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自然也沒看到霍御乾那譏諷的一笑,毛都沒長齊的丫頭。

2021-02-01By 0 Comments

“大帥到!敬禮!”門外衛兵一喊,屋內女人開始哄亂,恰好緩和了此時的尷尬。

席上,霍御乾與霍大帥商討着軍事,傅酒隱隱約約聽到霍御乾過幾日就要南下出軍,此戰大約要打三年。

可大家都沒料到,這一仗一打就是六年。

傅酒從黃毛丫頭熬成了老姑娘,雖早已推翻了清朝建立了民國,但大多數人的思想仍舊是封建時代,十九歲都未出嫁的女孩,自然成了老姑娘。

民國初期,軍閥混戰,二十八個省份被各大軍閥分割,其中領域最廣的十二省沈系軍閥,八省尤系軍閥,三省霍系軍閥,二省韓系軍閥。

各大軍閥建立政.府,培養傀儡接任主席,軍閥大總統由沈宗澤接任,各大勢力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波濤洶涌。

軍閥混戰,沈宗澤作爲大總統,若沒有侵害到他的利益,他便假裝不知道或者不想管。

若他想將一個勢力扼殺在搖籃裏,也毫不猶豫。

民國十六年

大帥府裏有一座醇苑,這裏一片濃郁的竹林。

天剛剛露出魚肚白,女人的身姿穿梭在竹林裏。

淡藍色的旗袍貼在身上,那腰細的盈盈一握,胸部起伏的曲線恰到好處,旗袍下露出的腿修長白嫩,光是看着背影就讓男人癡迷。

傅酒手持罐頭採集着竹葉上的露水,早就聽聞今日少帥凱旋歸來,令傅酒無望的戰役終於打完了。

傅酒常常做一個夢,騎在白馬上的霍御乾勝利歸來後來迎娶她。

她一直在糾結是舉辦傳統的中式婚禮呢還是最近大家都興辦的西式婚禮,跟中國截然不同,西式婚禮穿的是白色的洋裙,雖是白色確格外好看。

不一會,罐子就收集滿了,傅酒將罐子裏的露水重新倒入一個更大的容器,此時天已經完全亮了。

傅酒坐在梳妝鏡前挽了一個好看的髮型,平日裏不愛擦脂塗粉的她今日上了一層淡淡的粉,原本白嫩的臉更是水光透亮。

抹上一層口脂,氣色又好了許多,等伺候的丫頭進來時,傅酒已經收拾化妝完了。

小思眼前一亮,感嘆道:“小姐,您今天真是太美了,肯定是爲了少帥專門打扮的對吧。”

傅酒紅了臉,惱羞道:“莫要亂講,隨我去給奶奶和蘭姨請安。”

膳堂裏已經有少許的人,今天大家都起的格外早。

“酒姐姐來了。”年十六的一女孩喊到,大家都看過去,一時被傅酒迷了眼。

女子秀雅絕俗,小巧的瓜子臉上黛眉舒展,一雙眸子看人時秋波盈盈,桃腮帶笑,氣若幽蘭,渾身透着一股溫柔氣質。

“酒兒今日格外的美麗。”霍夫人笑着誇讚道。

姨太太們各有心思,誰不知道今天傅酒如此就是爲了那少帥啊。

霍大帥有七房姨太太,二姨太早早去世了,留下一個女兒霍流煙,而在兩年前霍流煙已經出嫁了。

三姨太是一軍官的女兒,爲大帥生了一個兒子霍誠,現在大概二十歲,在醫院坐診。

四姨太緊跟二姨太害病去世了,留下一個兒子霍重年,現在養在六姨太手裏。

五姨太有雙胞胎女兒,名叫霍雙雙和霍楚楚,年近十五歲。

六姨太最受寵,但卻是煙花女子,早年服用了絕子湯終身不孕,養着四姨太的兒子。

七姨太是前年剛娶進來的,年紀才十八歲,比傅酒還小。


霍老太太看着傅酒越看越喜歡,傅酒是傳統的中式女子,針線刺繡精湛,性格溫順,廚藝了得,深受老輩人喜愛。

“哎呀,都別看了,快用早膳吧,在看呀,酒兒的臉就快要變紅燈籠啦,哈哈哈。”五姨太最會活躍氣氛,她說道。

在座人跟着輕聲笑道,早膳過後便有人通報大帥已經前去迎接少帥。

大堂內

霍老太太坐在首座,霍夫人坐在旁邊,其他姨太和小姐紛紛就坐,傅酒坐在霍夫人旁邊,大家都等着霍御乾歸來。

這時,霍老太太派出去打聽情況的小廝回來了,“回老太太,少帥已經到城門了,小人還看見,少帥的馬上還坐一個穿洋裙的女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眼光齊刷刷的看向傅酒。

傅酒也是心裏一緊,他…… “奶奶,蘭姨,酒兒早起時就覺着身子不適,適才覺着加重,酒兒還請奶奶允許回房歇息。”

傅酒這時站起來,垂着眸說道,聲音是溫柔如水,在座的人誰不知道她話裏的意思。

霍老太太心裏一緊,心疼的看着她,便讓她去了。

“瓊樓怎麼回事!”霍夫人皺着眉表情氣憤,呵斥道。

霍老太太嘆了一口氣,安慰道:“莫急,等人到了看看再說。”


傅酒踩着高跟鞋,只覺腳下的地再晃動,小思連忙攙扶住。

小思癟着嘴心疼道:“小姐,您沒事吧,或許那小廝看錯了。”

“無礙,我們先回房吧。”傅酒咬着脣瓣,殷紅的口脂被她的牙齒抹掉一塊。

回房後,傅酒一句話也不說,小思看了很擔心,“小姐,你不要傷心了。”

