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至於他以後的故事,後面自有分解。先來看看發生在現實世界的情節,小明把陳誌慶送回家離開之後。

2020-11-02By 0 Comments

陳俊下班回家,從父親陳志口裏得知蔣蓉從神經病院出走的事。看着兩鬢斑白的老父親,他淡然一笑道:“沒事,也許她想在外面闖蕩一番。鳥兒大了遲早是要離開溫馨的窩,你如果是不放心,我以後在外面多留意,看看能不能讓她回來。”

吃過晚飯。陳俊接到局裏打來的電話。許久沒有去局裏的他,覺得很意外,接通一聽是許斌打來的。

許斌打電話來的目的,是偷偷告訴他一件事,那就是關於杜雲海死亡事件。蔣蓉是現場目擊證人,也是嫌疑人之一,雖然經過神經病專家的會診,證明她有間隙性雙重人格分裂臆想症。但是杜雲海的親屬似乎不認同這個診斷,好像暗地裏在打聽她的下落。

許斌告訴陳俊,私自在查蔣蓉下落的不是別人。正是杜雲海的舅舅大人,市裏首屈一指的暴發戶劉志偉。

對於這個人,陳俊好像還有一些印象。記得他好像還是什麼代表,也是勞動模範,更是青年企業家的領頭人。曾經他還出席過劉志偉的記者招待會,不是去參加會議,而是帶隊去保駕護航的。

在當時陳俊接到命令,是去協助維護次序的。可是到了現場才知道,他們是來給這些出名人物站崗的。那麼熱的天,就那麼在太陽下暴曬接近兩個小時,一個個曬得紅臉張飛的,好幾天都在脫皮。

作爲領隊的陳俊,卻沒有機會給那位大,大名鼎鼎的青年企業家面對面的說一句話。所以許斌提到劉志偉時,他模棱兩可只能記起上一次去站崗的事,至於其他細節都忘記了。

也許陳俊平日裏關心這些八卦新聞的時間較少。對報紙上那些頭版頭條的新聞人物,也不感冒。只是把心思放在本職工作中去,學不來阿諛奉承的他,沒有大後方關係網的保護下,最終的下場就是去巡邏。

陳俊心裏敞亮,自命不凡。他自我認爲,是金子在那都發光。所以即使來做了巡邏,也是勤勤懇懇,踏踏實實的工作。讓接受他的工作單位,沒有辦法使絆,更沒有辦法在雞蛋裏挑骨頭。在工作幾個月後,升級爲巡邏小組長的他笑了。

陳俊擔心蔣蓉,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已經進入了劉氏兄弟的視線。

不是那種敵意的視線,而是那種欣賞,讚許,佔有的視線。劉氏兄弟不認識蔣蓉,只是聽說她的名字,真人還沒有看見過。

雖然她很漂亮,卻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雖然她很迷人,卻沒有明星的朝氣蓬勃和運道。自然而然她就是一個童話故事裏的灰姑娘,被衆多女**慕,追崇霸氣十足的劉氏兄弟看中。

劉志斌帶着蔣蓉去了豪華的私人住宅,一棟依山傍水的小型別墅。這棟別墅是他和哥哥劉志偉的祕密聚會點,沒有其他人知道,包括平日裏那些逢場作戲的女人。

哥哥劉志偉最近在搞一個大計劃,競標市郊區一座名叫塔水村的小鎮。預備用來開發房地產項目,同時給他一起競標的對手,也有這個打算。

競標對手好像叫鄭德標,勢在必得的劉志偉,豈能讓對手奪得此開發項目。他暗自打起了小算盤,用築高標註籌碼的方式來阻擋對手。可惜的是對手資金雄厚,早就預防他這一招,並且回籠了大筆的資金等待標註加倍。

劉志偉煩心着呢!姨媽整天沒事來來家裏,哭哭啼啼求他給表弟杜雲海報仇。據說;去找什麼問米仙姑,說杜雲海死不瞑目什麼的。

問米仙姑的話可以信嗎?不就是搞封建迷信騙取錢財的伎倆而已。劉志偉知道,卻不敢避開姨媽,他忌憚母親的嘮叨。

弟弟劉志斌倒好,整天價裏泡妞兒,小事不見人,大事還得四處找。打了一通電話,提示是不在服務區內!

