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聲音落下之時,林天輕輕轉動了一下清泉劍。

2020-11-04By 0 Comments

一剎那間,清泉劍上一股靈氣盪出,這靈氣並非有着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

在肖戰國看到的一瞬間,這一股靈氣直接朝他的眼睛襲擊過去,彷彿侵入到了他的眼睛裏。

下一秒鐘,肖戰國猛然間發覺自己已經被林天給打敗了,他遠遠地飛出,身體砸落在裂縫之中,無法動彈。

肖戰國很努力想要掙扎起來,甚至不甘心地吼叫起來。

可越是掙扎,他越是裂縫裏面陷入進去,林天的強大靈氣,將他逼迫的走投無路。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肖戰國難以接受,但他手上的動作卻是慢慢放鬆下來了。

“噹啷”一聲,肖戰國鬆開了手,他手上的冰月劍落下。

這一聲,讓肖戰國猛地瞪大了眼睛。

sp;??他這才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襲來,瞬間嗎,他被轟飛了出去,嵌入了裂縫之中。

肖戰國一臉懵逼,怔怔地看着不遠處的林天。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林天撿起冰月劍,收入小葫蘆中,同時慢慢朝肖戰國走過去,道:“你中了我的幻術。”

“你怎麼可能……”

“我爲什麼不可能!在剛剛你看到那一道靈氣圈層的時候,我便使用出來了致幻。”林天長劍提起。

肖戰國看那劍尖就要朝他的的心臟位置刺過去,着急地想要揭穿林天的身份!

但,就在他張嘴的一瞬間,林天手中的長劍已經劃出。

一劍將肖戰國的脖子劃開,肖戰國剛剛喊出來一個字:“林……”

後面的那一個字,隨着他一同前往地獄!

林天也已經耗盡了全力,差點往前面摔出去,手上的清泉劍在最後時刻,插入地下,一下子撐住了。

周圍的灰塵慢慢散開,林天依稀之間聽到有腳步聲靠近,略作調整,用掉了一張隱身符。

很快,好幾個人先一步過來了,這幾個人是擔心木一的安危,想要先一步過來幫忙。

但,他們沒有看到戴面具的木一,看到的只有躺在血泊之中的肖戰國。

“這……這是木一先生做的嗎?”

“木一先生竟然這麼強,連殺兩頭四階魔獸,還收拾了肖戰國……”

越來越多人包圍過來,他們看着地上的肖戰國,一個個想起木一先生的身影,無不是肅然起敬。

雖然林天隱身坐在肖戰國的身體旁,但他能夠強烈感覺到衆人對“木一先生”的崇敬和更多的期許!

突然間,一道強勁的罡風襲來,不遠處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趕到。

正是刀曉生。

原來,刀曉生被仙嶽五俠用力一記術式,給剝離抽去,帶去了一個封禁的空間之中。

這空間獨立於地球之外,在一片灰濛濛之中。

想要離開,必須在封禁的空間裏打敗仙嶽五俠。

封禁的空間之中,阻隔了一切,刀曉生無法再召喚養着的其他魔獸,只能是靠自身實力和仙嶽五俠打一場。

這一場打到最後,刀曉生雖然重傷了龍一焱和嚴一森,破掉了他們仙嶽五俠的陣法,可他的身體也被刺傷了三劍。

破開陣法,刀曉生髮覺距離舊城池外的戰場不遠,便第一時間趕回來。

然而,他萬沒想到,會是眼前這麼一副景象。

刀曉生突然間停住,怔怔地看着地上千足獸和龍蛇獸的屍體。

“怎麼會這樣……是誰……誰殺了我的魔獸!”刀曉生怒吼而出。、

吼聲,讓整片樹林都晃動起來。

那些江湖人士也都聽到了,他們可不想得罪刀曉生,已經紛紛讓路,讓刀曉生看到肖戰國的屍體。

見到肖戰國的屍體,刀曉生瞬間所想到的是和木一先生的約定!

沒有能夠殺了肖戰國,木一先生就不可能爲他製藥。

而此事,不知道是誰,突然間大聲喊了起來:“你的兩頭魔獸和肖戰國,全都是木一殺的!”

刀曉生緊緊皺起眉頭,難以置信地轉頭。

林天不顧傷痛站了起來,看了過去。

這會兒,林天看到了在人羣后面,仙嶽派的弟子之中,有人開口。

仙嶽派的弟子很憤怒,他們感覺是被木一給耍了!

他們仙嶽五俠辛辛苦苦將刀曉生給帶走,可這最後,木一竟然不要臉地衝出來撿漏。

是的,在他們仙嶽派的眼裏,木一殺死兩頭魔獸和肖戰國

幾乎沒有耗費靈氣

在他們眼裏,木一就是輕輕鬆鬆地殺了魔獸和肖戰國,木一就是利用了他們仙嶽派。甚至,刀曉生也被利用了。

“你說什麼!”刀曉生突然間之間看向仙嶽派的人,猛地,他手上一動,一股黑色靈氣涌出!

