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實說,在石彈臨頭時,阿飛甚至有了動用他那“瞬閃”能力的念頭。當然這也只是動了念頭而已。現今的阿飛,可是不會輕易地去動用這能力的。

2021-01-30By 0 Comments

至於阿飛爲什麼不敢輕易動用“瞬閃”這項技能,這就要從其超越着二號對其的的研究說起了。

之前早有說明過的,那“瞬閃”技能有時效使用性等的特點就不重複說明了。現在要說的是,此項技能啓用時回對使用者肌體造成損害性極高的副作用。

新副作用的原理出於阿飛的理解能力,二號就就此去做過多的解釋。它只是讓阿飛知道,這項能力對使用者的身體強度與精神力的要求非常高。具觀察與研究,雖然阿飛的精神力是達到了基本要求值,但以他現在的肉體強度來說,還無法達到此項技能啓動時安全強度。

也就是說,阿飛即使可以啓用此項功能,但這是在無法保證技能使用者人身絕對安全狀況下的,超負荷啓動行爲。所以,以阿飛目前的身體強度來說,他每一次啓動“瞬閃”技能,就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一定的損耗。 這就是爲什麼阿飛今後不敢亂用此項技能的原因所在了。

戰場之上規則其很簡單,那就是在儘量保護自己的同時將對手殲滅。經歷了戰火洗禮,現今已經是一名老兵的阿飛就是如此去做的。

戰場上的阿飛可能並不是最強大的,可他卻是反應最快與最靈活的。象鬼魅一般的動作使他不但避開了敵人的攻擊,而且還有餘力讓他試一一殲滅掉他的敵人。

前一刻阿飛還是一個敢與與敵近身搏鬥的劍士,後一刻將劍當飛刀使而救下遠處的一名戰友的他,就地拾起一副弓箭轉職成了一名弓箭手。當將手中的箭全射完之後,其將手中的弓一扔,隨手又拿起了一把長槍變爲了一名槍兵。

就是這樣,戰場之上的阿飛利用着身邊可以利用的一切條件,去對應着戰場那萬變的環境狀況。到目前此爲止他都做得很好,所以他還能繼續活下去。

阿飛的作戰風格從某個角度來說,也是夠卑劣的了。做爲一名劍士卻輕易地將手中的劍捨棄。做爲一個戰士,他往往不堂堂正正地與對手對抗,而是能遠攻就不近身搏鬥。於是乎,很快地,他在裏安戰士的心目中被列入了卑鄙者的行列。

“那個身材瘦小的亞族戰士是一個卑劣的存在!這個象一條極其滑手的泥鰍般的卑劣傢伙,一定要多注意他!”這就是攻上這一區域城面上的裏安戰士對阿飛的看法。

多注意又能怎樣呢。在裏安士兵的無可奈何中,阿飛這條狡猾的戰爭之狼還是一直地騷擾着裏安人,讓他們繼續遭受着損失。而阿飛這種讓裏安人頭疼的作戰方法,一直持續到了一塊大型的石彈的到來。

一聲轟然巨響中,一塊擊到了城面來的石彈,使得彈着地的現場周圍的大片範圍佈滿了煙塵。就是在這顆石彈光臨之後,攻上城頭的裏安人發現,那個令他們頭疼的亞族戰士就此銷聲匿跡了。於是在接下來的廝殺中,漸漸地,戰場上的人們忘卻了這個難纏的亞族戰士………

總得來說,目前西線城防上雖戰況激烈,但其還是在守方可控的範圍之內。現在對西線城防的守護者來說,真正令其擔心的還是城內的情況。對於在這些守衛者來說,已抽不出人手來的他們現在也只能對城內的局勢乾着急而已。

城裏的戰況對於守軍的西線指揮官們來說,還是大約清楚的。這一切要歸功於來往於城裏與前線的那些傳訊兵。有了他們,西線到目前爲止都還沒與城內失去聯絡。爲了便於傳訊兵不時將城內的戰況傳至,連通城樓上下的塔樓地下鐵門在加強了防護後,到目前爲止還是保持開放狀態的。

