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能夠前來主殿商議之人,那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個個心中猶如明鏡一般,前方老者這把生硬的奉承,著實有些尷尬。

2020-11-02By 0 Comments

「咳……咳。」

「額,此事就這麼定了,待我等再次恭迎老祖便可。」

大殿之上,碧雲宗宗主,那也是鐵了心不會出手的模樣,當初聖靈寶地之事,他可謂是深有研究,葉門的那位那絕對是個惹不起的主。

前方眾人聞言,隨即紛紛抬手表示贊頭。

而就在這時,一道極強的氣息,隨之橫掃而來,瞬間籠罩了整個主峰大殿。

「哼,一群廢物,一個葉門小輩,就把你等嚇成這個樣子,此子難道比之前的葉黎還要強不成?」 八尺之門 此刻一聲冷哼傳來,隨之大殿門前,有一道靈光閃過。

話音剛落,只見一位身穿青袍,長發,圓臉,周身靈光閃動,氣勢極為不凡的輕易道人,此刻一臉的高傲之色,隨之負手而立,緩步向著殿內走來。

「我等,拜見老祖!」

大殿之內,碧雲宗眾人見到此人,臉上均是露出恭謹之色,隨之紛紛抬手抱拳一拜。

青衣道人走進大殿,輕撇了四周眾人一眼后,隨即抬頭將目光凝聚在了前方碧雲宗宗主的身上。

「你小子,就是這樣帶領碧雲宗的?」

「我宗數百年基業,遲早毀在你的手中!」青衣道人低喝一聲,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之色。

前方殿上,碧雲宗宗主聞言,忍不住轉了轉眼珠,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看到前方之人,正大眼瞪著他之時,頓時到嘴邊的話,隨之生生咽了下去,不敢再有多言。

「你等放心,一個小輩而已,有本尊在此子翻不起什麼浪花。」大殿之內,那青衣道人,一臉的自信之色,此刻大聲開口道。

大殿之內,眾人對於宗門老祖的實力,無疑是有著極大的信心。

此刻聽聞此言,門中各大長老,隨之稍稍放下心來。

而此時大殿前,那位碧雲宗宗主,卻是不知為何,眉頭略有微皺,臉上的露出複雜之色。

「老祖,晚輩記得,上一次您與那葉黎一戰,您的神魂烙印……」碧雲宗宗主此刻深吸一口氣,隨即傳音開口道。

但從這一點看,可見這位宗主與宗門老祖的關係,並不想其他的宗門一般,否則被封神魂之事,任何一位強者都不會輕易告知他人。

前方,青衣道人聞言,不禁輕笑一聲。

「無礙,那小輩,就算擁有本尊的神魂,量他也不敢怎麼樣,畢竟本尊乃是碧雲宗老祖,在中原之地地位不俗,豈是說殺就能殺的。」

青衣道人轉過頭,此刻掃了後方宗主一眼,隨即傳音開口回應道。

而就在這時,前方大殿門前,一位身穿黑衣,實力有著通神初期的精英弟子,此刻一臉焦急之色,從門外沖了進來。

「稟告宗主。」

「弟子剛剛得到消息,赤炎宗老祖赤炎老怪已然道損,而葉門等人已經進入了我碧雲宗的宗門範圍。」

那黑衣弟子此刻跪倒在地,連忙開口說道。

「什麼……赤炎老怪死了?」

大殿之內,方才還一臉自信之色的青衣道人,頓時瞪大了眼睛,目光此刻不禁有些顫抖。

而隨著那精英弟子的開口,大殿之內眾人,均是面色劇變,內心震驚的同時,他們的眼中,同時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

