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胖子打開門,那個小女孩手裏有個牛皮紙袋子遞給了胖子,她說道:“有個叔叔叫我把這個給你,他說你們快點離開這裏,永遠也不要再回來。”

2020-11-03By 0 Comments

胖子打開一看,裏面是兩張火車牌,一本本子,那會兒還沒有居民身份證的說法,那本本子就是胖子的身份證明,有了這個,胖子也就可以走了。

“能走嘛?”我問道。

胖子看着手裏的火車票,是最早的那一班直達上海的,他看着西安站大門處的那熙熙攘攘的人羣長舒了一口氣道:“應該能。對了,槍不要帶了,丟車裏吧,帶不走。”他又轉身回來對車上的劉三爺抱拳道:“三爺,晚輩多有得罪,請多包涵,那尊佛像在我間屋子左邊的房樑上用布包着,您派人去取吧。另外,告訴丁爺,我欠他的有機會一定會還,再會!”

火車,我又再次上了火車,只是這一次我不是一個人,看着窗外呼嘯而過的村莊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胖子,我他娘真想抽你,老子那些磁帶全拉你家裏了!”

四天三晚後,上海虹橋,幾年前我和胖子也曾經來過這兒,只是那會兒到處都還飄着文革的標語,滿場的都是帶着紅袖章的紅衛兵。

上海的繁華在這裏已經可以見到端倪,來來往往的客商已經把那間餛飩店都佔滿了,我和胖子蹲在馬路邊吃着餛飩,我問他道:“要不去找小白?”

總裁的午夜情人 胖子嘴裏塞着餛飩含糊道:“你有她地址嘛?”

我從兜裏掏出一本小本子說道:“有,以前寄照片的時候給我們都留了,記在這兒呢。”

“行啊,我也想念小白的手藝了,別說她烙的大餅還不錯,很香啊。”

“成,那就這麼定了,一會兒吃完咱就走。”

上海,一座紙醉金迷的城市,短短一百年的歷史它見證了兩個王朝的興衰,它也同樣經歷了那一場場殘酷的戰爭。無論是誰,這座城市永遠都是爭奪的焦點,上海,你翻開它的近代史就如同那個美麗的陳圓圓,誰都想霸佔,誰都想擁有,它在蹂躪中被建設,它又在流血中繁華。

淮海路131弄2號公館,這是當年袁小白留下的地址。

我不知道這座公館到底是啥樣,我也沒有見過公館,但是人力車的司機聽說我們是去那,他足足上下大量了我和胖子五分鐘,最後憋出一句:“儂要搞搞清爽哦,地址麼錯吧?”

“沒錯啊,師傅,去吧。”我說道。

那個司機一條毛巾往頭上一搭搖搖頭嘆了口氣道:“看不懂。” 今日負責校醫室的老師,是醫學系的丹妮拉老師。

丹妮拉所負責的課程是預防醫學,同樣的對許曜也沒有什麼好感。

不僅是因為許曜曾經在他的課堂上做其他的事情,甚至在一次課堂上還當眾反駁了自己的言論。

這讓她十分的難受,如果不是因為有古德教授一直護著許曜,她甚至已經打算要告知校長,將這位性格惡劣的學生退學。

古德教授對於許曜的執著,已經到了幾乎可以稱之為偏愛的程度,但是這一切全部都源自於許曜的好成績。

甚至為了滿足許曜的要求,古德還特意的申請讓他加入研究所,其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現如今,許曜交出空白試卷的消息幾乎讓整個學校都傳得沸沸揚揚,所有人都知道這位曾經在天空中發光的新星,如今已經隕落。