戰況的危機使人精神總處於一種緊張狀態,這時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因起這些衛士們的重度關注。這不,一陣由遠而近的馬蹄聲中,一匹急奔而來的戰馬引起了護門衛士們的高度注意。爲了以防萬一,這個小隊的衛士在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的同時,再一次吩咐了門內操控開關門機關的人隨時根據情況判斷關門的時機。

騎馬急奔而來的是一名很年輕的傳訊兵。就是他,今晚多次將城內的戰況傳達至城西戰線。

見到只是一個人,而且還是熟人,於是知道這傳訊兵是來要傳達新戰況的衛士們,不加阻攔地就任其進入了門內。

果然,這名傳訊兵帶來了最新的城內戰況。最新的戰況顯示,靠近城西城線的那幾個街區,現在還是被自方的城內部隊所掌握。短時內,裏安人還是難以對西部戰線進行內外夾攻的。

因城內戰況持續惡化,本來一直在城西前線上督戰的城防副指揮官——王家騎士恩裏克,早就帶領着鋼鐵騎士團的殘部,參與到了城內的戰局中去了。這時站在城上督戰的人已換上了硬是要到這來幫手的斯帝未來女王——芙妮婭.塞拉.普蘭德公主殿下。

年輕的傳訊兵,今晚已是多次見到這位公主殿下了。可就是這樣,當再一次見到這位有着非凡魅力的公主時,他還是壓

制不住自己那顆狂蹦的心。

一改以往打辦,今晚城樓上的芙妮婭穿着的是女式的王家戰甲。在這副展露出了她身體曲線之美的王家戰甲之襯托下,使得以往給人一種矯柔感的她,此時中多了幾分剛性的美感。

擔心着城內戰況的芙妮婭一見到傳訊兵到來後,立即就又接見了這名由恩裏克將軍派來的年輕傳訊兵。


“恩裏克將軍這次要你給我帶來的是什麼消息!”

公主那悅耳的聲音傳入到的傳令兵耳中時,年輕的傳訊兵身體輕微地顫動了一下。對於他來說,這美妙動聽的聲音,正是他今之晚辛勞所能得到的最好獎賞。

“……城內的戰局還在繼續的惡化當中。恩裏克將軍吩咐小的來急告殿下,要殿下您早做好撤離的準備。將軍還說,他會以騎士的名譽及生命保證,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他就會繼續牽制住敵軍的主力,爲殿下您的撤離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從傳訊兵的話中,芙妮婭已聽出了城內戰局的危險程度。坦白說,她不是沒有動過撤離的念頭,可在失去了快速突擊兵力的現在,她唯有等待,等待自己老師及他的手下們準備好那幾個傳送導術。

以擾亂空間來達到遠距傳送目標的導術,其所需的能量當然是巨大的。要準備好這樣一個大距離的傳送導術,就算有足夠數量導力師來引發這一導力現象,其所需的時間也是很長的。不然,衛城那隻餘地一半力量的導力師部隊,也用不着這麼早地退出戰場,轉而縮回到導力高塔內去了。

在這種可依靠的人都遠離了自己,而面對的情況又超出了自身能力範圍的時候,芙妮婭再次感受到了勢孤力薄的那種縹緲之無力感。於是爲了壓制住自己的內心這一感覺,不讓它表露出來的芙妮婭,一時忘記了繼續去詢問面前這傳訊兵。

“殿下、殿下!你怎麼了殿下……”

等了好一會沒等到的迴應的傳訊兵,於奇怪中擡起了頭來。於是在見到了公主殿下的失神狀態後,怕公主殿下有什麼事的他,於是他大膽地出聲叫了起來。

在傳訊兵的聲音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給他這麼一喊,一分心的芙妮婭還真的從那無助感的神精神狀態解脫了出來。回過神的她在又詢問了一些情況之後,就輕輕地對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傳訊兵擺了擺手,示意這名傳訊兵可退下去了。