劉志偉得意一笑,立馬知道弟弟在那了。同時深知,他一定有什麼祕密沒有告訴自己。給母親打了一個招呼,急匆匆出門的他,也的確有急事要找弟弟幫忙。

駕駛坐上的劉志偉,嘴角微勾,陰冷的眸子直視前方。計劃在腦海裏醞釀,弟弟劉志斌就是他手裏一枚棋子。 041 棋逢對手

人生就如一盤棋局。在圍棋博弈中,佈局非常重要,這體現出棋者的智慧謀略和高屋建瓴。同樣;商場如戰場,戰場上硝煙瀰漫,鮮血迸濺;商場上爾虞我詐,明爭暗鬥;劉志偉和鄭德彪可謂是棋逢對手,一個視錢財如糞土,不甘於落敗下馬。一個有着72變的嘴臉,非同尋常的遍灑關係網,關係網就像一張蜘蛛網,來一隻獵物吞掉一隻,來一雙不客氣一併吞掉。

劉志斌是哥哥劉志偉三枚重要棋子中的一枚。面子上就是劉志偉出面,一張善意,笑眯眯,以豁達,大度優秀企業家面孔出現在公衆場合。

車子無聲的滑行,一幅幅巨大,嶄新的廣告宣傳畫框在車頂上方一掠而過。陳俊冷眼瞥看了一眼廣告畫框裏那位富態,含笑的面孔。鼻子冷哼一聲,暗自道:劉志偉?

他猜測得沒錯,巨幅宣傳欄畫框裏的主角就是劉志偉。這是推廣型廣告,其目的就是要利用他平時所做的掩善事,來博得公衆的共鳴效應。

廣告內容自然是爲了競標前期做準備的,這是劉志偉和心腹精心策劃爲了競標取勝,所做的應對策略。 野心家 心腹曾經得到劉志偉多次的授意,以私下面談的方式,去動搖鄭德彪競標的決心。沒想到這丫的,就像一隻餓狗,好不容易看見一根香噴噴的肉骨頭,豈肯輕易撒手的道理。他表示,不會放棄競標……

劉志斌的別墅裏,兩面牆上巨幅橙色窗簾自然垂落,在空調涼爽柔和的風中輕盈地擺動着。沙發上蔣蓉依舊保持淑女型,矜持的舉止,默默含笑,凸顯出一種內在的涵養素質。眸底卻隱藏着一絲見不得人的邪惡,無論你是高富美,還是矮矬窮,在她眼裏都是一個附帶,暴虐,殺戮,充滿貪婪的醜惡靈魂。

我能看見本章說 劉志斌有着和哥哥一樣的俊朗容貌,舉止卻大相徑庭。一個以儒雅,博學多才,擁有精明,睿智的頭腦。遊刃有餘,橫行在商場。他劉志斌,是以殘暴出擊,冷酷面對所發生的一切。卻不適保持我行我素的姿態行走在人們,懼怕,閃避的視線裏。

人與人之間除了幸福利用,真的有感情存在嗎?不知道,劉志斌也不清楚。靠近俘獲來的獵物,輕輕托起她的下巴,微微湊近,再湊近……甚至於嗅聞到她吐氣如蘭的呼吸,都聽得見彼此的心跳聲。

蔣蓉在邪神的意識裏,大鬧……邪神在她的攪擾下,好一陣心煩意亂。一時之間,不知道這廝下一步的舉動是什麼?

作爲是男性邪神的他,可不願意玩同性戀的遊戲。雖然寄宿的軀體是蔣蓉的,意識卻依舊保持着男性才具備的思維能力。

邪神做好了一切準備,如果這廝感侵犯來強行曖昧,勢必會一口咬下他的舌頭。

就在萬分緊張的這一時刻,劉志斌他卻一撒手,調頭,拋出一句話道:“你膽子夠大,也不問我是誰,就跟我來了?”

