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葉寒的話,孫龍他們臉色微變。

  • on 2022 年 9 月 15 日
  • 11 Views

就在此時,一股霸道至極的刀意釋放而來。

刀王凌空而來!

他二話不說,長刀橫掃。

這一擊,刀王動用了十成的力量。

孫龍他們大驚失色,此時的刀王,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之前他們阻攔刀王的時候,刀王實際上是留了很大餘地。

雖然孫龍和屈楚蕭都知道,刀王上次沒有全力出手,否則的話,兩人未必能活著離開。

但這一次,刀王真正全力出手的時候,他們終於感覺到了自己和刀王的差距。

一刀斬出,橫掃五大修真境強者!

五人倉皇躲避。

盛怒之下的刀王,沒有人敢與他硬碰硬!

哪怕五人聯手,此時也是心驚肉跳。

「前輩,一起出手,幹掉他們。」葉寒大喊一聲。

雖然他受到了很嚴重的傷勢,但還是要出手。

「好。」刀王點點頭,豪氣衝天而起。葉寒既然要殺他們,他自然就不會客氣。

「走!」

孫龍等人毫不猶豫,轉身就逃。

面對葉寒和刀王聯手,他們並沒有十成把握。

後來的那個強者見孫龍他們逃竄,頓時氣極敗壞:「一群廢物!」

不過,他逃跑的速度,卻比孫龍等人更快,眨眼間就消失了。

因為如果慢了一點,被刀王盯上,他想要逃走都不太可能。

這五個人朝著不同的方向四散而逃,刀王也沒有繼續去追。他頂多只能追一個,剩下的四個人要是趁機對葉寒出手,葉寒就危險了。

「一群宵小之輩,下次你們一個都逃不掉。」刀王冷哼了一聲。

就在此時,葉寒散掉了貪狼之血的狀態,他身體一軟,差一點跪在了地上。

刀王一把扶住了他,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傷的很嚴重,需要馬上治療。」

葉寒擺擺手,微笑道:「大哥不用擔心,這點傷勢沒有什麼,給我一晚上時間,就能恢復的差不多了。」

「如此就好。」刀王微微鬆了一口氣。

隨後他狠狠瞪了葉寒一眼,說道:「下次如果出去,記得給我打聲招呼,再遇到這樣的情況,你未必有那麼好的運氣。」

葉寒知道刀王是在關心自己,也不反駁,只是笑著點點頭。

「走吧。」

刀王扶著葉寒回到家中。

夏夢雲幾人看到葉寒渾身是血的樣子,全都嚇了一跳。除了徐芊芊,另外三個美人兒的眼淚瞬間就流了出來。

她們急忙圍過來,急切的問葉寒這是怎麼了。

刀王有些不耐煩,皺眉說道:「放心,他只是受了一點傷,還死不了。」

見刀王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夏夢雲她們頓時嚇得不敢哭了。

刀王看著夏夢雲等人,嚴肅的叮囑道:「記住,想要當葉寒的女人,就不要哭哭啼啼的。按他的身份,一生恐怕都難以安穩下來,受傷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你們要是沒有這種心理準備,就不要做他的女人,否則的話,只會給他增加心理負擔。」

聽到刀王的話,夏夢雲幾個女人如夢初醒。

她們立刻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哭哭啼啼,沒有任何作用,也不可能幫助到葉寒。

她們能做的,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讓葉寒去擔心她們。

想到這裡,夏夢雲她們立刻擦掉了眼淚。

「放心吧,我沒有事,你們不用擔心。」葉寒笑著說道。

只是,他的話誰能信?

夏夢雲等人從來沒有見過葉寒這個樣子,都要被人攙扶著回來。上一次雖然也受傷,但比這要好多了。

葉寒也不多說,只是讓夏夢雲把自己扶到了房間。

在夏夢雲的幫助之下,葉寒洗了一個澡。

然後他這才開始療傷。

夏夢雲走出了房門,她知道自己幫助不到葉寒。

現在能做的,就是不打擾到葉寒。

只是,她心中祈禱,葉寒一定不要再受傷了。

「放心吧,那些敵人已經退走了。我會在這附近守著,如果有人出現,我立刻會出手。」刀王說完,就離開這裡。

徐芊芊眉頭緊鎖,臉色很是凝重。她知道葉寒的實力,幾乎都已經和修真境相當。

能將葉寒傷到這個地步的,絕對是修真境的高手。。 他話鋒一轉,宋初自然跟著借坡下驢,「忱叔這話我會記得轉告爺爺的。」

謝忱看著他只遺忘得心梗,多看一眼都不願意,直接一轉身就走,來個眼不見為凈。

眼看著這些人將自己遺忘在腦後,湯岑只好主動跟在後面,他輕咳一聲,「剛好我也還沒吃完飯,姑父不介意我也跟著一起吧。」

謝忱稍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而後輕嗔一聲:「難不成你姑父我還能少了你一口飯不成?」

一行人分三輛車前往餐廳。

唐妺宋初以及謝安一車,謝忱夫婦一車,湯岑則自己一人一車。

車子勻速往香滿園駛去,只突然砰地一聲,車身一陣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謝安沒坐穩一個趔趄,忙扶穩坐好,神色還有些迷茫,「怎麼了,撞車了?」說著他就要開門。