古德肯定對於許曜十分的失望,甚至可能會打算放棄這所謂的天才。

而自己正好也有一筆賬,要好好的跟許曜算一算。

很快在同學的傳喚下,許曜出現在了校醫室的門外。

丹妮拉特意的讓許曜在門外等候,等到自己幫所有空手道隊的成員處理好傷口后,才徑直走出門外,冷眼看著他。

「你今天闖大禍了,這件事情你若不給不出很好的解釋,我敢保證,一定會讓你後悔今天的衝動!現在你跟我到辦公室一趟。」

丹妮拉看到許曜的臉上毫無悔意,不僅沒有流露出絲毫的害怕和懺悔,甚至還悠然自得的雙手插在口袋裡,心中更是覺得他的態度惡劣。

於是丹妮拉一臉怨氣的就帶著許曜來到辦公室中,進入辦公室后,丹妮拉坐在了辦公椅上,十分嚴厲的盯著許曜。

「你知道你今天做了什麼嗎?你居然在我們學校打架鬥毆!而且還是在學校的食堂,這麼一個眾目之所!」

丹妮拉嚴厲的問道。

「我當然知道,但關我什麼事呢,明明是他們先來惹我。」

許曜完全沒有將她的威脅放在心上。

「按照校規來說,你剛剛所做的事情違反了我們學校的規定,你不僅將自己的同學出手打傷,甚至還不知悔改,若是我上報校長,不僅會取消你研究所的參與資格,你甚至還有可能會被責令休學!」

丹妮拉故意的將事情說得十分嚴重,甚至於還想要將所有的責任全部都套在許曜的頭上。

許曜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反問道:「難道我們學校有規定被人打,被人欺負了也不能還手嗎?」

「對方有十多人,並且個個都是練過空手道的,他們主動過來找上我,這件事情,你為什麼不說?你覺得我會那麼無聊,上去對他們動手?」

這個老師太過於偏向這群人,許曜一眼就看出此人對自己有著極大的意見,否則不會做出如此不公平的裁決。

「無論如何這些都是你的同學,你不應該對他們下這麼重的手!」

許曜冷笑著說道:「如果我落到他們手上,他們的下手必定不會比我要輕。」

「若是這一次他們對我出手,我沒有能站起來反抗,他們就會有下一次!我只有狠狠的打他們,他們來一次我就打一次,打到他們害怕,打到他們再也不敢來煩我,這個時候才不會有人敢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煩!」

許曜自然就是看破了這群人之所以敢對自己出手,就是料定了自己不敢反抗。

他們就是料定了許曜的力量,比他們要弱,他們仗著人多勢眾,想要對弱者出手。

若是一味的沉默一味的容忍,換來的只會是對方一次又一次更加過分的欺凌,所以許曜不願意忍也不想忍,更犯不著要忍!

「如果這就是你們面對校園暴力的態度,那我無話可說,他們沒有踩在你的頭上,所以你自然可以道貌岸然的在這裡叫囂,丹妮拉老師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

最後一句話,許曜一字一頓的著重念出,期間所蘊含的怒意盡數顯露,嚇得丹妮拉背後頓時就驚出了一身冷汗,場上的氣勢頓時反客為主。

「你……所以現在反倒是你威脅我對嗎?」

丹妮拉心中堵著一股氣,卻不知道從何發泄。

許曜卻輕笑著走到門前,將辦公室的門關上並且上鎖,隨後又拉下了窗帘。

這個動作嚇得丹妮拉立刻警惕起來,她有些慌張的看著周圍,這裡也就只有自己與許曜兩個人而已。

許曜雖然看起來身形並不強壯,但畢竟也是能夠將空手道校隊全部打入校醫室的人,想必力量一定不會差,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柔弱的女人,要是對方真的要對自己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自己可能毫無反抗之力。

「你這是要做什麼?」

丹妮拉已經嚇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時準備要逃跑。

「剛剛你不是說要把我趕出學校嗎?那麼我現在就告訴你。」

許曜雙手負於自己的身後,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而是十分平靜的進行敘述。

「這一次考試我是請假了一周,所以沒有參加,你應該也知道。我的實力是否退步,我是否還值得學校的栽培,那是下一次考試才能得出的結果。」

說罷,許曜向前走到了丹妮拉的身前,嚇得丹妮拉連連後退。

「我的實力究竟如何。無論是古德教授還是校長都明白,也都清楚。」

言至於此,他的目光流露出了一絲得意和自信:「我將會是醫療界未來的星星,將會是未來站在巔峰處的人。我的實力從未後退,我的實力容不得你來質疑!」

「你猜猜,一個醫學界未來的領袖,和一個看守在校醫室的老師誰更重要?若是你讓校長在你和我之間作出選擇,你覺得校長是讓我走還是會讓你走?」

說到這裡,許曜臉上的笑容更加得意。

何為恃才傲物?許曜此舉,正是所謂的恃才傲物!

依仗著自己的才能而驕傲自大,依仗著自己的實力,許曜早就能夠在這所學校里目空一切傲然而立,又何懼她個丹妮拉!

