舊,周圍有幾座圓形的天線,在太陽的照射尤爲醒目。

特別是十幾輛敞篷式的戰車,一字排開,每輛戰車上架着重機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四周,讓人看上去讓人怪害怕的。

如此戒備森嚴的建築當然是軍事重地。這裏是西北演兵場。是總部直轄的實兵對抗的訓練基地。

每年一度的總部大比武就在這裏展開。參加的部隊選自各軍區,作爲對一年的訓練工作的抽查。

這次軍事演習明顯不同,首先是代號“尖峯時刻”,這代表着參加演習的部隊是各軍區精銳的特種兵。

凹子山特種兵大隊、7308突擊隊進入演習區域後,遭受重大的損失,直升機編隊全部消失殆盡,一個摩托化行軍的快反營在紅軍戰機的轟炸下全軍覆沒。這在總部首長的眼中,是理所當然的事。

因爲在演習開始之前,總部的作戰部就早早策劃了這樣一個預案,要把我們的7308推到懸崖邊緣。他們想看看我們到底有多大的戰鬥能力?能否扭轉態勢。

作戰大廳裏,鴉雀無聲。

一個小時之前,這裏還熱鬧非凡。

4個軍區的司令員,包括總部作戰部首長林部長還在熱烈的討論着c軍區特種兵大隊的可怕遭遇。

A軍區黃司令員說:“剛開始打7308一個措手不及,看着戰區上下的混亂,我懷疑這個7308徒有虛名,並不像人們所說的那麼厲害嘛!”

A軍區可不是等閒之輩,下轄的兩個集團軍聞名天下。作爲該軍區的司令員,王司令當然見識廣,什麼樣的部隊他一看便知。他一直懷疑7308的真正實力,認爲7308是吹捧的結果。

G軍區的司令員王中華也說:“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我不懷疑7308真正的實力,也不懷疑c軍區的實力,但是這開局,對c軍區不利,我認爲這樣一來,勝敗早成爲定居。”

聽了他們的交談,兩個軍區的司令員不說話。一個是鄭重,他坐在旁邊臉色沉沉的,眼睛一直盯着大屏幕。另一個是孟鎮南,他表情輕鬆,時不時的把目光投向林部長。

“現在7308突擊隊的空中梯隊被消滅,快反營也沒有了,我想接下來的戰局毫無懸念,戰爭不會超過多長時間,頂多撐不過2個小時,演習就會結束。”

“現代戰爭講究的是一個快準狠,沒有技術裝備的支撐,是無法做到這一點。尤其是特種部隊,非常依靠直升機,作戰車輛。就算7308還有小股部隊殘留,沒有裝備的支撐,也扭轉不了乾坤。面對他們仍然是失敗!”

兩個司令員侃侃而談,說得鄭重的臉都綠了。

“拜託兩位老戰友,你們這是落井下石啊!”

鄭重強裝笑顏,對黃司令員、王司令員說道。

黃司令員不好意思,用慚愧的語氣回答:“哎呀,真對不起,都忘了您在這裏!不過7308向來是獨立特行,也不在乎別人怎麼說。你鄭司令員,大可不必這樣。”

孟鎮南猛不丁插上一句話。“老王老黃啊!別得意太早!一切還沒到定局,演習沒結束,就不能妄下定論!”

“看看,還是孟司令員說話有水平!我心裏一直琢磨着,老林爲什麼把我們三個軍區的特種部隊叫在一塊,去對付那個什麼7308?7308有這麼厲害嗎?憑什麼要我們三對一,而他7308可以一對三?這不是不公平嗎?”

林部長這時候說話了。

“演習只是檢驗部隊訓練的成果,是電腦隨即抽查的。跟我們的選擇無關,我們決沒有偏向誰之說。我在這裏奉勸大家一句。戰爭千變萬化,切莫麻痹大意。這個7308我是非常瞭解的,他決沒有那麼快就完蛋,不信等着瞧!”

林部長的話剛剛結束,就有一個作戰參謀向他報告,7308的聯絡中斷!

“查!給我死死盯住,看他們到了哪兒!”

林部長給下面的部隊下達指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7308。

電子偵察機隨即升空,在方圓公里的訓練場上盤旋,利用精密儀器捕捉空中的電磁信號。可徒勞無獲,什麼也沒發現。

消息傳來,整個作戰大廳沸騰了。

黃司令員更是下達定義,他說:“肯定是紅軍在兩輪的打擊中損失殆盡,不然怎麼會沒有信號呢?”

王司令員也說:“這事有點蹊蹺,作爲軍人,收到上級指揮機關,特別是導演部的呼叫,怎麼會不回答呢?不可能全部陣亡吧?只要有一個活口,就得回答自己的位置啊!”