邪神故作一副天真,懵懂無知的神態,憨直中洋溢出無盡的嫵媚道:“你不就是有錢人嗎?我有什麼好怕的。”

“你……真的不認識我?”劉志斌試探的口吻道。同時那雙鷹鷲似的眼眸,認真的看着她。

“你是誰,不重要,問題是你給我帶來希望,這纔是最重要的。”蔣蓉眼底流露出靜嫺,波瀾不驚的目光道。

“噗!說說看,什麼希望。”劉志斌起身去酒櫃裏拿出一瓶正中葡萄牙荘園裏製造生產的葡萄酒,出產日期1974年。

“你是帥哥,我是美女不是嗎?自古英雄愛美女,你難道不愛我嗎?”

好幼稚的答案,劉志斌聳聳肩,拿出兩隻高腳杯。倒提來,輕放在蔣蓉面前的茶几上。“你芳名叫什麼?”

蔣蓉掩飾性的一笑,面色一凝道:“芳菲。”說出這個陌生的名字後,另一個聲音,發出抗拒道:“混蛋,我什麼時候改名了?”邪神沒有理會蔣蓉的辯駁,依舊以專注的神態,一眨不眨的眼眸,流露出無盡的傾慕之意盯着對方看。

劉志斌把酒杯推過來,先自仰脖一口一口飲盡道:“不錯,好名字。”眸光對視,蔣蓉急忙閃避。他嘚瑟一笑道:“怕我?”

蔣蓉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一口,羞澀一笑道:“有點。”繼而轉變話題道:“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尊姓大名嗎?”

劉志斌淡然的神態,審視的看着她。沒有馬上告知她自己的名字,而是對她意味深長的一瞥,再次斟滿葡萄酒。

“我還是第一次喝這麼好喝的美酒。”邪神自言自語道。對於劉志斌的無視,他早就預料道。此人霸氣十足,怎麼可能輕易把自己的名字告知一個才認識不到24小時的陌生女人。

“葡萄美酒夜光杯,美女作陪,喜色撩人醉。”劉志斌哈哈一笑道。看着已經爬上紅暈越發迷人的蔣蓉,逐漸靠近她,手趁勢一把攬住她柔細的腰肢。

蔣蓉對邪神大叫道:“離開他遠一點。”邪神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見的冷笑,沒有理會蔣蓉,而是強忍住噁心感,極力配合的靠近對方。

鼻息溫熱,隱隱有一股淡淡甘醇的酒香味,索繞在二人彼此相惜的距離間……一點點靠近……劉志斌目視着眼前這一張溼潤猶如玉蘭花般的脣。心底發出狂喊;她是我的……

嘀嘀……’

一聲清脆,突如其來的汽車喇叭聲打斷二人彼此靠近的距離,脣和脣離開。劉志斌欣然一笑道:“我哥來了。”就起身去開門。

目視劉志斌的背影,邪神狡黠的眼眸,穿透玻璃窗,看向風度翩翩下車來的劉志偉。

兩兄弟,談笑風生,一路進來。劉志偉在看見邪神僞裝的蔣蓉時,眼前一亮。文靜,純真,美麗不妖嬈。暗自感嘆;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尤物。“這是?”

“怎麼樣,不錯吧!你以前老是說我沒有品位,今天我就泡了一個舉世無雙,絕倫無比的妞兒給你看看。”

劉志偉哈哈大笑道:“不錯,挺好。”說着話,一雙洞察秋毫的眸字,在此女身上,上上下下掃視。突然面色一變,拉住弟弟劉志斌就往另一間屋子裏走去。 無人荒島(一) 042 心術

劉氏兄弟的不正常舉止,豈能瞞得過統領邪惡城池的邪神。他一邊放出竊聽能量源,一邊抵制由大腦傳來蔣蓉的掙扎抗議之聲。

作爲人類宿主的蔣蓉,抵抗力太過強大,以至於一直不能讓她噤聲安靜下來。在以前,邪神一直以爲人類就是一種不堪一擊的另類生物,而現在他不得不從蔣蓉強大意志力反抗中,重新審視這個另類生物。看來,這個另類生物還是不怎麼好對付的,也許還得區分開看個體因人而異吧!

