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落英要塞

2020-11-06By 0 Comments

青龍盤旋在空中,一刻也不敢停留。它很清楚地面的要塞裏有着一門對它來說很具有威脅性的大炮,要是正面捱上一炮,那保準得丟掉半條命。它還想要留着命去見自己的兒子呢,可不願意把命丟在這裏。藉着靈活的身手,青龍繞着落英要塞不停的轉圈,利用自己可以控制雷電的能力,劈得落英要塞的守軍不得不龜縮起來不敢露頭。

直到青龍忽然感到有一股力量突然從背後襲來,青龍這才放棄了繼續蹂躪落英要塞,轉而將注意力放到了背後偷襲自己的人類身上。

這個人類很強!青龍第一眼看到偷襲者的反應就是這個。從這個偷襲者的身上,青龍隱隱的感到了不安。這是以前很少會出現的反應,即便當初與韓宇在一起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在這個偷襲者的面前,青龍感覺只要自己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喪命。

以此時的身體情況,絕對不適合與眼前這個偷襲者交手。龐大的身軀雖然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力量,但同樣也會限制自己的速度與反應。就好比獅子與蚊子,獅子空有強大的力量,但卻奈何不了一隻小小的蚊子。

望着原本體型巨大的青龍變化成爲與自己身形相近的一名中年人。馬克西在感覺到驚奇的同時也隱隱感到了一絲興奮。有多長時間沒有與人交手了?似乎自從挑起了與五老會作對的大旗開始,自己似乎就退居了二線,親自出手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自己空有強大的力量卻找不到機會施展,這對馬克西來說一直都是心裏的遺憾。

對於馬克西來說,眼前這就是一個機會。馬克西不害怕對手的強大,只是擔心對手不夠強大,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戰鬥的機會,可如果不能盡興,那還不如不動手。不過現在看來,馬克西相信這一次的戰鬥會讓自己很盡興。

沒有交談,也不需要交談。雙方再審視了對手一會之後,不約而同的發起了試探性的攻擊。落英要塞內的守備軍沒有想到馬克西會親自上陣,一見雙方動起了手,再想要出手就晚了。而且爲了避免出現誤傷,落英要塞的攻擊也隨之停止,守備軍的指揮官德隆一面緊張的注視着正在相互試探的交戰雙方,一面調動軍中好手,準備隨時出擊救援。至於此時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前線,早已得到馬克西的嚴令,暫時還不知道自家的大將此時正在後方與敵人打生打死。

“斯諾克克,你覺得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常在天並沒有安分太久,就接通了與斯諾克克的通訊。代替馬克西正待在指揮艦內的斯諾克克心中暗道一聲來了,隨後拉出馬克西的命令做擋箭牌,試圖提前打消常在天的奇思妙想。只是常在天並不是一個喜歡輕易放棄的人,他不敢在馬克西的面前耍無賴,但對於同一級別的斯諾克克,卻是很放得開。

“斯諾克克,現在是你當家,難道你就不想做出一點成績來嗎?”常在天用充滿誘惑的語氣問斯諾克克道。

“嗯咳……”負責輔佐斯諾克克的參謀咳嗽一聲,提醒斯諾克克不要受常在天的鼓動。斯諾克克原本有點被常在天的問話而勾起的雄心壯志頓時偃旗息鼓,輕咳一聲後對常在天說道:“常在天,做好你現在手頭的事情,不要想些不靠譜的事情。你小心點,你現在是在前線,別跟佩魯斯那樣不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

“啊,多謝你的關心,不過……”

“沒什麼不過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有什麼事情,等以後再說。”斯諾克克打斷了常在天的話後立刻就中斷了與常在天的通訊。常在天鬱悶的關閉了通訊,將注意力再次放在了此刻正在進行的戰局之中。經過一開始的拼殺,此時的雙方已經顯得有點後續無力,雖然還在堅持,但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休戰,積蓄力量等待下一波的攻勢展開。這個時候,需要常在天做的事情實在是不多,大部分事情下面的軍官就可以搞定。

常在天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兩眼直勾勾的盯着顯示屏,附近正在忙碌的衆人紛紛放輕了手上的工作,唯恐這個時候成爲心情不佳的常在天的出氣筒。

……

“該死的,我就不信說服不了你。”常在天沉默了片刻,暗自嘀咕了一句後起身就往指揮室外走。看架勢他是打算去當面說服斯諾克克,誰也不敢攔他。這裏他最大,跟他過不去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常在天將手頭的工作交給自己的副手負責,隨後帶着一支警衛隊趕往了負責指揮全艦的指揮艦,當面去見斯諾克克。

得知常在天回來了,斯諾克克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心裏琢磨是不是要板起臉來應對到來的常在天。這傢伙不敢在馬克西的面前放肆,可對於自己卻半點敬意都沒有。

“斯諾克克,我這回來……”

“不管你是來幹什麼的,馬上給我回去你自己的位置。”斯諾克克打斷常在天的話道。

常在天詫異的看着斯諾克克,發現衝自己板着臉的斯諾克克有點陌生,跟自己所熟悉的斯諾克克截然不同。皺眉看了看斯諾克克,常在天不解的問道:“斯諾克克,你這是怎麼了?”