這靈氣變成一條黑蛇,將那個喊話的人直接給捆綁住,拉拽了過來。

那個人瞬間臉都變了,嚇的慘白。

周圍更多的人退開了!

他們感覺到了刀曉生的濃厚殺氣,那是誰敢擋在他面前,他都要殺誰的殺氣!

“我再問你一次,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刀曉生原本是十分陰森可怖,這會兒聲音帶着巨大的仇恨邪惡,說出話來,簡直猶如從地獄裏出來的一般。

“我……我說的是木一他利用了我們所有人,他故意說出誰能夠殺了肖戰國就幫誰煉製丹藥,可他等到你們和肖戰國打成兩敗俱傷,還誘騙到我們仙嶽派出手,和你交戰,而他最後則出手,在這裏殺了魔獸,拿走魔晶,最後,還殺了肖戰國,將肖戰國身上的好東西給拿走!”

仙嶽派的弟子雖然恐慌,但在顫顫巍巍之中,也算是把話給說清楚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刀曉生喝道。

“……真的,自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問大家,大家都看到了!”仙嶽派的弟子哼哧着,呼吸都越來越粗重。

刀曉生立即看向衆人,衆人被他的這一個眼神嚇的直接後退掉一大步。

“你們沒有人有不同意的意見嗎?”刀曉生身上的靈氣在不斷地涌出來。

他的憤怒值在不斷地上升。

誠然,在一分鐘之前,現場大多數人都很敬佩木一先生,可這會兒,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出真相:要是沒有人去控制兩頭魔獸,那兩頭魔獸會將所有人都給殺死!

在巨大的恐慌面前,衆人,全都選擇了自保,他們全然忘了,木一先生在兩頭魔獸就要暴走的時候,殺了出來,解救了他們衆人!

城府 “好,很好,木一……好一個木一!”刀曉生一掌,將那個仙嶽派的人給轟飛了出去!

雖然仙嶽派的人說出了“事實”,但,他還是痛恨仙嶽派,要不是仙嶽派的人跟他纏鬥,要跟他爭奪,他就不會離開這裏!

只要他沒有離開這裏,木一又怎麼可能殺的了他的魔獸!

龍蛇獸和千足獸,那是他花了多少心血養大的啊!

而且,這兩頭魔獸,刀曉生可是有重用的,比如說在煉藥這一塊!

如今,卻是爲了林天做了嫁衣。

他轉頭看向肖戰國的屍體。

而後,他的眼神慢慢上移。

隱身的林天就在他眼前,正在看着他。

他們兩個人彷彿正在對視。

林天這會兒也有些緊張,要是有了動靜,被刀曉生髮覺,刀曉生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殺他!

要知道,刀曉生是“蟲王”,這傢伙最擅長的就是豢養,不知道他還養了多少玩意。

刀曉生隱約感覺到了周圍有一股有些熟悉的氣息,他正在慢慢去感知,眼看就要鎖定下來。

隱身的林天和怒氣滿滿的刀曉生彷彿劍拔弩張。

“事情不是那樣的……”這時候,靈山派當中,一個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

她是一個最弱小的女孩,但這會兒,卻有着最爲高大的身影。

衆人的視線一起看了過去。

正是靈山派最小的弟子,而且是女弟子,夏秋冬。

靈山派衆人這會兒全都一起朝夏秋冬看了過去,眼神裏都只有一句話:“你他媽瘋了嗎!”

可夏秋冬,卻依舊是,毅然決然地走了出來,直面刀曉生。 夏秋冬的直覺在告訴她,林天還在現場,林天還沒有離開。

而且,他應該就在肖戰國的屍體旁邊。

畢竟,和兩頭魔獸打完,他已經是傷痕累累,最後又殺了肖戰國,只怕此時已經連站都有些站不穩了。

極其有可能是用隱身符隱身,暫時躲藏在一旁。

刀曉生並非普通高手,以他的敏銳,說不定不用幾分鐘就會發現的了林天。

夏秋冬爲了保護林天,轉移刀曉生的注意力,故意站了出來。

“夏秋冬,你瘋了嗎!”于飛海喝了一聲。

“夏秋冬,雖然我們靈山派很需要煉藥師爲我們煉製解藥,可現在,人家可能都已經離開這了。刀曉生又處於氣頭上,你出去,就是去送死!”金山真人也咬着牙道。

唯獨銀葉真人眯起眼睛看着夏秋冬。

“木一先生和我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就不能讓朋友受冤枉。”夏秋冬十分堅持。

這一句話,讓不少人無比汗顏。

一個靈山派最弱小的女孩,竟肯爲了維護朋友之義,不畏生死!

