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胖子咧嘴一笑,說道:“怎麼?二位,對這羊皮布感興趣?”

2020-11-03By 0 Comments

李長生看了一眼,說道:“這是什麼?”

胖子說道:“此乃埃及法老的裹屍布,從金字塔裏頭弄出來的,據說上頭有無限歲月之力,到了一般人手裏,就是廢品一張,但是到了術法神通高強的高人手中,那便是一件寶貝,祭練之後,能御風雨。”

姜晨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說道:“有沒有這麼厲害?埃及法老裹屍布……”

李長生禁不住一笑,說道:“你說這布沾染了些魂力,我倒是相信,但沒你說得那麼誇張。”

胖子眉頭一皺,十分不屑地看了李長生一眼,說道:“你可別亂說話……這東西,若不是寶貝,我們也不會輕易擺放在這裏頭售賣。”

姜晨問道:“這塊布,多少錢?”

胖子乾咳兩聲,說道:“三十萬。”

姜晨聽罷,乍了乍舌,頓時不敢多說一句。

李長生倒是笑了起來,說道:“秦始皇裹腳的襪子,我都能給你弄幾雙,你們出價多少?”

胖子冷冷一笑,說道:“若你能真弄來,價格我們可以商談。”

“嗯!”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

胖子跟在後頭,只當李長生在吹牛皮,也有些不屑。

畢竟能來這珍寶閣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很多人雖然有錢,但非術法中人,純粹就是暴發戶,進來圖個新鮮,也不難理解。真正有能力的高人,經常都與珍寶閣有來往,胖子自然認得,就像那前頭進來的周大師一樣,與珍寶閣有過不少的交易。

“咦……這是什麼?”姜晨瞪大了眼睛,盯着一塊玻璃器具裏頭的一顆深綠色的珠子,開口問道。

李長生的目光之中,似是也閃過一絲光芒,盯着這顆珠子,微微點了點頭。

胖子跟看土鱉一樣的看了眼前兩人一眼,說道:“這是‘碧海定水珠’,據傳乃是三百年前,天婆門一名大法師的法寶,有此珠在手,可定山海,任憑那海浪狂嘯不止,只要手持此珠,念動咒語施法,便可讓那山海平靜下來。”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有幾分門道,像是有梵天之力在其中,不過……若強行說能定山海,恐怕有些誇大了,定個小湖小江還是沒啥問題的……這玩意兒,拿來捕魚不錯……”

“捕你的頭……”胖子暗暗罵了一句,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兩位……你們這樣來我珍寶閣打趣我們的法寶,未免太輕率了……”

李長生看了胖子一眼,說道:“這玩意兒多少錢?”

胖子說道:“八十萬。”

李長生也吃了一驚。

我滴乖乖,真值錢。

就在這時,只看見前頭,周大師在幾人的陪同之下,走了過來。

這周大師目光倒是銳利,一下子便落在了李長生的身上。

李長生神情淡然,也看着他。

周大師走到李長生的身前,突然之間,停住了腳步。

李長生與姜晨身後的胖子見狀,連忙媚笑連連,上前點頭哈腰,對着周大師說道:“周大師……你的事情辦完了?”

“嗯!”周大師微微點了點頭,目光也不看那胖子一眼,開口說道:“這兩位,是你負責接待的客人?”

胖子連連點頭,說道:“正是,正是……不過他們好不客氣,對珍寶閣之內的法寶指指點點的,剛纔還對周大師你弄來的‘碧海定水珠’出言不遜,說是什麼只能用來捕魚。”

“哦?”周大師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了李長生,說道:“這些寶物,不入先生法眼嗎?”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說是珍寶閣,也就搏個噱頭罷了……”

周大師目光一閃,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是否同乘過飛機?”

李長生說道:“不錯。”

周大師說道:“看你樣子,來此處,莫不是爲了買東西?”

李長生說道:“若是有好東西,我自然是出得起價錢買。”

“好。”周大師說道:“不瞞你說,別人與我四目相對,多被我氣勢所迫,唯獨你,氣定神閒,想來你也是學過術法之人,這珍寶閣裏頭的東西,幾斤幾兩,怕是瞞不過你的眼睛。”

一旁的胖子聽罷,頓時怔了一下。

剛剛還在周大師面前,說李長生等人的壞話,沒曾想,周大師反倒是幫李長生等人,給了自己一耳光。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學過一些,不算精通。”

周大師說道:“我帶來一物,乃是寶貝,不知道這位先生可有興趣看一看?”

