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舒顏略作沉思後,突然問了一句:“小芸,我能不能假設一下?當然,只是假設!”

2021-01-29By 0 Comments

“嗯,你說。”孫小芸一瞬不瞬地看着舒顏,等着她說下文。

舒顏道:“如果,林昊寧有一天真的變了,你怎麼辦?”

孫小芸怔了一下,隨即便脫口而出:“我會和他拼命的!”

雖然孫小芸這句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舒顏知道,她並不是在開玩笑。

即便是羊被逼急了,也可能將狼給推下懸崖。

更何況,孫小芸並不是一隻溫順的小綿羊。

舒顏正思索着,孫小芸又開口了:“反正我守不住的,也絕對不會拱手讓人!我的婚姻既然不能繼續完美下去,我就親手毀掉!”

舒顏聽到這裏,內心不由地一顫。

倒不是因爲孫小芸的態度,而是她突然想到了另外一個人——倪敏。

完美這個詞,是她今天第二次聽到。

孫小芸衡量自己的婚姻能否完美,將所有的籌碼抵押在一個男人身上。

那倪敏呢?

倪敏事業有成,孫小芸渾渾噩噩,但是,她們終究都是女人。

女人,就會有女人共同的弱點。這,大多體現在感情上。

孫小芸說罷,突然笑了一下,問道:“怎麼?幹嘛不說話?不會是我把你給嚇到了吧?”

舒顏連忙搖了搖頭:“沒有沒有。”

然後拿出菜單,開始點菜。

舒顏用筆在餐單上不斷地勾畫着,腦子裏卻在想關於倪敏的那些事。

…….

舒顏和孫小芸吃過午飯之後,直接回到了《時尚今典》。

到了二十八樓,下來電梯,剛經過洗手間的時候,突然聽到裏面傳來幾聲嚶嚶啼啼的哭泣聲。

舒顏不由地停下了腳步:這個點兒,到底誰會在裏面哭。

哭聲仍然還在繼續,斷斷續續的,很是壓抑。

舒顏正準備離開,突然聽到裏面有人說話了,帶着哀求:“……行了行了,你們別逼我了!他都二十五了,是成年人了,他需要錢,完全可以自己掙!爲什麼你們總是問我要?爲什麼?”

舒顏聽到這聲音,不由地怔住了!

竟然是米可!

舒顏正準備去看個究竟,突然聽到有人問道:“舒主編,今天一個上午都不在?去哪兒了?”

衛生間裏面的哭聲戛然而止。

舒顏轉過頭一看,文知夏正朝着她這邊走來,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舒顏並不知道最近文知夏和閔雅走得近,自然也不知道文知夏已經開始對她有敵意了。


她笑了笑,問道:“知夏,今天上午你找過我?”

文知夏已經走到了舒顏的跟前,一邊上下打量着她一邊說道:“舒主編,還用我找你才能發現嗎?你現在遲到早退曠班,在我們雜誌社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大家早就傳開了!”

舒顏聽罷,不由地皺起了眉頭,問道:“知夏,你確定都傳開了?”

文知夏想都沒有,就回答道:“當然啦!不信你問問,看誰不知道你遲到早退?”

舒顏不怒反笑,繼續問道:“既然都傳開了,怎麼就沒傳到我這兒來呢?如果不是你特地來告訴我,我還真不知道。”

“你……”文知夏一時語塞,但是很快她就重振旗鼓:“那好吧,你就告訴我,你今天早上到底去哪兒了吧?爲什麼大家都在上班,你卻不見了?”

舒顏正想說點兒什麼,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了許英傑的聲音:“舒主編今天上午去見客戶了!”

文知夏一聽,嚇得馬上閉了嘴。

舒顏轉過頭一看,發現許英傑正從電梯口處朝着這邊走。

“許總。”舒顏打了個招呼。

文知夏想走開,但是馬上走開顯然不是辦法,也只得誠惶誠恐地和許英傑打了招呼:“許總。”

這個時候,許英傑已經走到了文知夏身邊,問道:“文知夏,舒主編從哪兒來,要到哪兒去,需要向你彙報和請示嗎?”


老師別亂來 ,紅着臉,支支吾吾地回答道:“許總,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這段時間,舒主編就是經常遲到早退,影響很不好的……”

“是嗎?”許英傑又問,“到底是什麼時候?具體是遲到了幾分幾秒?”

“這……”文知夏也想不起來究竟是哪一天。


畢竟,很多關於舒顏遲到早退的消息,她都是從米可口中聽到的。

就在文知夏正爲難的時候,米可已經從衛生間裏走了出來。

除了眼圈微微有些紅,臉上沒有任何剛剛哭過的痕跡。

相反的,還化了非常精緻的妝,就連口紅呈現的色澤和狀態,都帶着肉眼可見的新鮮……

看來,她剛剛是在衛生間特地補了妝纔出來的。

一見到許英傑,米可就連忙笑了起來:“許總,這麼早來雜誌社啊?中午沒休息嗎?”