正如芙妮婭的所料,從恩裏克那傳來的新消息中表示,城內的情況真的處於很糟糕的地步。

城南已全部被裏安人所控制、城東及中央區的大部分區域也沒了,現在就連與西線唯一還有聯繫的東區邊緣,也已有裏安人的部隊出現。照這種發展情況看,接下來,東區與西區之間的街道,也會很因戰火的燃燒而變成主戰場的一部。

按常規來說,裏安人本來是不能如此快捷地將這座街壘遍佈的城市大片攻佔的。其能做到如此強攻勢的緣故,是因城內的正規兵力缺少外,另一個原因是裏安人已將手頭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了戰場之上。爲了能儘快攻下衛城,裏安統帥凱森,甚至還將一個用於後備防守的萬人黑暗騎士團團隊,也投如到了城內中去了。有了這一萬名強大的騎士幫力,你說城內利用這些簡陋街壘能的武裝平民,能擋得下其鋒芒嗎。

本來在如此惡劣的形勢之下,以多米諾骨牌效應來說,西區也會很快被列入到裏安人的攻陷名單中去的。其到現在還基本能在守方的控制之下,這還是靠了城防軍現最高指揮官的恩裏克,及由他所帶領的那隊鋼鐵騎士團的餘部主力的奮力作戰有關。

爲了確保西區的控制權,在恩裏克的帶領之下,西區之內現集結了七百多名騎士、一千多人的正規軍、三千人多人的民兵及傭兵混合部隊、好幾千有一定戰鬥力的武裝平民戰力。這以是恩裏克所能集起來的最後一股抵抗力量了。有了這批戰力在,藉着這地利因素,他與裏安入城的黑暗騎士主力對上後,不但幾度擊退了其強大的攻勢之餘,還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反擊作戰。

將軍已盡力了,可在大勢下他怎樣去努力也已不能改變局勢。當下一波里安人的總攻勢到來之時,城西看來還是難逃破卵之局的命運。 十二日凌晨四時:

城內的戰局還是繼續地惡化下去。現在城西與其他相鄰區域的聯繫,已全部斷絕。而城西區域的戰鬥,雖然因恩裏克將軍的努力之下取得了一定的戰果,但這也只是推遲了城西區域的淪陷的時間而已。在裏安人的強大攻勢下,如今他已領着不足五千人的殘部退守到了第三街區廣場一線。

大敵當前下,處於第三街區廣場內的重形投射器部隊,還在繼續履行着自己的職責。一顆顆爆彈,還是由此不斷彈射而出,轟炸着強攻西線城防的敵軍。城西防區到至今還沒有被攻破的關鍵之一,正是其部的重大貢獻。

這夜好象也太長了,在戰火的喧囂中度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後,這個塊大地依然籠罩在無邊的黑暗之中。在苦苦地支撐中不肯屈服的衛城,仍然在不屈不撓地與侵略者做着最後一搏。就是在如此險峻的情況下,衛城的守護者們還是沒有放棄自己心中的希望之火。他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宣告黎明到來之前的那一絲絲光芒。

“太陽還會照常升起,不過自己能不能活着等待到它的升起,並再次沐浴在黎明的溫暖光芒之下,這就難說了。”望着城下那黑壓壓一片的敵人,在夜風中站立於城樓之上的芙妮婭.塞拉.普蘭德心中浮現出瞭如此的想法。

希望還存在嗎,她真的不知道。現今的她只知道,在這風雨縹緲的最後時刻,她看到的只是一片黑色的絕望。而這片黑色的絕望,已一步一步地逼近到了她自己的面前來。

就在剛纔,那個年輕的傳訊兵苦撐着身上的多處箭傷,給自己帶來了恩裏克將軍的最後傳言。在將傳言送達完畢之後,還年輕的他,就這樣永遠地倒了下來。

“城內的戰事屬下已盡力了。可如今的時勢,已非屬下我的能力能以迴天的。負罪之下,屬下也不望殿下的原諒。現唯一期望的是,在聖光之神的恩威護佑下,殿下能早尋時機趕快離開這兇險之地安全脫困而去。做爲一名王家騎士,屬下將在前線流盡我最後的一滴血,爲殿下您儘量爭取到更多的時間!這也許是屬下最後一次這樣稱呼您了,殿下保重!”