“哦?”李長生說道:“自然是有興趣。”

“那好……你隨我來……”周大師說着,扭身便走。

一旁的胖子怔了一下,似是有些沒太搞明白怎麼回事,只得跟在身後頭。

幾人隨同周大師,走到了一名身穿黃衣僧袍的男子面前。

“咦……周大師,這麼神速? 農家努力生活 這麼快就找到買家了?”

黃衣男子咧嘴一笑,開口說道。

周大師淡淡一笑,說道:“我也想你們早些幫我把東西賣出去,我也好早些收那六成的費用……最近手頭緊,缺錢。”

“好,好,好……”黃衣男子撇了李長生一眼,說道:“這位先生,周大師帶來的寶貝,可都是好東西……你能見到,就算是有眼福的了。”

話音落下,朝前走去。

只看見虛空之中,似是盪漾開來一層紋波。

姜晨整個人頓時傻住,身子一軟,差一點癱坐在地上。

李長生眼疾手快,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胳膊。

“嗖”的一聲,幾人的身體,被紋波所波及,一下子也跟着沒入了虛空之中,來到了另外一個結界裏頭。

這珍寶閣裏頭其他閒逛的人,卻彷彿沒有發現這裏發生的一切一般,自顧自地看着寶貝。 姜晨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如今整個人都已經有些懵了。

結界另一頭,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也就是一間屋子而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姜晨瞪大了眼睛,禁不住揉了揉,不可思議地看着周遭的一切。

“李先生……這……這是怎麼回事?我難不成產生了幻覺了吧?”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哪來這麼多幻覺?你不是相信科學嗎?怎麼……現如今顛覆自己認知了?”

姜晨嚥了口唾液,一時之間語塞,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旁的周大師,和那兩個西裝保鏢,倒是神情淡定,仿若見怪不怪一般。

至於廟宇裏頭的那個胖子,和那黃衣男子,更是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李長生和姜晨。

只不過,他們的眼神裏頭,似是透着一絲不屑。

黃衣男子咧嘴一笑,對着李長生說道:“先生,你可真是有眼福了,周大師此次的寶物,非比尋常。”

“哦?”李長生似是來了興趣,問道:“何物?”

周大師臉上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卻是緩緩說道:“那要看看李先生,有沒有這份眼力了。”

一旁的胖子媚笑着說道:“周大師的寶物,又豈會是凡品?”

李長生見他們商業互吹,自賣自誇的樣子,也沒有出言接茬,就靜靜站在那裏,等着黃衣男子將寶物拿出來。

黃衣男子乾咳兩聲,一撩自己的僧袍,反手一個搖晃,只看見一個色澤透亮的檀木盒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他小心翼翼地將盒子擺放在了桌面之上,再輕輕將蓋打開。

一顆黑褐色的珠子,出現在了其中。

一旁的胖子禁不住咋舌,說道:“這是……”

話未出口,卻是被周大師伸手攔住,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

周大師一臉笑意,看向了一旁的李長生。

姜晨此時此刻,已經從剛纔的懵逼狀態恢復過來的,看着檀木盒子裏的這顆拇指大的黑褐色珠子,禁不住疑惑,開聲說道:“這是什麼?麥麗素嗎?”

話一出口,一旁的胖子和黃衣男子,臉色驟然一變。

“胡說八道……此乃至寶,豈能由你隨意開口侮辱?”

這設定崩了 周大師整個人更是眉毛一挑,瞪大了眼睛,看着姜晨,冷笑一聲,說道:“小夥子你不知道這是何物,沒有關係……問問你身後頭的這位,想必他會知道。”

姜晨似是感覺到幾股冰涼的殺意,在自己的脖子骨打轉,一時之間顫了顫身子,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連忙看向了一旁的李長生,遲疑地說道:“李……李先生……這是什麼?”