許英傑點了點頭:“還有點兒事情想要處理。”

文知夏聽到了米可的聲音,就跟見了救星似的,擡頭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滿是求助的光。

米可朝着舒顏笑了笑,然後又將目光投向文知夏,問道:“知夏,剛你在這裏嘰嘰喳喳說什麼呢?”

文知夏本想在米可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的,但是想到許英傑剛剛的態度,她又猶豫了。

許英傑看了看文知夏,說道:“以後在我們雜誌社,不要亂傳小道消息!”

說罷,就離開了。

許英傑走了之後,舒顏也回了辦公室。

只剩下米可和文知夏大眼瞪小眼兒了。

文知夏先開了口:“大大,我剛纔被許總給訓了,你聽到沒有?”

米可當然聽到了,但是還是搖了搖頭,隨即露出一臉緊張和關切的神情:“許總訓你?爲什麼啊?”

“我剛纔說舒顏遲到早退,正好被許總聽到。她說我亂傳是非,還讓我說出舒顏遲到早退的具體時間。”文知夏一臉委屈地說道。

米可聽罷,笑得意味深長:“知夏啊,你爲什麼就不說出來具體時間呢?”

說罷,抿着脣看着文知夏笑。

文知夏一臉茫然,好半天才開口問道:“可是……我不知道她到底什麼時候遲到的啊?” 米可繼續笑着問道:“你就算隨口編造一個時間,許總就能猜出你是在說謊嗎?”

文知夏聽罷,呆住了。

米可拍了拍她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鼓勵:“算了算了,你還是小姑娘呢!以後啊,碰到這樣的事情,可得機靈點兒。你看,如果你剛纔直接編一個時間,許總不但發現不了你是在說謊,也沒辦法反駁你。這樣,你就不會那麼被動了,對吧?”

文知夏恍然大悟:“對啊,我剛纔怎麼就沒想到呢?”

米可拉着文知夏的手,一邊朝着2205室走,一邊說道:“你啊,還是膽兒太小,一見領導就緊張,自然是不能正常發揮咯!”

文知夏突然又想到一個新的問題:“可是……如果我真說出了舒顏遲到的時間,許總要去核對怎麼辦?”

米可轉頭看了她一眼,微微嘆了口氣,輕描淡寫道:“那樣不就更好了嗎?我們2205的姐妹都可以做你的證人啊!”

文知夏聽了米可這句話,徹底驚呆了!


她怔怔地看着米可好久,都沒能說出一句話來。

在她看來,米可正的太聰明瞭,雖然只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是米可的反應能力令她歎爲觀止。

她哪怕是作假,哪怕是說謊,她都能做到滴水不漏。



舒顏回到家之後,剛打開門,就看到一雙男人的黑皮鞋。

憑着直覺,她猜到這雙鞋子應該是肖珃的。

只是,肖珃在之前從沒在她不在家的時候來過,爲什麼今天突然就……

舒顏正想着,小籠包兒已經拿着一個正在“嗚嗚作響”的小汽車走了出來:“媽媽,你怎麼現在纔回來?”

舒顏正準備說話,肖珃也從客廳走了過來,稍稍打量了舒顏一下,然後問道:“下班了?”

聽起來還真是親切,就好像是家人之間的問候一樣。

不管前一秒舒顏對肖珃的突來乍到有多麼意外,這一秒也只能風輕雲淡地附和他,語氣也像回答家人間的問題一般:“嗯,下班了。”

舒顏這才發現,肖珃穿得比較整齊,並不是平日在家時的休閒打扮,而是一身商務裝。


見肖珃沒有主動說明來意,舒顏問道:“怎麼突然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劉香秀估計是擔心肖珃尷尬,連忙幫着打圓場:“舒小姐,肖先生今天過來,是因爲額要做飯,他就過來幫忙陪小籠包兒玩兒呢。”

肖珃笑了笑,沒有否認。

劉香秀說罷,連忙拉着小籠包兒去了房間。

一路上,笑得意味深長。

客廳裏,只剩下舒顏和肖珃兩個人。

舒顏說道:“謝謝啊,竟然主動過來陪小籠包兒。”

肖珃笑了笑:“我這次來,陪小籠包兒只是其中一個目的。”

“那第二個目的呢?”

肖珃頓了頓,然後說道:“老衲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施主能否應允?”

舒顏被逗笑了,問道:“什麼事?”

肖珃道:“今天要參加一個同學會,你能一起前往嗎?”

“同學會?”舒顏不禁蹙眉。

畢竟,她和肖珃是大學校友。

肖珃的同學,很可能認識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