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羅剎也是有些茫然,說道,“我也只是聽說,沒考究過,不過看得出,上頭都很重視。”

2021-01-28By 0 Comments

“既然他們要我的心,我倒也不怕,若是有實力盡管來拿。”龍小虎一看躲也躲不過,便狠下了心,在那裏說道,“你們組織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們的組織最高的決策層叫做屠龍殿,只是下頭分支機構非常多,比如東洲的暗黑聯盟就是其中支線裏的支線。當然這些信息我也只是偶然得知,你不要去宣傳,不然會惹來很**煩。”羅剎說道。

說完這話,天空已經有些轉亮,東方一絲朝霞開始慢慢攀上了遠處山頭。

“好了,今日跟你聊了許多,我這個萬惡的殺手又要回去過我的骯髒生活了,你龍大俠自己保重。”羅剎起身冷冷說道,顯然,對龍小虎剛纔的那些話,她還是很介意的。

龍小虎也覺得自己說的有些過分,此刻看到羅剎轉身要走,他急忙喊道,“羅剎姑娘。”

羅剎轉頭,聽到對方喊自己姑娘,那臉兒微微一紅,便問道,“幹嘛?”

龍小虎與她一夜交談,此刻分離也有些心中不捨,便開口說道,“羅剎姑娘,你不是說這幾日你主公不在,能脫身一段時日嗎?”

羅剎點了點頭說道,“差不多這樣?那又如何?”

龍小虎微微一笑,說道,“我這裏有一樁買賣,不知羅剎姑娘願不願意接下?”

羅剎見龍小虎有意挽留,便露出一個動人的笑顏,說道,“本來我們只接組織派遣的任務,不過看在與你有幾面之緣的份上,你且說說要我幹嘛,我看接還是不接。”

看那笑臉,龍小虎頓時又想起小云,二人簡直一模一樣。這一笑瞬間觸動了龍小虎心中那根思念的琴絃,此刻他呆呆望着眼前少女,那眼中若有若無的情愫。彷彿二人此刻不是在這樹林之中,而是在月山村的大榕樹下。

羅剎被龍小虎那情緒感染,也是一動不動,看着對方眼神中那股信息,她彷彿自己就是那個名叫小云的女子,而面前少年便是她唯一的依靠。

“哥哥……”羅剎情不自禁,輕聲喚道,卻將那龍小虎瞬間震驚。

“小云?她真的是小云,小云回來了,她沒事。”龍小虎心中一陣喜悅。

餘生因你而溫暖 ,“對,對不起。”似乎是忽然意識到自己失言,羅剎急忙道歉,卻將龍小虎從幻想中拉回現實。

“你剛纔不是說……不是說要讓我接任務嗎?你且說說是什麼?”羅剎有些尷尬,急忙問起這事來扯開話題。

龍小虎雖然不知對方爲何會脫口而出喊自己“哥哥”,只是他也知道是自己過分思念妹妹,才總是將對方與小云扯在一起。


此刻龍小虎也是收斂起自己那份思念之情,正色說道,“如今我要去救我師父,和師兄,但是一個人又怕實力不夠……”龍小虎將這來龍去脈和羅剎說了一遍。

羅剎點了點頭,看到眼前這少年如此義氣,心中不由也是敬佩了幾分。

“所以想請你幫忙,只是這酬金……”龍小虎說道。

羅剎微微一笑,說道,“我的酬金很貴,你未必給得起。”

龍小虎此刻手中有幾千金幣,但是人家未必看得上眼,他又沒有一些奇珍異寶,此刻便有些尷尬,站在那裏,也不說話。

羅剎看那窘迫樣子便笑道,“這樣吧,酬金你先欠着,下次你也幫我辦一件事,你我便扯平,如何?”

