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且,這農家樂當初建的時候,就不是為了質量建的。

2021-11-06By 0 Comments

只圖個面積大點,整體像農家樂那麼回事就行了,所以在選材上,都是選用的最便宜的材料。

這要是幾天不維護,農家樂很容易塌掉。

趙老漢何嘗不是一陣犯愁,吐了口煙霧,「哎,再挺一挺吧,趙老闆說了,詩雅集團現在急需建設藥廠,只要我們拖着不搬,他們早晚都會同意的。」

「爹,這趙老闆靠譜么?半年前他和咱家合資建設了這個農家樂后,平時都不來看一眼,連維護費都是咱家自己掏的,他不是騙咱們呢吧?」 「她過繼給了我,就是我的女兒。」金玉娘蹙眉,有些懷疑白淑敏是不是知道什麼。

但是以金媚娘的性格,應該不會讓白淑敏知道那件事。

「小姨,我的鋪子生意也算不錯,但是缺了一些好方子。」白淑敏不想聽金玉娘說那些話,乾脆直接明示的說道。

「你想要什麼方子,我去給收羅看看。」金玉娘說道。

「我要金梨的美人香方子。」白淑敏深深的看著她,說道。

「美人香的方子不是我的,我沒有權利把它們給你,再說我也不知道那些方子。」金玉娘心裡有些不舒服。

「但你說的,她現在是你過繼的女兒,你的鋪子給她是應該的,她的方子給你,不也是應該的?」白淑敏揚起下巴說道。

金玉娘忍住脾氣,「那我為什麼要把我女兒的方子給你呢?」

白淑敏聞言,難以置信的看著她,「我可是……可是你親外甥女!」

「外甥女也比不過女兒吧?」金玉娘心裡有火,故意的說道。

「你真的這麼認為?」白淑敏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像是受到了奇恥大辱一般瞪著她。

「淑敏,美人香的方子和我無關,我也不能跟梨子要這些方子,你要是缺銀子,我可以給你,我還可以給你收羅其他的好方子。」金玉娘盡量讓自己不要衝動,孩子還小,不懂事,她也能教。

「不用你假好心!」白淑敏現在不確定,美人香那些方子是不是真的是金玉娘收羅來給金梨的了!

金玉娘現在對她的態度,還有剛剛對她說的這些話,白淑敏心冷如冰,她不會原諒她!

白淑敏氣沖沖的離開了金宅,回到了白府。

白淑敏回到房裡后,把自己關在房裡,撲在床上狠狠的哭了一通!

金玉娘明明知道她才是她的親生女兒!

她寧願金玉娘過繼的是兒子!

金玉娘明明有女兒,還要去過繼女兒!

金玉娘過繼了女兒,有了女兒,那她呢?

現在金玉娘還為了那個假女兒那麼說她!

白淑敏哭的越來越厲害,她恨死她們了!恨死她們了!