“我沒怎麼,只是感覺馬克西大人交給我的擔子有點重,所以有點緊張。常在天,咱們是不是兄弟?”

諸天最強肉盾 “當然是。”

“那在兄弟感到爲難的時候還來爲難自己的兄弟,這還算不算兄弟?”

“……斯諾克克,可我想到了一個可以快速結束這場戰役……”常在天還在試圖說服斯諾克克支持自己。

而斯諾克克見狀也知道不跟常在天把話挑明是不行了,再次打斷常在天的話道:“常在天,眼下我們需要的是穩,馬克西大人去幹什麼了你也知道,你覺得在這種時候,我們貿然的出擊,萬一出了差錯,誰來收拾殘局?是你還是我?我們都不行,沒有馬克西大人的威望,到時整個聯盟軍就會變成一盤散沙,被機械軍團各個擊破。這個責任我擔不起,同樣你也擔不起。不管你現在有什麼奇思妙想,都給我憋回去。等馬克西大人回來,只要大人回來,我跟你一起去死都行。但現在,不管你說什麼都不行。你聽明白了沒有?”

常在天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聽完斯諾克克的話,常在天沉默了片刻,點頭對斯諾克克說道:“我明白了,一切等馬克西大人回來再說。眼下我們要做的就是穩住戰局,不給機械軍團可趁之機。”

“……常在天,抱歉,我……”

“斯諾克克,你不用道歉,你沒錯,錯的是我,我沒有搞清楚眼下的局面與剛開戰的時候不同。現在的我們,缺少可以力挽狂瀾的主心骨。我這就回去穩住自己負責的戰區,一切等大人回來以後再說。”常在天打斷斯諾克克的話道。

斯諾克克聽到這話,心裏有點七上八下的石頭才總算是落地,對常在天點頭說道:“你能理解是再好不過。小心點,不要掛了,我還等着跟你一起去掏機械軍團的老窩呢。”

“放心,就是你死了我也不會有事。”

常在天並不是一個不顧大局的人,只要把話說明白,他還是可以理解的。斯諾克克的確沒有說錯,在馬克西不在的情況下,聯盟軍只要出現一點差池,不管是斯諾克克還是常在天,又或者是其他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服衆的能力與威望。

而現在正被斯諾克克與常在天強烈希望回到指揮艦的馬克西,正與奇襲落英要塞的青龍打得不亦樂乎。

人常說知己難求,其實對手也很難求,尤其是那種勢均力敵,稍不留意就會輸給對方的對手,那更是難求中的難求。人生在世,一帆風順固然是件好事,但這樣一來,短暫的一生似乎也太乏味了一點。

馬克西此時很開心,他正在享受戰鬥的樂趣。自打成爲革命軍的首領以後,自己就似乎給自己戴上了一副或許多副枷鎖,每時每刻都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尤其是隨着地位的不斷提高,馬克西幾乎已經不敢相信現在的自己還是以前那種嫉惡如仇,快意行事的馬克西了。過多的責任就意味着過多的負擔,雖然揹負這些讓馬克西的願望正在一點一點的實現,但在四下無人的時候,馬克西還是很懷念自己以前擔任聯盟監察長的日子。那時候雖然整日裏活在別人的算計之中,但那種生活,卻讓馬克西感到自己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可現在,馬克西更多的時候是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雕像,一座石碑,是人們信仰的目標,但卻就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與青龍的戰鬥令馬克西重新找回了作爲一個人的感覺。雖然青龍的拳頭很重,打在身上很疼,但馬克西卻有了一種自己還活着的感受。那種感受令馬克西享受,對於戰鬥的享受,對於活着的享受。

青龍不解,不明白自己的對手爲什麼在和自己交手的時候還能笑出聲。難道自己的長相很可笑?又或者自己的力量對對方來說微不足道,對方是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想來想去,青龍都不認爲這是對方發笑的原因。

作爲一名爲了孩子什麼都願意去做的父親,青龍感到了憤怒,它需要發泄,需要通過幹掉對手來證明自己的憤怒。直到現在,青龍還不清楚跟自己交手的對象是誰,唯一知道的,就是必須幹掉眼前這個混蛋!