龍小虎一聽這話,覺得也好,只是轉念一想,便說道,“可是若是你讓我做些殺人放火之事,我可不會答應。”

羅剎一聽,便又瞬間陰沉了臉,在那裏冷冷說道,“我可不像你龍大俠那般大義凜然,我不過是一個卑微殺手,既然你看不上,那我此刻便告辭了。”

龍小虎一拍腦袋,這眼前少女真的是一句話一張臉,說翻就翻,讓他防不勝防。

好說歹說總算勸下,那羅剎又說道,“要我幫忙也是可以,只是不能讓人知道我與你一起,若是讓主公知道,我的下場會很慘。”

龍小虎覺得也有些道理,便問道,“那如何避人耳目?”

羅剎伸手從兜裏拿出一包東西,詭異的笑道,“易容”。

……

一刻鐘之後,龍小虎變成了一個獨眼的疤臉男,當羅剎將銅鏡給他拿來照看之時,他自己都認不出這人是自己,以爲是哪裏來的妖怪。

羅剎自己也是稍稍化妝,那瓜子臉變的有些圓胖,臉上滿是麻子,一個碩大的鼻子和招風耳在那裏赫然挺立,原先頗爲貌美的姑娘,此刻一看,讓人覺得有些反胃。

“如此這般便成,接下去我們都要換個名字,方便行事。”羅剎說道。

只是取名這件事情卻頗爲複雜,似乎比剛纔易容還要難上幾分。

取的文雅了,對不上那張囂張兇惡的臉,取得威武了,這龍小虎的個頭也不算高,這思前想後,整整花了小半個時辰,終於,司馬七和牛小花在這個世界誕生了。

看着對方奇怪的面貌,和那奇怪的名字,二人相視一笑。

只是龍小虎立馬收斂了笑容,說道,“我們還是儘快動身,大師兄他們朝着合歡派老巢的方向前行,不知我們追不追的上了。”

羅剎看他說起正事便也收起了笑臉,說道,“合歡派老巢便在西面,有些路程,如果你師兄出發沒幾日,想必也沒那麼快到達,我們御器飛行,應該能趕上他們。”

羅剎說着拿出了她那根看似陰森的短棒,扔在地上。

肥田喜事 ,但是很消耗真氣,此刻可以乘坐那鬼蓮飛行,倒也是一種享受。

“你這東西爲何看上去那麼恐怖,黑色的棒子,透明的骷髏。”龍小虎站在上頭都感受到一種陰森的感覺,便對着前頭羅剎問道。

羅剎呵呵一笑,說道,“這東西可是我們組織的寶貝,尋常人才拿不到呢。我醒來的時候它就在我身邊了,不知是不是我之前比較出色,纔拿到的獎勵?”

聽了這話,龍小虎有些疑惑,便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之前怎麼了?”

羅剎也不隱瞞,說道,“我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忽然受傷,失去了之前的記憶,只是模糊記得我是一個殺手,其他全忘記了。”

龍小虎覺得這失去記憶也是特別可憐,便“哦”了一聲也不說話。

“只是我最近覺得我的身體有一些變化,特別是那日感應到你的九轉靈龍心之後。”羅剎說道。

龍小虎一聽身體有些變化,便低頭看了看那羅剎的身體,雖然她和小云長的極像,但是似乎個子高了一些,身材也稍稍凹凸有致一些。

不知是不是和秦仲待得時間長了,對於女孩子也瞭解起來了。

看着那羅剎的身體,龍小虎點了點頭,正經的說道,“其實到了這個年紀,有些變化,也是應該的。”

羅剎不太理解這話的意思,轉過頭卻發現龍小虎正低頭看着自己胸口。

她俏臉一紅,心中惱火,伸腳就是一下,正踢在龍小虎脛骨之上,痛的龍小虎一陣鑽心。 “我說姑奶奶,你什麼情況呀?怎麼沒來由的就是一下。”龍小虎差點就從那鬼蓮上掉了下去,此刻蹲下身子抱着小腿哭喊道。