直到這一刻,丹妮拉才知道,眼前的學生,根本不同於其他的學生那般謙遜。

承認自己的強大,承認自己的天賦,享受自己天賦所帶來的一切,享受自己所得的一切榮譽和權利!

這就是許曜的自信! 那是一棟老洋房,有院子,有圍牆,圍牆上爬滿了藤蔓,開着白色的小花,一串連着一串。一對鐵門被刷上了紅色的油漆,門外有個電動按鈕,紅磚黑瓦的三層洋房靜靜的矗立在這城市的中心卻顯得格外安靜。

叫了門,過了片刻便有人出來,打開門一瞧是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頭髮有些花白。他的衣服剪裁很考究,看得出是個好裁縫按照他的身材量身定做的。他看着我們,我們也看着他,從他的眼神裏我讀到了一絲雜亂的情緒,雖然他的臉上刻着的是經歷過無數風浪的歲月痕跡,淡定而從容。

“你們,找誰?”

暗夜盛寵:老公麼麼噠 “叔叔您好,我們是袁小白的朋友,請問她是不是住在這兒的?”

那人遲疑了一下又問道:“什麼朋友,很面生,以前沒見過。”

胖子從包裏翻出一小本本,本子的中間夾着一張照片,那是我們那年從野人屯出來分手時照的合影,他對那男人說道:“我們是一塊兒下鄉到東北時的知青,您看這還有我們的合照呢。”

男人接過照片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後又還給了胖子:“她有跟我說過你們,那會兒多虧了你們照顧,不過很不巧小白不在家。”

胖子尷尬地收回照片說道:“啊?那是有夠不巧的。”

那男人擡起手看了一下手錶又對我們說道:“我想你們還不知道吧,這樣,你們要是有時間的話就跟我去看看她,如果知道你們這些老朋友來了,或許她也會高興點。”

“好啊,我們有空,叔叔,請問您是?”我問道。

“我是她父親,在這兒等我就行,我去安排車子。”那男人轉身進了院子,我看到他走路的背影似乎一瘸一拐的,那會兒我才發現他的一條腿好像有些問題。

一會兒工夫大門被完全打開,一輛黑色的高級進口轎車緩緩駛了出來,她父親坐在後排,我看到他的手邊還有一個保溫杯,我好像聞到了雞湯的香味兒。

車子開進的地方我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羣,有很多穿着白大褂帶着口罩的人,還有那醒目的兩個大字“醫院”,我的心裏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該不是袁小白出事了吧。

四樓,我們穿過了一道鐵門,有門衛把手,這是我第一次在醫院看見這樣的設施。袁小白的父親給看門的人遞了章紙條,我留意到當我們走進去的時候,門被再次關上。 巫師的童話 穿過這道門,走廊上貼着的幾個大字讓我心頭一震:精神疾病專區閒人勿入!

又是一道綠色的鐵門,有個手拿電棍的人朝着袁小白的父親熱情地打招呼,門上有兩把掛鎖,推開門需要另外一個助手來幫忙,打開這道門我就聽見了各種哭聲笑聲和莫名其妙的聲音。

414號病房,門口有一個戴着眼鏡的醫生已經在等待,袁小白的父親和他走到了一邊交頭接耳的聊了起來,我看到那個醫生頻頻的在搖頭。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他的心情想必跟我是同樣的複雜,誰都明白這裏意味着什麼。幾分鐘後,袁小白的父親低着頭在那個醫生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那個醫生指着我們問道:“袁先生,這幾位就是小姐的朋友嗎?”

袁小白的父親點點頭道:“老大遠來的,以前幫過小白很多次,唐先生,應該沒有問題吧?”

那個姓唐的醫生跟我交代道:“進去之後不要刺激病人,不要大聲說話,如果病人攻擊你們也不要反抗,我會在你們旁邊,還有病人怕亮光,所以裏面是不開燈的。”

病房門的外面包着一層鐵皮,同樣的有兩把掛鎖,一把鑰匙在唐先生手上,還有一把則在另外一個護士手上,只有兩人的鑰匙全部打開才能進去,我想重刑犯也不過如此吧。

如同唐醫生所言,門被打開后里面漆黑一片,我什麼都看不到,屋子裏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低沉的喘氣,聽起來就和人嗓子被人掐着一般。

“小白,是我,爸爸,別害怕,爸爸把燈開開好嗎?”