雖然出發點不同,但雙方的目的卻是一致的,都以打到對手爲最終目的。青龍的雷與馬克西的土,兩股力量相互抵消着。雷電的力量是可怕的,劈山碎石無堅不摧,而大地的力量卻是渾厚的,包容着一切,既便是以雷電的強橫,依然無法對擁有大地力量的馬克西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如果將青龍的雷比作最鋒利的矛,那馬克西的土就是最堅固的盾。利矛與堅盾的碰撞,往往造成的結果不是同歸於盡,就是誰也奈何不了誰。此時此刻,馬克西與青龍的情況,就屬於前者。

當能力無法幫助自己取得勝利,唯一能夠依靠的,還是自己的身體。馬克西與青龍此刻就像是兩名經驗老道的拳擊手,相互試探、攻擊,希望可以找到對手破綻的瞬間擊倒對手。只是這種機會卻是極難出現,至少目前來說,雙方的力量還很充沛,誰也沒有露出一點點的破綻。

不過馬克西跟青龍的戰鬥對四周圍的影響還是劇烈的,尤其是落英要塞的城牆,在承受了一次又一次雷電與大地的交鋒所產生的餘波之後,終於再也承受不住,伴隨着“轟隆”一聲巨響,落英要塞靠着馬克西與青龍發生戰鬥的那一面,塌了。 八零甜妻乖一點 更糟糕的是,塌的那一面安放着要塞炮,城牆一塌,要塞炮也掉入了廢墟,正在要塞炮附近的德隆也被埋在了廢墟里。當要塞裏的守軍將德隆從廢墟里拋出來的時候,德隆頭破血流,雖然性命無礙,但也不適合繼續擔任指揮工作。當然這是後話,此時此刻馬克西並不知道德隆也跟佩魯斯一樣倒了血黴,只是這個黴要稍微輕一點,並沒有把命搭進去。

只是城牆的坍塌還是分散了馬克西的注意力,而青龍很及時的抓住了馬克西此刻露出的破綻。高手對決,往往決定勝負的就是一剎那,青龍很清楚機會的難得,當即便發起瞭如同暴風驟雨似的攻擊。馬克西在青龍一連串的攻擊中就如同是無根的飄萍,被打得節節敗退,但卻就是不肯倒下。

馬克西很清楚,一旦自己倒下,那就意味着失敗。強烈的自尊心讓馬克西咬牙堅持着,堅持着,無論青龍落在身上的拳頭有多重,有多狠,可馬克西搖搖晃晃,就是不肯倒下。

青龍都打累了,不得不暫時停下了攻擊喘氣,同時也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瞧着馬克西。對於自己的力量,青龍有着極大的自信,即便沒有了雷電的力量進行輔助,即便身體曾經被機械皇帝那夥人動過手腳,但想要對付一個人類,尤其是跟自己一樣完全只能依靠肉體力量的人類,那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可爲什麼就是不倒下呢?

在青龍迷惑不解的注視下,馬克西雙手撐住有些發顫的大腿,擡頭衝着青龍微微一笑。這一笑頓時讓青龍感到了頭皮發麻,怒吼一聲,青龍衝向了馬克西,狠狠的一拳打向了馬克西的面門。對於馬克西的那絲微笑,青龍難以理解,更無法容忍對手在深受重創之後還能發笑,這就像是在嘲笑自己的拳頭軟弱。

面對青龍打過來的拳頭,馬克西不躲不避,硬生生捱了這一拳,身子微微後仰,但卻立刻又站穩了。在青龍一記橫掃掃過來的時候,馬克西伸手一把抱住了青龍的右腿,隨後一個前移,來到了青龍的近前。

四目相對,不等青龍作出任何反應,馬克西一記頭槌,狠狠的撞中了青龍的面門。青龍頓時感到眼前一黑,眼淚鼻涕嘩啦一下全流出來了。而馬克西得勢不饒人,就如先前青龍對自己所做的那樣,馬克西一腳踹中青龍的小腹,將青龍踹翻在地,隨後一屁股坐在了青龍的胸口,雙拳左右開弓,使勁的往青龍的臉上招呼……

……

捱了足足四五十下,青龍才趁着馬克西停歇的空當一挺腰,將馬克西從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順勢一腳踹在馬克西的身上,讓自己跟馬克西保持了一定距離。

