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羅芙也在一旁瘋狂點頭,圓溜溜的大眼睛里滿是誠懇。是的,都是因為玉姝真人長得太好看了,我們迷迷糊糊的就答應了。

2020-11-12By 0 Comments

沈鈺瞪著她們,你們怎麼這麼不爭氣啊!

看出沈鈺眼神的意思,羅芙不客氣的回瞪回去,說得好像你不會被玉姝真人的美貌迷惑一樣。

沈鈺……這個嘛……

小眼神瞅了瞅前面的玉姝真人,沈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好吧,她承認,她的確會被玉姝真人給迷惑。

羅芙得意的看了沈鈺一眼,再看向水青青,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你自己都會被迷惑,還好意思說我們?

玉姝真人在前面走著,但是嘴角卻帶著淡淡的笑意。這三個小傢伙,難不成以為自己注意不到後面的情況嗎?不過看著她們鬧騰一下還挺有意思的。

到了包廂,玉姝真人用她那隻瑩白的手臂支著自己,笑盈盈的看著她們。「醉韻樓我是第一次來,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吃的?看你們好像剛吃完的樣子,不知道能不能給我推薦一下呢?」

美人溫言軟語的請求,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拒絕。沈鈺三人也不例外。於是三個人極快的通過眼神廝殺了一番。沈鈺因為剛才的事情最先出局。而水青青和羅芙則是更加穩重的水青青勝利了。

於是她端住自己,上前柔聲的問道:「不知道真人有沒有什麼忌口的?」

玉姝真人懶洋洋的說:「沒有。我什麼都吃,不挑食的。」

看到玉姝真人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風情,水青青有些害羞的垂下了眼眸,不敢再看。沈鈺和羅芙也只敢站在一旁偷偷的觀察。

既然什麼都吃,那麼水青青就給玉姝真人介紹了一下醉韻樓的招牌菜,也就是她們剛才鑒定過的幾道。的確味道很不錯。

報完菜名之後,水青青詢問玉姝真人這些菜行不行。玉姝真人自然是可有可無的點頭了。像她這樣修為的修士,什麼好東西沒見過呀。

點完菜之後水青青就規矩的和沈鈺她們站在了一起。見她們三個都站著,玉姝真人笑著說:「你們坐下吧。坐下說話舒服一點。」

三個人小心翼翼的坐下了。下一秒,她們就被玉姝真人的話驚得差點摔倒。

「你們,有沒有誰願意做我的弟子啊?」 玉姝真人脫口而出的話讓在場的三個人都嚇了一大跳。隨後羅芙就對沈鈺和水青青露出了羨慕的神色。因為玉姝真人是流光宗的,肯定只收流光分院的學子。她默默的嘆了口氣,倒是沒有後悔自己選擇了萬劍分院。

而沈鈺和水青青先是驚喜,隨後就是謹慎了。她們可不相信天上有掉餡餅的好事。和玉姝真人是第一次見面,難不成是她們虎軀一震,王霸之氣將玉姝真人折服了嗎?這也太扯了。

所以,沈鈺相當小心的問玉姝真人,「真人,不知道,您覺得我們兩個誰能夠當您的徒弟呢?」

玉姝真人笑,覺得面前的這兩個小丫頭還真是有點狡猾啊。她換了一隻手托著腮,一雙美目定定的看著沈鈺,笑道:「我覺得你就不錯呀。」

沈鈺被她的眼神看的小臉一紅,差點維持不住她嚴肅的表情了。

見她這樣,玉姝真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正好這個時候菜好了,原本還在糾結自己應該說什麼的沈鈺頓時鬆了口氣,連忙上前幫小二擺菜,想要藉此躲過剛才的話題。

玉姝真人也沒有繼續再說下去,拿起筷子開始吃了起來。沈鈺三人就坐在一旁看著玉姝真人吃飯。為了避免尷尬,三個人還從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水捧在手上假裝喝茶的模樣。

