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萬賭自從離夜逼問他幽冥幻境在哪裡之後,就離開了青門。

2020-11-12By 0 Comments

離夜本想著來青門看到萬賭,能夠打聽到幽冥幻境的所在之處,不想到最後卻也什麼都不曾問到。

萬賭離開了青門,離夜在青門也就待著沒有了意義,在萬賭離開的第二日便跟著離開了青門。

雪硯那日在觀星橋,歷經十八道天雷劫之後,又在天星陣上打坐靜養了數日。

「尊主!」

音磨谷,汐月端著一杯茶水走到北冥夜的桌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在桌前不肯離去。

「汐月,你還有何事要問?」

「尊主,就是,就是想要問問你,最近可否有夫人的消息!」

北冥夜本來坐在桌前查看佟祿交上來的一些有關於煉香堂的事情,不想聽到汐月的話,瞬時抬起來頭。

「你是不是想她了?」北冥夜問汐月,同時又是在問自己。

臉上露出一抹暗笑,同時為自己的小心思感到嬌羞。

汐月只顧著自己的想法,哪裡看到了北冥夜的想法,不由的暗笑起來。

「尊主,汐月確實想,想到那日跟著雪硯不辭而別夫人一定會擔心!」

就在汐月跟著北冥夜聊天之際,雪硯也從外面走了進來。

此時的雪硯經過天星陣的洗禮,已經變成了一位很正常,很帥氣的人類。

在外人的眼裡就是一個標誌周正的小哥兒,那裡還是一個怪物。

雪硯看到汐月站在殿前,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汐月,你在這裡幹什麼?」

北冥夜……我是活物啊,為啥就看不見我呢?

汐月……還能不能有點自由時間了? 經雪硯跟著汐月的一直追問,北冥夜也實在是在音磨谷帶不下來了,於是便跟著汐月、雪硯,一同離開了音磨谷,前去青門迎接離夜。

……離夜分割線……

黑幕崖崖頂!

離夜看著眼前山坡上的盤山道,氣的很是抓狂的想要殺人。

「嗯,那個,那個師傅啊?請問你對自己的這個徒兒有何不滿嗎?」

冷冰寒站在離夜身邊,同時望著眼前的盤山道嘿嘿的傻笑。

「師傅疼徒兒還來不及呢,為何會有不滿。」

離夜聽到冷冰寒的話,都替冷冰寒感到汗顏。

「師傅,你能不能跟徒弟講講這盤山道跟著雲梯橋是幾個意思?」

離夜此時很是抓狂,這盤山道上,明明就是通往青門的山路,自己的師傅卻讓自己爬了半天都雲梯。

差一點害得她從雲梯上掉落下來,丟了自己的小命。

「師傅啊,你還真是對得起『師傅』這兩個字。」

離夜說完之後,憤恨一聲,沿著山道便下了山。

至於冷冰寒,本想著跟離夜一同去尋找幽冥幻境,可曾想萬賭沒有告訴離夜具體的地址。

冷冰寒作為青門的二堂主也不能天天到處走,不守著門派。

「夜哥,記得為師的話,到了山下,千萬別說自己是鳳璃國的女帝,聽到了沒有!」

冷冰寒對著離夜的背影千叮嚀,萬囑咐,恐怕離夜忘了自己的告誡。

離夜告別冷冰寒獨自下了山。

不想剛剛走到黑木崖低端,一年一女直接走到她的跟前便跪了下來。

「洪堅(蘇天)見過尊主夫人!」

離夜……這都是誰啊?自己根據就不認識好不好!

洪堅與蘇天參拜晚之後,仍見離夜沒有發話,於是又說了一遍。

「洪堅(蘇天)見過尊主夫人!」

離夜眼看身前的兩個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也只能張口喚起了蘇天與洪堅。

「夫人,尊主說了,讓您跟著我們兩人前去住所等著尊主,然後再去別處!」

離夜無語:這北冥夜還真是無處不在,就連這青門的黑木崖還要安插兩個兵?

「那個,你們兩個在前面帶路,我跟著你們便是!」

「請夫人在前,吾等下人,跟在身後便是!」

離夜:這根深蒂固的奴性還真的不是蓋的!

「我走!我走還不行嗎?」

「不行?」

離夜:「嗯?」抬頭看向面前,本以為是個摯友,卻不想只是個敵友。

只見上官玄月身穿一身紫衣站在離夜身前,很是威風,身後還跟著兩名屬下

一位是紫衣女子,還有一位是紫衣男子。

離夜:這戀紫屁還真是無藥可救了。

「上官玄月,你不在家好好的休息休息,帶著兩個保鏢來回的跑啥?」

離夜嘴裡叼著不知道從哪裡摘來的毛草根,雙手插在胸前,滿眼都是輕蔑鄙視。

上官玄月雖然不知道啥是「保鏢」,但是知道離夜嘴裡說出來的話,肯定不是好話,於是快步走到了離夜的跟前。

「怎麼?想打架啊?」離夜問,隨手對著身後的洪堅、蘇天兩個人比劃了一下:「上,往死里打!」 洪堅跟著蘇天收到命令,也不問緣由,拔起身上的武器,向著上官玄月的身邊走去。

離夜:當老大,收小弟的感覺,太TMD帥歪歪了。

上官雪硯看到離夜派出來了洪堅與蘇天,於是一招手,把自己身後的一男一女也拉了出來。

雙方四人相互成對戰方式站在離夜跟著上官玄月的正中間。

「還真是夠男人的!」離夜對著上官玄月伸出一個鄙視的手勢。

看著離夜的手勢,上官玄月不惜笑了起來。

「我上官玄月是不是男人,還用不著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來評價,怎麼? 與億萬總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難不成你……」