劉氏兄弟進入裏屋……

哥哥劉志偉大肆的表揚弟弟劉志斌一通,然後話鋒一轉道:“外面那位,你……還沒有碰吧?”

剛剛被哥哥精心醞釀的**湯灌得暈乎乎的劉志斌,不明白哥哥怎麼會問這句話。但是他還是慎重細細回味一下這話的含義,之後愕然一呆的他,下意識的點點頭道:“還沒來得及碰,你就來了。”

“好,志斌,你聽哥的嗎?”

“當然。”劉志斌心悅誠服的樣子道。心說:哥哥這是怎麼啦,我可是對你言聽計從的。你是我的上帝,我是你的僕人,吃喝拉撒都靠你施捨,我還能不聽你的嗎?

“那……我讓你把這個女人保存下來,不要隨便動,你能辦到嗎?”

“扯淡吧!哥,女人就是馬,是用來騎的不是?不騎可惜了。”劉志斌打趣道。驀然想起什麼又急忙補充道:“你是不是喜歡,喜歡你拿去。”口頭上雖然這麼說,可是心裏卻十分的失落,面子上保持鎮定,可是巴巴兒的希望哥哥一口回絕。

“唉!你想哪去了?哥哥我身邊還缺女人?你呀!什麼時候用腦子考慮問題,而不是用下半身說事。我就省心了。”

‘篤篤~篤篤’劉志斌指頭有節奏的叩擊在茶几上,乾笑兩聲道:“嗨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粗人,一枚,啥場面上的話,不會說,也不會拐彎抹角。哥,你啥事就吱聲唄!”他總覺得,劉志偉今天的話很奇怪,卻摸不透他話裏的意思,不由得有些焦躁起來。

“外面那位,叫什麼?”

“芳菲”

劉志偉點頭道:“不錯,是一塊珍貴罕見的璞玉。我想把她打造成爲一塊,價值連城的和氏璧,然後用來做一枚超值的棋子。你可願意捨棄,用她作爲賭注,助我兄弟倆飛黃騰達?”

劉志斌糊塗了,下意識的撓撓後腦勺,鼓起一對眼珠子。搖搖頭道:“愚笨,不明白。”

“來~來!”劉志偉意味深長的含笑,對弟弟招招手道。

劉志斌急忙湊近,哥哥急忙對他如此這般耳語道。

“哈哈哈!妙計!”聽完後,劉志斌豎起大拇指道。雖然極力表示贊同,心裏還是有些不悅,哥哥的霸道,把自己喜歡的女人用來做他升級的賭注。思維貫通,皮下神經細胞做出反應,麪皮肌肉突突彈跳幾下,最終沒有逃脫過對方精明的洞察力。

劉志偉,皮笑肉不笑,一半兒嘉獎,一半兒包勉道:“我就說你不只是粗人,而是粗中有細。咱幹大事的人,眼光不能太短淺。往長遠的看,好日子還在後頭。”

兩兄弟的對話,邪神是聽得到的。只是他們倆突然變換姿勢,用耳語說了什麼,他沒有聽清楚。感覺到二人要出來時,他急忙坐正身姿。

出來之後的劉志斌,略帶愧疚的眼神在蔣蓉身上一掃,急忙挪開。苦笑道:“在這兒還習慣吧?”

矜持的點點頭,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侷促不安的樣子,都是邪神裝出來的。

劉志偉讚許的含笑點頭,含蓄的口吻道:“妹子,是本地人?”