雙方這回都受傷不輕,沒有了各自的能力幫助,不管是青龍還是馬克西,也都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這兩個傢伙比普通人要強壯許多。此刻雙方都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都在爲接下來的戰鬥積攢力量。

一陣腳步聲傳來,青龍艱難的起身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去。就見大批人類士兵全副武裝的向着自己這邊衝了過來。青龍見狀冷冷一笑,自己的雷電能力雖然拿對方那個古怪人類沒辦法,對對付這些士兵,那還是不成問題的。

“不許插手!”沒等青龍動手,躺在不遠處的馬克西突然大吼了一聲。衆人可以不理會青龍的威脅,但卻不能不無視馬克西的命令。就見馬克西搖搖晃晃的坐了起來,望着站在不遠處的士兵,淡淡的說道:“都躲遠點的,這是我的戰鬥。”

“大人……”領隊的軍官聞言連忙叫道。只是還沒等他把想說的話說完,就見馬克西擺了擺手,一邊起身一邊說道:“沒聽到嗎?都躲遠點,這是我的戰鬥。單挑難道還要別人幫忙嗎?”

聽了馬克西的話,士兵們沉默了片刻,隨後緩緩的後退,將青龍與馬克西團團包圍。馬克西見狀沒好氣的說道:“我還沒死呢,難道我的命令已經不好使了嗎?我命令,全軍後撤,不許在這附近留人。還有,不許打冷槍,否則有過無功。”

對於馬克西一心想要通過單挑解決對手,不管是軍官還是士兵,都有些不理解。但馬克西是老大,他的話不遵從,那事後就算馬克西不追究,他身邊的人也不會放過膽敢抗命的人的。就算不明者處罰,背地裏動些手腳,也會讓人吃不了兜着走。

眼見那些人類士兵緩緩撤回落英要塞,青龍不解的看着馬克西,第一次在戰鬥中開口,“爲什麼讓你的幫手回去?有了他們的幫忙,你至少能多一些勝算。”

“這是單挑。既然是堂堂正正的,那當然就不應該要別人幫忙。”馬克西一邊活動着身體一邊答道。

“……不能理解。”青龍搖頭說道。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不能理解就不要理解了。讓我們單純的來享受一下戰鬥的樂趣吧。”馬克西微微一笑,在說話的同時衝向了青龍。而聽到馬克西這話,青龍似乎對馬克西的微笑有了那麼一點點的理解。

雙方再次打在了一起……

這一次的交手時間並不是很長,在能力持平的情況下,光憑肉體的力量對決,雙方此刻已經算是筋疲力盡。青龍雖然擁有強大的軀體,但在來這裏之前,曾經被機械皇帝身邊的人動過手腳,能夠發揮出的力量,其實也和一個普通人類能夠發揮出的力量差不多。由於自己的孩子在對方的手裏,青龍即便有再多的不滿,也只能忍耐接受。要說起來,青龍的確是個合格的父親,爲了自己孩子的安全,青龍不在乎自己做的任何事情。

在發現在孩子跟韓宇等人在一起的時候,青龍放棄了與神魔之間的合作,而當孩子被劫持的時候,青龍又毫不猶豫的與韓宇等人爲敵,所求的不過是自己孩子的安全。而現在,爲了自己的孩子,青龍再次毫不猶豫的加入到了對人類聯盟軍的戰鬥。他心裏很清楚機械皇帝身邊的那些人派自己來這裏的目的,無非就是想要借人類的手除掉自己,可爲了自己的孩子,青龍還是毫不後悔的來了,只希望可以再見自己的孩子一面。但從目前來看,這個希望有點渺茫。眼前的這個人類,看上去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自己極有可能會永遠的留在這裏。

用力的搖了搖頭,將腦海中出現的雜念扔到一邊,不去想由於自己的背叛而讓孩子看自己時那種失望的眼神,青龍將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這個對手的身上。他還想要再見自己的孩子一面,哪怕那個孩子並不想要見自己。

馬克西很敏銳的感覺到了青龍身上所起的變化,眉頭微微一皺,調整呼吸,準備應對青龍的攻擊。

“我不會輸,我絕對不會輸。”青龍衝着馬克西大吼一聲,隨後猛的衝向了馬克西。馬克西張開雙手,準備硬接下青龍的這一招。

只是在青龍即將與馬克西碰面的時候,正在發足狂奔的青龍忽然身形一頓,隨後出乎馬克西預料的,青龍以一種違反物理法則的動作,竟然身體一個急停,凌空後滾翻的遠遠離開了馬克西。馬克西張着雙手,十分詫異的看着滾出老遠的青龍,不明白這傢伙又要耍什麼幺蛾子。

