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雄叫他們兩個過來,其實也是這種想法。

2020-11-02By 0 Comments

平白無故撿了個大便宜,這麼好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放過。

(本章完) 如果自己成了第八洞主,到時候說服他們七個跟自己一起去參加正道大會,那成功率就更高了。

表面上他還是嘆了口氣:「實不相瞞,我這個人自由自在慣了,實在不想掌管一方勢力,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沒有比這種想法更好的,我姑且先當這個第八洞主,到時候遇到資質好的,再將第八洞天交給他們便是。」

「葉兄弟浩然正氣,劉大彪佩服。」

「北書兄,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啊!」劉心武嘆了口氣。

「不過……」

葉雄話音一轉:「你們兩個,得按照我的方法去說,成功率會高一些,不然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

「葉兄弟,你說,我們應該怎麼用?」劉大彪問。

葉雄細聲地跟他們嘀咕了一番。

……

十天之後,劉正英跟魏道理來了,一行八人,聚集在皇城大殿。

跟前一次相比,這一次的見面氣氛顯然好得多,沒有那種劍拔弩張的情況。

但是氣氛,還是有些凝重。

劉心武是中間人,這時候是他出來打破沉默的時候。

「人都來齊了,咱們言歸正傳吧,大家都知道公孫萬里勾結魔族的事情,現在他已經死了,國不可一日無君,咱們是需要選舉出來一個人,讓他當第八洞天的新洞主。」

「我建議讓劉正英來接管第八洞天,論資格,他最老,實力也最強。」魏道理馬上說道。

「你一個異姓人,什麼時候論到你說話,滾一邊去。」劉猛龍喝道。

「劉猛龍,你這是什麼態度,還想不想商量了?」劉正英站出來,滿臉通紅:「我劉正英從來就不稀罕這個洞主之位,你以為多一個洞主好啊,我老了,精力不夠。」

「精力不夠,那就讓二洞主接管了,他年紀,有的是精力。」劉洋說道。

劉正英跟魏道理是一夥的,劉猛龍,劉洋,跟劉玉鱗是一夥的,雙方當然是想讓對方的人,接管第八洞天。

「我有個建議,不如進行選拔吧?」葉雄站了起來,說道:「所有洞天劉姓的修士,都可以參加選拔,選出最後的贏者,讓他掌管第八洞天,如何?」

「這個建議好是好,但是太廢時間,或者變數太大,萬一選出來的人,是魔族派過來的呢?」劉大彪看了周圍的人一眼,眼睛一亮:「我們為什麼不讓葉兄弟當第八洞主,他要實力有實力,最重要的是,絕對信得過。」

「我不行,不夠資格,而且……我不習慣管理。」葉雄連連擺手。

「葉兄弟,你就別裝了,我可是從北書兄口裡聽說,你在下界是第一人,硬生生以一己之力,推翻整個魔族,殺了魔淵十幾個下界化身,被他視為眼中盯,你說不會管理,誰信。」劉心武對周圍的人說道:「還沒跟你們介紹,葉兄弟師傅,就是燕北書,你們幾個人,都見過吧!」

「原來是燕北書的徒弟,難怪五行功法如此厲害。」劉猛龍一拍大腿,說道:「葉兄弟,你當這個洞主,我沒意見,劉洋跟劉玉鱗,也沒意見。」

劉洋跟劉玉鱗知道的他的霸道性格,苦笑著,沒有反駁。

「這個,我恐怕……」葉雄猶豫地看著劉正英跟魏道理。

「我也沒意見,這樣再好不過。」劉正英笑道。

魏道理是一個外姓人,早就被排斥,現在見葉雄當洞主,不姓劉,對他有利無害,當下也同意了。

「既然大家都這麼堅持,我就暫時當這個洞主吧!」葉雄嘆了口氣,說道:「但是我這個洞主,遲早會還回去的,到時候找到適合的人選,我把位置讓出去。」

七個人一置通過,這是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各位,正道大會的事情,你們應該沒意見吧?」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同意參加正道大會,此次之旅,圓滿成功。

……

接下來,葉雄正式接管第八洞天。

七大洞主為了免除後面的問題,七個人一起站出來,為他舉行了一次皇城大會。

將第八洞天的實力強者全都召集了過來,告訴下面的人,公孫萬里投靠魔族的事情,並且宣布讓葉雄接管第八洞天,成為第八洞天的洞主。

下面的人,看到洞主得到七大洞主的支持,哪怕再有什麼想法,也全都打消了。

很輕易,葉雄就掌管了第八洞天。

接下來幾天,葉雄忙得焦天爛額,選拔人才,任人,各種各樣的事情,讓他頭疼不已。

很快,他就選出了一名覺得信任得過,元嬰巔峰的修士,直接把事情扔給他,自己再做甩手掌柜。

忙完接任的事情,已經是三天之後了。

葉雄拿出裝著白雪本命元氣的小瓶子,溝通她。

「白姑娘,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葉雄問。

白雪依然是那美麗逼人,豐滿的身材,讓葉雄浮想連翩。

明明是一個性感丰韻到極致的女人,性格卻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人,這種女人,有哪個男人不喜歡。

