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雄心猿意馬,叫郭芙蓉過來,要她拿些果汁過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把酒給我,我幫你們調好。」

「你拿果汁過來,讓我自己調好了。」

「怕我在酒里下毒?」郭芙蓉美目一挑。

「毒死我,你可是半點划算都沒有,你就不怕雲幫的人來找你算賬?再說了,如果你真想毒死我,在果汁里下毒就行了,為什麼要拿酒回去。」

「聽你一說,我覺得自己好笨。」

「胸……胸無城俯的人就這樣。」葉雄一急之下,差點將胸大無腦說了出來。

郭芙蓉如何聽不出來,咯咯笑著離開,片刻之後拿一些果汁過來。

葉雄將酒跟果汁調了一杯,自己用湯勺嘗試了一下,這才遞給楊小喬。

「嘗一下好不好喝?」

楊小喬用吸管吸了一口,品嘗之後,直呼好喝,然後一下子吸了半杯。

「別急,這酒後勁很大。」葉雄急道。

已經遲了,楊小喬已經喝了半杯了。

酒勁起來得很快,片刻間,她臉頰就紅了起來,全身發熱,那一抹潮紅,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嬌艷,楚楚動人,誘惑力爆表。

「你們男人不是特想我們女人喝多一點酒嗎,有句話怎麼說,女人不醉,男人哪有機會?」楊小喬一雙火熱的眼睛望著他。

酒能壯膽,喝了酒的楊小喬,膽子明顯大了一些,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她敢正視葉雄的目光了。

「那就再給我一點機會好了。」

葉雄舉起自己的杯子,跟她作了個乾杯的動作。

楊小喬把吸管扔掉,跟他碰了一下之後,說道:「幹了。」

葉雄看眼自己沒有調果汁的酒,再看了看楊小喬那半杯,相比起來,自己虧多了。

「你就不怕我喝醉了,今晚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他笑道。

「你本來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楊小喬說。

「那真是太讓人遺憾了!」葉雄嘆息。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一瓶洋酒已經見底了。

葉雄喝了三分之二左右,楊小喬喝了三分之一。

對於葉雄來說,這點酒算不了什麼,但是對於楊小喬來說,這已經是她人生之中,喝得最多的一次。

只見她臉色潮紅,美目流盼,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回去吧!」葉雄說道。

楊小喬點了點頭,站起來,也許有點暈了,身體晃了一晃。

葉雄連忙扶住她,問道:「你沒事吧?」

楊小喬搖了搖頭:「沒事,走吧!」

葉雄還是有點不放心,上前扶著她的身體,楊小喬順勢挨在身上,兩人朝樓梯走去。

「結賬,多少錢?」楊小喬說。

「不值幾個錢,當我請弟弟。」郭芙蓉說。

「賬一定要算的,今晚是我請他。」楊小喬堅決道。

「洋酒的錢,他已經給了,其它的給三百就行了。」

楊小喬掏出三百塊放到桌面上,然後倚著葉雄下樓。

走出酒吧,午夜的風吹在身上,楊小喬的頭腦清醒了一些

「上車吧,我送你。」葉雄說道。

「我有點想吐了,能不能陪我走一陣,再回去。」楊小喬問。

「沒問題。」

葉雄扶著她,朝前面走去。

這是一片新開發的樓盤,人流量不多,就連路燈也是隔得老遠才有一盞,忽明忽暗,就像人生。涼涼的風吹在身上,有種冷冷的感覺,楊小喬衣著單薄,不由得縮了下身子。

身體雖冷,但是體內卻異常火熱,這就是喝洋酒後的感覺。

「有點冷了,要不回車子里吧?」葉雄提議。

可惜他沒帶外套,要不然就可以幫她披上了,看著她縮著身子的樣子,葉雄蠻心疼的。

「也不是很冷。」楊小喬說。

葉雄伸手過去,將她摟在懷裡,用身體溫暖她。

楊小怡沒有拒絕,順勢挨在他身上,兩人朝前面走去。(未完待續。) 風越來越大了,刮在身上,越來越冷。

從今晚的天氣來看,有入秋的跡象。

葉雄分明覺得,楊喬的身體捲縮得厲害,他再次提議回車子里。

但是楊喬不知道怎麼回事,變得特別倔強,就是不回去。

「我想再走會,聊聊天。」楊喬幽幽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葉雄發覺楊楊的聲音有些變了,借著路燈一看,才發現她眼睛濕潤了,不知道心裡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好吧,那我們就聊聊天。」

