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王焉聲音的所有人都發出驚呼。

  • on 2022 年 9 月 6 日
  • 11 Views

「你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他娘的……老子一個精神……念力者,竟然……竟然沒感覺出來,那……那人是個假貨。」王焉說的話斷斷續續,「他娘的,真是丟人啊。」

「你說這些做什麼了,我問你感覺怎樣啊!」李道義大喊。

「快走。」王焉輕聲低語道,「趕快走,這……是個圈套,趙惜月和青丘月,她們根本就不在聯邦大廈,我……我的朋友告訴我,她們不在!這是個,專門為咱們,準備的圈套,快走!!!」

「什麼?」

幾乎是瞬間,所有人都神色一凜。

圈套!

趙惜月和青丘月根本就不在聯邦大廈?

這……

怎麼會是這樣?

眾人茫然的朝著四周望去,就聽到虛空中圖突然傳來無數飛艇呼嘯而至的聲音,聯邦大廈的院落的四周也開始有大量的武者湧出。

幾乎是瞬息間,他們就已被圍的水泄不通。。 好在顧西樓及時的將雪似變成了飛線,飛線一頭的刀頭及時的插入地里,這才將顧西樓往回一帶,止住了繼續飛開的身影,安全的落地。

這還只是開始。

後面顧西樓不小心被業火箭傷到了才意識到這裏的可怕。

世人都懼怕紅蓮業火,而業火紅蓮里遍佈了紅蓮業火,他不比凡火,被他傷到那傷竟是極難恢復。如果在裏面找不到出去的出路,怕是磨都得被他磨死。

沒想到這魔尊竟如此看得起她,竟然捨得用這個來對付她。不過顧西樓想了想,這魔尊大概也是想用這紅蓮業火慢慢磨死她,畢竟這業火加身的感覺並不好受,他也許是想折磨折磨她,出出心裏的惡氣。

說來,她之前之所以會被擄去魔族應該還是因為千機傘的原因,要是她這次真的不小心死在了這紅蓮里,這千機傘便會落到魔族手裏。

想想她一個聖器的主人,要是真的剛和聖器契約就死了,那得是何其的窩囊。

顧西樓凝目沉思,同時右側又有一支業火箭飛了過來,她輕車熟路的翻身躲過。還順帶將自己的位置調整到了腳下那塊土地的中心。這樣可以讓她不至於在躲業火箭不小心掉入到熔岩坑中。

顧西樓契約了千機傘這麼久,一直覺得千機傘悶悶的,不似最開始見到她那般靈動跳躍,所以顧西樓遇到危險便能不用她就盡量不用她,以免打擾到她。

可現在她又不得不再次使用她了。

自從契約千機傘后,顧西樓一直感覺她的進攻不是她最強的能力,似乎她更擅長防禦。不知道這紅蓮業火的攻擊她能不能防得住。

顧西樓喚出千機傘,她銀色的傘身在這鮮紅的業火紅蓮中都被映成了紅色。

又一支業火箭飛過來,顧西樓不再停頓,千機傘嘩的一下就打開將顧西樓護在了傘下。

業火凝成的箭在到達千機傘覆蓋的範圍時,原本凝結成的實體竟忽的化開了去,而化開的業火也持續不過一瞬就完全消失了。

顧西樓沒有試過千機傘的威力究竟如何,她這樣冒險接下飛箭也只是一個大膽的嘗試。

可現在嘗試的結果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本來做好的千機傘防不住的準備都完全沒了必要。

也是,她畢竟是聖器,她的威力自然不能小覷,不然魔尊也不會那麼想要把它搶過去,那些仙修也不會因為她而願意讓顧西樓去對戰一方了。

顧西樓有些驚嘆的摸了摸傘身「我聽聞師傅的琴是最強的控制,莫塵的劍是最快速度,瞿長夜的槍是最強攻擊,你應該是最強防禦吧……」

為了測試千機傘是否真的可以防禦業火紅蓮的攻擊,顧西樓後來又用她去正面擋下過幾次業火箭,還去試了試岩漿坑噴湧出的熱浪。

那樣洶湧的熱量被千機傘一擋竟也消散了開。這下顧西樓終於完全確定有千機傘在,她在這業火紅蓮中就暫時沒有性命之虞了。

不過也只是暫時的,因為業火紅蓮在它主人手中是可以化為一般手掌大小的。

十分方便攜帶。

保不准它主人把顧西樓困進去后,又將它帶回魔界呢?