“這東西……”李長生雙眼微微一眯,一隻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湊上前來,仔細觀看。

一旁黃衣男子輕蔑一笑,說道:“如此寶物……先生可要好好端詳一番才行……”

他見李長生一時半會兒竟然也沒將這盒子裏頭的寶物認出來,只當李長生也未必懂得許多,怕只是個剛入行不久的小貨色罷了。

胖子臉上橫肉一顫,開聲附和着說道:“如此寶物,一打開盒蓋,我便認出……當今世間,此物已是稀有至極,有價無市……聞着此物滲出來的芬芳,也都能讓人感覺沁人心脾。”

話一說完,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一臉陶醉的樣子。

姜晨一臉好奇,也學着胖子的樣子,深吸了一口氣,想要感受一下盒子當中的黑褐色珠子,到底散發出來什麼芬芳的味道?

哪曾想,姜晨連吸三口氣,卻是個雞毛都聞不到……

“不可能啊……難不成我嗅覺不行?”姜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喃聲自語。

黃衣男子見姜晨這副模樣,禁不住冷笑,說道:“凡夫俗子……焉能知道其中門道?”

姜晨被嗆,頓時看了黃衣男子一眼,見他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樣子,急忙說道:“我不知道沒關係……只要李先生知道便可……這東西,買不買,也是李先生說了算,我只是一個助手罷了。”

黃衣男子冷冷“哼”了一聲,不再去看姜晨,也懶得跟姜晨說話。

胖子目光閃爍,看着周大師,問道:“不知周大師,是從何處尋得此物的?”

周大師臉上傲然之意顯露,笑着說道:“本大師雲遊天下,於港地一處風水極佳之處,觀星雲變幻,知道地下有寶物,於是令門下弟子前去挖掘,於一龍穴之中,將此物尋出,尋出之時……此物周身有銀蛇守護,一般人不得靠近,是本大師親臨,才收了那銀蛇,將此物帶出了龍穴。”

胖子驚喜連連,奉承地說道:“哪天我若是不當這廟宇的工作人員,必定要去找周大師,求周大師務必收留我,留我在身邊見見世面。”

周大師聽着這拍馬屁話,鼻孔都要朝天了,卻是故作鎮定地說道:“好說……好說……法師以後若不嫌棄,可隨時來找周某。”

“在港地瞎逛,也算雲遊天下?這分明不就是盜墓嗎?”

姜晨撓了撓自己的腦袋瓜子,一時口快,禁不住脫口而出。

話一出口,周大師、黃衣男子和胖子,同時“哼”了一聲,朝着姜晨看了過來。

狼穴之異世界之旅 銳利的目光,猶如閃電一般,直擊到姜晨心底。

姜晨整個人渾身一顫,只感覺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連忙向後退了一步,賠笑道:“我瞎說的……”

此時,李長生已經摸着下巴,左三圈,右三圈,繞着這黑褐色的珠子,走了六遍了。

周大師輕蔑地看了李長生一眼,似是有些不耐煩,說道:“這位先生,看了半天了……你可認出此物是什麼東西了嗎?”

李長生長長地“嗯……”了一聲,猛然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立直了身子,說道:“我認出了。”

“噢?先生果然有眼力……”周大師一喜,連忙說道。

胖子、黃衣男子與姜晨,此時都突然屏息凝氣,等着李長生將這黑褐色珠子的來歷名稱,說個一清二楚。

李長生面色嚴肅,一字一句地說道:“就……是……麥……麗……素……”

話音落下,只聽見“噗通”一聲,姜晨笑得差點岔過氣,整個人坐在了地上。 “無知,幼稚。”

“鼠目寸光,不識珠玉。”

“一派胡言……”

黃衣男子、胖子和周大師禁不住口裏蹦出一堆詞語,氣得都要跳上去將李長生當場掐死。

看了半天,原以爲李長生能認出這檀木盒子裏頭的是什麼寶貝,沒曾想,李長生得出的結論竟然和姜晨的一樣。

奶奶的,還不如姜晨呢!

姜晨笑得七暈八素,整個人都不行了。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給我起來……此乃嚴肅之地,你這樣子不成體統……”

“是是是……”姜晨整個人一個激靈,就從地上站了起來,豎起了大拇指,說道:“李先生高見……怪不得林董事如此看重你……”

李長生微微一笑,自戀地說道:“那是自然。”

我有無數生命值 “自然個屁……”

胖子翻了個白眼,補了一句。

一旁周大師氣得都不行了,說道:“道友,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李長生看着他,說道:“這東西,既然是你要賣我,它的來歷,不應該是由你來跟我說嗎?”