邪神點頭,忙亂的樣子,蹭蹭的挪動一下屁股。

“你結婚沒有?或者說有過同居經歷沒有?”這話問得,特麼的還是一個大男人這麼問的。如是蔣蓉本人在,她一定會一巴掌擂過去。管你是誰,就連陳俊哥哥招惹到她,她也想要打一架的衝動想法。

邪神就是邪神,他處理方法的方式很是讓對方滿意。羞答答的低頭,紅暈爬上面龐故作不好意思狀,揉捏衣服下襬幾秒鐘之後,答覆道:“……我……還沒有男朋友呢……怎麼可能……”

“哈哈,那就好,有你的好日子在後頭。以後可別忘了我這個大媒人。”劉志偉爽朗的笑聲,迴應在屋裏的角角落落處。

屋裏久久迴盪着劉志偉的笑聲,可是卻苦逼了一旁的劉志斌,他恨得牙癢癢的,卻是不敢言語半句。特麼的,這好不容易尋覓到一滿意的妞兒,就這麼要白白送人。

接既然兩兄弟把蔣蓉預備作爲一枚棋子送人,對她也就沒有避嫌,而且還是客客氣氣的讓她就住在這裏。接下來,他們開始討論尋找仇人下落的話題。

劉志偉說道:“我給許斌電話,讓他儘快把那名叫蔣蓉的村姑給我找到。”

劉志斌,嫣嫣的,沒有了先前的精神頭。敷衍似的答覆道:“哦。”

“陳俊你認識?”

“不認識。”

“康老說把這廝給調職到巡邏隊去了。你找個機會去碰碰運氣,看這廝有多大能耐,實在不行就給我喀嚓掉,要做得神不知鬼覺的。”

在兩兄弟談論這件事時,急壞了蔣蓉。邪神極力控制思維,抵制她咆哮似的叫嚷。因爲分心,他就像木頭人似的坐在那一聲不吭。

“哥,現在對付這兩兄妹,是不是多餘了點?一個下調到基層做巡邏,一個進了神經病院。人擱在那,還不是咱菜板上的肉,任憑我們宰不是嗎?何必急這一時?”

劉志斌的話提醒了劉志偉,讚許的目光看着弟弟道:“就說你不是粗人,真知灼見,真知灼見。咱們眼下要對付的,的確不是陳俊兄妹。而是鄭德彪……”

劉志偉換了一下坐姿,視線在蔣蓉身上溜達一圈道:“你去洗洗睡覺,沒事別出來。”

二人目送着蔣蓉起身,規規矩矩的離開客廳去了洗漱室。劉志偉視線收回,原本想告訴劉志斌,來這裏真正的目的就是來談對付鄭德彪事宜的,可就是在看見芳菲那一剎時,臨時改了主意的。 我的手機通萬界 可是又覺得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必要了。

同樣收回視線的劉志斌,下意識的嚥下唾沫。繼續延續剛纔的話題,冷笑一下道:“這還不簡單,你看我的好了。” 043 鬼泣林

今晚是滿月,慘白色的月光光下,影影綽綽的樹影隨風搖曳着。乍一看錯覺會以爲那些是蠢蠢欲動的鬼魁在妖異舞動,還真的挺滲人的。

白森森的月光,一直陪伴匆匆飄忽在狹窄山道上這一抹纖細的影子。來到距離市區較遠的僻靜之處,一座山腳下的樹林深處。

影子穿素色睡裙,披頭散髮,赤腳。在月光的映照下,面色慘白得嚇人。此時已是半夜子時時分,她究竟是什麼來頭,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刻出現在這裏?

該樹林的前身是一座亂墳崗,在城市開展向農村挺進的需求下。亂墳崗的墳塋已經搬遷,後來鑑於這裏是屬於埋葬死人的地方,沒有任何開發商願意購買的情況下,最後只好栽插一些樹苗。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這些小樹苗已經變成了大樹,成爲這一帶區域的綠色屏障。

影子幾乎是用飄的速度來到樹林中心地帶,月光從樹林縫隙中斜刺刺的射到影子的身上。乍一看,十分的詭異。就在影子步入樹林之後,從角角落落飄忽着一些肉眼看不見的隱形物體,這就是傳說中的鬼影。那些遷走墳塋主人的靈魂是沒法移走的,它們長年累月呆在這樹林裏,寄宿在樹木上,成爲孤魂野鬼。

影子早就瞥看見樹林逐漸聚集起來的鬼影們,他獰笑一下,忽然出口道:“潛伏在暗黑世界的生物們,你們可以出來與我分享快樂。我可以讓你們去佔據,掠奪一直夢寐以求沒有達到的願望。”

邪神/蔣蓉/芳菲。後面寫芳菲就是邪神,不提蔣蓉,免得讀者們糊塗!