城內戰局那能怪他呢。最爲一名騎士他已盡責,做爲一名臣子也已夠忠誠了。明事理的芙妮婭,當然沒有責怪恩裏克的意思。如說要怪的話,她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趕上了這一時勢。

戰事還在繼續着,隨着裏安主力攻進了城西第三區廣場不久,重型投射器部隊就停止了對城西的協作轟炸。在沒了最強的協力之後,裏安人對城西的攻勢壓力驟然增加了不少。這樣一來,本就堪堪以負的防線,就在難以再支撐之下,而開始逐步地崩潰。

時間推至十二日凌晨四時三十八分:

從兩側迂迴的裏安人部隊,終於完成了對城西區廣場內,最後一股有組織的守軍部隊的包圍任務。照情況看,最遲在黎明之前,他們就可以將這支還在做最後抵抗的城內守軍殘部,殲滅乾淨。

與城內相比,城西城防上的情況也好不了到那去。失去強有力的遠程火力的支援,守軍雖然也是拼了命地進行着阻擊,但此刻城頭上還是多處被裏安人攻了上來。其中離西城樓不遠的一處區域,已落入到了裏安兵手中。以此跳板,裏安兵甚至還發動了對城樓方向的突擊。

毗鄰城樓左邊城段上的戰況,早就引起了親衛隊隊長里昂的高度注意。在發現那裏攻上來的裏安人不但站穩了腳跟,並且還開始向城樓逼近的企圖時時,在已沒有了預備隊的情況下,他不得不向芙妮婭提出將衛隊也開赴戰場的請求。

他那一句“殿下,左城區戰況很危急,再不支援的話看來就會不行了!現屬下請求帶隊出戰支援!”說出時,是那麼的沉重。沉重到說話的他低下了頭去,不忍心看公主聞言後的表情。

是啊!連貼身的衛隊都開赴了戰場,這下芙妮婭真的就連最後的依靠都要沒了。面對着如此危機的狀況別說是一沒成年的弱女子了,就是一個大男人也都會感到絕望的。

“里昂,把我父母留給我的劍拿來!”出於里昂的預料,芙妮婭說話時,聲音裏沒帶出一絲絕望中的人所該有的無助與無力感。相反地,其話語中還帶有着幾分從未有過的剛性。

里昂雖然有點錯愕於公主殿下的反應,可在命令下的自然反應中,他還是聽命地走快步上了前去,將自己一直代公主保管的劍從身上取下,雙手託舉着遞送到了公主殿下的面前。

看着面前這把父母所傳承下來的,有着古樸氣息的長劍,坦妮亞不知還在猶豫着些什麼,並沒乾脆利落地伸出手去接過它。她那矯柔雪白的手在半空中輕輕地抖動着,看情形似乎接劍這事對於她來說,象是在做着一項重大的抉擇。

秀氣的眉從沒象現在般緊皺,鮮紅的嘴脣也沒象現在這樣緊閉。那雙會說話式大眼睛裏,一時迷茫一時堅定的兩種神色交替着出現。看來這場在其內心裏的抉擇之戰真的是極其激烈無比的。

“我的妮兒,你以後的路將會比一般人要難走得多。因此當你在懂得了運用做智慧之後,你也必須要試着去學會堅強。也只有將智慧與堅強這兩大力量都兼備之時,你才能跨越自己將來所要面臨的重重困難,從而成爲一個成功者!”