上官玄月一臉壞笑,跟以往一副高高在上的王爺身份相差懸殊。

本就脾氣不好的離夜在聽到上官玄月的話之後,想要伸手去打上官玄月,卻不想剛剛伸出來的手,變被一隻大手抓住了手腕,制止了下來。

「誰啊?還開你的……」

離夜破口大罵,不想轉身一看,瞬時閉上了嘴巴,不在說話。

北冥夜看到自己喜歡的小女人撅起了嘴巴子,不由的輕笑出聲。

伸手在離夜的鼻子上輕輕颳了刮鼻頭。

「像他這種碰一下都覺得有損自己地位的人,你招惹他幹什麼?」

北冥夜淡然的說著,卻不想上官玄月此時已經是他北冥夜的大舅哥了!

上官玄月哈哈大笑,走到北冥夜的身旁,不由得開始攀親戚。

「別忘了,你可是我們天啟國的駙馬,我妹妹華玉公主的夫君!」

不得不說上官玄月的這一招有多麼的惡毒。

原本離夜就非常的忌憚北冥夜這件事情。

當下聽到上官玄月提起華玉公主,而且還有北冥夜跟著華玉公主的婚事,離夜的面色瞬時變得暗沉下來。

「夜哥,我跟華玉其實……」

「其實你跟著華玉已經成了夫妻,而且還有了孩子!」

上管玄月的話不僅震驚了離夜,而且還震驚了北冥夜。

想他結婚那日,便離開了榮王府,從來都不曾碰過華玉,怎麼可能有了身孕?

北冥夜終是想不明白上官玄月這葫蘆裡面到底是賣的什麼葯。

「夜哥,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能相信別人的讒言!」

北冥夜看到離夜面色難堪起來,趕緊的上前解釋。

聽了北冥夜的話,離夜面露喜色。

「恭喜!」轉身離開。

北冥夜:這怕是永遠也解不開這疙瘩了!

「離夜,不要走,上次你一聲不響的就走了,害得我到處尋你,這一次我說什麼也不能讓你走!」

離夜轉身回頭:「好!我不走!」

北冥夜聽到離夜說不走,瞬時舒了口氣。

而身後的上官玄月,聽到離夜的話,不由的取消出聲。

「哼,不走,你不會是閑著留下來做北冥夜的填房丫鬟吧?」

上官玄月的這句話真是給力,不僅取笑了北冥夜,而且還搞壞了北冥夜跟著離夜之間的關係。

使的離夜跟著北冥夜兩個人之間產生了隔離。

「上官玄月,我想你太小看我離夜,就算是這輩子不加嫁人,我離夜也不會跟別人分擔老公!因為我有潔癖!」 北冥夜本來就害怕離夜聽信了上官玄月的話,不想聽到離夜這麼一說,瞬時心裡沒有了底。

超時空評測 「夜哥?」

「有事嗎榮王爺?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離夜打斷北冥夜的問話,強忍著擠出一絲笑意問到,同時還看向上官玄月。

「黎王爺,麻煩跟您借個道,今兒個就先饒了在下吧,改天,改天再一起喝茶!」

離夜說完抬腳向前走去,走到上官玄月身旁又停了下來。

「對了,忘了告訴你了上官黎王爺,請把你家的姑爺子看好了,別老覺得他是個寶似的,誰都喜歡。」

離夜的這句話,不大不小,正好被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

特別是北冥夜,在聽到離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特別想要教訓一下某女人。

而在現實中他也是這做的。

邁開自己的腿腳走到離夜的身旁,大手一揮,抓起離夜,夾在腋窩下,朝著遠處的馬車上行走。

上官玄月看到北冥夜帶著離夜走去,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中計了,趕緊的去追趕離夜與北冥夜。

卻不想北冥夜這時候早已經命車夫駕著馬車離去。

上官玄月被人給耍了,心裡很是不高興,走到自己的隨存身旁,隨手拿起一旁的侍衛遞過來的皮鞭,朝著身後的紫衣女子就是一頓抽。

只見皮鞭下的紫衣女子渾身上下全是血淋淋的,卻也跪在地上忍受著疼痛,甘願受罰,不敢說一句反駁的怨言。

過來片刻,上官玄月好似是解了心中的怨氣,收起皮鞭遞給了身後的侍衛。

隨後拿起一張乾淨的帕子慢慢的擦拭著手上的帕子。

「你可有怨言?」上官玄月問跪在地上的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在聽到上官玄月的話之後,緩緩站起來,露出一張迷人的笑容走到上官玄月身前,微微俯身,搖了搖頭。

「紫衣不曾有怨言,只要王爺高興便好!」

上官玄月聽到紫衣的話微微頷首。

「走吧,咱們現在在這裡帶著也沒有用了!」

隨著上官玄月的一聲吩咐,那些原本排在上官玄月身後的隨從們,一個個的站好隊伍,跟著上官玄月離開了黑木崖。

萬賭站在黑木崖的一處側崖後壁處,看到上官玄月離去,原本清冷的目子瞬時劃過一絲陰狠。

……離夜分割線……

馬車上!

被三大校草罩著的日子 離夜坐在馬車裡,不說話,也不看北冥夜,除了時不時看看窗外的風景,便是低頭垂目不語。

一旁的北冥夜看到離夜的這種態度,心裡更是不爽的很。

這個丫頭這是在跟他冷戰嗎?還是說打心裡就非常的怨恨他。

「咳~~」

坐在馬車上的北冥夜目視前方,乾咳一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