林部長又派直屬部隊去看。

直屬部隊是駐紮在訓練場上的警衛營,配備着輕型裝甲車,機動能力極強,他們很快去了。

沿着7308行進的路線跑了一圈,看見幾十輛裝甲車整整齊齊的停在一片空地上,於是上去查看。

查看的結果令人咋舌。只有幾十個司機,幾十個空蕩蕩的裝甲車。其它的官兵全部不翼而飛!

消息反饋回來,作戰大廳的軍人頓時傻了。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事情會這樣。

昨晚的轟炸只是炸掉了快反營的車輛裝備,真正的快反營已經今蟬蛻殼了。黃司令員爲此質疑:“這不符合演習規定,他們去了哪裏,怎麼不跟導演部彙報呢?還有,不按照指定路線行軍,這對演習不公平!”

說這話的時候,還特意把眼睛瞄向鄭重。

鄭重抱着雙臂,靠在椅子上不說話,他已經習慣了這種質疑。也懶得解釋了。

還是孟鎮南夠義氣,他幫鄭重說話。

“要說不公平,7308遇到的情況才叫不公平。明明說好了,按照計劃進入A地區,結果紅藍編組還沒分,就開打了。要是你們,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還能做到像人家哪樣優秀嗎?還有,坐在這裏的都是軍人,都是自己的戰友,導演部一直站在7308的對面,專門跟人家制造障礙,有你們這樣演習的嗎?” 888:圍剿>這席話說的林部長笑了。

林部長說:“演習是爲了檢驗成果,勝敗不是目的。在場的司令員都知道這次演習的含義。不就是想看看我們的特種部隊發展到什麼樣的水準。至於演習,就不必拘泥於形式,沒有一個固定的套路,怎麼想就怎麼打,怎麼能打贏就怎麼打,如果都像原來那樣按照預案走,那還叫什麼特種部隊對抗,叫什麼尖峯時刻。”

這句話說的大家不好出聲。

最後還是孟鎮南說了一句話,才完美收場,結束了剛纔的辯論。

孟鎮南說:“我知道林部長的意思,是想讓7308挑擔子。反正我跟7308打過幾回交道了,我對他們的戰鬥力毫不質疑,我認爲他們能擔當得起組建戰略突擊隊的任務。”

孟鎮南的話,讓所有的軍人陷入沉思。

接下來的事,更讓這些老兵瞠目結舌。

影視世界無限傳送門 林部長下令,動用一切高新設備,要找到7308的行蹤。爲了能夠及時掌握戰場情況,瞭解各方面的動態。總部導演部還是蠻拼的,用高空衛星對戰場上空進行不間斷的拍照。動用電子偵察機蒐集戰場上空的電磁信號。動用武裝直升機,對戰場保持強有力的監控。命令紅軍三個突擊隊,運用特種兵的手段抵近偵察,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7308找出來。

演習到了現在,一件事變成兩件事。彷彿導演部不是導演部,而紅軍部隊的作戰指揮樞紐。

事實上導演部站在紅軍這邊,專門給7308挑刺、製造麻煩。總部就是想通過“找麻煩”的方式,來考驗7308是否能擔負起組建戰略突擊隊的重擔。

提起戰略突擊隊,就不得不提到鄭重司令員。他是戰略突擊隊的推先者,一直遊說總部首長批准這個建議。總部好不容易接受了這個計劃,可又在誰的基礎上組建突擊隊犯了難。各個軍區都不是好忽悠的角色,每支特種兵部隊都是響噹噹,曾經在各個領域立下了戰功。

於是爲公平起見,來了一場大演習,看看誰更厲害。你7308不是處處想拔得頭籌嗎?那麼就讓你孤軍奮戰,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這纔是尖峯時刻軍事演習的真正的內幕。

各單位耗費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仍然沒有發現7308的蛛絲馬跡。

真正的7308好像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個作戰參謀這樣向林部長表達自己的困惑。

“其實我們也知道這是在靜默。可他們是特種部隊,是一支擅長於利用高科技武器作戰的突擊隊。他們不使用任何高新設備的輔助,這好像不是他們該乾的事情。”

這個作戰參謀代表着很多人的看法,是啊!即使你保持無線電靜默。不可能不用網絡吧?但是網絡也掐斷了。好吧,你把所有的通訊裝備,電子產品,網絡產品全部關閉。那你總得向指定地點靠攏吧?

7308目前沒有飛機,沒有車輛,僅憑徒步穿越,又怎能穿過紅軍嚴密的封鎖線呢?況且紅軍武裝到牙齒。太空有衛星,天上有飛機,公路有戰車,山野之間有工事,還有特種部隊守衛。

作戰大廳所有的軍人陷入沉默,都在同時思考一個問題,7308到底去哪裏了?