“好,好,好……”周大師深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說道:“我就跟你說清楚……此乃‘仙靈果’,又名‘九轉修仙丹’,乃是八百年前,道門南茅大成者,所練出來的丹藥……重傷者吃上一顆,可立馬百病全消,百痛痊癒,普通人若是吃上一顆,至少能益氣延壽十年……若是有修行者,懂得將丹藥之中的藥效盡數發揮出來,將丹藥服下,可抵二十年的修行功力。”

黃衣男子接話說道:“此丹藥,如今世間僅剩不超過五顆……如此寶物,放在你的眼前,你就算不識……也不該說他就是什麼……什麼……麥麗素吧?”

黃衣男子氣得話都說不清楚了,眼神之中,盡顯鄙夷之意,看着李長生。

“這麼厲害?”李長生似是恍然大悟的樣子,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這丹藥,我好像從前確實有聽說過……”

周大師滿頭黑線,說道:“李先生……現在寶物的來歷,我也告訴你了,我是誠心誠意與你做生意,也未曾想要坑你……如今……此等寶物放在你的眼前,機會只有一次……你可願意出重金買下?”

胖子附和着,對李長生說道:“周大師的這枚‘九轉修仙丹’,不是外頭的寶物能與之相比的,你若是買了去,即便不知道如何服用,最少也能益氣延壽十年……若是懂得其中的服用方法,必能讓你的修爲道行多增長二十年。”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確實是好寶物……既然周大師如此有誠意……這寶物,我自然是要買下……就算自己不服用……轉手賣出去,也不會虧本。”

周大師聽罷,這才稍稍平靜下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李先生果然是個很好的生意人……我也沒看走眼……”

剛纔這幾人,還把李長生和姜晨鄙視了一通,如今見李長生有意出價購買,頓時這周大師的臉色就恢復過來了。

只要東西賣出去了,管你會不會用,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

黃衣男子輕蔑一笑,說道:“李先生……你若誠心誠意想買,便出個價格……若是談妥了,這筆交易也算是達成了……我也好早早收工……”

李長生點了點頭,再次定睛看了看那枚“九轉修仙丹”,沉吟半晌,說道:“一百萬。”

“一百萬?”黃衣男子、胖子和周大師瞪大了眼睛,只感覺一口鮮血,都要從自己的胸腔之中噴出來了。

“李先生……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此等寶物,難不成只值一百萬?”胖子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李長生一笑,說道:“一百萬,多了,還是少了?”

黃衣男子直跺腳,喊道:“少了……少了……一百萬……外頭珍寶閣的寶物,都不止這個價格……正所謂,時間就是金錢,窮人拿時間換金錢,富人拿金錢換時間……這‘九轉修仙丹’,能延壽十年,就這個功效……足以讓世間的富豪紛紛趕往此地,又何止一百萬法金能買下來的?”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周大師面上表情都要擰成一團了,要不是爲了跟李長生做生意,掙李長生一筆,恐怕此時此刻,早就讓身後兩名西裝保鏢跳上去將李長生撕了。

周大師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瞪大了眼睛,目光凌厲,盯着李長生,說道:“李先生……你再好好想想……”

李長生也不看周大師,一擺手,說道:“不想了……這寶物,對我來說,開什麼價格,都覺得委屈了它……要不然,就由周大師你來開價吧!若是合適,我就買下了……”

“好。”周大師點了點頭,伸出了五根手指頭,嚴肅地說道:“五百萬,一口價……”

“五百萬?”

姜晨聽罷,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滴乖乖,這一枚看着像麥麗素的丹藥,就值五百萬?

他若是不升職,在海建集團領着現在一月一萬的工資,恐怕幹一輩子,都拿不出五百萬來。

更何況,這丹藥聽上去如此玄妙,還什麼益氣延壽十年,鬼曉得真的假的?古時秦始皇爲了求得長生不死藥,耗盡了一生心血尋訪高人煉藥,到頭來,還不是塵歸塵、土歸土?

“這價格不行。”李長生突然大喝一聲,一手拍在了桌子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