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臉色還有些蒼白的艾絲,看了看正望着自己的副隊長,緊皺了一下眉頭,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亡靈……裏面真的是亡靈嗎?這裏怎麼會有亡靈的?”

2021-01-30By 0 Comments

“由剛纔的現場看來,很明顯,三位隊員的屍體遭到了殭屍的分食……”扭頭望了望眼前那隱森的城堡,頓了一下,雷斯接着說道:“我剛纔已經派人將這裏的情況向組織彙報了,隊長,我們下一步,該採取什麼行動?”

“殭屍……雷斯,你覺得我們的隊伍在這裏遇到它們的話,勝算如何?”望着自己的副隊長,艾絲不知道爲什麼,每次遇到難題時,自己總是喜歡先詢問一下他的意見。

“嗯,殭屍……依據剛纔的情況來看,這裏的殭屍應該爲數不少。不過,如果單是殭屍的話,我們也沒有什麼好怕的。除了噁心點,它們對我們並不能造成任何的傷害。”望着隊伍中的牧師,雷斯確信的答道。

“但是,有點值得懷疑的是,如果這裏只有殭屍的話,它們顯然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殺死我們的隊員。我懷疑,這裏有着其它更加厲害的亡靈,他們纔是殺死隊員的罪魁禍首……”

沒有吭聲,低頭思索了半響,艾絲突然說道:“以前,我們的這個隊伍,一直都是做些找找人,查查情報的任務。現在,我們難得的遇到了這個立功的機會,我不想就這麼放棄……”望了望雷斯以及身邊的隊員,停了一會,她接着說道:“雖然剛纔的那一幕給我們帶來了極大的恐懼,不過現在,我想要親自去克服這種恐懼,替慘遭不幸的隊員報仇!”

“這樣吧,因爲我們誰也不清楚這個城堡裏面到底存在着什麼樣的危險,我也不勉強大家,大家一起表決一下,是直接回去面對其他小隊的嘲笑,還是勇敢走進去替我們的隊員報仇……”

互相望望,隊員們很快就達成了一致的意見。隊長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擁有着強烈自尊心的隊員,誰還願意在這個時候說回去?

……

咣的一聲,緊閉的城堡大門,被雷斯一腳給跺開了。

在大門打開的一瞬間,一股腐爛的惡臭,立刻撲面而來。

緊捂着鼻子,小心翼翼的前進了數十米,四周,突然涌出了無數只不停呻呤着的殭屍。而隨着殭屍的不斷靠近,一時間,那讓人作嘔的惡臭更加的強烈了。

緊皺着眉頭,握好自己手中的武器,每個隊員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雖然那些面目猙獰的殭屍如同潮水般的涌來,但是戰鬥,還是很快的就結束了。在隊伍裏兩位神聖系的牧師幫助下,這些最低等級的邪惡生物,簡直就像飛蛾撲火般的被消滅了。

昏暗的角落裏,一直躲在那裏偷窺的希德,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雖然損失了大部分的殭屍,但是,通過剛纔的戰鬥,他也清楚的掌握了暗影小隊的職業構成:一個弓箭手的隊長,一個劍士的副隊長,兩名牧師,三名法師,其餘的全部都是盜賊了……

哼,就這點實力還敢硬闖自己的城堡?清楚了對方的實力,希德馬上就隱身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

似乎驚訝於戰鬥的簡單,艾絲小隊的士氣立刻高漲起來,稍微調整後,又接着繼續深入。

經過了幾個空蕩蕩的房間,衆人突然覺察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氛。掃視了一遍四周,空蕩蕩的迴廊上,並沒有任何的亡靈生物。

就在全隊小心翼翼的前行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一聲清脆的骨骼聲,在頭頂上方響了起來。

骷髏?不等他們擡頭,幾十個白花花的東西就從天花板上跳落了下來。

而在看清楚眼前出現的敵人後,艾絲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骷髏守衛!這裏竟然有骷髏守衛!


面面相噓的和雷斯互望一眼,艾絲立刻沉聲喝道:“大家小心!”