葉雄看了一下,見前面有個角落,風沒那麼大,於是指了指那邊。

兩人走到那邊坐下來。

「講個故事給我聽,好嗎?」楊喬問。

「我不太會講故事,你喜歡聽的話,我可以試一下。」葉雄道。

「我想聽你在部隊里的故事,你當兵的時候是怎麼樣的?」

葉雄曾經聽喬媽過,喬對軍人有一種近乎迷戀的好感,那是因為她時候,跟爸爸去擺地攤的時候,爸爸遇到地痞欺負,有個軍人出手幫助了她。

既然她喜歡聽,葉雄就將自己在部隊里的事情了出來。

從進入部隊,到訓練,出任務。

有搞笑,有激動,有緊張,有生死一刻。

一個個任務,從葉雄嘴裡出,驚心動魄。

不知道什麼時候,葉雄扯到了死神隊的事情。

他起自己帶著死神隊,深下尹朗,抓拿叛國者的事情,包括受到出賣,整支隊全軍覆沒的事情,在他的聲音下,繪出一個波瀾壯闊的故事。

當他喬洋,陸猛,趙一山,趙傳國,徐鳳這些屬下,一個個死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發覺自己聲音都有些變了。

當他到自己九死一生,回到都市,激戲人間的時候,楊喬落淚了。

「瞧你激動成這樣,編故事騙你的。」葉雄忍不住幫她擦掉眼睛里的淚水。

楊喬突然望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

「怎麼了。」

「我有冷。」

「冷就回去車子里,都十二了。」

兩個傻子坐在地上,一個一個聽,不知不覺,居然過了一個時。

只能,太瘋狂了,不過這種感覺葉雄很喜歡,就像初戀的時光。

初戀的時光,哪對戀人不傻,什麼傻事沒做過?

「其實,還有其它讓我溫暖的辦法。」楊喬目光火熱地望著他。

葉雄從她眼神里,讀懂了含義,於是將她摟在懷中,熱吻起來。

初戀的女人,對吻的渴望,比性的渴望強烈一百倍。

冷冷的夜,冷冷的街,兩具火熱的身體,兩顆熾熱的心。

楊喬被他吻得全身發熱,不再冷了。

他那有力的大手,隔著衣服摸著自己的身體,那種感覺,讓她整個人像飛起來似的,連氣都喘不過來。

她從來沒有想到,原來接吻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妙。

葉雄呼吸越來越急促,已經不滿足於隔著衣服,一隻手悄悄地從她的衣服溜了進去,隔著內衣揉搓著,他還不滿足,用手到她背後=止,輕輕一挑,內衣就鬆了,很快,她上半身就淪陷了。

葉雄拉開內衣,手攀了上去。

體會到手掌那外軟內硬的滋味,這就是年輕少女的滋味啊!

他感覺自己要爆炸了,下一刻,他要伸手進她的褲子裡面探索。

「別在這裡。」楊喬急道。

葉雄這才想起這裡是大街,雖然是在角落之中,但是依然會被發現。

「我們回去吧!」葉雄在她耳邊細語。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楊喬了頭,兩人朝車子那走去。

回到車子里,葉雄開出車子,楊喬坐在後面,車子剛剛發動,楊喬突然道:「送我回去吧!」

現在不是應該去酒店的嗎,怎麼要回去了呢?

「要不,去酒店睡一晚。」葉楊試探地問。

「不要,送我回去。」楊喬很堅決地道。

葉雄不知道今晚的楊喬到底是什麼回事,剛才讓自己主動吻她,吻的過程之中,她也無比動情,這個時候,去酒店不是應該順理成章的嗎,怎麼又要回家了呢?

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走了,葉雄很不甘心,但他還是尊重她的意見。

女人有時候的衝動,就是一剎那間的事情,也許她酒醒了,想清楚了呢!

楊喬是少女,沒經歷過戀愛,她不是楊月如那樣的深閨怨婦,是身體的**在指引;她之所以跟自己約會,跟自己接吻,完全是因為喜歡自己。

這樣的女孩子,是要一步一步來,急不得。

車子慢慢行駛,以最低時速往楊喬住的地方開去。

葉雄恨不得往死里開慢,希望她能改變意見,只可惜,到了楊喬家邊,她依然沒有鬆動的跡象,

上半身已經失守,下半身還會遠嗎,總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想到今晚跟楊喬已經取得突破性的進展,葉雄就很開心了,男人嘛,總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我送你回去。」葉雄從車上下來。

「我跟朋友一起租房,不方便。」楊喬以為他想進房。

「我就送你到家門口,太晚了不安全,不看著你進樓,我不放心。」

聽他這樣,楊喬只能同意。

走過一條長長的樹蔭道,路燈照過樹蔭,留下斑駁的影子。

葉雄拉著楊喬的手,兩人不緩不急,不多久就到一幢三層的房子面前。

楊喬掏出鑰匙,開門進去。

「拜拜。」

「拜拜。」

等她進去之後,葉雄這才轉身離開。

回到車子里,他發了下呆,這才苦笑著啟動車子。

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開著,他都不知道去哪。

家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心怡跟唐寧已經睡了,先前他打電話回去過,騙她們自己在王童家睡,現在回去,那豈不是告訴楊心怡,自己在謊?