寒香聽到屋內的哭聲,有些擔心。

凝香去找了夫人。

金媚娘聽凝香說了一遍白淑敏去找金玉娘的情況。

「那些美人香的方子真的是金梨的?」金媚娘用過了美人香的常敷面脂,知道是好東西。

「玉夫人是這麼跟小姐說的,但是小姐好像不太相信,畢竟金小姐的出生……也不太像是能拿出這麼多方子的人。」凝香說道。

沒一會,金玉娘就被叫到了白府上。

「知道我找你是因為什麼吧?」金媚娘埋怨的看著她。

「因為淑敏的事情?」金玉娘不用想也知道是白淑敏告了狀。

「你和她的關係不是一直很好嗎?你怎麼惹她氣的這麼狠?她從你那回來后,就哭了好久!」金媚娘怨怪道。

「因為我沒有給她美人香的方子。」金玉娘直接說道。

「美人香真的是你那個便宜女兒的?」金媚娘心裡有了幾分不滿,最近她這個妹妹可沒有給她送美人香的東西來。

尤其是這個美人香,還是金梨的東西。

「對,也算是她的奇遇吧!認識了這方面的大家,教了她一些東西。」金梨是這麼跟她說的,她也這麼跟她姐說。

「她現在是你女兒,她的東西……」

「我過繼她不是貪圖她的方子,她的方子是她自己的,不是我的。」金玉娘打斷她的話,說道。

「可淑敏那……你怎麼辦?不然隨便給她幾個方子?總好過一個都不給,這樣她不得怨你啊?」金媚娘無奈的說道。

「怨我也沒有用,菜譜,我有,但這些方子,我沒有,我可以幫她找其他方子,但是美人香不行!」這是金玉娘的底線。

「你怎麼就這麼固執!難道淑敏在心裡還比不得一個假女兒?」金媚娘指責道。

金玉娘知道她的意思,正好她也要問,「淑敏是不是知道她是我女兒?」

「不可能。」金媚娘肯定的說道。

「她跟你說了什麼?」金媚娘問她。

「沒有,但是我總覺得她好像知道什麼。」金玉娘敏感的說道。

「不會的,你想多了。」金媚娘篤定的說道。

金玉娘見她這麼肯定,也就把這個想法給放下了。

「方子的事情,我就不說了,這美人香既然是你女兒做出來的,你怎麼沒給我和母親送來?」金媚娘不滿的說道。

「東西太少了,我自己都不夠用,回頭我給你送些過來。」金玉娘說道。

「東西少?讓她多做些不就行了?」金媚娘心裡還是不滿,語氣也不怎麼好。

「這些東西原材料有限,想做多也沒辦法,不然她會有錢不賺嗎?這個月才開門三天,就賣光了!連我想用,都沒有!」金玉娘無奈道。

金媚娘聞言,「你是她娘,再怎麼少,也不會少了你的份吧?」

「是沒少,但我不是拿去送人了嗎?」金玉娘半真半假的說道。

「好你一個玉娘,你拿去送人,也不送來給我和母親用?」金媚娘嗔道。

「我拿給玉家了。」金玉娘說道。

金媚娘臉色微變。

金梨從明願口中知道白淑敏來找金玉娘,又氣沖沖的走了的事情。

明願有些擔心,這位白小姐不會先讓夫人來搶小姐的美人香方子吧?

「不會吧?」金桃皺眉道。

「以前小姐和白小姐之間的事情,夫人都向著白小姐,雖然補償了小姐,但到底還是小姐受了委屈!」明願說道。

「而且白小姐能搶小姐的鋪子,怎麼會想不到搶小姐的方子?」明願對這個總是欺負小姐的白淑敏深惡痛絕,不惜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她。

當然,明願也沒有猜錯,白淑敏這個不要臉的,真是去跟金玉娘要方子了!

「那怎麼辦?」金桃慌了。

「要是夫人再讓你把方子給白小姐怎麼辦?」明願也著急的很,不管白小姐是不是會這麼做,她們肯定要做好準備。

「那就看她拿什麼來換了。」金梨說道。

「如果拿她的十香樓來換,方子給了也就給了!」金梨面上還有幾分笑意,但眼底一片冰冷。

如果金玉娘真打算惦記她的方子,她就得想法子解除過繼的關係。

或者她不要十香樓,用美人香的方子換個自由身也好。

美人香的方子對她來說,一文不值!在大雪的覆蓋下,整個天地間都彷彿陷入了沉寂之中。

神劍山莊,小樓中。

蕭凡依然閉幕盤膝修鍊著,體內的內勁不斷的匯聚,相撞,然後形成獨特的劍氣力量。

時間很緊迫,在炎黃會查到華老等人被關押的地點后,他們就得趕緊行動,所以,留給蕭凡的時間不多了。

在小樓大廳中,看着臉色陰沉離去的兩個中年人,劉寡婦忍不住低聲說道:「就這麼讓人家觀滾蛋,是不是不太好?」

柳毅山聞言嗤笑,說……

《重生魔尊歸來》第二百一十章:戰書!「您好,是劉廣梅同志吧,我是易柔靜,這是我三哥易偉良。」易柔靜站在門外,身後跟着易偉良,易偉良手裏拎着一個綠色網兜,裏面放了不少好東西,奶粉、麥乳精、奶糖。

