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聯防隊員們的熱情和內心積攢的怒火爆發出來,舉着酒杯、酒瓶、羊肉串高聲喊着,惹得周圍路人紛紛側目。

2021-02-02By 0 Comments

“楊峯是誰?看樣子不是個好東西,不然不會這麼多人讓他滾蛋……”


周所長苦笑着看着管兵,這小子,幫自己解圍也不能用這個方式啊,這不更讓自己下不來臺了麼……

管兵想了一下,衝周所長招了招手,周所長側着身低下頭,管兵趴在他耳朵邊輕聲說道:

“你想讓楊峯滾蛋麼?”

周所長聽到這句話眼睛一亮,使勁點了點頭。

“那就大聲喊出來。”管兵又說道。

周所長差點摔倒在地……這都哪跟哪啊……自己是想讓楊峯滾蛋,但是人家老爹是琴島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口的一把手,自己算老幾啊,讓他兒子滾蛋就滾蛋?自己不滾蛋就不錯了。

管兵見周所長沒反應,皺了皺眉頭,看來這老傢伙被消磨了不少火氣啊,難道真是越老越求穩?

“做男人要有火性。”管兵又說道。

這跟火性有關係麼,還有一年多就退休了,我可不想連退休金都拿不到。

“你出頭,我辦事。”管兵感覺自己的耐心都快沒了。

周所長盯着管兵的眼睛看了看,從管兵的眼睛中看到了信心,咬了咬牙,心想大不了跟老婆回老家,那個江南水鄉比這裏環境好多了。自己戎馬一生一輩子風光無限,到最後怎麼能讓幾個蛇鼠之輩給壞了名聲拖了後腿。

管兵從周所長眼中看到了一種魚死網破的決心,知道這小老兒動心了。

“讓楊峯滾蛋!”周所長終於也跟着喊了起來。

周所長的加入更加調動起了大傢伙的熱情,呼聲更高了。

終於,人們從興奮中清醒過來,不再大喊,都盯着周所長,想從他那裏得到個準話。

周所長苦笑着看着管兵,這傢伙現在正在低頭狂吃海喝,連頭都不擡,起碼也給自己個信號,給自己點信心也好啊。難道這傢伙剛纔只是在蠱惑自己讓自己上當麼?現在的年輕人啊,咋就越來越不厚道了呢?

周所長硬着頭皮在八十多雙眼睛的注視下緩慢的說道:

“我知道大家對領導隊伍裏面的某些同志意見很大,大家要相信組織……”

“切~”管兵沒想到周所長竟然打起了官腔,說起了沒用的話,出言打斷了周所長,大聲說道:

“你就說到底能不能讓楊峯滾蛋吧。”管兵用所有人都能聽見的聲音問道,目光緊緊的盯着周所長。

周所長終於看到了管兵的目光,和他對視着,此刻兩人眼神傳遞着千言萬語……

終於,管兵輕輕點了點頭,周所長鼓足勇氣大聲喊道:“讓楊峯滾蛋。”

“同意的舉手~!”管兵蹭的站了起來高高的舉起了自己的手。

“唰~”四十多隻手齊刷刷的舉了起來,手裏還攥着酒瓶、酒杯或者是羊肉串…… “唉~”周所長苦着臉坐下了,怎麼想怎麼覺得這是一次有組織的、有預謀的活動,自己怎麼就老糊塗上了這小子的當呢。

這小子咋就這麼好人緣,剛來不到半天就敢拉着三個聯防隊員一起忽悠自己。不但騙自己請他們吃飯,還逼着自己表了態,好久沒遇到過這麼強勢的年輕人了。

唉~不是自己不小心,是現在的人不厚道啊。

管兵笑呵呵的坐下,主動敬了周所長一杯,說道:“周所長,有沒有找到一點年輕時的感覺?很久沒有這麼激情過了吧。”


周所長乾了杯中酒放下杯子,指着管兵點着手指說道:“你呀你,你是在逼我呀。”

管兵笑了笑,說道:“人的潛力都是逼出來的,薑是老的辣,逼逼你出點辣薑汁再發揮點餘熱。”

“唉~你以爲我老糊塗了?所裏每一個人對他的不滿我都看在眼裏。不得不承認老了,要是退回去十年,不用你逼,我自己就跑到楊德彪面前罵娘了,現在……”周所長擺了擺手,一副老將不提當年勇的表情。

管兵笑了笑,問曹偉道:“楊峯是聯防大隊長,那你是什麼隊長?”

“小隊長。”曹偉低下頭說道。

“咋還低下頭了?”管兵問道。

“每次人家這麼問我就感覺自己跟鬼子小隊長樣的。”曹偉還是沒擡頭。

“咋這麼想呢?”