“滾出來!”青龍忽然莫名其妙的大吼了一聲。

馬克西可以肯定,沒有自己的命令,落英要塞的士兵是不會有人敢靠近的。可如果不是自己這邊的人,而對手又沒有忽然發瘋的話,那唯一的解釋就是除了他跟對手以外,現場還有屬於第三方的人在。

青龍沒有理會兩眼亂瞄的馬克西,在發出怒吼沒有得到迴應以後,青龍冷哼一聲道:“不要以爲抓住了我的孩子就可以讓我任你們擺佈。”說着青龍召喚雷電,狠狠的劈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情況看得馬克西都有點心裏發憷。馬克西不懼怕跟任何對手戰鬥,但惟獨不願意跟瘋子較量。因爲瘋子是不可理喻的。人類的常識完全套用不到瘋子的身上,瘋子絕對不會在意常識。

可出乎馬克西所料的,雷電劈在了青龍的身上以後,在青龍的身邊,竟然又出現了一個青龍,眼看着那個出現的青龍形象發生變化,變成了另外一個陌生人。

“爲什麼拒絕我的幫助?你我聯手,想要解決那個人類並不是什麼問題。”陌生人一臉不解的看着青龍問道。

“離我遠點,我不需要你們的幫助。”青龍冷冷的答道。

“哼,難道你不想再見到你的孩子了?”

“……我已經讓我的孩子對我失望了一次,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而且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了,再用我的孩子威脅我,你信不信我先幹掉了你,再去幹死你的同伴。”

看着青龍那張嚴肅陰沉的臉,陌生人也意識到青龍不是在說笑。對於控制青龍,陌生人以及他的同伴一直沒有什麼把握。雖然青龍很重視自己的孩子,但如果真的逼他太甚,難保這傢伙會不管不顧。可如果利用青龍的孩子威脅不到青龍,那青龍的孩子不僅沒有了作用,反而會給自己這邊豎起一個大敵。見對方沉默不語,青龍冷哼一聲,沒有再理會對方,緩緩的向着馬克西走了過去。

只是出乎所有人預料的,當青龍背對陌生人,張嘴剛要跟馬克西說話的時候,一柄刀刃劃過了青龍的脖子,失去頭顱的身體軟軟的癱倒在了地上。青龍嘴巴微微長着,臉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兩隻眼睛裏帶着不甘以及憤怒。

“如果你不願意接受我們的好意,那你也就沒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你的孩子,我們會精心培養成接替你的打手,你不用擔心。”陌生人緩緩的收起了屠龍刀說道。

馬克西望着突然被殺的青龍的死屍,耳邊聽着陌生人的話語,心裏對於這個陌生人充滿了憤怒。這股憤怒一半是陌生人插手了屬於他的戰鬥,一半則是對青龍的同情。雖然青龍沒有對自己求助,更沒有告訴自己爲什麼要來這裏戰鬥。但從青龍跟那個陌生人的隻字片語也可以聽出一個大概。幾乎沒有多想,馬克西已經決定替對手把孩子從那個陌生人那裏救出來。

“馬克西,人類聯盟的最高統帥,殺了你,對機械帝國將是一個難以估量的幫助。”陌生人看着馬克西,緩緩的說道。

聽到陌生人的話,馬克西沉默的看着對方,心裏悄悄的調動起了屬於自己的土系能力。先前爲了對抗青龍的雷電能力,不管是馬克西還是青龍,都沒有調動自己的能力。因爲雙方都明白,即便使用能力,還只是一個五五之數,不僅起不了決定勝負的作用,反而容易引發同歸於盡這種誰也不想看到的結果。而現在,青龍死了,雷電的能力也隨之消失,馬克西的能力也就有了可以施展的舞臺。

只是還沒等馬克西動手,站在對面的陌生人卻忽然臉色驚恐,低頭用力的用腳踩着什麼,一邊踩還一邊大叫,“放手,放手,你這個該死的傢伙。”

馬克西一開始並沒有注意陌生人的腳下,現在見到陌生人的異常,不由得也往陌生人的腳下看去。原來是青龍的死屍,此刻右手正緊緊的抓着陌生人的右腳,而陌生人正用左腳不斷的狠踩那隻死人手。

“離開這裏!”馬克西的耳邊忽然聽到了一聲警告,可馬克西可以肯定,自己的身邊沒有人。左右張望了一下,感覺那個聲音似乎有點耳熟的馬克西下意識的看向已經人身分離的青龍的頭顱,就見青龍的頭顱此刻正背對着自己。