芳菲不見了,是幫工阿姨發現的。她是得到劉志斌的囑咐要好好照顧這位美女的,說是照顧,其實就是監視。劉志偉對芳菲的來歷不明感到質疑,纔在離開時,讓弟弟多留意一下她。這位幫工阿姨很細心,一半兒是監視,一半兒是怕芳菲第一次來這裏,不習慣,就刻意的多了一個心眼。隨時觀察她的動靜,好隨時向主人報告。

幫工阿姨姓樑,暫且喊她樑阿姨。

樑阿姨是鬼使神差跟隨芳菲離開別墅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見前面就是人們茶餘飯後閒談中的‘鬼泣林。’據說;這座鬼泣林,在半夜時分很嚇人,會傳來嗚嗚嗚的鬼哭聲,所以一般在夜幕來臨之後,這一片區是無人敢走的。

在看見芳菲進入樹林之後,樑阿姨不敢上前了,也不敢一直留下來。她趕緊的順原路返回別墅,想的是趕快把這件事告知給劉志斌。

樑阿姨在之前跟蹤芳菲,不覺得辛勞。在返回時,卻犯糊塗,居然辨不清方向,在原地轉來轉去耽誤了不少時間。

芳菲是邪神,樑阿姨跟蹤她,豈有不知的?她使用鬼打牆,暫時困住樑阿姨,直到她把事情辦好之後,才解除了設置的迷惑術。

在鬼打牆解除後,樑阿姨是急匆匆的往別墅趕。回到家,拿起電話就給劉志斌撥打過去……

“阿姨,這一夜了,你給誰打電話呢?”輕柔的聲音來自身後,驚得樑阿姨渾身一震,神經質的回頭一看。手指一鬆,話筒落地,看見鬼了嗎?這不是芳菲是誰?那麼剛纔跟蹤的是鬼嗎?

“沒,沒……”稍微穩定一些,樑阿姨急忙問道:“芳小姐,你剛纔出去過沒有?”

芳菲含笑不語,以極快的動作,靠近樑阿姨。“出去了,你看見的……”陰冷的回答,一股淡淡的氣息,噴進呆如木雞樑阿姨口中。之後,她木訥的對芳菲點點頭道:“芳菲小姐,晚安!”就移動機械的步子離開了原地。

芳菲不能動,那是看着吃不了,心頭如刀絞。劉志斌不能沒有女人,所以在安頓好芳菲之後,就急不可耐的去找女人卸貨去了。

別墅自打芳菲來了之後,變得熱鬧起來。樑阿姨裏裏外外的忙碌着,又是沏茶,又是端水果的。不知疲倦的她,臉上,再也沒有了以往的笑容,有的是僵直木訥的表情。

而且那些高高興興來了別墅一次之後的人們,在離開時,也變了一副表情。他們就像木頭人似的,沒有了笑容,整個人都嫣嫣的沒有精神。總是丟三落四,失魂落魄的,很是讓人費解。

巡邏的陳俊發現一件奇怪的事,一個女人,很急的樣子走在前面。忽然把衣兜裏的皮夾摸出來,很奇怪的看了一眼,就像扔垃圾似的把皮夾丟進垃圾桶裏。

怪事!難道說這個女人是小偷?陳俊停下摩托車,走過垃圾桶去。從垃圾桶裏撿起皮夾一看,皮夾裏一摞鈔票,還有個人身份證。

這個女人怎麼了?怎麼會把皮夾丟了呢?陳俊按照皮夾上身份證的地址去尋找女人。

女人的家很富有,老公出差在外,家裏有一個乖巧的女兒。

小女孩告訴陳俊,媽媽最近很不好。老是無緣無故發脾氣,還打人。

女人是更年期來了?精神緊張,煩躁?等多種綜合徵!纔會凸顯出這些不正常的舉動嗎?陳俊不好繼續深問,也不好干預到人家的家務事中去。就把皮夾交給女孩,離開了她們家。

就在陳俊離開女孩的家時,走了沒有幾步遠。有人發出驚叫,在給他說着什麼,正疑惑間。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有一個男人上前,一把拉住他就跑……