“啪”,屋子的燈很昏暗,比蠟燭強不了多少,勉強能看清楚地面。不遠處的牆角有一張牀,牀上靠着一個人緊緊地裹着被單在不停的發抖。

那個人是袁小白?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頭髮亂糟糟的,頭不停的左右輕微擺動,雙手交叉抱着自己,整個頭埋進了雙腿。

袁小白的父親端着雞湯走到她跟前,有一張桌子,桌上放着一副塑料碗筷,他把雞湯小心翼翼的倒進碗裏又端道袁小白的跟前輕聲說道:“來,乖,張開嘴,喝一口。”

“啪”得一聲,袁小白手臂一揮,雞湯灑落一地。

她的雙手開始四處揮動,手上抓起什麼就砸什麼,枕頭,被子,同時大喊道:“你不要餵我喝孟婆湯!不要來害我!你是鬼!你走!救命啊!救命啊!”

袁小白的父親任憑女兒的打罵,只是默默的蹲下身去收拾殘局。

“還是交給你們吧,喂她吃點。”他把雞湯交到了護士手裏然後對我說道:“你們是朋友,去試試,看看能不能認識你們。”

我和胖子怎麼也沒想到袁小白會變成這樣,分開的那一年她是多好的一個姑娘,沒想到我和胖子還沒走到她跟前她就開始大笑道:“哈哈哈,你們兩個小鬼是帶不走我的,我不會跟你們走的,死了這條心吧!”

我也不敢太靠前,隔着一隻手臂的距離我問道:“小白?我是夏憶,這是胖子啊,石將軍!野人屯,還記得嘛?”

“黑白無常?救命吶!來人啊!”她又開始大叫起來,沒到片刻她竟然從牀上跳下來跪在我倆面前又大哭道:“求求兩位大仙放過我吧,我爸爸他一個人真的很可憐的,我還要照顧他的,我不想那麼早死,求求你們發發慈悲吧。”

“小白你好好看看,是我們啊,我是胖子!”

“啊?你是豬八戒?孫悟空呢?快叫孫悟空出來打妖怪,這裏有鬼。”說着她擡起頭朝着四周瞄道:“你看,你快看,那邊就有一個小孩,穿着藍衣服的,他手裏還拿着一把刀,血淋淋的。啊!他朝我走過來了,救命吶!”她飛一般的爬到了牀上然後用被子把自己蓋了起來在裏面瑟瑟發抖……

走出病房,袁小白的父親眼睛通紅,我們隨着他去到了那個醫生的辦公室,那個醫生說道:“袁先生,目前令千金的狀況只能爲維持生命,但是我怕再這樣持續恐怕不會超過一個月,她的各項身體指標都在下降……”

“想盡一切辦法,不惜代價!”

“不是我們不想,實在是,北京組的專家前天也來過了,那都是國內最好的醫生,結果是束手無策,我們根本找不到她發病的原因。一般來說,精神類疾病要麼是神經系統病變,要麼則是受過強烈刺激,但是這兩者我們也都反覆討論過,都不屬於。”

袁小白的父親面如死灰,他的拳頭攥的鐵緊鐵緊……

那個醫生繼續說道:“下午我的導師凱倫會來,他昨天在上海做國際學術演講,他答應我會抽空過來替袁小姐看看,他是目前全世界精神類疾病的泰斗,那可能是最後的一絲希望。”

“只要能救好她,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我知道袁先生您是愛國紅色資本家,又是上海工商聯的領袖,爲袁先生這樣的國家棟梁親屬治療本就是我的責任和義務。凱倫醫生早些時候已經看過我傳真給他的袁小姐的資料,他下午就會到。”

“好,我等!”

“我們也等。”我和胖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下午一點,辦公室的電話響起,唐醫生興奮地喊道:“來了!”

十分鐘後,袁小白病房,那個世界權威精神病專家滿臉血痕的跑了出來,他一臉狼狽地說道:“唐,這個病人我無能爲力了,讓家屬準備後事吧……” 離開了丹妮拉的辦公室后,許曜直接朝著古德所在的辦公室走去。

「你瞧瞧你幹了什麼好事!」

古德看到許曜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是責備。

古德從座位站了起來,指著校報跟許曜說道:「你瞧瞧你幹了什麼,你居然在食堂跟別人打架?」

「你若是還能保持以前的成績,還能夠讓別人看到你身上的價值,你就算是把學校給掀了或者放火燒了,我都沒有任何意見,但是你最近剛剛考出那麼差的成績,現在又在這裡惹出了這麼一檔子事,你讓我怎麼向上頭交代?」