畢竟赤炎老怪之名,在三門五宗,那同樣也是如雷貫耳,一身四重劫境的實力,哪怕是放眼中原之地,那也是頂尖的強者。

此時大殿空氣中的氣氛,此刻莫名的變得緊張起來。

「這,老祖,您看。」後方殿上,那位碧雲宗宗主,此刻定了定神,隨之上前一步低聲道。

殿內,青衣老人,此刻面色不由地有些發青。

隨之,在一番詢問之後,赤炎宗的情況,大殿之內的眾人,都是已然瞭然於心。

稍有沉默,只見那青衣道人,此刻緩緩轉頭,目光在殿內的眾人臉上一一掃過,他身上的氣勢,隨之慢慢的有些凝聚。

「本尊身為碧雲宗老祖,此事定當以一己之力抗下。」

「你等勿慌,召集宗門弟子,本尊有話要說。」青衣道人隨之低聲開口,他臉上的神情,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隨之他的開口,四周的眾人,那幾乎是沒有猶豫,連連點頭稱是。

「老祖,您真要與那葉飛一戰?」前方殿前,碧雲宗宗主,在一番思索之後,隨即忍不住小小翼翼地開口問道。

神魂被封印,這一戰可謂毫無意義。

若是老祖的下場與那赤炎老怪一眼,那他碧雲宗的處境,相比起赤炎宗,怕是好不到哪裡去,至少殿內的這些人,包括他在內,都不會有人敢與那葉飛正面一戰。

「你小子,廢什麼話,要不本尊繼續閉關,你去會會那葉飛?」青衣道人雙目一瞪,盯著前方之人,忍不住開口低喝道。

「這……這還是您去。」

「您去勝算比較大,晚輩這就召集宗門弟子。」

此刻殿前,那位碧雲宗宗主,那也是絲毫不帶猶豫的,隨之連忙開口說道。

不多時,殿內之人很快散去,唯有青衣道人還留在其內,而此刻大殿之外,碧雲宗的宗門弟子,已經在宗主的召集之下,向著主峰靠攏。

……

如此同時,中原之地靠被雲峽之巔,遠處百里之外。

此刻半空之中,有視線可見的流光劃過,這百里的距離,無疑僅僅只是眨眼之間。

「碧雲宗。」半空之中,葉飛抬頭望向前方,臉上隨之露出冷漠之色。

一旁,古靈月,葉方以及一直跟隨的瀟,林兩門的二人,此時同時現身,均是站在了葉飛的身後。

這二人,在經歷過赤炎宗被滅之後,眼中的輕視之色,早已經蕩然無存,此刻望向前方之人,均是一臉的恭謹之色,不敢有半分不禁之舉。

這三門五宗,儘管有著強弱之分,但整體實力相差得並不算多,如此輕易的拿下赤炎宗,其他的宗門下場,已然不言而喻。

此時,隨著視線望去,可見前方不遠處,那是一處三峰峽谷。

三座高#峰衝天而立,形成一個天然的包圍圈,將谷內的則碧雲宗包裹在其內,四周百里開外,便能夠感應到護山大陣的餘威。

相比起赤炎宗,這個碧雲宗,給人的感覺隱約要強上幾分。

「落雲弓。」葉飛低喃一聲,掌中有赤紅之芒閃過。

他周身氣勢一凝,顯然是不想過多的浪費時間。

「住手!」

「道友且慢,我等有話好說。」

而就在此時,前方半空之中,隨之傳來一道聲音。

話音未落,隱約有一道青光閃過,只見前方半空之中,一位身穿青衣長袍,長發,圓臉,面帶笑容的道人,隨之臨近。

我愛你,在錦瑟華年 「在下楚青雲,碧雲宗老祖,這位風度翩翩,器宇不凡的小友,想必就是鼎鼎大名的葉門老祖吧。」前方之人臉上笑容不變,此刻抬手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眾人均是面色一怔。

就倆葉飛的臉上,也是不禁露出古怪之色,他的靈識掃過,能夠感知到前方之人,至少是一位劫境四重天的強者,而且似乎比起之前的赤炎老怪隱約還要強上幾分。

而此人舉止,著實是有些怪異。

「葉門,葉飛。」

「你應該知曉葉某的來意。」葉飛此時懶得廢話,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之直言開口道。

