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萬六郎有一點想的沒錯,司馬鈞確實需要嫡系。因為非嫡系,無以支撐他的野心!

2022-04-25By 0 Comments

「戶叔,我們兄弟才疏學淺,實在難以領受家主厚愛。」蕭蕭秋風裏,司馬錯正在煮茶,道:「想來戶叔也知道,我們兄弟此生最大的心愿,乃是覆滅元州、重建掩月宗。家主以城池相贈,我們兄弟實在無力承受!」

「錯公子此言差矣!」和司馬兄弟以及萬六郎相對而坐,司馬戶苦口婆心,道:「如今家主已經撥出三座城池,只要二位公子答應,便是萬小哥也可為一城之主。待稍加歷練,三位合三城之力,率軍前去攻打元州不是更容易嗎?」

到了中洲司馬鈞才發現,說是脩武司馬氏歸屬於丹鼎派,其實相互之間連君王-諸候的關係都算不上。說是元州歸屬於脩武司馬氏,然而惹地元州城主楊啟功不快,他甚至敢率領人馬攻打司馬氏。

中洲各勢力,對自己名義的下屬根本不存在約束。渾不似西北,掩月宗掌門一聲令下,可以調動麾下所有宗門。

「戶叔,小子如今只想潛心修鍊,好早日重建掩月宗。」司馬鈞看着司馬戶圓滾滾的臉龐,真誠道:「若我接受了城主之位,就等於自縛於案牘。繁雜鎖事纏身之下,我如何還有精力繼續修鍊,又要何時,才能重建掩月宗?」

司馬戶乃結丹後期修士,他很自信,司馬鈞和司馬錯想要重建宗門的想法非常熱烈,若是可以,他也願意成全了這二人。

但是,司馬家得了人皇令牌!

家主,太需要統兵之才太需要輔弼之才了!

正要再勸,眼角餘光里,卻出現了法寶的光芒,遠處有人在鬥法。司馬戶不以為意,修仙界時時刻刻都有人在殺人,時時刻刻都有人被殺。只是那鬥法的雙方,似看到這裏有人,竟在迅速向這裏靠近。

(未完待續)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蕭懷羽沒在榮安侯府吃飯,他說下午還有事,陪着雲歸暖坐了一會兒便回去了。

雲歸暖抱着睡着的然寶來廚房找鄭阿婆,讓鄭阿婆給然寶弄點吃的,再給它做個窩。

在雲歸暖眼裏,鄭阿婆是萬能的,什麼都會。

隨後她便留在府里陪然寶玩,教然寶一些簡單的指令,不去找薛持酒吃飯了。

下午,她早早來到無辣不歡,無辣不歡已經清場,在為晚上的慶祝做準備。

青雲客棧已經打出橫幅,恨不得告訴全京城的人,住在青雲客棧的考生中了解元,門口火紅一片,喜慶得很。

雲歸暖巡視一圈,來到相對安靜的東行書局。

書局裏一直有生意,不忙不閑的,總歸是一直有進賬。

程友見了雲歸暖,趕忙過來:「姑奶奶,您來了,有何吩咐。」

雲歸暖打量一圈店裏的生意,還算滿意,可以說是被售賣話本的人氣給帶起來了。

她轉到櫃枱后,坐下:「秋闈放榜,書局該做點事了,你之前收的那些書稿,篩一篩,將沒中榜的和名次靠後的人挑出來,將他們的稿子彙編成書,拿去賣,然後下個月多收稿,只收中榜考生的稿,一直收到春闈。」