馬克西的心裏不由一愣,記得剛纔那腦袋明明是面對自己的,難道自己眼花了?正想着,耳邊再次聽到了“離開這裏!”的警告。這一次,這聲音比之前要急促了許多。

馬克西不敢怠慢,連忙向着落英要塞的方向後撤,剛剛纔退到要塞的門口,馬克西就感覺之前與青龍發生戰鬥的地方似乎出現了空間扭曲的現象,馬克西知道,那是能量爆炸前的徵兆。隨後一聲巨響,伴隨着一陣劇烈的爆炸,青龍以及那個陌生人都消失在了一個大坑之內。 皇道宮

機械皇帝如同平常一樣縮在自己的宮殿內繼續着自己的事情。被俘虜來的林珂依然待在皇道宮的高塔內等待着韓宇的出現。自從當面拆穿了機械皇帝安排的把戲,林珂的待遇雖然沒有下降,但卻多了一個煩人的存在。一個自認爲自己是少女殺手的傢伙開始了對林珂的追求,只是對於這種不要臉、沒內涵的東西,林珂一向不屑一顧。她不是那些只看重外表的無知少女,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樣的男人。

那個自認爲自己很帥,卻不知道在林珂的眼裏很噁心的男人又一次自信而來,敗興而歸。不管噁心男如何打扮,如何扮瀟灑,一見到林珂得到了永遠都是林珂的鐵拳。花言巧語?林珂讓他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又如何能夠施展花言巧語。

看着坐在高塔望着天空的身影,失敗的噁心男暗自咒罵着,如果不是跟機械皇帝打賭,自己早就用強。可這一點,卻偏偏是機械皇帝不允許的。機械皇帝需要的是林珂心甘情願的將自己的性命奉獻出來,而不是讓林珂更加的憎恨自己。爲了放鬆林珂的心防,機械皇帝甚至將俘虜來的青龍的孩子交給林珂照看。只是噁心男的追求,讓機械皇帝的這一番苦心收效甚微。機械皇帝也知道,噁心男的舉動讓林珂感到厭惡,而知道林珂此刻只不過在與自己虛與委蛇。但不管怎麼說,機械皇帝的心裏還是抱着那麼一絲絲的希望,希望林珂可以回心轉意,只要當着林珂的面拿下韓宇,就算是爲了保住韓宇的性命,相信林珂也會作出正確的選擇。

噁心男不理解機械皇帝的苦心,他還在用自己的方式想要征服林珂。對於一次次的失敗,噁心男依然不放棄,不得不說,噁心男是個有毅力有恆心的人。像平常一樣,噁心男想要再看林珂一眼就回去繼續想轍。可這一回,噁心男在空中看到了一點與往常不太一樣的東西。

那是一艘……星船?

高塔上的林珂也看到了正在緩緩靠近的星船。雖然和自己所熟悉的勇氣號有些不一樣,但從整體來看,那絕對是勇氣號!

韓宇來了!

不等林珂高興完,察覺到不對勁的噁心男再次出現在林珂的面前。這次噁心男沒有再保持紳士風度,命人將林珂帶走,不給林珂被救走的可能。林珂緊緊的抱着試圖反抗的龍生,冷冷的看了噁心男一眼,隨後順從的隨着來押走她的侍衛離開了高塔。林珂相信,不管自己身處何處,韓宇既然來了,那就一定會找到自己,救出自己。

看着林珂被押走,噁心男的心裏不由安穩了一點。他一面命人發出敵襲的警報,一面前去通知機械皇帝,讓機械皇帝做好戰鬥準備。這機械皇帝總是阻止自己對林珂用強,用的理由就是那個韓宇,現在那個韓宇來了,該是你機械皇帝露面的時候了。

勇氣號內

“菲爾德,給那個高塔來一炮,告訴那個機械皇帝,老子來了,讓它做好準備。”韓宇指着皇道宮內的高塔對菲爾德說道。菲爾德答應一聲,只是梅辛卻感到萬分的不解,跳着腳的質問韓宇道:“你是不是有病啊?咱們是刺客,你幹嘛非要大張旗鼓,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我不喜歡刺客。”韓宇淡淡的答了一句,隨後扭頭不再理會梅辛,對早已準備就緒的寧平等人說道:“各位,準備好了嗎?我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救人,一個是殺人。雖然那個機械皇帝不算人,但現在就暫時把它當人看吧。”