可惜幽冥不同意,不然的話,他不介意讓白雪成為自己在仙魔界,收得第一個女人。

「無盡海的勢力太多太散,意識很差,我遊說了很久,才遊說到三個勢力之主參加,其餘的人只說派人過來,全都是打太極。」白雪臉上露出沮喪之氣,然後又問:「你那邊情況怎麼樣,有洞主同意參加正道大會嗎?」

「有了。」

「幾個?」

「全都同意了。」

白雪的表情一瞬間就僵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剛才說幾個?」她再詢問一次。

「我現在已經是第八洞天的洞主,剩下的七個洞主,已經同意參加正道大會,過幾天,我們就出發了。」

這一次,白雪聽清楚了。

如果不是清楚他的為人,白雪還以為他在吹牛了。

天啊!他是怎麼做到的?

八大洞天的勢力亂到什麼程度,她心裡最清楚,當初她就準備來八大洞天遊說的,後來聽父親說那裡的情況很複雜,個個洞主之間就像深仇大恨似的,守著自己的洞主,不敢離開一步,害怕別人趁虛而入。

這才多久,這個傢伙就把所有人都說服了?

還成了第八洞天的洞主?

白雪心裡有種無力感,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知道他是個不凡的人,但是沒想到他的個人能力厲害到這種地步,這已經不是實力問題了,而是能力。

畢竟八大洞天的洞主,可全都是半步化神期修為,他才是元嬰巔峰。

「對了,跟大秦帝國說一聲,我沒他們的溝通方式。」葉雄說道。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白雪半晌才震驚地問。

(本章完) 「應該怎麼說呢?」葉雄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假如我們把邀請八大洞主去參加正道大會,這是一個矛盾整體,那麼現在就產生了一個矛盾的雙方,去跟不去。」

「矛盾是事物要素之間或事物之間既對立又統一的關係,表面上看,八大洞主之間是對立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又是統一的。沒有統一,也就無所謂的對立。」

「矛盾雙方是相互依存互為條件,共處於一個統一體之中,任務矛盾的雙方,都不能夠單獨存在,在一定的條件下會轉化……」

葉雄說得一本正經,白雪聽得一臉蒙逼,有一種高大上的感覺。

半晌,她終於忍不住問:「聽起來好深奧,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葉雄暗暗好笑,這種政治上的課程,當時他聽了也是一臉霧水,別說她了。

「簡單來說,矛盾雙方是可以相互轉化的,戰爭轉化為和平,和平轉化為戰爭;成功轉化為失敗,失敗轉化為成功,只要找到他們之間仇恨的原因,化解他們之間的矛盾,就什麼都解決了。」

白雪聽了半天,這一句總算聽明白了。

敢情他說了半天,全都是廢話。

誰不知道要解決他們之間的矛盾了?

問題是怎麼解決?

葉雄覺得捉弄她完了,這才笑道:「其實八大洞主之間的關係,是因為魔族的分裂,才會變得這麼惡劣,原先的八洞主公孫萬里是魔族的人,現在他已經死了,其餘的七洞主明白了,自然問題就解決。」

「你直接說清楚不就得了,繞了半天的彎子。」白雪美目白了他一眼:「認識你久了,發現你有時候也沒個正經的。」

不過,這讓白雪更有種真實感。

太完美的男人,反而讓人有種壓力,只有缺點,才會讓一個男人接地氣,平易近人。

「過兩天咱們就出發了,正道大會見。」葉雄說完,掛了水鏡。

……

閑來無事,葉雄拿出四方鏡,打開來看。

他想看看現在四方鏡上面,有多少的戰功。

在七三戰線的時候,他已經得到了一萬八千的戰功,後來殺了黑澤,又殺了六魔王,現在有多少戰功不知道。

打開四方鏡之後,看著上面顯示的戰功,葉雄頓時又驚又喜。

只見上面居然足足多了一萬戰功,也就是說,再加上先前的,他已經有兩萬八的戰功。

再得到兩千戰功,就能換取陰陽石了。

「僅僅殺了黑澤跟六魔王,就得到如此多的戰功,看來越是殺魔族的強者,戰功越多。」

「要是殺了魔淵跟魔樓,戰功豈不是直線上飆。」

這只是他在心裡YY而已,別說魔淵跟魔樓,就算是六魔王,他也是僥倖才能殺掉的,當時六魔王為了驅使陣法斬殺劉猛龍他們三個,消耗大量元氣,而且對他太輕敵,才會著了道,如果實打實,他肯定不是六魔王的對手。