「你,你們好。」劉廣梅確定沒見過兩人,不然長得這麼好看的姑娘她哪可能見過後會忘記的。

「您可能不知道我們,不過萬塘生

《穿書後我開啟女主劇本》第165章黃曉寶的變化 葉修心運足了靈氣,周開國的右手曾經悄悄揚起,他們曾經做好了籌備,現場的治安員們臉上也顯露了重要而又衝動的心情,只有李家棟從山道口分開,他們就能夠將他透徹合圍,來一個勝券在握。

終於,李家棟大吼一聲:「葉秋,你這個牲口,我要殺了你!」

什麼主角的套路,什麼腳本的走向,通通都被他拋諸腦後,他如今就想要跟葉秋拼個魚死網破,就算是同歸於盡,也在所不吝!就在他鼓足了魔氣,籌備朝着葉秋殺以前的時辰,突然他的動作猛地一滯,停了下來。

葉秋臉上的笑臉僵住了,葉修心的周身靈氣也是一頓,周開國和一眾治安也都停住了,這是什麼狀況?只見底本毫無理智的李家棟眼中彷彿復原了些許明朗,他猛地回頭看向了馬路的另一頭,鼻翼劇烈地抽動了起來,「這個味道,這個味道、是……薇薇!」

「這是薇薇的味道,她過來了!」

李家棟自言自語,恐懼猙獰的臉上驀地多了一絲柔情,看着只叫人……噁心!他人怎樣想的,葉秋不曉得,歸正他是受不明晰,原本都那麼丑了,他曾經有些承受不可以了,沒想到他還顯露這麼滲人的眼光,葉秋登時頭皮發麻。

此時,在李家棟看去的目標,五百米開外,有一輛防暴坦克車,正在向現場趕來的路上,而夏薇薇正坐在車內,身邊有幾位荷槍實彈的女治安官着她的平安。

此時的夏薇薇看起來有些模模糊糊糊的,身上套著一件顯著不稱身的防護服,頭頂上還帶着一個看起來相稱牢固的鋼盔,固然,鋼盔也是太大了。

這一身配備穿身上,搞得夏薇薇跟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似的。

這也是沒方法的事件,夏薇薇的身體太嬌小了,就算是局子裏最小號的防護套裝,也要比她大上幾號,然而如今狀況危殆,也沒偶然間給她獨特定製一套,因而也只可能湊合湊合。

儘管看起來有些搞笑,然而防護才能一定是杠杠的,就算李家棟獸大發,想要一巴掌將夏薇薇拍死……額,就算是穿上這一身配備,李家棟真想要弄死她,仍舊是一巴掌的事件。

不外,穿上這身衣服,至少能夠讓看起來顯得對照平安一些,可能起到心思作用。

夏薇薇到如今都另有些懵懵懂懂的,她剛才坐計程車回到小區樓下,就聽到周邊笛聲高文,而後她都數不分明有若干輛治安車,從她眼前開過,把她嚇了一跳。

緊接着有一輛車停在她眼前,下來了幾分看起來就很有平安感的女治安官,向她出示了身份證件,心愿她可能幫助殺青抓捕舉動,指標便是誰人猖獗尋求她的精神病。

一聽是為了抓誰人精神病,夏薇薇沒有猶疑多久,就一口願意了下來。

那精神病從都城一起追着她來到這裏,讓夏薇薇曾經不勝其擾了。

在都城的時辰,他的猖獗尋求,曾經讓夏薇薇成為燕京大學的笑話,和不受歡送人物,使得夏薇薇在都城是透徹待不下去了,只可能興沖沖地跑回長旗。

原本認為事件曾經下場了,她也請託了這個精神病的糾紛,沒想到對方還不鐵心,如許都不願放過她,夏薇薇決議,照舊連忙將他送到牢裏,承受構造之愛的教誨去!然而,等夏薇薇急急巴巴忙地上了坦克車之後,她發明本人想得太簡約了。

女治安同道們最先給她闡明本次舉動的具體狀況,這是葉修心交接的。

他們究竟是人民衛士,是珍愛人民平安的存在,稀里糊塗地讓大眾墮入風險,這種事件他們可做不出來,至少要讓夏薇薇曉得有多風險,如許的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