「別開門!」唐妺呵斥。

宋初看了眼那輛撞擊了自己車子如今後退準備繼續撞過來的黑車沉聲道:「坐穩了!」話音落下,車子驟然加速,如離弦之箭脫離流量大的馬路往偏僻的方向疾馳而去。

後面的車見此明白他們是反應過來了,緊追而來。

不過兩車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唐妺見此輕笑,「車技不錯嘛。」

「以後你會更加深刻的加深這個印象。」宋初意味不明地說道。

「本以為這些人還會晚幾天到,沒想到比我想象的還要提前。」

謝安一開始以為是普通的撞車,但看宋初兩人的表情和舉動也立即反應過來來者不善。

「這些是什麼人?」他問。

然而兩人並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

宋初道:「車身全部是黑的,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但我估計不止一個。」

唐妺則道:「看來伽納和那邊的聯繫很緊密。」

「喂,好歹咱們是一個車上的螞蚱,我是不是也該有點兒知情權?」謝安見沒人離自己,忍不住開口嚷嚷。

宋初聲音淡淡:「你不知道會更好些。」

謝安眼睛一眯,緊盯著宋初,「這些人就是之前讓你受傷的那波人?」

宋初點頭:「差不多。」

這時車身被利器撞得乒乓直響,唐妺從後視鏡看去,發現那輛車追上來了,而且車窗門被打開,還有人在往車上開槍。

好在車子是經過防彈處理,子彈頂多在車身砸出白痕,並沒有被打破。

後面的人也發現了這一點,轉而朝車輪開槍。

槍聲響起的時候,謝安便下意識摸向自己腰間,這一摸才想起今天他沒有帶槍,他忍不住一砸車窗痛罵了一聲。

宋初開車的技術很好,即便後方的人不停往車輪開槍,也總能被他險而又險地避過。

但即便如此,車速卻也逐漸慢了下來。

唐妺沉聲道:「你安心開車,其他事交給我。」

說著也不知道她從哪裡掏出了一把十分小巧精緻的手槍。

謝安看得愣神,還想問她哪來的,但不待他開口,宋初就像是經歷過千百次的配合般,在她掏出槍來的那一刻便打開了副駕駛的車窗玻璃。

唐妺沒有立即動手,而是緊盯著後視鏡,在看到後車有人雙出手來,她一個利落的扭身便是一槍。

子彈以極快的速度飛射過去,直直打在那扇開了窗的車窗邊緣,穿透車窗滑道嵌進了車身。

後面那人明顯實力不弱,在子彈打過去的時候,手就縮了回去,否則怕是直接要被子彈射穿。

可即便如此,後方的人也不敢再隨意伸手探頭,沒了槍械的干擾,車子行駛的飛快。

「宋老師,找個合適的地方停下來。」唐妺對宋初說道。

宋初自然明白她想要做什麼,車子也不特意加快速度,保持著讓後車短時間無法追上,卻又不會跟丟的距離。

半小時后,車子到達了高速路口附近。

「這裡是個好地方。」宋初說道,而後將車開在路邊停了下來。

謝安皺眉,「我給宋江打電話,讓他趕緊派人來支援。」

宋初搖頭,「不用,他們來了也沒用。」

「可他們手上有槍,小爺今天槍忘帶了。」

「不用你動手。」唐妺叮囑謝安,「一會兒若是動起手來,你就在車裡躲著。」

謝安一驚,「妹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可是堂堂少將,你們動手,我躲在一旁當縮頭烏龜,這像個什麼話?」

「這不是為了你,你下來只會拖累我們!」唐妺反駁的毫不留情。

聽著這話謝安嘴巴張了張,竟是說不出話來。

宋初打開車門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聽你妹的話,你現在要有一個作為拖油瓶的覺悟。」

說完車門一關,直接將車鎖上,兩人隱入了一旁的樹木石頭中。

五分鐘后,車子追了過來,在看到路邊停著的車時,純黑的車子也停了下來。

不過車上的人明白立馬下車,而是在車上觀察了半天,確認車上沒人後才開門下車。

車上下來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的胖男的瘦,穿著打扮猶如暴發戶,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平平無奇。

「車上看起來沒人,這兩人要麼跑了,要麼埋伏起來了,要小心。」女人面色嚴肅,一臉橫肉,凶如惡煞。

男人長相偏精明算計,他的目光在四周掃視著,點頭認同女人的話,「後者的可能性大,別忘了那女的是什麼人,之前那個殺手都沒能從她手中逃脫,我們也不能大意。」

女人有些不耐煩地回答:「放心我知道!我去看看車,你小心些周圍。」

說著她直直邁步朝著車子走去,伸手要去拉車門,一拉之下卻並沒有拉開。

「車門被鎖死了,不過也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這車子彈也打不破,不好確定他們究竟在不在車上。」

話音剛落,男人大喝一聲:「小心!」

隨著他的聲音,一道破風音從女人旁側襲來,目標指指她的太陽穴。

但女人雖然長得胖,身法卻極其靈活,在確認避無可避的情況向艱難地扭動了一下肥碩的身子,同時將持在手中的那把手槍給橫檔在腦袋附近。

就聽「噋」的一聲響,子彈嵌進金屬的聲音,女人整個人往後倒退了三步這才穩住身形,手中的槍則因為巨大的衝擊力而拿不穩掉在了地上。

女人心中一緊,目光警惕地看向子彈射來的方向,沒有看到目標,加之需要手槍防身,忙蹲身去撿手槍。

撿手槍的時候她也已經做好了躲閃的準備,然而直到她撿起手槍,也沒有子彈再朝著她這邊射過來。

她撿起槍來一看,頓時心中一涼那子彈竟是整個嵌入她的手槍中,箭頭扎入的地方已經可以在手槍上肉眼看出鼓起了一個包。

也就是說若是她的手槍再弱點兒,這顆子彈就很有可能直直扎進她的腦中。

這就是這個唐妺的可怕之處么?

而另一邊,他的同夥在喊了小心之後卻並未來救她,而是立即自己找了個掩體躲了起來。

馬路邊的樹林里,唐妺和宋初對視一眼,下巴一抬便做好了分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