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羅陽呵呵一笑,輕撫十三姨溫軟的脊背,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2020-11-10By 0 Comments

看了這一幕,花花公子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其實花花公子早就垂涎十三姨的美色了。

只因知道十生宮的成員是不談戀愛的,才不敢向十三姨表露。

現今不意十三姨跟羅陽這麼親密。

但羅陽的解毒能力這麼強,花花公子對他更加顧忌了。

漸漸的,十三姨意識到自己太情緒化了。

畢竟旁邊還有個花花公子在看著。

羅陽從上衣撕下一塊長條布塊,幫十三姨將傷口略略包紮一下。

待會可能還要面對更多的暗器攻擊。

怎樣才能順利通過這會升降的地面區域,羅陽也還沒有頭緒。

想拿到血煞子,看來真的不容易。

「十三姨,要不要我背你?」羅陽問道。

本來十三姨的俏臉就紅暈輕舞了。

這時被羅陽一問,又連耳垂都紅了。

「姑奶奶有那麼弱?!」十三姨輕撅紅唇白了羅陽一眼。

但語氣之中卻透著撒嬌的味道。

正閑扯間,周圍忽然又有了變化。

本來四周很暗的,陡地白亮一下,又陡地暗了下去。

這樣光線亮暗交替了七八次,再亮起來后,牆壁已不見了!

羅陽,十三姨,花花公子三人已在一片平原之上。

也不知那是什麼地方,只見水草豐茂。

目光所到之處,一馬平川,連條路都難找到。

更難看到人影了。

天空倒是有飛鳥,草叢裡偶然能看到鹿兒在小心翼翼的奔跑。

三人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明明是被困在了血煞門冰湖下面的祭壇里的小空間里,怎麼變成了這種景色?

除了驚愕之外,三人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這種事太奇怪了,超出了人所能想象的。

正在不解間,只聽遠處有巨響卷地而來,堪比焦雷滾來。

大地都在顫動,令人不安。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來的是什麼。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經他點撥,羽舞腦海中也跳出四個字來『萬物自由』,只是這天道是先天五道人創造的,凡是天道內的一切都是他們的,萬物真的可以自由嗎?

很難,真的惹惱了他們,動動手指重新造一個世界就行了,毫無疑問,他們一定會,因為沒人喜歡自己造出來的玩具有獨立的思想;有了思想的玩具,一定要毀掉。

生死大矣!要直面死亡便不容易。

無奈嘆氣,問若木:「這天道是先天五道的玩具,他們會拱手相讓,任你毀壞?」

一夜成婚:宮少有個小可憐 她心中所想都已寫在臉上,自然瞞不過若木的眼睛:「你無須擔心,天道滅了,龍族也不會滅,你們雖在天道之內,確是生在天道之前的神族,存亡與天道無關。」

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他:「既然這樣,為什麼龍族還是被擺在天界眾仙的餐桌上?」

「你們生來就是神,享受了三界中一切正果大道之福,卻又能日日歌舞昇平、縱情歡樂,試問這三界中還有第二個族群能有這般待遇嗎? 千金契約,傲嬌酷總太難寵 焉能不讓人嫉妒生恨,所以才要食爾等骨肉,以泄憤很。」

此事實在匪夷所思,羽舞臉上的表情很豐富。

兩隻眼睛緊緊的盯住若木。

咽口水的聲音。

「不~不可能吧,天界眾仙都是脫落七情六慾的,怎麼會有這樣的妒心,這樣的人,怎麼能登上九天,執掌三界!」

「哼,若真是那樣,若無口腹之慾,又怎麼會有玉液瓊漿、龍肝鳳髓的流水席,若無安身享受之心,九重天上又怎麼會金碧輝煌,再看看這人間的廟宇,人王伏羲、三王五帝有幾處,香火鼎盛的,不也都是九重天上那些自以為清高的神仙。」

「這……,人供奉神,是人的慾望,怎麼就能是神的過錯呢?」

「可人若是不供奉神,神就會把屬於他的一部分抽走,拿給那些供奉神的人,你說這是人的慾望,還是神的慾望?」

羽舞心裡大驚,事實確實就像他說的,萬物有限,神偏向那些供奉他的人,那麼那些不供奉神的人就什麼都得不到,運氣好的能得到殘羹冷炙,運氣不好的,就只能餓死路邊。

這麼說來,確實是神的慾望,只不過他的手段很高明,高明的讓人看不出來,以為這就是該有的狀態。

「那我們能改了這天道嗎?」

「不知道,或許能,也或許不能!」

這個回答絕不是好消息,未知的事情,很可怕。

「那你為什麼還要攻天?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如果你不能改了天道,那就是說先天道能殺死你。」

羽舞說的是事實,在此天此道之內,創造天道的人能殺死一切。

但若木無所畏懼,若是因為不知道就放棄了,那他早就死在封魂冢中了:「就因為我不知道,九天諸神也一定不知道,所以才要攻天。」

這種想法,羽舞不太能理解,她生下來就是神,因為擁有的太多,所以也習慣了去避免那些未知的可能。

嘗試,有時候就是努力去失敗!