古德現在氣極了,雖然他很早就察覺到許曜是一把十分鋒利的雙刃劍,若是用得好,以後能夠為自己帶來許多名氣,若是用不好會給自己帶來許多麻煩。

但他沒有想到,許曜這麻煩簡直就是三天兩頭就來上一出,把他弄得猝不及防。

不僅經常有老師向自己抱怨,許曜上課的態度讓他們很不舒服,甚至還有不少學生反映與許曜相處不愉快。

這些問題在許曜這次考試成績沒有出來之前,特別的少。

而這一次許曜的成績爆炸之後,他們彷彿要將之前積累著的所有仇怨全部爆發出來,紛紛將矛頭指向許曜。

「你知道我被夾在中間,有多難受嗎?」

在這其中古德教授也受到了許多人的抱怨,心中也憋著一股氣。

畢竟他作為許曜的預定導師,可以算得上是要堅定不移站在許曜這邊的人,這也成為了他被眾人圍攻的原因。

「所以你想要跟我表達什麼呢?你是想要跟我抱怨這些事情嗎?現在你是否已經後悔,讓我成為你的學生了呢?」

許曜淡然的反問道。

這一連串問題古德也回答不上來,雖然他知道許曜也同樣在承受著壓力,但他此刻真的感到十分的煩躁。

「你之所以要收我為徒,不就是看上了我的天賦嗎?不就是想要我以後出人頭地時可以享受榮譽嗎?你要是受不了那就早睡,自己走,我另外找導師,有的是人饞我。」

許曜說著還露出了不屑一顧的眼神。

古德教授聽聞此言,氣得七竅生煙,再怎麼說自己也是為他爭取到了進入研究所的資格。

現在怎麼說兩句話就翻臉不認人了?自己也不過是抱怨幾句,這小子還跟自己較真了。

得虧自己一把年紀了還老當益壯,要是換個人估計早就被他這番話給氣得心肺爆炸了。

「你覺得替我處理事情非常麻煩,但這一切都是你所知下達的決定。既然選擇站在我身邊,那就堅定不移的支持我。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我所受到的壓迫不比你低,就算是抱怨,那也是我跟你抱怨。」

許曜面無表情的說道:「今天我主動來找你,只不過是想跟你挑明了話語。要麼就堅持站在我身後,要麼就退出。退亦死,怯亦死,進乃歌,別無二路。」

古德教授聽完話后沉默許久,最後終於鄭重的點頭說道:「我知道了,無論是校長還是所長的質疑,我都可以統統為你擋下,學生那邊你自己看著辦吧。這樣總可以了吧?」

許曜點頭應下,他所需要的可不是投機取巧者,而是一位能堅定不移支持自己的隊友。

若是古德那麼輕鬆就想要享受自己的權利,那無非就是在做夢。

許曜離開后,古德無奈的嘆氣,果然是越有才華的學生,脾氣越大。

夜晚古德找上了副校長,並且跟副校長討論了關於許曜的種種事迹。

「說實在的,不是我不認可他,我曾經看到過他動手術,我承認他是個極具實力的學生,但我們認可沒有用,即使是我承認,也沒用,得讓大多數人看到他的成績。」

副校長也是皺著眉頭,心中沒底。

因為研究所的人大部分都只認成績,除非許曜能夠重新的證明自己,否則可能會失去進入研究所的資格、

「這樣吧,要不就讓研究所的那群人來看看吧。讓他們來對許曜進行測試,讓他們親眼看看這位學生的魅力。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若是許曜能夠取得輝煌並且耀眼的成績,想必研究所的老傢伙們也一定能夠對他更加的信任。」

古德提出了讓研究所的人來試探許曜的潛力,雖然研究所可能會提出一些過分的問題,或者提出一些就連自己都難以回答的問題,但他覺得許曜一定能夠輕鬆的通過他們的考驗。

此刻,一艘船艦出現在海面,他們正在收集核能戰機爆炸后所殘留下的殘骸,對飛機的殘骸進行打撈回收。

與許曜一戰後,他們封鎖了所有關於戰鬥的消息,並且聲稱只是進行軍事演習時因為失誤而造成大爆炸。

打撈已經持續了一個星期,仍舊是有許多碎片沒有能夠回收,他們也就只能在上頭還未宣布撤退的時候,繼續守在這一片海域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