呼……砰!一聲巨響,驚呆了的陳俊看見,從剛纔站立的位置掉下一臺電視機。順着砸下電視機的位置往上看,好像在四樓,就是小女孩家的頂上那一家。

拉住陳俊的男人,看着已經砸得稀巴爛的電視機,搖搖頭嘆息一聲道:“作孽,唉!他們就像瘋子。”

“嗨,大哥,你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陳俊喊住那位邁腿想要離開的救命恩人道。

男人側目看着身穿巡邏制服的陳俊,不冷不熱的說道:“有什麼事?”

陳俊沒有理會對方的冷漠,依舊追問道:“請問;你們這座小區是不是發生多起這種砸東西的事件?”

男人停住腳步,以警告和善意的提示道:“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你該去巡邏了。”說着話,他就加快步伐離開了原地。

呆呆看着男人離開的陳俊。狐疑的目光再次掃視一眼三樓和四樓上敞開的窗戶一眼,毅然決定去看看四樓的情況。 044 詭計

‘篤篤~篤篤~篤篤’陳俊叩擊着四樓住戶的房門。並且關閉了對講機,耐心的等待住戶來開門。許久之後,房門沒有動靜,他再次舉起手來,弓起指節預備繼續敲門。

就在這時,從三樓傳來拾級而上的腳步聲,聽腳步聲應該是男性。沉重而穩健,粗重的呼吸,夾雜偶爾一兩聲的咳嗽。

不出所料的是,上樓來的果然是男性。他自我介紹說是四樓住戶的男主人,一番客套,這位男主人很客氣的把陳俊讓進屋裏。

房屋是那種一套二的居室,很凌亂的樣子。這讓陳俊懷疑這位男主人應該是單身,要不然屋裏怎麼可能如此狼藉?

可是男人接下來的話,讓他很是無語。

男主人說他有妻子,妻子最近很奇怪,脾性變得暴虐不說,還丟東西。身體狀況也不好,吃藥輸液都不見效。

“那你妻子平日裏都去什麼地方,接觸什麼人你知道嗎?”

“唉!她就愛的是逛街,買衣服,化妝品啥的。也就是愛給樓下玉玉的媽媽愛一起,其他好像沒有接觸什麼人。”

“玉玉的媽媽?什麼樣子?”

男主人如此這般的把玉玉媽媽比劃給陳俊聽,你猜怎麼着,玉玉的媽媽就是那位在馬路邊,丟皮夾的女人。

居民區裏也陰氣沉沉,每一個人都在懼怕什麼,又好像在期盼什麼。反正給陳俊的感覺,就是不好,這裏出現異常了。

就在陳俊深入小區調查的時候,在大街上出來一件血案。一位比較出名的人物,競標塔水村的老總,鄭德彪被人槍殺倒在血泊中,當即死亡。

出血案,陳俊心癢癢的很想插手去看看。可是前車之鑑,不能不顧及許斌的面子。最後只好作罷,沒有去看現場,而是協助交警疏通堵塞的車流和人流。

就在他協助交警疏通堵塞時,一輛車引起了他的注意,應該說是車上坐的人引起了他的關注。車上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就像巨幅廣告中的劉志偉,女的就像蔣蓉。

遲疑片刻間,陳俊撒腿就去追已經駛離遠去的車子。悻悻然停下腳步,看着遠去留下一縷藍色煙霧的車子,懊惱的拍打一下腦殼,低罵道:“狗孃養的,跑得真快。”

回身對交警講明白,說剛纔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坐在一輛車裏,希望得到幫助。人家交警搖頭道:“閒得蛋疼,就去煤球,相似的人多了去,人家沒有犯法,誰敢去攔住或者勒令人家停車接受你的檢查?”

錯就錯在陳俊乾的工種不對路,他的直覺是對的,這輛車的確有問題。車上也不只是二人,而是三人,一個就趴伏在後面坐墊下,一直等到了安全區域才坐正身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