她們面上淡定,但是心裡都是七上八下的。完全被玉姝真人剛才說的話擾亂了心神。

玉姝真人已經是煉虛後期的修為了,只要她再進一步,就是流光宗的高階人才了。而且玉姝真人的特殊體質也很加分,可以說整個修真界就沒有那種非要她命的死敵。這樣的師傅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只是,她們完全不了解玉姝真人,不知道她的靈根,也不知道她的性格。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的修為和特殊的體質。而這個特殊體質水青青還不知道。所以兩個人其實心中都很猶豫。好在玉姝真人沒有再說了,所以她們乾脆就當做什麼都沒聽到好了。

吃完飯之後玉姝真人也只是對她們笑了一下,然後就離開了。看的沈鈺和水青青驚艷又有些汗毛直豎。

在回去的路上,三個人忍不住討論起來玉姝真人說的收徒的話。說來說去還是覺得玉姝真人可能是在說笑,當下決定忘掉這個插曲。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她們是抽出半天去看比賽,剩下的半天就在自己的寢室里修鍊。雖然兩天時間很短,但是能增長一點是一點嘛。

鍊氣期的五個擂主已經出來了,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凰歌的身影。以她的性格,這樣的比賽怎麼會不來參加呢。而以她的實力,參加這樣的比賽肯定是最厲害的那幾個。

花靈雖然在擂台上並沒有堅持到最後,但是她的戰鬥也是可圈可點。還有一些就是沈鈺和水青青的同班同學了,算是認識,但是並不是很熟悉的那種。他們當中有些人的堅持了好幾輪才被另外的人刷下來,有些人剛上去被被打敗了。

沈鈺和水青青看完了這三天的戰鬥,也是有一些心得的。之後就到了二級學子的擂台賽。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眾多二級的學子就蜂擁的往擂台上跑去。要不是因為不能御劍飛行,恐怕天空上也都是人了。

沈鈺三個人卻是沒有第一時間就上去。他們覺得自己應該是搶不過這麼多的人,乾脆稍等一下,先見識一下別人的打鬥再說。到時候看準時機再上去。

五個擂台上瞬間就站上了十個人。十個人一滿,裁判就把其他的人直接推了出去。

上方的五大宗門的人總算是來了興趣。對於他們來說,看那些鍊氣期的打鬥的確是有些無聊了。

沈鈺三人並未湊在一起,而是分散開來在不同的擂台前看著。現在站在台上的要麼是風靈根,要麼就是速度較快的那些人。他們想的什麼沈鈺也了解,不就是覺得第一個上台的話被記住的可能性會大一些嗎?

現在沈鈺所在的這個擂台,台上的兩個人一個是萬劍分院的劍修,一個是正陽分院的法修。哈,兩個互相不對付的分院的人現在又湊到了一起。

台上的五大宗的眼光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這一個擂台。

劍修的修為是築基中期,而法修的修為也是築基中期。看上去兩個人旗鼓相當,但是劍修一向是勇往直前鋒利無比的。所以大家都認為,這一場比賽,法修懸了。

不過沈鈺並沒有馬上下定結論,而是覺得應該再看看。不能輕視任何一個人,也不能用常規的眼光看待所有人。

與此同時,擂台周圍還有人在哪裡大聲呼喊,「下注了下注了!賭一賭,上面的兩位誰能獲得最終的勝利?目前劍修賠率一比零點八,法修賠率一比二。快來下注啊!過時不候。」

沈鈺順著聲音看去,就看見一個身形微胖穿著一身黃衫的人正不停的揮舞著自己的手臂,嘴裡還在不斷的喊著。沈鈺著實是有些佩服這個人,這樣的情況居然都能讓人找到機會賺錢。厲害厲害!

擂台下面發生的事情也只是在一兩息之間。很快就看到上方的兩個人友好的行了禮,隨後劍修拔劍就開始了戰鬥。

劍修出劍之後沈鈺就知道眾人都高估了他,而看那邊的那個法修,渾身上下被一團不斷流動著的水球包圍著。而且沈鈺可以看到,那團水球實際上是由更多的小水球組成的。這份控制力,實在是讓沈鈺驚訝。

她沉思,看來這場比賽可能要報一個冷門啊!