無論這抉擇是如何的難,可該下決定的還是會下的。斯帝王國的芙妮婭公主殿下,在那幾秒的彷徨之後,記起了已逝去的母親臨死前一再囑咐她的話。於是在這些話的引導之下,她毅然地做出了她所認爲的正確決定。就在她的手接過了那把年代悠遠的古樸長劍之時起,嬌弱最後還是由堅強所代替,迷茫最終也被堅定所驅逐。以此爲界,有着堅強意志的她,就此正式接過了父母所交下的重擔。

傳承的長劍從它所藏身的劍鞘之中被拔出。在一聲長鳴中,於星光與戰火的影照之下,那把後世被稱爲“王者守護”的長劍露出了其真容。

“王者守護”即是守護其王者,也是來自於王者的守護。劍守護其王者,王者憑其劍而守護於天下。何爲王者,守護天下蒼生者,即爲天下蒼生之王。

“王者守護”是把遠古亞族風格的古樸長劍。其古樸而沒加任何修飾的劍身長三尺二寸,劍柄爲成年男子的一個半握位長。劍被拔出後,觀其全體,柄與那劍身渾然天成,一點也看不連接的縫位。

內斂的古樸的會被一般人經常看成普通。正因爲這樣,連劍鞘外形都很平常的“王者守護”,單看外形真的很容易被人所忽略。

有鋒而不過於露芒,清冷而使人不覺利兵之殺氣,這正是這把遠古時代之名劍“王者守護”的特色。

外貌內斂,其裏卻很有內涵。劍出鞘後,一股清冷氣息就從劍柄處傳出,經由握劍的手直上腦部。就在這股清冷的氣息上達腦部時,芙妮婭的精神霎時間進如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清明冷靜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中思維是那麼清晰冷靜無比,就在這極其清晰冷靜的狀態中,她剛纔所做決定後那一絲絲的殘餘憂慮,馬上象陽光之下的殘冰般溶化爲無了。

“去吧,有這把劍在這陪我就行了。”芙妮婭淡淡然間,同意了自己的親衛隊長的出戰請求。在做下了最後決定後,一劍在手的她,此刻敢於孤身一人面對危境的真正堅強已代替了她之前所裝扮出的堅強外殼。

從公主殿下的眼中看到的是冷靜的輝光。知道這道命令並不是是公主殿一時慌張的決定後,里昂單膝跪地輕輕地接住了公主向他伸出的手,然後輕輕地低下頭去吻了一下其手背。他用騎士的忠誠之禮,向自己所守護的公主傳達了自己將會用生命來實行當初所定下的,決死保護殿下的那個誓言。

離去了,公主身邊的騎士就這樣離去了。他帶着他的誓言,將在戰場之上與敵戰至最後一刻。

經之前那夜的城內反突擊戰後,里昂的手下只剩不到三百人。而這次出戰的他並沒帶走全部的手下。爲了以防萬一,他還是爲芙妮婭留下了一支最爲精銳的劍士小隊。

在金戈交鳴聲中,在忠誠的騎士里昂所帶領的衛隊戰士的拼死反攻下,逼近了城樓的裏安人慢慢地又被壓制了回去。就這樣,臨近城樓的戰火,暫時又遠離了斯帝的未來女王。

黎明前的夜風吹動着少女的秀髮,也吹動着少女披在戰甲上的那件輕盈的披風。隨風飄動的長髮中那冷酷堅強的美麗容貌,批風揚起後所展現出的那套刻劃出剛強之美的戰甲,還有她那雪白柔弱的手上的那把閃動着清冷之光芒的長劍。好一副恰當地將柔性之美中那剛之力量的魅力集合到妙處的的畫面。這一副美與力之組合的美麗戰爭女神圖,在那一刻瞬間定格在了看到觀者的眼中,並於同時刻深深地刻入到了其的腦中。

芙妮婭身邊的親衛們正是這畫面的觀者之一。分成兩排戰在芙妮婭身後的他們,此刻成爲了斯帝王國未來的女王陛下——芙妮婭.塞拉.普蘭德成年的見證人。

前一刻還是一個未成年的少女的形象,但從這一刻起,外貌沒有改變但其氣質已完全改變的少女,其已經長大成年的事實已成爲了親衛們的共識。

在“唰啦”的一片聲響中,這兩排親衛戰士幾乎是同時的單膝跪了下來。低下了其高貴的頭顱而跪倒在少女面前的他們,從這一刻起內心的深處真正地承認了少女的王者身份。從此以後,他們將把自己視爲侍奉王者的近身衛士,並以此效忠的對象而心感自豪。