“因爲楊峯吃人不吐骨頭,收禮、罰款、要好處就跟當年鬼子進村一樣來者不拒有啥要啥,所以大家都叫他鬼子。”曹偉一臉憋屈的樣子。

“一共幾個小隊長?他們都跟你一樣恨楊峯麼?”管兵問道。

“加我一共三個,一個夜班一個白班一箇中班。聯防隊的人沒有不恨楊峯的,誰都恨不得能咬他兩口。”曹偉說道。

“哦,那倆呢?把那倆隊長叫過來。”管兵說道。

曹偉起身吆喝了一聲,不遠處站起一個大漢走過來大咧咧的坐下,然後曹偉又掏出手機給夜班的隊長打了電話,反正這裏離派出所不遠,一會就到。

不到五分鐘,一個騎着電動車的聯防便來了,正是第三個小隊長。

“周所長,曹哥啥事?”來人也是個身體魁梧的大漢,衝另一個隊長點了點頭打過招呼,疑惑的看了管兵兩眼。

“坐坐坐,隨便吃點,酒就別喝了。”周所長和藹可親的招呼道。

“這位是管兵……”曹偉看了看管兵,不知道該如何介紹,雖然楊峯說讓他跟着自己,可看他今天的表現和周所長對他的態度,這個人顯然不是一般人。

“我是今天剛來的聯防隊員管兵,幸會幸會。”管兵主動伸出手握着那人的手晃了晃。

“這位是二隊的隊長**,這位是三隊的隊長管洪旭。”曹偉給管兵介紹兩人。

“大家都是男人,咱就有話直說。大家感覺楊峯怎麼樣?”管兵問道。

“草他媽的,我要是他爸當年非把他重新塞回他媽肚子裏去。”最後來的二隊隊長**一臉氣憤的說道,顯然他並不知道剛纔激動人心的一幕。

“恩,那好,看來大家對他全都恨之入骨。如果現在有人能讓他滾蛋,你們敢不敢對付他?”管兵盯着三人問道。

“有什麼不敢的,真要能讓他滾蛋那還怕他幹蛋。”

“就是,誰要能把他弄走我天天請他喝酒。”

“沒錯,算我一份。”

管兵盯着周所長嘿嘿直笑……

周所長看到管兵盯着自己就心裏發毛,冷汗冒了出來,這纔多大會,我都讓你算計多少回了?你咋就盯上我老頭子了呢?雖然我長得比較面善,和藹可親,可也不能總衝我招呼吧。

“周所長,如果我能抓住楊輝的把柄,你敢不敢衝他喊剛纔那句話?”管兵盯着周所長問道。

“呼~”周所長鬆了一口氣,原來不是讓我自己出頭。

“你要是真能抓到楊輝的切實把柄,我就敢喊剛纔那句話。”周佳挺直了身體,大義凌然的說道。

這小子要是真能抓到他切實的把柄,那我還怕啥。

“其實我也知道,楊輝那小子的把柄多如牛毛,只是一直沒人敢觸他的眉頭罷了。如果你真能把他搞掉,那麼他空出來的位子我拼了老命也會給你爭取一下,讓你做聯防大隊長。”周所長拍了拍管兵的肩膀說道,這個蛋糕夠有誘惑力吧。

“周所長不厚道啊,明知道我現在根本就不是體制中的人,聯防大隊長的位置就是輪八輩子也輪不到我頭上吧。”管兵翻着白眼說道,老傢伙許空願啊,虧着自己還這麼爲他着想,幫他出去一個心腹大患。

“呃~哈哈哈哈~這點我倒是疏忽了,不過沒關係,辦法總會有的,只要你想去做就一定會找到辦法。”周所長拍了拍管兵的肩膀說。

這話怎麼聽着這麼耳熟,明明是管兵下午剛剛跟曹偉他們說過的話。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五個人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商討着如何將楊峯搞定,淨化市北區派出所的風氣。周所長絲毫沒有正在參與陰謀的覺悟,堂堂派出所所長也撅着屁股抻着頭和四個年輕人一起出謀劃策。

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大家才酒足飯飽,意猶未盡的揮手道別,周所長付出了將近三千塊的帶價,不過想到馬上楊峯就要倒黴了,臉上還是樂開了花。

“走小管,今晚去我家睡,你要是不去那就是看不起我。”周所長嚴肅的說道。

“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不過你跟嫂子可要準備好防毒面具,我這在部隊練出來的毒腳神功可不是一般人能接下的。”管兵笑呵呵的說道,雖然喝了很多酒但是臉都沒紅,爲了兄弟們高興當然要陪着喝,不過喝進去後管兵便悄悄的把酒逼出體外,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到他坐過的位置下面的地面全都溼淋淋的。

周所長抓着管兵的一隻手生怕他跑嘍,晃晃悠悠的向前走着說道:“沒關係,你周哥當年也當過兵,也練過毒腳神功,你嫂子早就免疫了。”

周所長喝的差不多了,管兵只好攔了輛出租把周所長塞進去,然後自己也坐了進去,晃了晃周所長問道:“周所長,咱們往哪走啊?”