事實正如沈鈺所料。劍修的劍不夠鋒利,亦缺少那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只是說是他的劍決學得不錯,但是也只是劍訣不錯罷了。

而對面的那個法修,如果沒看錯的,那個水球是他自創的法術。靠的就是精準的控制力。而且沈鈺還看到,這位法修將他的水球玩的是爐火純青。大個的水球裡面分出一小部分來,直接纏繞上劍修的劍。以柔克剛,不斷的通過裡面小顆的水球來消磨掉劍氣的力量。

最終,劍修的劍氣還沒到法修面前就被湮滅掉了。而法修的水球卻沒有受到什麼損害,只要稍稍一動就能再次凝結出來。

而法修一開始是消耗了較多的靈力來召喚出水球,但是只要劍修不能攻破他的防禦,那麼水球就可以一直使用,不用再另外消耗靈力了。

這個法術給了沈鈺相當大的啟發。以她曾經修鍊到元嬰期的眼界,還有如今增長數倍的精神力,自然能夠看出這個法術的破綻。而劍修嘛,看他還在那裡一劍又一劍的,就知道他根本沒什麼辦法了。

最後,法修的靈力竟然慢慢的恢復了起來。而劍修的靈力反而在不斷下降。法修通過這樣的方式成功的拖垮了劍修。裁判宣布,正陽分院的法修勝利!

一下子,擂台下就響起了很多罵罵咧咧的聲音。沈鈺仔細一聽,發現全是那些下錯注的。只有極個別的想撿個漏看看能不能爆冷門的,現在是一臉開心。

劍修已經下去了,而法修就還保持著他那個大圓球包裹的形態站在台上,等待著下一個的挑戰者。

因為剛才他的戰鬥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一時間竟然沒人敢上去。就在沈鈺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應該上去感受一下的時候,又一個劍修提著劍上去了。

這個劍修可和之前的那個不一樣,沈鈺的精神力已經感覺到他身上即將孕育成功的劍意了。也就是說,二號劍修的攻擊力可比一號劍修大多了。

這個時候,穿黃衫的那個人又在吆喝了。「下注了下注了!買定離手啊!」

沈鈺想了想,給那個劍修下了一注。她覺得,這一次二號劍修應該會勝利。

其他人則是被上一場的狀況所迷惑,紛紛下注在法修的身上。同樣也是有極個別想走不同尋常的路的人,壓在了劍修的身上。沈鈺看著劍修那邊的賠率,心裡有些開心。

沒多久,場上的戰鬥就開始了。即將生出劍意的劍修和之前那個照本宣科的劍修完全不同,他的劍氣極為凝實,直接一劍就將法修分出去阻攔的水帶給切割斷了,隨後剩下的劍氣直接砍在了他的水球上面。水球一陣波動,將劍氣的力道卸掉。但是劍氣是在過於鋒利,還是砍進了半指。

下面的人有些嘩然,都在那裡捶胸頓足,覺得自己這一次又要虧了。

而上面的法修臉上也嚴肅起來了,再分出了一部分的水球出去,隨後圍繞著他身體的大水球就又小了一部分。只要沒有徹底打散水球的核心,那麼水球就可以一直凝結。

二號劍修顯然也知道了這個道理,握著劍柄的手不斷縮緊。隨後就看到同樣又是一道劍氣,只是這一道劍氣比之前的那一道要小得多。耳後劍修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劍,一道又一道劍氣沖著法修而去。

沒想到二號劍修還有這樣的手段,法修瞬間有些慌張了。他深吸一口氣,直接留下足夠保護他的水球,其他的全部都放到前面去。阻攔那些劍氣!