“機械皇帝歸你,剩下的雜魚可就歸我們了。”寧平看着韓宇說道。

“隨你便,你要是胃口好,都給你都沒問題。”韓宇笑着說道。一旁的韓夢馨聞言說道:“哥,你這可有點過分了,這時候偷懶可不好。”

“唉~女生外嚮啊,我可是親哥。”韓宇故意嘆口氣說道。

“瘋子,你們都是瘋子。”梅辛搖頭苦笑道。

韓宇聞言說道:“我說小梅啊,你就別嘟噥了。跟在我們後面的那支偷襲艦隊什麼時候投入戰鬥,還需要你來決定呢。”

許你來生Ⅱ “別喊的那麼親熱,我跟你很熟嗎?還有,我叫梅辛,不叫小梅。”梅辛額頭冒出黑線的答道。

對於梅辛的反駁,韓宇聳了聳肩,很顯然是沒忘心裏去。扭頭又跟衆人說笑了幾句,隨後便在菲爾德一炮摧毀了皇道宮的高塔以後,衝出了勇氣號,直奔已經集結起來的神衛軍而去。

看着韓宇等人離去的背影,梅辛一臉苦悶的詢問菲爾德道:“菲爾德,你們怎麼就能忍受這個韓宇這麼胡來呢?”

“習慣了就好。”菲爾德隨口答了一聲,然後招呼月華過來頂替自己的位置。梅辛見狀問道:“喂,你要去哪?”

“當然是去戰鬥嘍。同伴們都去戰鬥了,我又怎麼能留守在這裏看戲。”菲爾德答了一句,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指揮室。

“那這裏怎麼辦?”

“這不是還有你在嘛。”

梅辛氣得差點吐血。在被韓宇強行帶上了勇氣號以後,經過這幾天的接觸,梅辛已經很清醒的認識到,勇氣號上的這幫人,就沒有一個是正常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謀略的重要性,只知道使用蠻力。

“這幫野蠻人……”梅辛心中不爽的嘀咕道。雖然心裏不爽,但梅辛卻不得不挑起了指揮勇氣號這個任務。這也是梅辛感到不爽的最大原因。在馬克西的身邊,自己所說的每句話那就相當於聖旨,可在勇氣號上,他所說的話跟廁紙差不多,別人是想聽就聽,不想聽就不聽。就算梅辛磨破了嘴皮,韓宇等人還是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根本就對梅辛提出的“悄悄的進宮,打槍的不要”的建議充耳不聞。

這待遇的反差太大,以至於梅辛有點接受不了。想要一走了之,只是想走又走不了,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梅辛還只能硬着頭皮幫着韓宇等人。

“小梅,不要那麼擔心,我們不會有事的。”月華看着梅辛那張難看的臉,好心的安慰了一句。只是梅辛卻板着臉糾正道:“我叫梅辛,不叫小梅,不要再喊錯了。”

“嘁,名字不就是給人喊得嘛,改個名字不就得了。”見梅辛糾正月華的錯誤,一旁的星華冷哼一聲說道。

抱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想法,梅辛心裏嘀咕着孔老先生的那句千古明言,將注意力放在了指揮勇氣號上面。實際上需要梅辛指揮的地方並不多,寄住在勇氣號內的查查是擁有自我意識的系統程序,它根本就不需要梅辛指手畫腳,可以自行根據現實情況做出最合適的應對。梅辛主要要做的,還是之前韓宇對他所說的,看什麼時候給跟在勇氣號後面的偷襲艦隊下達攻擊命令。

因爲並不需要自己指手畫腳,梅辛也就有了一點自己的時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梅辛曾經對勇氣號的戰鬥能力做過評估,但在今天真的看到了勇氣號的發威之後,梅辛感到自己之前的評估低了,而且低的還不少。

這艘經過改裝的勇氣號別看型號不大,但威力卻可以媲美聯盟軍的主力戰艦。尤其是勇氣號的主炮,一炮下去,但凡是在主炮前方的目標就會全部消失,不過避開,而是盡數被滅。而且更讓梅辛感到吃驚的是,這種主炮的發射頻率比起聯盟軍的主力戰艦要高出太多了,主力戰艦發射一枚主炮所需要的時間,勇氣號的主炮可以發射三枚到五枚,炮身冷卻問題似乎不在勇氣號的主炮需要考慮的範圍之內。想到這裏,梅辛不由爲設計出這種主炮的喬嫣兒感到惋惜。如果那個喬嫣兒還活着的話,那絕對是聯盟內數一數二的人物。可惜,天妒英才,她死了。死的悄無聲息,死的時候只有韓宇陪在她的身邊。

“轟~”的一聲巨響打斷了梅辛的惋惜。梅辛有些緊張的詢問道:“怎麼了?怎麼了?勇氣號那裏受損了?”