「我現在已經突破到元嬰後期,要準備突破元嬰巔峰的計劃了。」葉雄暗暗道。

雖然他剛突破到元嬰後期,離巔峰還遠著,但是儘早做計劃,是他的習慣。

有了計劃,才會有方向,有了方向,才會有動力。

冷傲影帝嗜寵妻 目前他知道有兩個辦法,可能突破到元嬰巔峰,一個是得到大秦帝國最無上的丹藥,破階丹。

破階丹以真龍的內丹,經過長時間煉製的,現在被珍藏在大秦帝國,大秦皇為了激勵正道修士抗魔,把這枚丹藥,放入可以用戰功兌獎的物資之中,說這枚丹藥是這一界之中最逆天的丹藥之一,也不為過。

半步化神期以下,即可進入一階。

只是,這丹藥的戰功兌換價格太高,要八萬戰功,那可是一個逆天的數據。

殺些小僂羅,殺幾萬都不夠。

除非自己把魔仙王其餘的五大弟子,全都殺了,或者把魔淵跟魔樓殺了。

這可能嗎?

而且他還要戰功來拿陰陽石,加起來那就必須十一萬戰功,那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第二個,就是自己再次開啟夢幻星鏈,進入第五夢境,在裡面頓悟一千兩百年,修鍊成《梵聖功》第五層,以第五層的能力,應該破突破一階。

一想到第五個幻境,葉雄就機伶伶打了個寒顫。

在菩提樹下頓悟兩百年,他已經欲生欲死,現在是一千兩百年,怎麼活?

「看來還是按正常的修鍊,一步一個腳印了。」

最近葉雄的修鍊速度有些逆天,邁的腳步太大,於長遠來說,並不是好事。

根基越穩,潛力越大。

葉雄將四方鏡關掉,收了起來,進入手鐲空間。

空間之內,大家都在修鍊。

葉雄第一時間去幽冥的木屋,發現她依然在忘我的修鍊。

見葉雄進來,幽冥看了他一眼,嘆口氣。

前天她從朱雀嘴裡,得知道他突破到元嬰後期的消息,當時就愣神了。

她好不容易修鍊到元嬰中期,追上了他,結果他又突破了。

她覺得他就像沙漠裡面的海市蜃樓,每一次都以為自己要追上了,結果卻是越來越遠。

「怎麼了?」

葉雄從來沒見過她臉上露出如此沮喪的模樣,連忙問:「是不是修鍊出了什麼事情?」

「遇到了瓶頸。」幽冥點了點頭,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情。

葉雄走過去,輕輕捏著她的肩膀,溫柔道:「不用著急,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了,修鍊一道要順其自然,強求不得,越急越沒用,根基穩了,突破是遲早的事情。」

「問題是,我現在的根基離後期還差太遠。」幽冥嘆了口氣,說道:「以前我以為神通修鍊得越少越精,進階機會就越大。現在我總算明白,修鍊就要集百家之長,突破方式要多種多樣,才不會弔死在一株樹上。」

她很羨慕葉雄,他身上的神通太多了,各種各樣的突破方式,比自己好得多。

幻境突破,五行功法突破,丹藥突破,飛升突破,比起他,自己的突破方式單薄得多。

「你老公是萬年一遇的天才,你別跟我比啊!」葉雄嘿嘿地笑了起來,手上用勁捏。

幽冥被他捏得舒服,漸漸習慣了他的按撫,閉上眼睛享受著。

看到她這副模樣,葉雄心裡又起了小心思。

婚結了,但是房還沒洞,要不趁這個時候……

他的手,輕輕沿著肩膀,慢慢向胸口處滑落。

「適可而止,少給我耍流氓。」幽冥出聲警告。

(本章完) 「偉人說,不以結婚為目的戀愛都是耍流氓,咱們都已經結婚了,不能算耍流氓。」葉雄將臉貼到她的臉上,溫柔地問:「老婆,咱們什麼時候洞房啊,為了你這株樹木我可是放棄了整片森林?」

「你們男人不是常說,啪啪之後男人降價,女人掉價嗎,這種虧我可不吃。」幽冥冷哼一聲。

「你別聽別人胡說,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最好的,是我最愛的。」

「既然你愛我,就應該遷就我,不強迫我,逼我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

「好吧,我聽你的。」葉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陣腳步聲跑了進來,冰靈恰好走進來,看到了這一幕。

「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冰靈愣了一下,笑著跑開了。

幽冥的臉瞬間就紅了,一把推開葉雄:「都怪你,被冰兒看到了吧!」

「要不要我去殺人滅口?」葉雄殺氣騰騰。

「去啊,我沒意見。」幽冥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真能裝,前世變色龍吧?

葉雄覺得她這個翻白眼的動作,特迷人。

雖然不能洞房,但是呆在幽冥身邊,也挺好的,至少也享受難得的平靜。

因為他知道,很快暴風雨就要來臨了。

魔族肯定不會讓正道大會順利舉行,想盡辦法阻止。

他殺了黑臉,還殺了六魔王,魔族的人肯定不會放過他,未來將會越來越兇險,挑戰會更大。

現在的平靜,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