法修也算是比較果決,當機立斷的就去阻攔劍氣。但是很遺憾,二號劍修的劍氣不太一樣。

之間水球和劍氣接觸的一瞬間,劍氣就爆炸了,隨後法修就發現,這些水球已經被整個摧毀了。如果想要重新凝結,那麼就需要他使用靈力來凝結。也就是說,剛才的劍氣的目標不是他,而是他分出去的水球。二號劍修的目標就是削弱他的實力。

法修的臉色巨變,沒想到自己的法術還有這麼大一個漏洞。等到場上的劍氣都爆炸的差不多的時候,二號劍修又是一劍。這一劍可值錢的都不一樣,是他全力以赴,融合了他感悟的劍意的一劍。

法修這下子顧不得節約法力了,連連揮手,招出許許多多的水球擋在前面。這些水球都按照一定的規律波動著,可以有效的卸去一定的攻擊。

但是二號劍修的這一劍著實霸道,直接就勢如破竹的穿過了他的水球防線,直直的沖向了他。隨後一陣巨響,法修身邊的大水球成功破碎。

因為劍修並沒有瞄準法修的要害,所以這道劍氣直接擦著法修的身體落在了地上。感覺到與死亡相隔一線的感覺法修情不自禁的都了兩下,臉色有些發白。他垂下頭,「我輸了。」

不過很快他又振奮起來,果然和他人對戰是最好的實踐。這回他就發現了自己創造的水球的不足。等回去之後他要改良一下,爭取變得更加強大。

向二號劍修抱了抱拳,法修跳下了擂台。

台上的瓊玉真人見狀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正陽分院的弟子天賦還是不錯的。而藍耀真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看向二號劍修的眼光也是暗含讚賞的。

二號劍修獲勝了,台下頓時哀嚎一片。沈鈺開心的從黃衫的胖子手上拿過自己應得的靈石看了看,滿足的塞進了儲物袋。隨後,她見台上竟然還沒有人上去,眼珠子一轉,跳上了擂台。

高坐著的玉姝真人發現自己感興趣的小朋友上了擂台,原本懶洋洋的身子頓時坐直了。枯蝶真人最是關心玉姝真人,一看她這個樣字,就知道有什麼情況了。連忙將視線在擂台上轉了一圈,想要看看是什麼人能夠引起玉姝真人的主意。

重生之我就是豪門 但是很遺憾,擂台上現在起碼有三個流光分院的學子,一時間,枯蝶真人也無法分辨玉姝真人看的是哪一個。只好三個都關注起來。

沈鈺不知道已經有兩位大佬在關注著自己,只是和二號劍修拱了拱手。隨後等裁判一聲令下之後,沈鈺就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把劍!

下面的人因為前面的兩個教訓,已經不敢再輕易的下賭注了。黃衫胖子見沒什麼人,乾脆收了攤子仔細看上面的打鬥。

沈鈺的衣服和徽章一看就知道是流光宗的,但是他們沒想到,在面對萬劍分院的劍修的時候,沈鈺竟然也拿出了一把劍!難不成她也是劍修?

這個疑問不只是在台下眾人的心裡回蕩,台上的人也很好奇。玉姝真人尤甚。她很好奇,這個小丫頭會給她一個什麼樣的驚喜。

沈鈺拿出劍來是要使用覆海劍訣的。她覺得貪多嚼不爛,若是能夠將覆海劍訣徹底掌握,那麼和擁有劍意的劍修一拼,勝負也是未可知的。而之前看到了法修的用水方法,沈鈺又有了一點感悟,所以想上台來試一試。就算失敗了也不要緊。而且,沈鈺自信的想,自己不會這麼輕易就失敗的!

二號劍修不知道沈鈺是什麼狀況,見她拿出劍來只以為她是劍修,心中愈加防備。隨後兩個人同時的出手了。

二號劍修的劍氣和之前沈鈺在下面看的差不多,鋒利無匹。而沈鈺卻不一樣,她的覆海劍訣講究的就是兩個字,覆海!整座海洋傾覆之力,你可能擋?