若不是他能夠感知到,手中的黑色玉符內,擁有前方之人的神魂,此刻對於這位碧雲宗老祖的身份,多少會有些懷疑。

「知道,知道,葉門之事,我碧雲宗確實有做的不對的地方。」

「你看這樣如何,楚某身為碧雲宗老祖,宗門數百年基業不可能就這般毀於一旦,你我二人須有一戰,我們可以約一個賭約,你不可動用落雲弓,也不準控制楚某的神魂,若是能夠破開在下的防禦,我碧雲宗甘願臣服。」

前方半空之中,那青衣道人,此刻連連就看看,目光同時凝聚在葉飛的身上。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賭約?」

「憑什麼。」

不動用落雲弓,不動用神魂玉符,對付一個四重界境強者,著實有些麻煩,免不了耗費不少的靈力,著實不是明智之舉。

畢竟這碧雲宗一事結束之後,他還需前往餘下的三門五宗。

前方半空,那青衣道人,似乎早有所料,隨即緩緩抬手,一口白色的玉符,隨之落入了他的掌中。

「葉飛,你就算殺了我,我碧雲宗內的劫境強者還有三位,以及宗門精英弟子無數,若是奮力反抗之力,你將會得不償失。」

「這份賭約,楚某賭上的是整個碧雲宗,你只需破開在下防禦就算你贏。」 半空之中,楚青雲臉上的神情嚴肅,此刻盯著葉飛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而他的掌中,那塊玉符之內,散發出來的氣息,正是武修的神魂之息,靈識橫掃而過,可清晰地感受到,碧雲宗內所有弟子,長老,以及宗主的血魂。

「你可敢應約?」前方,楚青雲此刻低喝一聲道。

校園風流狂龍 他這儘管是無奈之舉,但若是一旦勝了,那無疑是用最小的代價,保住了碧雲宗的傳承,至少在楚青雲認為,此事可謂是穩賺不賠。

畢竟一旦他身亡,碧雲宗多半同樣會落得如此下場。

「有何不敢!」

葉飛大笑一聲,此事他省了他不少的麻煩,這個賭約他沒有利用不接下。

說罷,前方之人聞言,臉上同時露出笑容,只見下一刻,他周身氣息一凝,四重劫境之力,隨之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昆虛鍾。」