“保護牧師,往外撤退!”丟下這句話後,雷斯雙手提劍,朝着最近的一個骷髏守衛勇敢的衝了上去。 雖然隊伍突然遭遇到了埋伏,但是,憑藉着雷斯的勇猛,還是很好的將跳入陣型內部的兩個骷髏守衛擊飛到了防衛圈的外圍。

鎮定下來後,面對着骷髏守衛那咄咄逼人的進攻氣勢,小隊成員防守的也是異常的吃力。要不是背後兩個牧師不停的給他們加持治療,恐怕戰況,馬上就會呈現出一面倒的局勢。

面色凝重的望着將自己層層包圍起來的敵人,艾絲開始有些後悔剛纔的莽撞了。

那些骷髏守衛,雖然隊員們也能偶爾的摧毀幾隻,但是,倒地的它們沒有幾分鐘就會再次的爬起來,重新加入戰鬥……

看到自己無法徹底的殺死敵人,艾絲小隊的隊員們,心裏都透涼透涼的,悶頭憋着一股勁死命的往外突圍。

一直躲在暗處的希德,看到這種局面後,陰陰的一笑,就朝着暗影的位置潛移過去……

迴廊裏,突然響起的一陣陰森的冷笑,讓艾絲他們心中猛的一驚。然而,還沒等他們順着聲音的來源看清楚來者何人,就忽然覺得自己竟然渾身乏力起來。

虛弱?亡靈法師?

慌張的將手裏已經把持不住的弓箭射出去後,艾絲也終於看到了那個從黑影裏走出來的人。

蒼白的肌膚,深陷的眼眶,以及那凌亂的頭髮,這,這不正是亡靈法師的外貌特徵嗎?

完了,今天看來要交代在這裏了……

就在艾絲失神的愣在那裏時,雷斯一個縱身來到了她的身邊,“隊長,我們快撤退……”

話還沒說完,突然,一聲急促而又短暫的慘叫就從他們的身邊傳來。匆匆一瞥,一個隊員的腦袋,此時,正被骷髏守衛手中的利刃給削了下來。

兵敗如山倒,防禦圈被撕開了一個口子,不等其他隊員補防,又有三名成員慘烈犧牲。乘機鑽入陣型內部的骷髏守衛,立刻將手裏的屠刀對準了脆弱的牧師……

滅了,全軍覆沒了……


心灰意冷的閉上眼睛,艾絲不忍去看那殘忍的一幕。

就在艾絲已經放棄了最後的抵抗時,雷斯卻輪起手中的長劍,大喝一聲,朝着堵住退路的骷髏守衛憑空劃去。

原本平淡無奇的長劍,此時,竟然泛出了隱隱的白光,在劃破空氣時,甚至還傳來嘶嘶的響聲……

一道劍氣,毫無阻礙的切過了面前的骷髏守衛,

劍氣過後,地面上,也隨即裂開了一道縱橫五米左右的裂痕。

而那五米之內,所有被劍氣劃過的骷髏守衛嘩啦一聲,全部散落在地上。原本被牢牢包圍住的局面,立刻消失於無形。

“快逃!”抓住艾絲的手,雷斯拉着她就朝外面的門口跑去。

“看不出來,還有點真本事……”快速的念出一串咒語,雙手一舉,一道兩米多高的骨牆就將回廊的出口牢牢堵死。

“嘿嘿……”又是一陣陰冷的笑聲,希德再次右手一揮,原本被摧毀的骷髏守衛嘩啦嘩啦的站起來了一片。

“既然來了,就多玩會吧……”打了個手勢,那些白骨手下立刻殺氣騰騰的再次涌了上去。

緊握劍柄,對着骨牆使勁的砍了一下,雷斯卻發現面前的骨牆根本就沒有遭受到任何的破壞。

“你是誰,爲什麼要跟我們作對?”知道自己今天是凶多吉少了,緊緊的盯着遠處站立着的亡靈法師,艾絲不甘心的問道。

“作對?不,不,不,親愛的小姐,我可沒有跟你們作對。身爲這裏的主人,我太寂寞了,所有,我只是想要把你們留下來永遠的陪在我的身邊……”

“陪在你的身邊?做夢!”看到雷斯毫不放棄的不停砍着骨牆,艾絲又重新恢復了鬥志。

緊緊的盯着那個逐步走入自己射程之內的亡靈法師,她慢慢的取出了一支箭,隨後,突然快速的將它搭在弓上,直接瞄準射了出去。

雖然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但是,完全被虛弱的艾絲,此時根本就無法將箭,有殺傷力的射到希德的面前。

不甘心,再次的搭弓射箭,卻換來了同樣的結果,遠遠的那個亡靈法師,連躲都不躲,徑直的看着那軟綿綿的弓箭在自己眼前跌落。

狠狠的咬了咬牙,望着已經快要來到眼前的骷髏守衛,艾絲伸手從背後取出了最後一支箭。

然而這一次,還沒等她將箭搭到弓上,腦後,卻突然傳來了猛烈的一擊,眼前一黑,立刻軟軟的躺在了地上。

“嗯?”看到眼前的突變,希德也覺得有些詫異,這個副隊長,他好好的幹嘛要打暈自己的隊長?