浪花一層又一層,浪頭越來越高,帶起的力量也越來越大。一開始的時候,二號劍修還能斬碎幾個浪頭,但是隨著沈鈺的不斷揮舞,加上她從法修那裡得來的靈感,也就是浪頭上也加入了一層律動的狀態,現在想要斬碎浪花是越來越困難了。

二號劍修只覺得自己好像是孤身一人面對大海,不斷的揮劍,但是他斬碎的浪花對於整座大海來說,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下,二號劍修還是沒有屈服。眼看著覆海劍訣造成的浪潮漸漸的朝他湧來,他還是堅持不懈的揮劍。

終於,二號劍修在斬出一劍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直以來困住自己的某樣東西好像破裂了。等他再來一劍的時候,發現自己劍法的威力大了許多。看到劍身上瀰漫著的光芒,二號劍修欣喜若狂,劍意! 婚不由己:冷少寵妻成癮 他修出劍意了!

隨後,他就開始反擊了。

但是,他的劍意出現的時間太晚了。覆海劍訣已經形成了氣候,即使是擁有劍意,也只能稍稍拖延一些時間,卻無力回天。最終,二號劍修還是輸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台下的眾人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

倒是台上的幾位,原本還有些關注其他幾個擂台,但是越到後面,他們的視線就直接被沈鈺和二號劍修的打鬥給吸引過去了。

藍耀真人看到二號劍修在危險關頭終於領悟出了劍意,心中欣喜。臉上也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點微笑。同時他看向沈鈺的眼光又有著糾結。他能看出,沈鈺使用的不是劍修的劍法。但是,看到她劍訣的威力,真的好想讓她成為劍修啊!

玉姝真人心中讚歎,沒想到沈鈺還真的給了她一個相當大的驚喜。她心裡原本有些朦朧的關於收徒的意向,現在還真的有些心動了呢。

而枯蝶真人就越發生氣了。為什麼好的人才都進了流光宗!她選擇性的忽視了自己剛才還看到有雲霞分院的學子表現的很好樣子。

沈鈺的這一場戰鬥水青青和羅芙也看在眼裡,她們心中也下定了決心,是時候上擂台表現一番了! 沈鈺的大放異彩讓所有人都震驚。他們知道,像沈鈺這樣出彩的表現,肯定是被五大宗門的人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了。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瘋狂的挑戰起來。這下子,可苦了水青青和羅芙。

她們兩個見了沈鈺之後也是想上台挑戰的,但是沒想到其他的人和她們的想法也是一樣的,所以,她們竟然沒能擠上去。

既然這樣,乾脆就放棄了。反正現在才事第一天。而且水青青不相信,她會一直上不了擂台。

羅芙比她要好一些,在等待了一段時間時候她成功的走了上去。

現在羅芙的對手是一個已經經歷了兩輪戰鬥的學子。而且,是警世分院的。

和魔修的戰鬥羅芙還是第一次,所以雖然對面的人看上去靈力已經消耗了不少,但是羅芙還是很警惕,沒有絲毫要衝動的樣子。

看到她這樣,警世分院的那個人在心裡嘖了一聲,有些遺憾她沒有上當。因為,魔修,尤其是他這個特殊體質,恢復靈力的速度是很快的。就說現在,他差不多已經恢復了七到八成的靈力。若是羅芙小看他的話,那麼肯定會被他算計的。

幸好羅芙比較謹慎,躲了過去。

隨後羅芙就看到他的狀態一變,立刻就知道他剛才虛弱的樣子是在騙人的了。當下里,羅芙就是一劍斬了過去。

別看羅芙長得萌萌的,但是她用起劍來的時候那是相當的兇殘。沈鈺當初剛認識的時候還在感嘆終於有萌妹子了,但是實際上,修真界根本不能有萌妹子的。金剛芭比還差不多!