程友應是,他在雲歸暖手底下做活這麼久,很能明白她的用意:「崇文書院學生的書稿收嗎,有一部分明年也是要參加春闈的。」

崇文書院當年學業考核過關的學生,可以直接參加春闈。

雲歸暖靠着椅背,一手托腮指尖輕輕點着臉頰:「崇文書院的學生願意用稿子換稿費嗎?」

她覺得正經官學出來的學生,比尋常學生要清高一些,不屑於與民間書局為伍。

被這麼一問,程友也拿不準主意了:「我們這離崇文書院有些遠,恐怕他們也不知道。」

崇文書局在城北靠城東。

況且崇文書院的學生不需要住宿,今年也不考試,他們一心讀書鮮有娛樂,恐怕更不知道月鳴茶樓有這麼精彩的說書。

雲歸暖擺擺手:「罷了,先這麼辦吧,如果有書院的學生來投稿,質量不錯的話也一視同仁收了。」

傍晚,夜幕降臨,無辣不歡里一派熱鬧,一樓大廳內滿滿當當坐了人,后廚陸陸續續上菜,好酒好菜招待着今年為功名努力過的考生。

韓子樂是解元,眾星捧月般被人圍在中間,與同窗把酒言歡,好不快樂。

雲歸暖自己在角落裏的一桌坐下,默默打量考生臉上發自內心的快樂,不論他們是否中榜,至少聚再無辣不歡的時候,他們是真的快樂。

快樂過後,也有各自的情緒,或喜或悲,或期待或惶恐,都是真實的。

雲歸暖很喜歡看人由內心真實抒發的情緒。

「雲小姐,雲老闆,怎麼一個人坐在這呢。」韓子樂在雲歸暖對面坐下,他喝了幾杯酒,臉有些紅,還沒醉。

他手裏握著酒杯,言語中不掩興奮。

雲歸暖彎一下嘴角:「這是給你們慶祝的宴會,主角是你們,我不湊熱鬧。」

韓子樂抓起桌上酒壺,給雲歸暖滿上:「雲老闆也喝。」

兩人碰杯。

「你怎麼不過去跟他們喝,跟我坐在角落裏有什麼意思。」雲歸暖給韓子樂滿上。

韓子樂擺擺手:「讓他們瘋去,我冷靜冷靜,再喝就要醉了。」

雲歸暖笑了笑,韓子樂一直很克制自己的情緒,始終保持理性,哪怕是中了解元和同窗一起喝酒慶祝,也沒放縱自己。

一眼掃過去,桌上已經有考生喝醉了。

再看韓子樂雙目清明、神志清醒的樣子,他不是解元誰是解元。

「方才那一杯祝你得了解元。」雲歸暖又拿起酒杯跟他碰一次,「這一杯祝你再接再厲,拿下會元。」

她相信韓子樂有這個能力。

韓子樂喝了酒,卻是搖頭:「拿解元我確實靠實力,但要拿會元,得靠運氣了。」

他抿了一下唇,忽地嘆息一聲,壓低了聲音。

「雲小姐是京城人士,肯定知道崇文書院,崇文書院是官學,教書的夫子都是大儒,他們讀書的條件比我們這種寒門學子好太多了。」韓子樂咬了咬唇,突然覺得有些心酸,「平民學子寒窗苦讀得從鄉學一步步考上來,他們起步就是會試。」

韓子樂垂下腦袋。

雲歸暖懂韓子樂的心情,今日無辣不歡里為之歡慶的成果,都是崇文書院學生不屑於去看的。

有的人需要很努力才能碰得到天,可有的人生來就住在天上。

「哪有如何,你有他們比不過的天賦,你怕他們了?」雲歸暖笑了笑,端起酒杯乾了。

韓子樂見狀,也幹了:「不怕,我有我的本事,他們就算讀書條件再好,哪又如何,如果是個蠢蛋,連榜都上不了,也不是每一年的狀元都是崇文書院的學生。」

雲歸暖樂了,這小子志氣還不小,沖着狀元來的。

「可我覺得不甘心,覺得難受。」韓子樂藉著酒勁跟雲歸暖吐露心裏話,「我讀書一路讀上來,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他沒說到底遇到了什麼難處,但聽語氣,能察覺得到是幾乎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那種心酸無奈苦澀,和好不容易熬出頭窺見一點光明后的揚眉吐氣和舒展,都藏在一聲聲「不容易」之中。

雲歸暖早在最開始和韓子樂接觸的時候,就敏銳地感受到他曾經的艱難。

韓子樂是很會利用自己的才華和本事賺錢的考生,都是被生活磨礪出來的本事。

這樣的人,她在以前見過很多。

雲歸暖輕聲寬慰他:「所以呀,你只用再堅持一下,稍稍加把勁,就能讓你的孩子成為起步就是會試的人,也讓別人去羨慕,青雲客棧和無辣不歡會一直支持你。」

韓子樂抬起頭,睜著通紅的雙眸,望着雲歸暖,久久沒有說話。

他突然給自己倒滿一杯酒,站起來,面向滿屋考生大聲說話:「諸位同窗,大家都安靜一下,看過來,我身旁的這位,便是青雲客棧和無辣不歡的老闆,雲小姐,我們今晚這頓飯,就是她請的!」