若是再一個人獨闖一次魔界,顧西樓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再幸運的逃掉。

將千機傘放在頭頂掙開,顧西樓找了塊平坦的地面坐下。她剛剛不小心被業火箭射中,正好射中她的左肩。

這業火的傷不太容易好,之前的箭和熱浪又是一波接一波的來,她都沒來得及治好她肩上的傷。只好乘着現在這個機會抓緊治一治了。

好在昆玉給過她許多的靈丹靈藥,顧西樓倒是不怕浪費這些葯。

待顧西樓將肩上的傷治好后,她又立馬站了起來投入到尋找離開辦法的實踐中。

這紅蓮將顧西樓關進來時,她明明看到了這裏的空間都是破碎的,他們原本並不是一個完整的整體,也沒有現在這麼大,可她兜兜轉轉將她到得了的所有地方都看了個遍,還是沒有找到哪怕一點點的分裂的痕迹。

從裏面看,它完完全全就是完完整整的一塊,毫無破綻。

可顧西樓總覺得再等下去,早晚得出事。她想她既然找不到裂縫,那她就只得自己劈一個出來了。

千機傘撐在頭頂,顧西樓又喚出了雪似。同體雪白的雪似在這紅蓮中也被映成了紅色。他的紅色不似千機傘映出的紅色那般清傲,多了幾分溫暖和朝氣。就像,清早新出的一溫暖的陽光一樣。

顧西樓湊近雪似低低說了句「我今天也給你起個新名字,以後,我就叫你旭陽吧。」

旭陽,旭陽,旭日的陽光,跳躍溫暖……

雪似的笛身微微動了動,顧西樓將他橫在了嘴前,現在就讓她來試試以她現在這個實力能不能強破開這紅蓮。

冉冉的笛音從雪似中傳出來。千機傘後來已變成了自發防禦紅蓮業火的攻擊,所以顧西樓的全副法力都灌入了雪似中,可那牆壁依然是固若磐石,紋絲未動。

顧西樓已經羽化為仙,使出全副法力卻破不開這紅蓮,這使顧西樓急切的同時不免帶了幾分惱怒。

欺人太甚,氣人太甚!

顧西樓原本見千機傘這麼輕易就擋下了紅蓮業火,還以為所謂的紅蓮業火也不過爾爾。卻沒想到沒有千機傘相助,她根本奈何不了這紅蓮。

眼看雪似在顧西樓手中來回跑攻擊過了好幾次,而顧西樓的身上也出了一身的大汗,顧西樓終是無奈的將雪似收了回去。

她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千機傘,看來只有用她來試試了。

千機傘是最強防禦,她應付下紅蓮業火還算正常,可防禦力不代表攻擊力,顧西樓不知道用千機傘來破開紅蓮能否可行。

只是用千機傘來攻擊紅蓮,她便無法再對顧西樓進行保護,顧西樓必將再次暴露在紅蓮業火箭下。

顧西樓重重的握了握拳,管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那些箭致命的話她就躲開,不致命的話她就先受一受,事後再給自己療療傷就行了。

顧西樓抬手握住千機傘的傘柄,黃色的光自她手裏輸送向了千機傘。顧西樓握住手中的千機傘將她用力的往前一指。千機傘裹挾著高於雪似的力量直打向了紅蓮內部的牆壁。

這一次隔了一小會顧西樓就聽到了她剛才擊打的地方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

這聲音卻不是由裏面傳來的,而是從紅蓮的外面傳了進來。

顧西樓趕緊握住千機傘又將她變成了防禦的狀態。

何人前來,是敵是友尚不可知,還是小心為妙。

。 褚臨沉說完這話,不屑於再多看王藝琳一眼,邁著長腿大步離開。

王藝琳頓時難堪的漲紅了臉,杵在原地不能動彈。

偏偏她爸還不滿地說道:「你明知道他不可能原諒咱們,還跟他說這些話做什麼?不是自取其辱么。」

王藝琳咬了咬牙,轉頭冷冷說道:「我不這麼說,難不成還告訴他我們是來鬧事毀約的?」

王振華頓時啞口無言,他咳了一聲,轉開話題,「別說這個了,咱們還是想想,怎麼把錢拿回來吧,不過我估計,是拿不回來了……」

聽到這話,王藝琳重新被拉回殘酷的現實……她,馬上就要變成破落戶了!

她不甘心地擰著眉,低聲喃喃:「一定還有辦法,就算拿不回錢來,我也絕對不要過回以前的苦日子!」

……

衛何跟著褚臨沉,朝會議室走去。

「褚少,看來王家現在是悔青了腸子,才會大清早的跑來跟您道歉。」

褚臨沉面無表情,深邃的眸子里掠過一抹暗色,冷哼道:「我看未必!」

記住網址et

衛何不禁有些疑惑,想了想,反應過來:「不是為了道歉,難道是為了——」

「嗯?」褚臨沉側眸看了他一眼。

衛何便把前幾天王家父女趁著褚氏遭到其他家族聯合打壓,產品被瘋狂壓價的時候,跑來採購了褚氏積壓在庫房的一批器械的事情告訴了他。

「貨是他們自己定的,多半是發現買回去后難以出手,又想毀約了。」

如今衛何把王藝琳父女的真面目看得透透的,不屑地說道。

褚臨沉沒有說什麼,眼中卻越發冷漠和厭惡。

他當初怎麼會看上了這個女人?