可他們呢,口口聲聲敬重木一,想要結交木一,在看到刀曉生髮怒之後,連站出來爲刀曉生說話都不敢。

“你說!”刀曉生猛地瞪向夏秋冬,陰沉地喝道:“事情不是這樣的,那是哪樣的!”

“你的兩頭魔獸已經逐漸失控,你又不在,木一先生爲了鎮壓住他們,這纔將他們殺死!”夏秋冬走在了靈山派面前。

她是自己要爲林天說話,這屬於她的私事,不會讓師門的人跟着一起遭殃。

靈山派也沒有人擋在她前面,甚至一些人遠遠躲開,一副恨不得將她給踢踹出去的模樣。

“哼,那他爲什麼要搶走魔晶?他殺,我可以不計較,他搶走魔晶,是爲了什麼?”刀曉生的臉越來越冰冷。

“對啊,這個木一先生,什麼煉藥師,看起來就是一個無恥的傢伙!”

“名義上爲了保護我們,其實就是爲了那兩顆魔晶嘛1”

“還好我沒有相信他的鬼話,去殺肖戰國,到最後他撿漏殺了兩頭魔獸,再殺了肖戰國……呵呵,可真有意思啊!”

周圍,全都是對林天的冷嘲熱諷。

全場,除了夏秋冬,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爲林天說話。

林天沉默地看着衆人。

他曾以爲這江湖中人,應該會有不少人會知恩圖報,他原本因爲知道,這蟲王刀曉生是十惡不赦的奸人,他獵殺了兩頭魔獸,保護了衆人,奪走魔晶氣了刀曉生,所有人應該歡呼。

然而,沒有!

nbsp;??所有人都在嫉妒,嫉妒他搶走了兩顆四階魔晶!

這個江湖,不過是利益的江湖!

夏秋冬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根本說不過那麼多張嘴。

“你還有話說嗎?小丫頭!”刀曉生獲得衆人的支持,對夏秋冬步步緊逼。

夏秋冬咬了咬牙齒,聽着周圍的人都在說木一先生的不是,她越來越憤怒!

這些人,竟然如此無恥!

她怒道:“人人都怕你,所以纔會這麼說!你要是不在這裏,他們沒有人會這麼說?而且,你作惡多端,背棄師門,豢養魔獸,對江湖來說就是一個禍害,木一先生拿走魔晶,是挽救了整個江湖!”

這是大實話,是最大的真相!

兩頭魔獸留着,將來肯定會危害江湖,而如果留給刀曉生魔晶,一旦給他練成丹藥,他的實力大進,這對江湖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放屁!那都是你爲了木一找的藉口!”大江門還存活的弟子吼了出來。

他們親眼看到肖戰國被木一殺死,如今只想要報仇,根本顧不上這刀曉生之前也想要殺肖戰國。

“對,要不是這個木一挑撥離間,我們大江門和蟲王也不會有誤會!” 豪門萌寵,撿來的新娘 大江門的又一個弟子吼了起來。

有人開頭,後面馬上有人跟上,紛紛對木一冷嘲熱諷起來。

“對啊,什麼煉藥師,我看是煉屁師!根本就是十足的小人!”

“估計他都不懂怎麼煉藥,不知道哪裏偷看了煉藥的方式,在我們面前顯擺!”

許多人都覺得煉藥師木一已經離開了!

所以,他們心裏面都有一個想法,眼下,現場最強的人是刀曉生,要是不討好刀曉生,到時候刀曉生髮飆,他們都得死。

而那個木一,他反正已經離開了,雖然他有點實力,可他又沒有在現場,也聽不到是誰在中傷他,將來想要報仇也報不了。

刀曉生慢慢朝夏秋冬走了過去。

他很瘦的身影,一個非常弱小的模樣,可對於夏秋冬來說,卻是彷彿走過來了一個惡魔。

夏秋冬越來越緊張,她的呼吸都有些紊亂起來。

但,在她的眼神看向肖戰國旁邊的位置時,當她想到林天在哪裏的時候,她的心猛然間堅定起來了!

那是她這一輩子,十八年華,第一個喜歡的男人,爲了那個男人,即便是把性命交代在這裏,又何妨。

夏秋冬拔出來了長劍!

她的這個動作,讓原本正在嘲諷木一先生的現場全都安靜了下來。

林天也愣在了那裏。

林天原本正在努力

恢復,且,將現場那些對他嘲諷的人一一記住。

倒不是要報仇,這些人,林天不屑於殺他們,只是不想將來再去管這麼一些人的死活。

雖然,林佑善的方式十分偏激,但是,或許從一開始就應該讓這些人全都被炸死!

有玄靈珠的幫助,林天已經恢復了三成左右。

便在這時候,看到夏秋冬拔劍了。

“哼,小丫頭,說不過就要跟我動劍了嗎?行,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你靈山派的本事!” 此生不負你情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