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聞言,少女倔強不下去了,順著裴延秀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一片清幽裊裊的荷塘在那,粉色的花瓣搖曳在水中,荷葉蒼翠欲滴,兩者相映成趣,自是一番風味……

2022-01-20By 0 Comments

更甚的是,從這座矮牆向外看,有一坊市,名叫長樂坊,盛產酒。

令月看著那坊市裡的肆意喧鬧,跟她自小長大的永安宮的嚴謹規矩完全不同,心下覺得新奇極了。

「誒?那坊市裡還有個大石碑,上面刻了什麼……長安酒肆!怨不得我總是聞到一股淡淡的酒香味……」

「殿下有所不知,那長樂坊善制酒,其中有一種極為受娘子們喜歡的,叫黃桂稠酒。此酒是用糯米製做的一種甜酒,粘稠如漿,再配上黃桂,不僅色白如玉,汁稠醇香,而且綿甜適口,頗受京中娘子青睞……」

趁著少女沒注意,裴延秀不動聲色的往那邊挪了挪,又說了些勾她興趣的話。

令月有些意動,想著下次四哥出去讓他去買一些,讓自己好好嘗一嘗,這樣想罷,她回了神,瞄了瞄身旁的裴延秀,感覺到一絲不對勁,方才那廝好像離她沒有那麼近……

但現下有更重要的事,這些她也不想計較了!

「我不與你多說了,裴小郎君沒忘記今日我是為何而來吧?現在我來了,也上了牆,可以告訴我了嗎?」

令月的突然正色似乎也帶動了裴延秀的情緒,收起了恣意的情態……

「昨夜我大哥來信,信中言清河崔氏要在端午過後向趙郡李氏的五娘子提親,以結姻親,修兩族睦好,所以,我想問問殿下,清河公主是怎麼跟崔家大郎報的姓名,是不是……李家五娘?」

裴延秀語氣輕快無比,但其中蘊含的意思卻讓令月的心臟怦怦直跳,李家五娘……難道是……

「你什麼意思?」

令月聲音不自覺的低了低,心中隱隱有個石破天驚的念頭,彷彿真相快要浮於水面般,引人遐想萬千。

「我懷疑……」

裴延秀神秘兮兮的靠了過來,直接將頭伸到了荷葉下面,將兩人距離縮到了最小,小到連兩人的吐息都互相交織了在了一起……

「懷疑什麼?」令月追問。

見少女對他的靠近沒有明顯的排斥和拒絕,裴延秀心中落下一塊大石,唇角微動。

「我懷疑崔氏鬧了個大烏龍,把趙郡李氏錯認成了清河公主,才會出現這種前後矛盾的行為,你說是不是?」

「若真是這樣,那……」

想到那種可能,令月彷彿看到了希望,眸子愈來愈亮,其中盛滿了興奮之色。

「若真是那樣,只要解開誤會,崔氏定然會登門致歉,屆時,天家和崔氏此婚必成!」

裴延秀替令月說完了她沒有說完的話,篤定的語氣彷彿已經穩操勝券般。

「不對!你大哥怎麼會知道崔氏的事,還告訴你?」

腦筋一轉,突然想起了一處不對勁的地方,立即就發問了。

「崔家大郎君有位關係親近的族弟在我大哥手下任職,想知道這些事稍作打聽即可,有什麼奇怪的。」

裴延秀頗為得意的昂起了頭,慢悠悠解釋道。

「哦……」

令月淡淡的哦了一聲,算是回應了他的話,但下一刻又想起了什麼,緊張道:「大事不妙了!」

少女猛然的一抬頭差點將荷葉蹭下牆去,多虧裴延秀及時的抬高了些,才幸免於難。

「殿下又是怎麼了?」

被令月的一驚一乍給鬧的有些吃不消,裴延秀聲音拔高了些,蹙著眉頭看著她。

怎麼說令月也是個女孩子,對外來的情緒變化是相當敏感的,在令月看來,裴延秀此時蹙著眉頭的模樣,分明有些不耐煩……

怎麼?這就開始不喜自己了嗎?呵……大豬蹄子!