“龍城御苑。”出租車疾馳而去。

周所長雖然喝的暈暈乎乎,但是腦子還算清醒,掏出電話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說一會要帶人回家住,讓老婆把客房收拾一下。


不一會車到了龍城御苑,在周所長的指引下管兵攙扶着他來到了一棟樓的701戶門口敲了敲門。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大媽開了門,笑眯眯的衝管兵點點頭,攙過滿臉通紅的周所長,招呼着管兵進門。

管兵進了門,發現人家家裏鋪的木地板一塵不染,門口一塊大地毯上放了幾雙鞋,男士、女士、平底、高跟鞋都有,還有幾雙拖鞋。想了想自己的臭腳,管兵果斷的關上了門然後彎腰抓起地上的一雙大號拖鞋推開了大門口旁邊一扇明顯是衛生間的門想先去把腳洗一下。

管兵沒有推錯門,衛生間裏霧氣騰騰,一具雪白的胴體在霧氣中若隱若現…… 管兵看着霧氣中那具雪白的胴體,那人正背對着自己,雙手在頭上揉着自己的頭髮,豐富的泡沫包裹着頭髮沙沙作響,雪白的脊背看上去無比光滑柔順,在腰部突然收縮不堪盈盈一握,豐滿挺翹的臀部圓潤細膩,一看就非常有彈性,筆直修長的腿緊緊並在一起嚴絲合縫,腳踝處纖細嬌嫩,一雙秀腳輪廓分明、外型修長、線條流暢、色澤柔嫩、腳趾有序,讓人忍不住要上去摸一摸……

“不知道正面什麼樣子,看背影就知道是個美女。”管兵嚥了口唾沫盯着那雙纖細修長的手搓揉着被泡沫包裹的秀髮,期待着那人驚豔的轉身。

也許是聽到開門的聲音,也許是心裏有所感應,眼前的女子竟然真的轉過了身,不過卻並不像管兵那樣是驚豔的轉身。

頭上的泡沫太豐富了,順着額頭流下擋住了眼睛,女子正蹙着精緻的小鼻子,微撅着小巧的嘴巴,一看這樣就知道是被泡沫殺到了眼睛。


不過也證實了管兵的猜測,光是面部的下半部分就能看出這個女子非常漂亮。

美女完全轉過了身,正面也被管兵一覽無餘。

光潔的腋窩,修長白皙的脖子再往下是兩座觸目驚心的巨峯,兩點嫣紅分外惹眼,平坦的小腹,小巧的肚臍眼,再往下是……

“咦~?沒有毛?”管兵瞪大了眼睛,心裏奇怪道。

女子張開嘴說道:“舅媽?是你麼?”

管兵趕緊悄悄退出衛生間帶上了門,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裏屋,幸好沒人發現。不過聽聲音有點耳熟,似乎在哪聽過。

管兵站在門口想脫鞋還不太好意思,直接進去又怕弄髒一塵不染的地板,站在這裏又怕美女洗完澡出來碰到,那樣自己豈不是就漏了陷。雖然不是故意看到的,但是畢竟是佔了人家便宜,佔了便宜怎麼能傻乎乎的站在這裏等人來抓呢。

就在管兵猶豫不決的時候,剛纔的和藹可親的大媽回來了,笑眯眯的對管兵說道:“進來吧,怎麼還站在門口。”

“大媽,我腳臭,想先洗洗腳。”管兵禮貌的說道。

“呵呵,沒關係,客房裏有衛生間,進去洗吧。我家老頭子當兵的時候腳也很臭,大男人臭點纔有味道。”大媽寬慰的說道。

管兵聽着一陣惡寒,這大媽夠惡趣味啊。不過和藹可親非常慈祥,讓人心裏一暖,抵消了剛纔的惡寒。

管兵儘量翹着腳尖走進了客房,關上了門,脫了鞋襪打了好幾遍肥皂洗乾淨腳,才提着脫下來的鞋襪送到門口,想了一下,打開門把鞋襪送到了門外。

就在這時,衛生間傳出了水聲,看樣子美女在衝身子了。

“女人真麻煩,洗個澡用這麼長是時間。不過這妞的確不是凡品啊,那身材,特別是那兩座巨峯,嘖嘖嘖嘖……”管兵走進了客廳,大媽端出了水果熱情的邀請管兵吃水果。

“謝謝大媽,您是周所長的妻子吧?您看上去真年輕。”管兵說道。

“呵呵呵呵……年輕人真會說話,年輕你還能叫我大媽。”

管兵利馬慚愧的低下了頭,夸人這活自己的確不太擅長啊。

“大媽,不早了,我去睡覺了。”管兵不好意思的對周所長的妻子說道。

“恩,去吧,需要什麼就跟我說。”大媽慈祥的看着管兵進了客房關上了門。


“舅媽,誰來了?”一個美女用毛巾擦着頭髮走出了衛生間,身上裹了一條浴巾,但是依然無法阻止胸前的挺拔。

“你舅舅的同事。”大媽用同樣慈祥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外甥女。

“哦,那我回屋睡了啊。”美女擦着頭進了屋,還沒全關上門便扯下了身上的浴巾,露出了一大片雪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