「護主……」

只見其一聲低喝,一道耀眼的金光閃過,只見一口古銅石的橢圓形大鐘,隨之出現在了那楚青雲的跟前。

此寶散發滄桑之意,其上古符文印記刻畫,散發出極強的渾厚之力,觀其威勢至少是下品仙寶級別的渡劫寶器。

那古鐘周圍,隱約有雷弧閃動,告知著四周眾人,此鍾乃是那楚青雲的本命法寶。

「葉飛,賭約已成,你若是不信守承諾,我楚青雲就是拼著神形俱滅,也要與你拼了。」前方半空之中,楚青雲隨之開口大吼道。

他此刻,並未出手攻擊,而是體內的靈力運轉,將靈力全部轉化為防禦之力。

那口巨型古鐘,更是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其上的氣勢越發的宏厚。

而此時,後方峽谷半空,碧雲宗的宗主,以及宗門內的幾位這長老,此刻均是躲在後方,在看到前方的情景之後,均是忍不住連連稱讚。

「不愧是老祖,一個賭約就將死棋給盤活了!」

「有昆虛鍾在,三門五宗之內,無人可破老祖的防禦,我碧雲宗這次說不定有救。」

「……」

碧雲宗的長老們,此刻臉上的神情,不由地放鬆了幾分。

「額,你們又沒有想過,若是那葉飛破開了老祖的防禦,那我等又該如何?」碧雲宗宗主,此刻藏匿與浮雲之中,忍不住低聲開口道。

身旁幾位長老聞言,均是面色微變,一番思索之後,均是不禁轉了轉眼珠。

「還,還能怎麼辦?回宗門收拾典籍,法器,準備加入葉門。」

「對……聽說葉門長老多半道損,以我等的實力,再差也能夠混個長老噹噹。」這幾位宗門長老,似乎想得倒是挺開。

無論誰贏誰輸,似乎在他們的眼中,影響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

「有道理,只是不知葉門,缺不缺門主?」雲層之中,那位碧雲宗宗主,此時忍不住一臉正色地開口說道。

身旁眾人聞言,均是受不住收回目光,轉頭深深地看了他們這位宗主一眼,儘管沒有開口多言,但那眼神似乎在看待一個白痴一般。

碧雲宗宗主此時也不在意,一番沉吟之後,隨之抬頭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

前方,半空之中,楚青雲的防禦手段,已然是運轉到了極致,那口巨大的古銅鐘,同時將他的身形落在在了其內。

「可以了。」

「你過來啊!」

楚青雲氣勢如虹,此刻目光鎖定葉飛,大聲開口低喝道。

有仙寶護體,在加上他四重劫境的靈力防禦,絕不是一般的攻擊,能夠輕易破開他的防禦的,只要當初一擊之力,這場賭約他便是最後的勝者。

前方遠處,葉方與古靈月等人,此刻臉上的神情,同時變得有些怪異。

「堂堂四重天強者,此人也忒不要臉了吧,哪有這樣防禦的?」葉門門主葉方,此刻忍不住開口低語道。

他身為門主,對於三門五宗,本身就極為了解,而前方那位碧雲宗老祖,他自然也是不陌生,在葉門的資料中,此人比起那赤炎老怪還要強上不少。

而後方,瀟門蕭何與林門的那位,在看到碧雲宗應對之法后,頓時彷彿是絕境中看到希望一般,二人眼中均是爆出靈光。

若是那楚青雲贏了,他們的宗門,或許同樣可以通過此法躲過這一劫。

同樣的,葉飛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如此同時,後方的古靈月,此刻上前一步,隨之站在了葉飛的身旁。

「那件仙寶,本身就是防禦寶器,在加上此人將全身的靈力,全部轉化成為的防禦之力,想要破開有些困難。」

「需不需要我不幫你?」

古靈月臉上帶著笑容,此刻輕聲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隨即輕輕搖了搖頭,前方之人防禦雖然恐怖,但並非無法破開。

「不用,破此人防禦,一擊之力足矣。」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在這種防禦之下,前方之人若是出手攻擊,或者閃身躲避,他想要傷到此人極為困難。

但若是這般,準備硬生生抗下他一擊之力,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這麼有信心?」古靈月微微一愣,她可是能夠感應到,前方之人的防禦程度,那幾乎已經達到了五重劫境地步。

想要破開這樣的防禦,神域的仙寶落雲弓是不可缺少的,不光是落雲弓的威勢極強,同時來自神域仙境的力量,均有著無視防禦之力。

哪怕前方之人強者,落雲弓之下也不敢一直硬抗,但動用此弓想要破開那種程度的防禦著實有些艱難。

半空之中,葉飛沒有解釋太多,現在的他可是處於全盛時期,儘管界脈之力被自己封印,但他掌握的術法神通,卻是可以隨意施展。

「葉某有一術,足矣傷你。」葉飛體內的靈力爆發,此刻移步踏空而行。

他身上的氣勢,隨之在無形之中不斷的攀升,體內的寒冰之力,下意識地散發而出,四周空氣中,逐漸泛起了寒意。

但其掌中靈決凝聚,卻並非是冰界真身之力。

「哼,狂妄!」

「你能傷到楚某半分,碧雲宗打開拿去。」楚青雲對於自己防禦,顯然有著絕對的信心,此刻臉上滿是自傲之色。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對於自己睿智,他可謂敬佩不已,只需小小一計,就化解了碧雲宗的死劫。

前方,半空之中,葉飛聞言淡笑一聲,他體內的靈力此刻還在不斷凝聚。

「封地,禁空,鎖神,斷覺,滅魂,奪魄,轉輪,滅生。」

「仙術:神使一指。」

葉飛掌中迅速掐訣,他的身上升起一股奇異之力,霎時間半空之中,已然是風雲變色,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襲卷天地。

法訣凝聚,隨之抬手一指。

半空之中,一道金光傾瀉而下,那彷彿是從天而降的一道耀眼光柱,如同一根巨大的手指一般,瞬間鎖定了前方之人。

「嘶!神使一指,你與神域仙境,到底是什麼關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