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可是就在老喬治還沒有走出去的時候,一名手下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表情當中儘是驚恐,尖叫道:「家主,不好了,不好了,刀鋒來了!」

2020-11-05By 0 Comments

「什麼?」老羅斯才爾德和老喬治兩個人的表情當中儘是震驚,剛剛還在說萬一林逸偷襲他們的總部可怎麼辦,沒想到林逸這麼快就來了,兩個人俱是面面相覷。

老喬治深吸一口氣道:「刀鋒進攻的是什麼地方?」

「我們的後院,」手下趕忙道:「我們總部的守備力量最差的就是後院。」

「好!」老喬治冷聲道:「馬上把我們總部所有的人手都調到後院當中,免得被刀鋒殺進來了。」

「是!」手下應了一聲,匆忙離開。

老喬治望向了老羅斯才爾德,趕忙道:「老爺,不管如何,我們都要阻止刀鋒殺進我們的總部,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縱橫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殺進過我們的總部,萬一被刀鋒殺進來,那可就……」

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你說的對,不管怎麼做,都按照你的意思來,反正不能讓刀鋒殺進我們的總部。」

「是!」老喬治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又一名手下跑了進來,額頭上面儘是汗水:「不好了,刀鋒來了……」

「我們已經知道了,」老喬治有些憤怒道:「同樣的事情不需要彙報第二遍。」

走馬殿 「不是,不是,」手下搖著腦袋道:「剛剛刀鋒在後院發動了襲擊,現在又在北門發動了襲擊。」

「嗯?」老喬治冷聲道:「刀鋒難道有分身術嗎?一會兒在後院一會兒又在東門,到底在哪裡?」

「這……」手下擦了擦額頭上面的汗水,搖頭道:「我們也不知道,反正現在後院和東門都發生了爆炸聲,我們在總部的人手又比較少,不知道刀鋒到底在哪邊。」

「笨蛋!」老喬治憤怒道:「要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給我去查,我要知道刀鋒到底在哪裡。」

「是!」手下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老喬治有很好的修養,本身就是歐洲的貴族,又號稱「西歐伯爵」,可是縱使有再好的修養他也有些憤怒不已,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變成了滿城都是刀鋒。

一輛車子飛馳而過,停在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正門,林逸、劉帥帥和美姬子三個人從車子上面走了下來,手中拿著捆好的手雷,趁著那幾名看守的不注意,拿起來就扔了過去。

「轟」的一聲,強烈的爆炸聲響,那四名看門的守衛被炸了一個措手不及,一名當場死亡,另外一名的胳膊飛到了半空中,剩下的兩名渾身上下也都被彈片濺到了,忍不住慘叫了起來。

很快,正門這邊又傳來了吵鬧的聲音,十幾名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手下端著槍跑了出來,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端著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衝鋒槍,對著裡面就是一通掃射,那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手下被這一通子彈掃中了不少,有五人當場斃命,剩下的人趕忙躲藏到了兩邊。

「刀鋒,刀鋒來了……」

後面又傳來了尖叫聲,今天的羅斯才爾德家族別提多混亂了,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縱橫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林逸、劉帥帥和美姬子三個人趕忙上了車,隨著劉帥帥一腳油門,車子「轟」的一聲竄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眼線當中。

等離開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之後,劉帥帥才望向了林逸,表情當中儘是不解:「哥,我們已經用完了所有的手雷,就那些手雷,根本對羅斯才爾德家族造成不了什麼大的損傷,最多就是炸了他們的大門,我們這樣做豈不是在浪費手雷嗎?」

林逸笑著道:「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可以說是他們建家以來第一次遭到了襲擊,現在他們正在手忙腳亂,外面派出的那些人肯定也都會回來,既然這樣,那就顧不到我們了。」

劉帥帥這才明白過來:「哥,你是在為我們爭取時間?」

林逸點了點頭:「我剛剛在襲擊他們東門的時候也偷偷的去看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導彈防禦基地就在東門的幾間小平房裡面,只要我們那幾間小屋子炸了,單兵制導就可以暢通無阻的落到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

「那可真是太好了,」劉帥帥忍不住一拍手:「哼哼,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可是就要被我們夷為平地了,想想就開心呀!」

看著劉帥帥這個模樣,林逸也是忍不住有些好笑,這傢伙和以前一樣,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喜歡湊熱鬧,林逸本來還想著這一次叫劉帥帥來到底對不對,萬一劉帥帥受點什麼傷,他可就沒辦法對姜莎莎解釋了,不過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太多餘了,劉帥帥喜歡做這樣的事情,既然這樣,這一次就讓他好好的玩個夠,之後也就能收收心了,林逸都不出山了,他劉帥帥還能有什麼事情做呢?