有些無奈的聳肩:「難怪你是悟透天道的若木大仙,而我只是接受恩賜的南海小龍。」

說完,夾一顆青菜放進嘴裡,眼神飄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老闆在一旁聽得起勁,等他們不說了才想起該上菜的事情,親自給端上來美味佳肴,又親自給門外車上的車夫送過去一份。

囚焰夾幾片肉吃了,看一眼若木,又繼續低下頭吃,但眼角的餘光,一直看著他的方向。

這個樣子讓他很不舒服,放下筷子看著她:「想說什麼就說。」

若木臉上的表情很正式,嚇得她趕緊跪拜請罪:「囚焰知錯,劍奴不敢再造次。」

囚焰的樣子,一下子讓羽舞也懵了,趕緊跟過去跪下,雖然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他,但求饒總是沒有錯的。

眉頭微微皺起,這樣的態度轉變,才讓他知道,雖然這兩跟他看似親友,但在她們心裡,他是若木,那個打敗了三清四御,即將登上九天的妖精。

坐正身子,冷聲道:「起來吧,你並沒有錯。」

看他一眼,小心翼翼的過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你真的不生氣啊?」

無奈的嘆口氣:「你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沒說,我為什麼生氣。」

這麼說來,羽舞也疑惑了,問囚焰:「剛剛你為什麼突然害怕?我以為咱兩不經意間犯了什麼大錯,嚇死了。」

坐直身子,顫抖的聲音問若木:「主人真的不知道剛剛我想說什麼?」在她看來,天下的事情沒有什麼能逃過若木的眼睛,一句話也不能。

「能,不等於會做,我若是連你半句話都要知道,跟天上的那些神仙又有什麼區別。」若木這麼說,是要告訴囚焰,他這個主人,把她當做朋友親人一樣。

聽他這麼說,囚焰心裡的懸石也落了下來。

但羽舞還是不知道囚焰剛剛到底想說什麼,以至於被若木看一眼就害怕成這樣:「你剛剛想說什麼?」

確定若木不會雷霆大怒,也就坦然說了:「難怪你是主人,而我只是奴隸。」

這是接羽舞的那句『難怪你是悟透天道的若木大仙,而我只是接受恩賜的南海小龍』,覺得她非常默契,豎起大拇指:「我就說我們是姐妹嘛。」

若木放下筷箸,劍指沾了酒水,虛空畫出符咒來;將符咒打入羽舞體內,收回伏羲劍和、侖凈玉瓶和七彩祥雲做的衣裳:「你自由了,自今日起不再是我的劍奴,我贈你三百年修為、不死不滅之身,這是北海一戰的報酬。」

看到這裡,畫風突然一轉,他又到了北海藏經閣:

北海龍宮藏書閣,羽舞正跟囚焰研習古書典籍,聽到青龍要她去東海地牢將四海龍王接出來,立即就變了臉色,言辭拒絕:「不去,那四個老傢伙忒狠了點,說什麼我爺爺,當年我才十五歲,還沒有脫了胎毛的小妖精,就這麼被他們關在天涯不歸閣,一百年只去看我一次,還是報喪的。」

這樣的事情,她有怨言也是正常的,青龍從旁勸解:「聖始祖不是說了嗎,你是四海至尊,要保護四海,如果連爺爺都不認,怎麼保護四海?」

羽舞滿臉的不情願:「青龍叔,他們四個執掌四海已經有萬年之久,可四海的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我覺得離他們遠一點更能保護四海。」

沒想到羽舞對四海龍君的抵抗情緒這麼強,看來一時間還難以消除這芥蒂,也就不為難她了,只給她提出要求:「你可以不去接他們,但是以後再北海龍宮見到四位龍君必須以禮相待,該叫什麼還得叫什麼。」