羅剎撅了撅嘴巴,在那裏嗔道,“你在說什麼東西?滿腦子污穢,還裝出正義凌然的樣子。”

龍小虎自己也不知道爲何會往那個方向去想,只是剛纔那一腳卻和平日裏小云生氣時踢他的一模一樣。

“看來這兩個丫頭不僅長得相似,連打人的習慣都一模一樣,真是奇怪的很。”龍小虎一邊揉着自己的小腿,一邊樂呵呵的想着。


爲了儘量不讓地面上的人看到,羅剎將鬼蓮御的忽高忽低。龍小虎只感覺在雲層中穿梭,迎面而來的都是溼溼的水汽,沒一會頭髮就全部沾上了自己的腦袋,成了一隻落湯雞。

前頭的羅剎也好不到哪裏去,此刻被雲層打的溼透,身上羅衫紛紛緊貼了那曼妙的身軀,讓身後龍小虎大飽了眼福。

“前頭似乎有些炊煙,我們走路靠近,別被發現了蹤跡。”羅剎轉過頭來說道。

龍小虎有了剛纔的經歷此刻哪裏還敢看她身體,急忙轉開頭,裝出四處尋找炊煙的樣子,只是回頭見到羅剎那一張名叫牛小花的臉,頓時有些眩暈感,他很難把適才那曼妙的身材和如今這讓人反胃的臉湊在一起。

降落地上,二人趕緊朝着那炊煙的方向走了上去,羅剎做慣殺手,此刻左右環顧尋找對方有無隱匿之人,自己則慢慢前行。

龍小虎跟在羅剎身後,也知道她是小心,自己不敢催促,只是一樣慢慢走着。

靠近那炊煙,遠遠看去,卻是空無一人,只是那火堆似乎是剛剛熄滅,還在那裏冒着濃煙。

“應該不會走太遠,差不多就是這裏。”羅剎在那裏轉了幾圈說道。

龍小虎看了看那地方,問道,“你如何得知?”

羅剎道,“這裏滿是腳印,人必然不少,平日裏誰會成羣結隊朝着這深山走來,這次你師門就有三個兄弟,想必合歡派起碼也是三四個人以上,我們追去,定能尋到。”

龍小虎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快走。”

正要起身,卻看到羅剎在那裏苦思。龍小虎急忙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羅剎說道,“我們就這麼追去,即使追上也是一場惡戰,不如我們從樹上走,一來暗中觀察伺機救人,二來敵明我暗,動起手來,我們也有優勢。”

龍小虎點了點頭,終身一躍,催動騰龍訣就飛上了數十丈的大樹。

羅剎有些驚奇,這龍小虎好強的彈跳,只是此刻也沒多想,自己催動那鬼蓮,也飛了上去。

這深山老林,樹木叢生,長到上面幾乎都是交錯競爭着空間,有些地方甚至連日光都無法照落,被那樹蔭濃濃圍住。

龍小虎此刻走在樹上,倒也不似想象中那般艱難,至少一路上都有樹幹連接,只是比平路走的小心一些罷了。

又走了一段,前頭出現幾人身影,龍小虎在樹上望去望去,看的真切。

擎蒼走在最前頭,擎宇和秦仲跟在擎蒼身後。他們的後邊便是那鷹、鷲二老,和兩個沒見過的嘍囉。

“竟然是他們。”那鷹、鷲二老都是通天期的高手此刻同時遇上,龍小虎也有頭痛。

“他們很厲害嗎?”羅剎說道,眼神中帶着些許不屑,似乎在表示自己的實力遠高於二人。

龍小虎“噓”了一下示意她小聲,說道,“不管你和他們誰厲害,到了這裏你聽我指揮,好不好。”

一聽要聽對方指揮,那羅剎有些不大高興,撅了撅嘴巴說道,“我爲什麼要聽你的。”