明明最開始兩人相識的時候,她奮不顧身地救他,那麼勇敢、善良、甜美……讓他忍不住怦然心動。

而不知何時,金錢和虛榮,徹底腐蝕了她!

褚臨沉不再去想王藝琳的事情,神色漠然地走進會議室。

會議結束之後。

他吩咐道:「衛何,你去一趟醫院,褚雲希要是醒了,把我媽的決定跟她說一聲,順便提醒她,接下來不要再惹什麼麻煩,安分地等著嫁進陳家!否則,我不會像這次一樣輕饒了她。」

「是。」衛何應了一聲,轉身而去。

褚臨沉這才緩緩離開椅子,抬起眼皮看了眼落地窗外,早上九點的太陽,朝氣蓬勃。

看著朝陽,他臉上因為熬夜過度的那絲憊色,瞬間消散,只是胃部隱隱傳來的不適,提醒著他,該去吃點東西了。

新的一天伊始,褚臨沉「復活」的消息快速傳了出去,成為今天的頭版熱聞。

原本沉浸在打壓褚氏中,忙得不亦樂乎的那些企業勢力,聽到消息的時候都懵逼了。

但褚氏不會給他們反悔的機會,很快,這些企業就紛紛收到了來自褚家的「回饋」。

這一次,它們要麼把自己作死了,要麼元氣大傷,從此以後縮起腦袋安安分分!

當然,這是后話。

唯一不變的是——褚氏依舊是那個雄踞在金字塔頂尖,讓人只能仰視的商界霸主!

醫院,病房裡。

「雲希小姐,褚少的話我已經帶到,還請你給我一個明確的表態,我好向褚少回復。」

衛何看著靠坐在床頭的褚雲希,不冷不淡地說道。

褚雲希還在驚訝中沒回過神來。 在腳下一個踉蹌之間,胡彪整個人的身體,如同不受控制一樣的撲倒在了地面上。

頓時,在臉部與地面一攤小冰面的直接接觸中,早就在大冷天裏折騰出了一身臭汗的胡彪,立刻就能感到臉上一陣刺骨的冰冷。

然而對比起來,這樣身體的冰涼感覺,遠遠是比不起此刻他的心涼。

當前,他離著那一處最近的廢墟,都只有不過七八十米地距離了。

只要跑進了其中,不僅能讓身後的三號坦克和裝甲車,再也無法像是跗骨之蛆一般地追上來。

其中高低起伏的地形,還有大量的建築物殘骸,還能擋住身後不斷招呼過來的子彈。

可就是在這麼一個希望就在眼前,似乎就能逃出升天的時候,胡彪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絕望。

在這個關鍵時候,他的原本就是小腿中槍的左腿,在大腿位置上又中了一槍。

這一槍招呼過來后,也不知道是具體擊中了哪裏,反正在瞬間之中胡彪整條腿一麻之後,就是失去了知覺。

而且在倒下的那一刻,他能感覺到自己右手的手腕,在一扭之後估計是脫臼了;好傢夥!現在他就是想爬,那也是連爬都爬不動。

在一點都用不上力氣的情況下,胡彪整個人都是倒在了地上。

然後,他身後的那一輛三號坦克,已經是距離着他不到二十米的距離了。

在胡彪基本失去了行動能力的情況下,可以說只要那一輛三號坦克上的機槍開火,胡彪當場就會被打死。

只是三號坦克上車組人員,似乎不打算這麼做。

不打算讓胡彪,這麼一個讓他們承受了重大損失的毛子指揮官,就這樣輕易和輕鬆的就此死去。

上面的駕駛員,稍微的調整了一番方向,將履帶對準了胡彪之後,就這麼徑直的繼續開動了過來。

用着十幾噸重的車身,打算壓死這個讓他們深惡痛絕的對手。

這樣的一幕,也是讓中洲戰隊所剩不多的幾人看到了。

他們在頭皮發麻中,紛紛儘可能地做出了一個支援的動作來。

比如說,已經是趴在了馬克沁重機槍上,無法開火有一會的原罪,看到了這樣的一幕之後,打算強撐著身體起來,繼續的開火為胡彪吸引一下火力。

可是鼓起了最後的力氣之後,也不過讓身體支撐起了一點,又繼續屋裏的趴了下去。

因為他身上嚴重的傷勢,已經是消耗了他所有的力氣,現在能做的就是迎接着死亡慢慢地到來。

在他身邊倒了一片副射手,想來就是死了也不會太過孤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