傅酒不語,她打開自己的衣櫥,拿出裏面一條白色錦繡旗袍,看來是用不上了……

想起自己三個月前知道霍御乾要回城了,馬上去服裝店定製了這一身旗袍。

想想可真是好笑……傅酒嘲笑了自己一番。

不一會聽到外面有了動靜,大抵是少帥到了。

小思也聽見了,一臉擔憂的看向傅酒。

“小思,你去看看吧,回來告訴我。”終於,她坐在銅鏡前愣了一會,緩緩開口。

看着鏡中的自己只覺想笑。

好不荒唐! 蝸居 ,沒想到,霍御乾竟然帶着別的女人回來了。

回過神來,傅酒視線模糊才知道自己充了淚,傷心深處。

幼時母親經常帶她來霍府玩,那時她便喜歡霍御乾。

她還記得,霍御乾曾經也拉着自己的手去大街上買糖葫蘆,只是這些也許只塵封在她的回憶裏。


六年前到大帥府,霍御乾已初見成熟,她在心底的愛戀更加深度,便是那次以後他們便沒有什麼交流了。

午時,一陣轟天炸地的樂炮聲將傅酒驚醒,喚來小思,小思一臉擔憂進來。

“小思,你去前院看看,別叫別人看見了。”傅酒輕聲道。

小思自然知道傅酒什麼意思,她點點頭便去了。

一席軍裝颯爽英姿,高大強壯的男人摟着穿着洋裝的女人邁進大堂。

霍御乾比六年前顯得更加成熟有魅力,劍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臉上雕刻着如同希臘雕塑般深邃的五官,六年風吹日曬後小麥色的皮膚男人味十足。

霍御乾一進門便迷住了姨太太的眼睛。

而身邊的女人,精緻的如同洋娃娃,頭髮是新式的捲髮,帶着白紗的小禮帽,身穿白色的小洋裙,一雙眼睛長的更是魅惑。

看到這女人,霍老太太和霍夫人微微皺眉,霍夫人暗自在心底罵道狐媚子。

霍家小姐們卻羨慕着女子,她們都是受新式教育,平常裏也是喜歡穿洋裙,看着女人身上的洋裙,小姐們羨慕的不得了。

“奶奶,母親,我回來了。”霍御乾在霍老太太面前跪下。

“乖孫,起來吧,這位是?”霍老太太故作疑惑道。

“這是我的妻子,連城陳家女兒陳雪娜。”霍御乾拉住西娜的手。

西娜甜甜一笑,清脆的聲音道:“奶奶,母親好,各位姨娘們好,我叫陳雪娜,平日你們喊我西娜就好了。”

到是自來熟,老太太心裏嘀咕。

“你娶妻爲何我們都不知道,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這婚事又怎作數。”霍夫人陰沉着臉皺着雙眉說到。

“母親,現在已經是民國了,大家都推崇自由戀愛。”西娜一點也不生氣,反而笑着說到。

“母親,奶奶,我和西娜已經簽了民國結婚書,是合法的夫妻。”霍御乾語氣很嚴肅,在座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同胞妹妹霍楚玉先忍不住了,她急道:“哥哥,你們結婚了,那酒兒……”

還沒等霍楚玉說完,霍夫人出聲制止了她, “玉兒,你領着其他姐妹出去吧。”

霍楚玉撅撅嘴,給其他姐妹個眼神,大家隨着她走出去。

她是在是覺着酒兒姐姐太可憐了,等哥哥等了六年,誰料到哥哥自己領回來妻子。

醇苑

小思回來了,傅酒等的有些焦急,但是表面上還是表現的風平浪靜。

“怎麼樣了?”傅酒語氣溫和着問道。

傅酒淡淡的問到:“少帥怎麼樣?”

小思一臉崇拜道“少帥人高馬大,威風凜凜,而且比以前更英俊。”

和記憶的霍御乾有些相似,估計時間給了他成熟的氣質吧。


“他的夫人呢?”傅酒繼續問道,小思撇撇嘴:“小姐,那女人燙着捲髮,穿着小洋裝,是很好看 但是,不是小思誇你,小姐你比她好看多了,她不及小姐您的美!”

小思真的沒有撒謊,她看到了新夫人,卻是讓人驚豔,但是卻有些豔俗,比起小姐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穿洋裝……傅酒低頭看了下自己一身旗袍,她不曾穿洋裝,比起洋裝她更喜歡傳統的旗袍。

“小思,要尊稱少夫人,免得別人聽去惹禍端。”傅酒蹙眉提醒小思。

小思撇撇嘴,明明您纔是少帥夫人…… 少帥凱旋歸來,自然是要吃豐盛的佳餚,廚房裏早早就備下食材,只等霍大帥開席。

霍老太太命人去喊傅酒,她自然知道這孩子定然不會來,只是想讓她知道沒忘了她,老太太早就給霍夫人交代廚房留下一點飯菜送到醇苑。

霍大帥接了霍御乾後就去了軍營,現在已經回來了。

宴席馬上開始,醇苑這邊,傅酒微笑着謝絕了來傳話的丫鬟,待丫鬟轉身要走時她突然叫住丫鬟。

“小思,去把櫃子上的竹露清拿給她,對奶奶就說是酒兒因病不能參加宴席的賠禮。”傅酒溫柔着說。

原本這竹露清她就是準備霍御乾凱旋歸來時贈予他的。

還好,現在仍能用的上。

丫鬟接過來瓷器瓶裝的竹露清,心底暗暗爲傅酒可惜。

雖說少帥帶回來的夫人美豔無比,但和傅酒小姐那種越看只覺越好看來比,她認爲傅酒小姐更勝一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