「你居然凶我!」

少女氣鼓鼓的,臉色有些不好,屁股挪了挪,一下子退出了荷葉籠罩的範圍內,一臉受傷的看著裴延秀……

見少女竟然跟他拉開了距離,還說了那些話,裴延秀大驚失色,心中如同有巨浪翻滾。

這小嬌嬌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我、我什麼時候凶你了?」裴延秀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在剛剛,你嗓門拔高了,你還皺眉看我,這難道不是在凶我嗎!」

令月見他還不承認,心中又竄起了一團火,振振有詞道。

裴延秀有些苦笑不得,看來是得控制一下自己了,剛剛自己怕是被這暑氣激的有些來火,一個沒控制住便露了點兇相,才叫這小嬌嬌看見乃至誤會了……

「殿下莫氣,方才是臣失禮了,臣並不是對殿下的,而是被周圍蟬聲擾的心煩,故才在殿下這裡失儀,若殿下不虞,臣任憑殿下發落,如何?」

裴延秀嘆了口氣的同時自己又往令月那裡挪了挪,將荷葉撐在她上方,嘴角含著一絲寵溺的輕笑,耐心解釋道。

「真的?」

「千正萬確!」

「任憑我處罰嗎?」

「任憑殿下……處罰!」

兩人來回說了幾句,令月心下又不是那麼生氣了,竟然下意識的覺得他很誠懇!

「算了,處罰就算了,在這牆上坐著,還不知道受罰的是誰呢……」

前半句還是正常的,後半句則變成了令月自己的嘟囔,她索性一把拿過了裴延秀手中的荷葉,將它據為己有,得意洋洋的看著裴延秀。

裴延秀看著手中空空如也的掌心,心中好笑,覺得少女得意的模樣也是嬌憨可愛的很。

「關於清河公主和崔氏,我敢料定,不出兩日,崔家大郎君就會親自進宮面聖,屆時殿下只需在靜候,就能驗證臣的話……」

「你為什麼這麼篤定?是不是你……做了什麼?」

令月有些不確定,最終猶猶豫豫的問了出來。

「你猜……」

裴延秀又是對她粲然一笑,眉眼艷極,瞬間擾亂了她的思緒。 「你利用那場火災,將自己整容成原來大太太的樣子,就是想得到這座城堡中的寶藏,我的對嗎?下落不明的前女管家西川暌美小姐?」

一邊走過去,李子禮一邊定定地看着那位「大太太」。

聞言。

「大太太」眼中露出駭然之色,一句話驚呼而出,「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雪莉心中閃過一絲瞭然。

之前她還懷疑有人利用那場大火,跟某人掉了包,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而在這時,「大太太」又繼續說道:

「莫非你是看到密道里的那具屍體知道的?」

「呵呵,就算沒有看到那具屍體,我也可以知道你是個冒牌貨。」

李子禮淡然的說道。

恩?

西川暌美疑惑的看向了他。

看到她的疑惑的目光,李子禮淡笑一聲,說道:

「過去十年來都一直住在這個城堡里,連一次旅行都沒有去過的大太太,是絕對不可能注意到6年前出入境管理局,將護照大小改變這件事情的。」

「不過,沒想到你竟然為了這張臉,不惜好幾次到國外去進行昂貴的維護工作。」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去死吧!」

西川暌美先是震驚,而後整張臉扭曲變形,眸中閃爍凶厲之色。

只見她舉起手裏的棍子便朝着李子禮砸過去。

「小心!」

見狀。

雪莉、步美兩人忍不住失聲驚呼。

然而。

李子禮只淡然一笑,他壓根沒把這個老太太放在眼裏。

別說她是個瘦弱的女人。

即便是個超級壯漢,也不會是體質極高的李子禮的對手。

只見她揮着棍子從頭上打下來時。

李子禮微微抬手。

剎那間穩穩噹噹的將棍子抓在了手裏。

隨後在對方神色大變之間,一腳將她提飛了出去。

她倒飛了2米,方才重重地砸在地上,嘴鼻都在流血。

然後。

她無論如何也無法爬起來。

在地上痛苦哀嚎。

這看的雪莉兩人目瞪口呆。

她們萬萬沒想到李子禮這麼厲害。

雖然西川是女的,但李子禮卻將她踢飛出去那麼遠。

這力氣有點嚇人。

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回過神來的雪莉怪異的看了李子禮一眼。

暗想,真沒看出來,這傢伙還這麼厲害。

而這個時候,李子禮已經將地上的西川暌美提了起來,看着她一笑,「忘了告訴你,我還是警察。」

「所以,你被捕了。」

聞言。

西川暌美低着頭,面死如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