羽舞不願意見到四位龍君,合上手中的書本,問橫渡道:「將軍,你軍中有什麼職缺,就讓我在你帳下效力如何?」

這一招可是始料未及,青龍連忙給橫渡使眼色,不要他答應羽舞的要求。

橫渡也當下拒絕道:「你是八千年金身應龍,見天與天同大,見地與地同大,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差使你。」

雖然被拒絕了,但羽舞還是不甘心,問橫渡說:「那我做個散仙,投在你帳下助陣總可以吧。」

橫渡有心賣人情,自然不會叫她如願以償:「恕我多嘴,你既是八千年金身應龍四海至尊,就應該見四海龍君。」

要讓她去見四海龍君,放下昔日一切恩怨,真的做不到,乾脆拿出四海至尊的架子來,告訴青龍道:「既然我是四海至尊,那就不應該是我去拜見他們,要不要見他們也該我來決定。」

「羽舞。」

「青龍叔,莫要說了,見了南海敖欽替我問他一句『我父屍骨藏在何處』?」

她這個樣子,青龍也有些生氣了,若論神職,他是東方神主,不在八千龍應龍四海至尊之下,若論輩分,他是長輩,可以訓斥羽舞:「尊王陛下,你該知道禮數。」

羽舞轉身伏地跪拜:「青龍叔,你若真為我好,就不要逼我。」

二人僵持不下,橫渡過來拉走了青龍:「讓她自己緩緩吧,或許有一天她想通了,自然會拜見四海龍君。」

囚焰扶起羽舞:「好了,青龍有他的想法,不管方法怎麼樣,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叔叔很疼你的。」

羽舞點點頭:「我都知道,只是每當想起四海龍君不顧情誼逼死我父,這聲爺爺怎麼也叫不出口。」

拍拍她的肩膀:「那就不叫了唄,四海龍君複位,這四海還是他們的,跟主人上了天界,讓他給你個八部正神職位,在天上看著四海。」

點點頭,也沒什麼心思看書了,找個角落坐下來,一個人默默哭泣。

在羽舞的哭泣之中,囚焰又將他帶去地界陰間天子處:

飯桌上擺滿奇花異果,飯桌跟前坐了陰間天子,羽舞囚焰三人。見她二人無從落箸,陰間天子解釋道:「二位見諒了,有朋自遠方來,本應好酒好菜招待,奈何酆都城內住的都是精靈鬼怪,神殿之內也是百物交集,一口咬下去指不定就是誰家親戚,故而只有這些奇花異果可做果腹之用。」 當時已沒有時間多思考了。

羅陽有點興奮,有點激動。

畢竟要親自來活擒小眼男。

小眼男見了車子,自然是想來盜車逃走。

不意車門打開,居然有人下了車!

小眼男怔了怔,定睛一看,見是羅陽!

羅陽迎了上去,佯裝驚訝道:「狼先生,你也住在這裡?!」

其實小眼男很疑惑,他感覺羅陽是來收拾他的。

殊不知,羅陽要釣的是大魚。

小眼男在羅陽的眼裡,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條小魚而已。

是以,羅陽還要用小眼男去釣出忍者狼,自然不會即時殺小眼男。

「你的,羅先生的?」小眼男想動手。

問題在於,小眼男已感覺劇毒在身體擴散了。

若再打鬥,恐怕會死得更快。

「我表姐住那棟。我來她家打麻將。」羅陽又走近兩步,「狼先生,你受傷了?快,我送你去醫院。」

一面說,一面走到小眼男身邊。

「我的,中毒的。」小眼男有氣無力道。

羅陽心念電轉。

此時若讓小眼男死掉,那倒是便宜了他。

雖說不清楚小眼男中的是什麼毒,但羅陽知道《神農經》山水畫里水潭的水有解毒的作用。

面對小眼男,羅陽最想做的一件事便是讓小眼男吞服主僕丸。

可是此時小眼男中了毒,眼看可能要一命嗚呼。

若先讓小眼男吃主僕丸,再給他吃潭水,那就連主僕丸的藥力都消解了。

是以,只能先暫時壓一壓小眼男體內的毒,讓他不會那麼快死。

然後再讓他吃主僕丸才是對的。

「跟我來!」

羅陽帶著小眼男往小巷走去。

一面走,一面悄悄的從《神農經》山水畫里取了一丁點潭水出來。

「狼先生,把這藥水喝了,能解毒的。」羅陽說道。

彼時小眼男已快要走不動了,看樣子是暈乎乎的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