“不要那麼緊張,剛纔的攻擊並沒有擊破勇氣號的能量罩。”安潔麗塔聞言答道。

梅辛一直無語。那個喬嫣兒實在是個逆天級的人物,設計出的勇氣號不僅擁有強大的火力,更擁有近乎完美的防禦能力。或許正是因爲勇氣號的防禦能力,纔給了韓宇等人自信,讓他們同意了自己臨到達之前的建議,以勇氣號爲餌,吸引皇道宮的火力,隨後緊隨其後的艦隊以逸待勞,消滅皇道宮的守衛力量。

這個建議唯一令梅辛感到遺憾的就是韓宇把自己也給拖到了勇氣號上,本來梅辛是想要待在偷襲艦隊那邊的說。

“梅辛,用不用現在給埋伏的艦隊發信號,讓他們出擊?”石八方出聲詢問梅辛道。

梅辛聞言搖了搖頭,答道:“還不忙,現在皇道宮的力量還沒有完全暴露,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皇道宮的守衛力量徹底暴露,然後纔是我們開始反擊的時候。勇氣號的能量罩還能撐住嗎?”

“還可以支持這種強度的攻擊一個小時。”石八方看了看眼前的儀器後答道。

梅辛點了點頭,對負責操縱主炮的月華說道:“月華,再來一炮,這一次瞄準皇道宮的主殿。”

“……會不會誤傷到韓宇他們?”月華有些擔心的問道。

梅辛聞言解釋道:“放心,他們那些傢伙命大着呢,而且現在他們也還沒有靠近主殿,你把炮口稍微擡高,削掉主殿的殿頂就可以了。我們的目的是激怒對方,讓對方拿出所有隱藏的力量。”

月華點了點頭,一發主炮射出,皇道宮主殿的上層建築消失不見。正在主殿內的機械皇帝忽然發現殿內的光線亮堂了許多,擡頭一看,屋頂沒有了。

這尼瑪是挑釁啊!

本來對於韓宇這樣大大方方的攻過來,機械皇帝一開始還是有點不相信的,但現在,就是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看了看頭頂上方,機械皇帝扭頭對一旁的林珂說道:“看來那個韓宇沒把你當回事啊。”

“哼,少挑撥離間,你不覺得你的這種作法很幼稚嗎?”

“嘖~好吧,我不幼稚,成熟點。來人,帶林珂去我爲她安排的地方,一會我要去見見來襲的客人,沒有太多精力照顧她。”機械皇帝吩咐了手下一身,等到林珂被帶走以後,機械皇帝帶着自己的人造人七人衆,走出了主殿。

因爲是從天而降,所以韓宇不用擔心皇道宮高大的宮牆。而當初在設計皇道宮的時候,機械皇帝不希望設置在皇道宮宮牆上的防禦炮會有一天攻擊皇道宮,所以設計的時候,那些防禦炮的轉角最大隻能達到一百八十度,這就意味着一旦進入了皇道宮,就不用擔心會遭到炮擊。

本來機械皇帝的意圖是不希望防禦炮成爲敵人手中的武器攻擊自己,可現在,反而讓進入皇道宮的韓宇更加的暢行無阻。神衛軍雖然比機械人更加強大,但對上了韓宇等人,還是顯得有點不夠看。

望着節節敗退的神衛軍,機械皇帝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當初組建神衛軍的目的是保護自己,不讓自己有親自動手的機會。可現在看來,光憑一個神衛軍還不夠。而機械皇帝的不滿,也讓侍立在機械皇帝身後的兩名神衛軍的統帥感到了不安。

“陛下,請允許我們出戰。”兩名神衛軍統帥同時單膝跪地,向機械皇帝請命道。

機械皇帝見狀微微點頭答道:“去吧。我不奢求你們把入侵者全部幹掉,但幹掉天上那兩個跟你們一樣使用神裝機甲的人,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請陛下放心,我們定不讓陛下失望。”

“好,我期待着。”

隨着兩名神衛軍統帥請戰,剩餘的五個七人衆也紛紛請戰,對於這些人的請戰,機械皇帝一一應準,並且給他們定下了各自的目標,惟獨只剩下了韓宇還沒有安排對手。看樣子機械皇帝是打算親自動手。

機械皇帝的安排可以說是正合韓宇的心意。隨着韓宇一起行動的寧平等人各自找到了對手,而韓宇也來到了機械皇帝的面前。

“其實,你可以悄悄的來。”機械皇帝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韓宇,緩緩地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