和羅芙去秘境的時候沈鈺就發現了,她在戰鬥的時候是相當的兇猛。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比較喜歡萌妹,羅芙戰鬥起來那是完全不用腦子的,憑自己的直覺就可以避開大部分的攻擊順利的將妖獸斬於劍下。

沈鈺和水青青都和她切磋過了,如果不使出大的殺招的話,她們兩個根本打不過野獸直覺的羅芙。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事實!

而對面的那個魔修,顯然還沒有正確的認識到羅芙的屬性。即使知道她是劍修,即使看到她剛才的警惕,但是對著羅芙的一張萌臉,還是忍不住輕視了幾分。

等到羅芙一出手,魔修立馬就後悔了。他面如土色,顯然是不能相信一個女孩子攻擊起來居然是這麼暴力的嗎?

沒錯,魔修的靈氣回復速度是很快,但是羅芙的戰鬥節奏更快。她直接提著劍,一下接著一下,直接砍到魔修沒有還手之力。偶爾瞅準時機想要回擊,卻被野獸直覺的羅芙避開。甚至羅芙自己都不知道魔修在背後攻擊她!

在這樣的快節奏之下,魔修的靈力還剩下三成的時候,被羅芙轟下了擂台。

羅芙勝利了!

大家看到都用看勇士的眼光看著魔修,就連上方的藍耀真人看到一個萌妹瞬間變成一個金剛芭比——雖然身材沒有變,但是行為舉止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那種滋味,有些難以言說。

這可能就是無語的感覺吧!

羅芙暴力的將人轟下了擂台,台下的人不僅沒有人補上來,反而是一片的安靜。使得其他四個擂台的人都忍不住看向了這邊。他們都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很奇怪啊?

只有沈鈺和水青青知道。因為她們當初看到羅芙戰鬥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表情。一言難盡啊!

沈鈺又將兩個挑戰者打下了擂台,羅芙那邊在沉寂了一會之後也有人跳了上去。而水青青,終於找到機會上台了!

作為三個小夥伴當中最後一個上場的,水青青覺得自己也應該贏得漂亮才是。但是,她的對手竟然是築基後期的!

這場比賽當中,築基後期的人很少,但是不代表沒有。一般來說,築基後期都是一些年齡差不多了覺得可以升級了的人。而水青青遇上的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不過她也並不害怕,自己的小夥伴都勝利了,築基後期又怎麼樣,她還是雷靈根的呢。水青青信心十足,但是並不魯莽。

這位築基後期的前輩是一個土靈根的修士。因此在前面幾位的挑戰當中,他幾乎是貫徹了防禦才是硬道理的這句話,幾道土盾就把自己遮的嚴嚴實實。躲進烏龜殼裡,不知道有多安全。隨後再接連不斷的土刺,土浪等等,很快就把挑戰者推到了台下。而他自己卻是毫髮無損。

水青青在下面的時候也研究了一下要怎麼對付這位前輩,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力破萬法了。

雷靈根本來就相當的暴戾,偏偏水青青長相溫婉的很,一點也看不出任何雷靈根的樣子。不過,這位前輩並沒有小看她,因為他見過水青青。知道她是殺傷力最為強大的雷靈根,所以在自身的土盾上面又加固了幾層。

水青青沒想到他這樣的忌憚她,有些無語望天,要知道,前輩可是築基後期,而她才是築基前期啊!既然前輩這麼看重她,那麼水青青覺得自己也不能讓人失望。

手掌一搓,一個巨大的雷球就出現在了水青青的手心,隨後她兩手一合,雷球就被水青青壓縮起來了。前輩看到這樣的情況,知道不能讓水青青的雷球壓縮成功,一道土黃色的光芒瞬間閃入了地下。隨後,整個擂台就開始上下波動起來,讓人站不穩。

水青青的手上還在壓縮著雷球,但是腳下卻不慌不忙的運起了浮雲步。輕描淡寫的在土浪當中不斷的遊走,站的那叫一個穩穩噹噹啊。而她的手上還在不斷的壓縮著,眼看著一個水桶那麼大的雷球就要被壓縮成手掌那麼大,前輩覺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