這話說的有些響,嚇得龍小虎急忙用手去捂住她的嘴巴。

只是這一觸卻觸上那溼滑的脣瓣,龍小虎心裏一驚,急忙鬆手,只是那羅剎不反抗也不說話,只是低着頭。

“好拉,先不說了,我們靜觀其變。”龍小虎爲了掩飾尷尬,急忙說道。

“快走,拖拖拉拉做什麼呢?”這時候底下傳來一個聲音。合歡派的一個嘍囉對着擎蒼等人正在大聲喊道。

“我說這位大哥,走了一天一夜了,休息會總要的吧。”秦仲嬉皮笑臉的在那裏說道。

“誰是你大哥,別套近乎,你爺爺叫黃毛,你可以叫我黃爺。”那嘍囉此刻對着三人耍起威風來。

“我說黃爺,那我們休息可以吧,一路上你們是又吃又喝,我們幾個這一趟沒有準備,如今已經是飢腸轆轆了。”擎宇在旁邊搭腔道。

黃毛一聽,倒也一下子說不上話,臨走之時白髮長老再三叮囑不要怠慢了蒼雲山的幾人,只是他不明白,既然對方已經投降,爲何還要對他們客氣,直接搶過他們的劍,然後殺了不是更好。因爲就是這些人打傷門主,害得他老人家如今要閉關修煉。

這時候,鷹老忽然轉過頭來,厲聲說道,“你們這一路都是拖拖拉拉,你手中蒼雲劍又不願給我們,到底搞得什麼鬼。”他說出這話,氣勢磅礴,手中一把紫黑彎鉤頓時閃光,那鉤子如同他的鼻子一般,又大又彎,看上去猶如老鷹的喙部,好似尋到一個機會,便會衝上去撕咬。

聽到這鷹老說話,旁邊的鷲老也不甘寂寞,走上前來,衝着那鷹老就喊道,“我說死老鷹,你那麼兇做什麼?人家和你無冤無仇的,做人要懂禮貌,不要動不動就要動手動腳的。”說着他拎起手中那顆長得像牙齒一般的寶器,擋在擎蒼等人面前。

龍小虎望下去,只看到那鷲老光禿了一個頭頂,託着肥胖的身軀此刻似乎頗爲護着蒼雲山三人,不知什麼情況。

“我說死禿鷲。”鷹老開口說話了,“剛纔我說要照顧他們一下,給他們點吃的,你便死命反對,如今我催促一下你又護着他們,今日你是存心跟我作對了是吧。”


那鷲老聽了這話也來氣了,“是啊,是啊。”他邊說邊往前走了幾步。

說着將那真氣灌入手中那顆巨牙,說道,“你若是看不過眼,便與我先過他兩招,你不是吹噓說自己到了通天二層了嗎?我正想試試呢。”

鷹老一聽這話,也來勁了,正要動手卻又轉念一想,便收起了手中彎鉤,說道,“死禿鷲,如今這種情況,若是動手壞了門主大事,你我都要吃癟,不如等事畢之後再找時間比試。”

一聽門主兩字,那鷲老瞬間也沒了氣焰,只是似乎自己在場面上有些優勢,便在旁邊得意的說道,“看在門主份上,暫且饒你一回,回去之後你我定要分個高下。”

擎蒼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不懂這場面到底是什麼意思。

龍小虎躲在樹上也看的有些迷糊,忽然間卻聽到腦海裏傳來龍青白的話語。

“竟然是他們,十多年沒見,怎麼還是這副脾氣。”

“你認識他們?”龍小虎在腦海裏將這聲音傳了過去,只是立馬便後悔。

這話問了等於不問,那龍青白之前是合歡門主,這些人看年紀應該與他差不多,甚至還要大一些,他們若是熟識,並不奇怪。

龍青白嘆了口氣,說道,“二老生性淳樸,從不與人交惡。二人幼時便識,情同手足,這樣吵吵鬧鬧幾十年,估計也是早已習慣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