在高傲的精銳戰士承認之下,一個單純的少女消失在了今晚的戰火的硝煙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偉大的王者的誕生。

在環境的巨大壓力下,面對壓力的人只有三種選擇。一是馴服在這壓力之下成爲一名失敗着;二是在逃避之下成爲一名可鄙的自欺欺人的人;三是勇敢地去面對他,接受壓力的洗禮成爲一個感於迎難而上的強人。就算他在這過程中成爲了殉難者,他還是一名戰勝自我的強大存在。

大陸新曆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是衛城被圍城的第十五天、慘烈攻防戰正式展開的第十三天。在這日的黎明到來前的某一刻起,歷史爲斯帝王國劃過了一道分界線。其王國未來的女王陛下芙妮婭.塞拉.普蘭德,在戰爭之火的考驗與見證下,向世界提早宣告了她成年時刻的到來。 進攻的號角在加緊吹響着。在它的催促下,黑色的大軍使足了勁,猛烈地衝擊着面前這座至今還擋住他們征服之路前的城防線。面對這“黑色浪潮”的瘋狂撲擊,已咬牙苦撐的城市守護者們,在後力難繼下紛紛地失去他們的防地。就這樣,衛城城西防線正在被一段一段地蠶食。

右二城段區域,離主城樓不過才兩百來米。該處段區的失陷對主城樓來說,情況已可用火燒眉毛來形容了。在裏安人的不斷強攻下,凌晨四時二十二分,裏安士兵正式清除了此處城段的最後抵抗力量,正式佔領了該區。隨後,裏安人就開始順城面,一路向主城樓突擊而來。

在大勢已去之下,右一城段上餘下的守軍那盡全力阻擋,也只是略爲延遲了裏安人的前進步伐一小會時間而已。在這之後,黑甲士兵的戰靴,就踩踏着他們倒地的身軀,繼續向前邁進。至此,做爲主城樓最後的一道屏障的右一城段區域也淪陷了。

戰火正式地燒到了面前了,現在橫在城樓芙妮婭面前前的最後一防護線,就是她身邊的那最後一個小隊的精銳劍士。如裏安人將在主城樓樓梯前,橫向列成單薄防陣的他們都突破的話,那芙妮婭將成爲成爲裏安人的獵物。

實際上,這一小隊的親衛本來也不想在城段上迎擊裏安人的。可問題是,當公主殿下令他們支援城段上的危急戰局時,剛下到了城段上的他們已沒急可救了。現在除了他們身後那十來個或挨或躺在城邊上而難以動彈的重傷員外,此城段上還能動的斯帝戰士就只餘下他們了。在退則會被已近身之敵乘勝追擊的情況下,沒得選擇的他們,唯有在通往城樓梯的石梯前擺出了防禦陣型。

出人意料的是,那一聲“衝啊!”的喊叫並不是出自裏安人口中的的。在喊聲中,這十個公主親的衛身,出奇地以防禦狀態,搶先對他們的敵人發動了攻擊。短短十米的衝刺一下就完成了,接着,十點銀色光影就與面前的那片黑色陣形激烈地碰撞到了一起。

能成爲公主近身親衛的戰士,其每一人自然都有着超羣的戰力。而被留在芙妮婭身邊的這最後十名親衛,更是親衛裏最爲精銳的戰士。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已開啓了本體源力的強劍士級戰士。這就是爲什麼,親衛隊隊長里昂只留下他們幾個守在公主殿下身邊,就可放心投如到戰場中的原因所在。有了這十名強劍士在,在這橫段面積有限的城面上,短時間內基本是沒有人可以突破這看似單薄的防線的。