「對了,哥,你怎麼知道哪裡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導彈防禦系統?」劉帥帥不解道。

「要怪只怪柏林人太過嚴謹了,在什麼地方都有標示,那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導彈防禦系統基地。」林逸頗為無奈道。

劉帥帥則是差點噴出一口血,還以為自家老大用了什麼特殊的本事呢,卻沒想到是這樣的,當下也是有些無奈。

至於美姬子,不解道:「主人,會不會是他們使用的疑兵之計?」

「不會,」林逸擺了擺手道:「他們又不知道我們會使用導彈來攻擊,沒必要用這樣的疑兵之計。」

美姬子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了,三個人則是開著車子回到了老巢,然後準備休息,經過了一晚上的戰鬥,他們也非常的累了,此時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不過縱使如此也不能掉以輕心,總有一個人在外面值夜,防止羅斯才爾德家族突然來襲。

不過林逸的擔心顯然都是多餘的,羅斯才爾德家族現在都還沒有在混亂當中回過神來,老喬治親自去了後院、東門和正門,就看到死了一大堆的手下和幾處被手雷炸得不成樣子的地方,連個林逸的影子都沒有找到。

「刀鋒呢?在哪裡?」老喬治冷冷道。

站在老喬治背後的那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守衛人員俱是低下了腦袋,不敢言語,在羅斯才爾德家族裡面,老喬治的地位僅次於老羅斯才爾德,那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高層和接班人萊頓都沒有辦法比,此刻老喬治發怒了,他們自然也非常的害怕。

老喬治一拳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面,憤怒道:「這是刀鋒的陰謀,簡直是太可氣了,沒想到他居然會用這一招。」

「對,對,」一名手下趕忙附和道:「喬治先生說的對,刀鋒實在是太陰險狡詐了!」

老喬治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名手下,手下愣了一下,趕忙閉上了嘴,安安靜靜的站在了老喬治的身後,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得罪了老喬治,老喬治為什麼會用這種殺人的目光來看他。

老喬治深吸一口氣,轉身回到了老羅斯才爾德所在的地方,開始彙報情況。

老羅斯才爾德的眉頭緊鎖,憤怒道:「沒想到刀鋒還會來這麼陰險的一招,我可真是太小看他了,既然如此,那就繼續全城搜捕刀鋒,今天晚上一定要幹掉他!」

老喬治搖了搖頭,苦笑道:「老家主,不妥。」

「為何?」老羅斯才爾德不解的望著老喬治。

「我們的手下都很累,今天晚上他們忙活了一晚上,總部這邊出了事情都有匆匆忙忙的趕了回來,就他們這個狀態繼續去大街上面搜尋刀鋒,估計都會被刀鋒給幹掉。」老喬治道。

老羅斯才爾德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點了點頭:「也罷也罷,讓他們都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是!」老喬治點了點頭。

「對了,休息可以,可千萬不要忘了戒備,剛剛刀鋒虛晃一槍然後離開了,可保不齊一會兒又會來進攻我們的總部,不得不防。」老羅斯才爾德道。

「嗯!」老喬治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不得不說,老羅斯才爾德現在被林逸弄的疑神疑鬼,害怕林逸再次來襲擊,林逸的手上現在又沒有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而且又忙活了一晚上,早已經累的不行了,哪裡有精力繼續對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動手?

老羅斯才爾德深吸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面,揉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只感覺特別特別的累,已經很久都沒有這種感覺了,這個可惡的刀鋒,你千萬不要讓我抓住你,要不然我會把你碎屍萬段!

而此時的老喬治,也在安排著總部的一些事情,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本來是他們追著林逸打,現在可倒好,被林逸這麼一弄,倒成他們要防備林逸了,老喬治也在感慨,林逸在地下世界的赫赫威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太厲害了。

…… 葉靈伸伸手腳,感覺長度有點長……往外走,發現外面真的是天黑了。

不明白原主是怎麼回事,這個點真的適合做那樣的事嗎?