還沒等他想到一個合理的理由,希德再次吃驚的發現,那名副隊長在看了一眼地上的隊長後,他的眼神,竟然變了。

而且不僅是眼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也不再相同,那感覺,就好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似的。

“你,你是誰?”看到一下子就穿過那些骷髏來到自己面前的那個人,希德驚恐的連連後退。

還沒後退兩步,胸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低下頭,不可思議的望着那把洞穿自己的長劍,希德不明白爲什麼剛纔還在垂死掙扎的人會突然擁有了這樣的力量……

突然,太突然了,這一切,就好像是在作一場噩夢,只是,這噩夢裏的痛楚卻又是如此的真實……

“暗影……暗……影,十……三殺?”

冷冷的盯着眼前那個慢慢倒下的亡靈法師,雷斯一言不語。

無從得知自己想要的答案,呆滯的望着身邊站立着的男人,希德的視線,開始逐漸模糊起來……

……

同一時刻,一直靜靜的躺在海底的天賜,突然發覺自己的體內,有什麼東西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當天賜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時,恐慌,來到海底後的第二次恐慌再次涌上了他的心頭。

就是那個東西,它一開始控制着自己來到了遺棄城堡;也正是那個東西,它給予了自己無窮的力量;而還是那個東西,它讓自己現在無能爲力的躺在了海底……

可是現在,那個東西卻在逐漸的消失了。難道,難道自己要真正的死亡了麼?

儘管天賜在那一個勁的驚慌着,但是他的意識,卻一直清醒着。

其實他不知道,那個他所不瞭解的東西,正是希德對他的控制力,現在希德死了,那個控制力自然也就消失了。

在一般的情況下,失去主人控制的亡靈都會重新回到死亡的狀態。畢竟,它們沒有自己的意識,不能控制自己。但是天賜不同,他有着自己的獨立靈魂,失去了控制,只會讓他重獲自由,重新獲得自己的全部控制權。

而至於現在他爲什麼還是不能動彈,只是因爲他所控制的骨架已經大面積破碎。雖然骷髏完全可以自己重組,但是,還在那擔心着自己即將死亡的天賜,顯然還沒有到達掌握這種能力的程度。

所以現在,他也只能呆呆的躺在這裏,繼續着那無比的恐懼。

…… 黑暗中,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天賜終於明白過來,自己不會因爲那個東西的消失而死亡。

意識到自己能夠繼續存活下去的天賜,再一次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正是這麼無意的檢查,卻讓他驚喜的發現,自己對於自己身體的感知,竟然變得異常的靈敏起來。

自從在這個世界擁有意識以來,自己還是頭一次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每一塊骨骼,甚至,是每一片碎骨。

清清楚楚的感知着那些散落的到處都是的碎骨,天賜的內心,無比的興奮起來。

帶着這激動的情緒,他也開始嘗試着控制自己的身體,畢竟,一輩子就這麼躺在這裏,就是個死人也會不願意的。

想法是好的,但是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雖然可以敏銳的感覺到自己的骨骼,可是,全部都是碎骨,如何能夠行動的起來?

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嘗試之後,他,仍舊靜靜的躺在海底。

當然,忙乎了那麼久也不是一無所獲,通過剛纔的折騰,天賜發覺自己的觸覺,變得更加的靈敏了……

看到了進步,也就看到了希望。當他失敗的次數足以和愛迪生媲美時,天賜終於抓住了那麼一丁點的感覺,那是控制身體的感覺。

慢慢的協調着全身的骨骼,跟隨着那種感覺,天賜逐漸的熟練起來。

終於,又經過了漫長的時日,天賜再次興奮的發現自己竟然成功的移動了一下那隻離自己有一米多遠的右手食指。

邁出了關鍵的一步,後面的事情也就容易得多了。

幾乎是在一天之內,天賜逐步控制了自己的整個右手,整個左手……

在不可言喻的喜悅中,他,終於重新奪回了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再一次滿心歡喜的嘗試着站立起來,天賜卻忽然發現自己僅僅是將各個骨骼像個人形一樣集中在了一塊,維持不到幾秒鐘,立刻再度散落在海底的泥沙中。

……

人的全身,有着大小骨頭二百零六塊,現在的天賜,渾身都是碎骨,數目不知道要增加到多少,想要同時控制這成千上百的骨頭做協調運動,這,還遠不是現在的天賜所能到達的地步。

早已經將失敗當作自己最熟悉夥伴的天賜,沒有氣壘,總結了一下經驗,很快就接着嘗試起來。

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一次又一次的崩潰……

成功,永遠偏愛於那些有毅力能夠持之以恆的人。

死亡之海的海底,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之後,天賜又一次的站立起來。

這麼多次的骨骼重組與崩潰,讓他,終於將自己的身體牢固的組合在了一起。

成功了!自己成功了!

站立在漆黑一片的海底,並沒有高興多久,他又開始準備重新回到陸地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