。 「是。」

何辰是個老實人,做事也認真,馬上按照陳凌的吩咐行動起來,緊緊貼著地面,悄無聲息地調轉狙擊鏡,朝著9點鐘,1200米之處,仔細觀察起來。

他的意志力非常堅定,儘管嘴唇已經有些乾裂,眼睛也發疼,但動作還是有條不紊。

陳凌看到何辰的動作,暗暗點頭。

這小子確實不錯,反應能力與偽裝技術並沒倒退。

這裡黃沙漫天,烈日當頭,溫度高得驚人,汗水瞬間會被蒸發那種。

任何人被曝晒那麼久,狀態都不會太好。

換句話,到了此刻,雙方拼的就是意志力。

誰先堅持不住,誰就輸。

陳凌了解亡靈等人的實力,如果時間再長一點,他們的實力就會大打折扣,因此才馬上讓何辰與鄧旭採取行動,想辦法扳回一局,畢竟對方先行到達這裡,佔盡天時地利,自己人必須先下手為強。

而鄧旭愣了一下,弱弱問道:「老大,1100米沒問題啊,但能不能說一下,具體位置?」

陳凌臉色一沉,低吼道:「聾了嗎?合著你剛才在睡懶覺。」

剛才有些打盹的鄧旭被一語中的,尷尬地咳嗽兩下,搖頭道:「不是,老大,我是真沒發現,你看那裡黃沙漫漫,看得眼睛都發矇,真的很難看清。」

結果,話音剛落,何辰就在通訊頻道,彙報道:「報告,1200米的狙擊手鎖定完成,請求射擊,完畢。」

我去!

這下鄧旭是真的尷尬了。

他觀察1100米處的敵人,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

但是何辰卻瞬間就找到1200米處的敵人。

這有點不可思議!

不行,老子不能落後!

鄧旭不服氣,馬上收回心神,通過狙擊鏡,仔細觀察3點鐘方向,1100米處的情景。

結果,他發現除了黃沙,還是黃沙,連個人影都沒一個。

鄧旭不由面露疑慮之色。

對方隱藏那麼好,他觀察半天都找不到端倪。

而何辰那個小年輕瞬間就發現對方的位置,對方如何做到的?

很不科學。

他可是老牌狙擊手,而何辰充其量只是一名新人,狙擊作戰經驗怎麼可能比得上自己?

鄧旭偏不信邪,再次觀察起來,眼睛瞪得大大的,結果,差點把眼睛看瞎,都無法找到敵人,心底鬱悶得不行。

老大不可能看花眼吧?

鄧旭想了想,硬著頭皮道:「老大,能不能給點提示,我還是沒找到。」

陳凌聞言眉頭一皺。

鄧旭的實力不在何辰之下,但輸在耐心上,要是他一開始靜下心來,也會很快找到敵人的藏身之處。

陳凌沉聲道:「注意第8條波紋,敵人就藏在沙丘之下。」

「是。」

鄧旭馬上順著陳凌所說的位置看過去,細數8條波紋,認認真真地觀察。

沒多久,他咧嘴一笑。

總算找到了!

瑪德!這個傢伙將整個人埋在沙裡面,只是露出一個黑壓壓的小口,就不怕活生生將自己給悶死嗎?

要不是老大提醒,自己又被陰了一把。

鄧旭默默在心中對陳凌豎起大拇指

幾個呼吸間過去,陳凌問道:「戰龍,彙報情況。」

「是。」

鄧旭點頭道:「報告,敵人鎖定完畢,但我的位置不太好,很難打中對方。」

陳凌臉色再次沉下來,低吼道:「廢物,回去給我負重100公里。」

鄧旭瞬間嚇了一大跳,趕緊道:「老大,我真沒騙你,我都觀察了半天,如果貿然出手,會打草驚蛇,連累大家。」

陳凌眉頭緊皺。

對手說的的是大實話。3點方向,鄧旭沒有絕對把握,而自己這個位置,更沒有,因為自己趴著的地方與敵人的距離,超過1200米,再加上角度的限制,。

陳凌沉思片刻,道:「將你攜帶的鏡子拿出來,根據光學原理,給我照過去,記住,只有一次機會,否則,我會被你害死。」

「明白。」

鄧旭正色道。

鏡子是狙擊手的必備作戰物品之一,並不是雞肋,在關鍵時刻,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

每次作戰,隨身攜帶一面鏡子,已經變成自己的一種習慣。

陳凌也是一樣,每次出戰,鏡子必不可少。

就在鄧旭準備鏡子時,陳凌再次道:「戰龍,打起精神,等我指揮,別掉鏈子。」

「是。」

鄧旭使勁咬了一下乾裂的嘴唇,用刺痛,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