緩緩走上台階,一陣花香飄來,葉靈一時沒有辨出種類來。

淡淡的月光灑落在院子的四周,借著輕微的光,葉靈看清周圍的景色,圍牆目測三四米高,一些樹大多在院子里,出不了牆。

「皇太女,你出來了?」

一位比她高半個頭的侍女迎上來,這身高……。

暫時還沒適應,但不妨礙葉靈點頭示意。

一路把記憶過了一遍,終於明白現在是什麼時間,回來得可真是不太理想的點。

如今的她,剛剛被安置在這座院子里,當然了,這是主院,外面還有類似四合院一樣住著其他守衛和僕人。

只不過這個四合院的佔地面積有點大,門口上的牌匾上應該是寫著太女府。

這是歷屆皇太女的居住之所,只有女皇或者要繼任女皇的前三年才會住進宮殿里去。

宮殿是女皇和皇夫們住的地方,太子女們在年幼時會住在宮裡,但是二十歲之後,就會到自己的府里去住,自然,一家的會住一家,一個皇夫所出,自然住在一個府上。

比如她有個弟弟,也跟她住在太女府里,只不過……

葉靈想到那個弟弟,有點不忍直視。

年方22,一米九零的男兒,後來竟然入了莫茵蘿的後宮,攔都攔不住的那種。

未成年啊,竟然就去做了別人的侍君!是的,侍君,連個貴君都不是,就那樣心甘情願!不知腦子裡想的是什麼?!

雖然這個時候還沒有進宮,但是人已經往莫茵蘿那裡撲了,她要不要拉一把呢?怎麼說也是親弟弟……

儘管她這個姐也未成年,但年幼父母卒,她長姐為母,應該擔起教育的責任來?

說到未成年……這裡的成年是30歲。原主今年才27,本來成年後就可以繼續王位,但是父親早逝,母皇突然病倒,還來不及頒布繼位詔書就去了,她又自認不才,看到莫茵蘿的功績加上朝臣們的「勸諫」就把王位拱手讓人了……也是,夠蠢的。

還好沒有喜歡罵她蠢的人在。

葉靈深深嘆氣,要是早一頭半個月還好,現在真的要去跟別人說,我不想讓了,我要把王位要回來。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原諒她的「出爾反爾」?

「皇太女,我們還是進屋去吧?夜裡露重。」侍女如蘭是一直跟在她身邊的人,倒是一直護主的人。

葉靈隨著如蘭進了房間。

看見她想來替她更衣,她側了一下。

「不忙,我有事想問你。」

葉靈決定先了解目前的形勢,原主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進了這府里,外面啥情況都不知道。

「太女想問什麼?」如蘭半疑惑的看她。

「呃,星亦辰有沒有回來?」

「皇子?需要傳召嗎?奴婢今日一日都在小院,未曾見著皇子。」如蘭低頭稟報。

「嗯。」葉靈端著原主的樣子,禮儀很端莊,即使是坐在屋裡,「你叫人注意一下星亦辰的行蹤,然後跟我說一下。」

作為姐姐,還是關心下吧。

「好的。太女。」如蘭又是一個矮身。

葉靈也沒有想著改變什麼,現在重要的是先了解多一些情況。

葉靈也沒有誰好問,便試著看如蘭知道多少。

「太女……」如蘭猶豫的想說。

「想說就說吧。 總裁:意外寶寶 沒關係,我現在就剩個太女的身份了,而且已經有人作王了,這太女也沒什麼用了。」

「太女,你別這樣說,在我們心中,你就是太女,本來女皇的位置應該……」

葉靈伸手阻止了這樣的話,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現在的女皇,大家的態度怎麼樣?」

「女皇剛登基大典,現在已經籌劃著娶皇夫了,全國上下都在準備這件事……。」如蘭看著葉靈的臉色,發現沒什麼不對,又接著說下去,「聽說這一次,不單是迎娶皇夫一個人,連貴君也一起迎娶,所以籌劃得比較多……」

「沒事,你直說,不需要遮掩,我不會怪你的。再說了,我現在就一個輕飄飄的太女,沒什麼實權,不會隨意處置人的。」葉靈看她說得小心翼翼,先打消了她的念頭。

「太女……」如蘭扁了一下嘴,大概是信了她的話,真的就放開講了:「女皇要娶皇夫,本來是全國歡慶的事情,可是女皇一下就要娶三個,還在同一時間,又不分長幼,所以很多大臣都不滿,有的還上書諫,可惜女皇一個都不聽……」

這麼快就鬧矛盾了?

倒是合她意哦。

「那她的幾個丈夫,就是皇夫,他們都好嗎?就是關係怎麼樣?」

如蘭飛快的看了葉靈一眼,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關心起這些事來,平時就是說給她聽也是一句「勿論皇家事」就打發她了。現在……難道是不用做女皇,所以放下身份一起說事了?

那些事她也是聽說來的,但太女要聽,她哪裡會拒絕?