喝了酒,加上一個多月沒碰過女人,葉雄壓抑得厲害。

此刻,他多麼需要一個女人。

他沉思著,要不要去找華姐或者羅薇薇,把體內的****發泄掉。

心裡愣是下不了決心打電話。

三更半夜的,人家早就睡了,就算羅薇薇這種夜貓子還沒睡,他也不想去擾騷。

想跟這個女人上床,得不到之後,又去找另外一個女人,這種做法,他感覺實在是太下流、太不尊重女人了。

算了,找間酒店洗個冷水澡,好好睡一覺吧。

見旁邊有間酒店,葉雄直接開了進去,剛剛停好車子,手機信息響了起來。(未完待續。) 許玉揚萬萬沒有料到雲舒竟然會置那位僧人不理,獨自逃命,口中忙道:「我說這位神君你竟然就這麼撇下那位大師不管了嗎?」

雲舒的元神厲聲道:「廢話什麼如今時間緊迫還不快走。」

許玉揚心中憤然:「這位神君,您怎的如此無情?」雲舒不再言語,許玉揚接著道:「你若是再不回去救助大師可別怪我不幫你了,我要是鬆開指訣,咱們誰也走不了。」

雲舒冷笑一聲「玉揚就算咱們回去了也對付不了那些惡人,難道你不害怕嗎?」

許玉揚冷哼一聲,「怕又怎樣?我也絕不會將大師一個人留在那裡,這樣太不夠朋友了,也太沒有義氣了,更何況你不是口口聲聲的說要伏魔衛道嗎? 黴孕媽咪鬥爹地 今天怎麼就這麼跑了?」

「呵呵,你個小姑娘也知道何為義氣?」

許玉揚哼了一聲,「你若再不回去我可鬆開指訣了。」

雲舒冷笑一笑,「小姑娘你勇氣可嘉只是腦子不大靈光,現在我和那位大師兩個人對付不了那麼多的邪祟惡魔,就算回去了也是無濟於事,弄不好再放出幾個邪祟出來豈不是殃及一眾無辜。」

許玉揚自然知曉雲舒此言非虛,但是又不忍心不去救助那名僧人於是問道「那怎麼辦?」

「叫人呀。」

許玉揚聞聽此言方才知曉雲舒絕不是有心逃走,而是想出來找人求助。

但是想想神仙姐姐與三爺都在數公里之外的三鑫區別墅區,就算自己此時此刻能飛了,但是以這樣的速度走個來回,等自己將神仙姐姐以及三爺只怕那名僧人也已經凶多吉少了,大師您可一定要堅持住呀,我們很快就會回來了!

許玉揚心中正在胡思亂想之時,卻覺得自己耳畔「呼呼」生風,不多時眼前已然露出一點白光,轉瞬之間身體已然衝出地下車庫。

許玉揚只覺身形一頓,幾個踉蹌便已在地地面之上,許玉揚心中驚奇:怎麼不再繼續向1102別墅的方向飛去之時,卻見自己的左臂已然指向空中。

「砰」的一聲,一道金光便已由手臂之上射了出來,直衝天際,而後在半空之中炸裂開來,化作無數點金色光芒,即便此時正是驕陽似火,也在碧空昊日之中連連閃爍。

許玉揚抬頭不由自主的抬起頭來,看著半空之中四散開來的點點金光驚愕不已,而旁邊的那一眾路人早已紛紛拿出手機,對著半空之中禮花般綻放開來的那道金光連連拍攝,當然順便也一起拍攝了一下同樣一臉驚愕的許玉揚。

然而還沒等許玉揚回過神來,直覺身子一飄,耳畔之中復又響起一陣疾風凜冽之聲,自己的身子已然再次飛入地下停車場中。

許玉揚有些意外,「就這麼簡單嗎?」

「當然不然怎麼難道還要回去接他們過來嗎?到時候只怕哪位大師也早已化作一道神魂了。」

許玉揚訕訕的「哦」了一聲,「可是神仙姐姐他們能找到咱們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