7308到底去哪裏了?

wWW_ Tтká n_ ¢O

我們正穿越在茂密的樹林之中,在靠近國防公路西側的樹林裏穿行。

一路走來,我們經歷了重重考驗,先是直升機在頭頂上盤旋,接着是固定翼飛機在空中巡航。附近的公路不斷涌現出紅軍的輪式戰車。

三輛輪式戰車一組,每隔十分鐘過來一次,紅軍的警戒力度夠大的。

要知道這裏可不是戰區,而是指定位置的毗連區,離A地區足足有七八公里。

要帶領一個營的兵力行走在夜幕中,行走在樹林中,還不能讓頭頂的衛星、飛機發現,這的確是件難事。

好算快反營受過殘酷的特種訓練。每個戰士都是從偵察連裏精挑細選出來的。再經過特種兵的系統訓練,他們已經掌握了特種兵的所有科目。

臨近戰場有五公里,我命令隊伍停下來,佈置好防守陣地。在樹林裏休息了一會兒。

狐狸建議打開電臺。他說:“這麼長時間沒有跟柳葉刀他們聯繫,我怕他們會耽誤事情。”

雷達笑着說:“柳葉刀是一隻狡猾的狐狸,跟你一樣,只要戰鬥打響,他會聞到味來,自己會想辦法靠近給他們重重一擊。”

雷達說的沒錯,現在的7308正處於巔峯狀態,無論是整體作戰能力,還是特種兵的個人單兵能力,都處於前所未有的訓練高峯。

要裝備有裝備,要兵員有兵員,要經驗有經驗,這就是7308的寫照。不管有沒有我指揮,我都相信7308能戰勝眼前的困難,打敗不可一世的紅軍。

部隊在山窪子裏休整,我跟雷達狐狸商量了一會兒。

我對雷達說:“300多人的部隊,目標太大。眼看天快亮了,現在是摸進去的最好時機。今天不進去,就會被導演部裁決爲失敗。”

雷達說:“放心吧大隊長,我帶人過去!”

我說:“你挑幾個人,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營裏的事情交給我。我把三個連分開,這樣窩在一起太危險了!”

雷達想了一會兒,就出發了。

臨走前,帶了一個班的戰士。他們並沒有順着山窪子往樹林裏走,而是去了公路邊。

我知道他們想幹什麼?雷達是想設伏。在公路上捕獲幾輛車,然後開着車直接進A地區。

我沒有制止雷達的行爲。因爲雷達是個老兵,曾經擔任過機步連的連長,也在凹子山呆了一段時間,執行過多種高強度的任務,我相信他能勝任這個任務。

雷達走後,快反營的三個連根據我的命令,完成作戰部署。這裏離戰區太近,派出去的偵察手回來報告,戰區外圍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紅軍部隊。

這個線索非常重要。

按照我的推測,戰區起碼有800平方公里,要佈置這麼大的外圍,沒有一個旅,是不行的。

看過《最後的特種兵》的書友還喜歡 889 殲滅裝甲團

889:殲滅裝甲團

偵察手回來彙報說:“發現了紅軍的裝甲車,有步戰車,偵察車,還有自行榴彈炮。

偵察手的話讓我冒出一身冷汗。我自言自語道:“事玩大了!這分明是導演部跟我們找麻煩。 千金騙愛請矜持 他們又爲紅軍增加了一個機步旅!”

狐狸笑道:“頭兒你其實早看出來了,導演部一直偏向其它的三個軍區。本來三個軍區的突擊隊夠麻煩了,他們比我們提前得到了任務,還有總部飛行團,後勤部隊的支持。我們呢?我們有什麼?”

我說:“這說明我們的待遇不同,狐狸你要這樣看,他們這樣對我,說明我們跟他們不一樣。”

狐狸的小眼睛眨了幾下,突然說道:“既然導演部成爲紅軍的司令部,那我們找機會把導演部幹掉算了!”

我吃驚的看着狐狸,半天說不出話來。

狐狸看着我驚詫的樣子,吃吃吃的笑了。

“怎麼?頭兒,這個主意難道不好嗎?導演部一直偏向紅軍,設置複雜的戰場,幸虧我們保持緘默,隱蔽起來了。不然跟我們的裝備一樣,早被打的煙消雲散,那還打個啥啊?既然導演部站在紅軍那一方,我們乾脆把導演部視爲敵人。端掉敵人的指揮部有什麼不對的?”

我站在旁邊,沉默了一會兒,朝狐狸豎起了大拇指,說道:“主意不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幹。端掉導演部,那等於端掉我們的司令員。你可是吃了豹子膽喲!”

“哈哈,照你這樣一說,幾個軍區的司令員全部集中在導演部,如果衝過去,繳他們的械,那該是多好玩的事情啊!”

“冷靜冷靜,我們是軍人!不是做遊戲!”

十分鐘後,據部署在公路旁邊的狙擊手報告。雷達已經登上了紅軍的巡邏車。

又過了三分鐘,前方再次傳來消息,雷達已經順利解決了“敵人”,已經駕駛巡邏的戰車朝指定區域奔去。

這是一個好消息。聽到這個消息我長吁一口氣。總算開了個好頭,只要雷達能滲透進去,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