事實上也證明了正這十人戰隊的實力。在他們的反攻下,其狂舞的劍光所帶起的一片血霧,使得氣勢洶洶而來的裏安人亂成了一片。在那十把長劍所組成的絞殺機前,亂了陣型的黑色長蛇陣的頭部,正逐步被這絞殺機的鋒芒所吞噬與消化着。

一米、五米、十米、……在黑色之蛇就不斷被絞殺中,一路在創造着新屍體的“切割機”反推着,讓這條“黑蛇”與主城樓之間的距離又拉大起來。

閃動的利刃最終還是有被卡住的時候。兩名棄馬從步的黑騎士之到來,使得這部絞殺人命的“切割機”,頓住了其強大的去勢。以兩個強大的生命所換來的短暫停頓,總算是爲這羣慌亂的裏安士兵爭取到了穩住陣腳的時間。


兩把騎士劍擋下由十把衛士劍所組成的絞殺利刃的下場,就是劍的主人同時被幾把含有源力的劍鋒破開了護身的鎧甲,隨後入體內切割了他們的靈魂與肉體間的聯繫。在單個戰力相等的情況之下,數量多方就自然地是勝利方了。

後退的步伐停下來之後,被壓在前陣隨大隊一路往後退去的幾個裏安戰士隊長趁機擠身到了隊前去。於是戰力較強的他們所發起的反擊,就又給己方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當親衛隊將這兩個中隊長與四個小隊長所帶的一小隊敢死的裏安兵全乾掉時,與他門已拉開了一段距離的裏安的陣前已列出了與他們數量相等的十名強大戰士。

在狹小路段的對抗中,人數的優勢是難以發揮的。於這種情況下要短時間之內突破敵防線,唯有用強大精銳的戰力去做短兵相接的突擊了。

裏安是個好戰的國家,好戰之國當然也不缺乏強大的戰士。在陣形穩定後的現在,裏安陣形中就走出了幾個自認身手還算強大的戰士來。

三名胸甲前有骷髏徽章的黑騎士、五名帶隊長級標誌的劍士、餘下的兩人是有戰功勳章的上等戰刀兵。這十人,全都是近身搏鬥的強兵者。

已殺至眼紅的現在,雙方的軍人可都不會去對話的。兩邊這二十人一對上後,馬上就殺在了一起。


戰場上對決式的小團隊戰並沒花去多少時間。一陣令觀者眼花繚亂的戰鬥過後,實力超出對手一個階位的一方,最終以兩死一重二輕傷的代價,結束了這一戰。

有時候勝利與失敗是難以清楚地分開來的。就以眼前這一戰來說吧,勝利方是斯帝的公主親衛隊,但全殲對手的他們還是付出了相當的代價。而失敗方呢,雖然在這一戰他們是失亡了,但其還是成功地達成了消弱對手的目地。

第一陣敗亡,第二陣繼續上,這就是裏安人的戰略。前十人剛陣亡,裏安那邊新一波十人戰隊已又從陣中站出,並沒給剛獲勝那方有喘息的機會,又已撲了上去。新的一場肉綻血飄之戰,又打響了……

五個梯隊的五場戰鬥過後,在堆着幾十具新屍體的城面戰場上,公主衛隊那邊現只餘下了三個戰士還能站在這戰場之上。而這三名倖存的戰士,其身上都帶有着不輕的傷。而就在他們剛將第五批敵人葬送掉後,裏安人馬上向他們發起了最後的總攻。

面對着洶涌而來的“黑潮”,最後回望了一眼主城樓的三個親衛並沒有坐以待斃,高喊着“女王萬歲”的口號,他們無畏地向黑潮發動了最後衝鋒。

三點的銀光,很快就淹沒在了這黑色的潮涌之中。在最後的三名衛士陣亡後的現在,斯帝王國未來女王就完全暴露在了殺紅了眼的敵人面前。

來到了主城樓邊階梯旁的芙妮婭,可是親眼目睹着自己的衛士那最後的一刻。銀光幻滅之後的現在,站在階梯頂端的她知道接下來自己要面對將會是怎樣的命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