「太女你知道的,女皇的幾個夫君,皇夫本身的家族比女皇要強,皇夫的母親是朝中一等一的大臣,自然是壓過其餘兩位的,雖然木家的家世也不錯,但是始終不能與付家相比,何貴君就更不用說了,付皇夫願意和貴君一同行禮,怕是女皇的要求,否則的話,皇夫家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事發生……現在大街小巷都在對這件事議論紛紛,而女皇近日還傳出話來,說三位夫君一同過門,就是不分大小,同為夫同為君……」

「噗」葉靈一下沒注意噴了茶,這女尊的世界,貴為女皇,說出那樣的話來,真的不怕底下翻了天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吧?就算真的把三位看為同等,在自己身份為一國之君的時候,真的沒想過會帶來什麼後果嗎?後宮可以佳麗三千,難道以後都不分輩分,不按大小,直接平等相處?

真的不會亂成一鍋粥?

染指成婚:總裁大人饒了我 葉靈覺得,自己可能不需要做什麼,這莫茵蘿自己就會先亂了陣腳吧?如果到時自己再參一腳,王位換個人,似乎也不太難的事?

喲嗬,她倒是看到丁點希望了呢。 「替我叫星凌過來。」

葉靈把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叫來探底。

到最後,只能說,原主真的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優勢在,把先輩的江山白白拱手讓人,還真的是一個養得太好的女生才會做出來的事。

母皇已經不在,她也無從問去,過去的事事非非,先不去追究吧。

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睡覺。

葉靈在如蘭的目光中,坦坦然的躺著閉眼。

最後看她真的睡下了,暗暗嘆息關門離開。

葉靈沒有忽略如蘭眼中的一抹期待,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一一一

「太女,女皇的成婚典禮邀請你去嗎?」

「去啊,為什麼不?」

葉靈是時候出去見見人了。

三日後,葉靈坐馬車出行。

之前在太女府里,她已經見識到花海的世界,可是走到街上,看著道路兩旁都是滿滿開著花的樹,這樹甚至是她沒見過的品種,高大,開著紫荊花一樣淺粉的花,種在道路兩旁,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星月國,空氣都是花香的味道。

她只想說,如果花粉過敏的孩子怎麼活下去?

當然原主是愛花之人,從吃喝到洗澡,都離不開花。

這個國家還有得天獨厚的天時地利,或許是為了養花的緣故,上天竟然讓這裡沒有冬天,也沒有酷暑,涼不過秋天,冷不過春天,真是十分怡人的世界。

因此,國曆也只有十個月,叫上年跟下年。

現在是下年的八月,花開得很嬌艷。

正如那位嬌艷的女王。

是的,用嬌艷來形容,或者用牡丹來比喻。

在葉靈沒有見到人之前,她一直好奇是怎樣的一位女子,竟然有能力說服別人讓一國之位,看見莫茵蘿的時候,一眼就有種售樓部經理的感覺,那氣質與動作是那麼的相似,當然,可能更高級些,畢竟莫茵蘿還是有著一定的文化水平的那種,但葉靈總感覺她還沒有很好的融入這個世界……

也就是說,莫茵蘿可能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跟她一樣?

葉靈不禁正坐了一下,如果是這樣,她的對手可能有點強!

這下意識的動作,引起了別人的關注。

葉靈感覺到一道視線停留在她身上的時間有點長,想了想,葉靈抬頭,正視回去。

那人似乎沒想到,有點措手不及,閃爍了一下,躲閃了一下彷彿要跟她對望。

但葉靈已經移開目光,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成婚大典很美好,親娘那金色的髮絲盤著許多發圈,上面滿滿是各種寓意的鮮花,全是嬌艷欲開或開得茂盛的花朵,別在上面真的非常奪目,最大最頂上的果然是牡丹花,的確跟她的氣質蠻像的。

葉靈又往她的皇夫那邊看了看,不得不說,這裡的男子真的很高!

超過二米的男生站直來,頭上披著紅黃藍的三位男主角,頂上柔順的沒有裝飾,大概是不壓女皇氣場的緣故。

葉靈又不禁往剛才那人看了一眼,她發現除了自己,大多是黑瞳棕瞳,而剛才那男生,竟然是銀髮藍瞳!

自己是紫發綠瞳。

場中與他們相似的人極少。

即使看見紫發,也沒有她的紫中帶藍的特別。

頭髮有什麼秘密嗎?

莫茵蘿一頭金色又代表什麼?

好像沒人跟原主提過,彷彿這些都是出生就如此的事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