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藍心心裏隱隱有了猜測,但此時也無能為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2022-01-26By 0 Comments

就這樣在小白虎群里受到嚴重的排斥,這雙在藍心看來美如藍寶石一樣的藍眼睛在其他白虎看來卻是一個異類。

渾渾噩噩地每天吃着殘渣剩飯,睡在白虎群最邊緣的角落,時不時還面臨着其他白虎的欺負。

原來這就是小白以前過的生活?藍心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可能是感同身受吧!心裏對可憐的小白充滿了愛憐。

直到有一天,一隻威猛的飛天黑虎王出現在這裏,它很危險,很兇猛,但是它怎麼會來這裏呢? 本來顧念是不想管的,但是看到慕昕薇的名字。

她腦袋一陣發熱,然後伸手接起來電話。

慕昕薇的聲音輕柔溫和:「亦琛哥哥,你在做什麼,怎麼不接我電話啊?」

顧念冷冷一笑,偏偏語調說不出的柔媚:「亦琛他在洗澡,你有什麼事么?」

慕昕薇的臉色立即就變了:「你是誰?」

顧念笑笑:「你說我是誰?」

慕昕薇的眉頭狠狠皺着,咬着唇,最後很快掛掉電話,這麼久了,也沒有聽過江亦琛身邊有女人,除了那個傳緋聞的小明星夏晚晚,但是那個女人,慕昕薇根本不放在眼裏,一個戲子而已……

但是剛才……那個女人。

江亦琛什麼時候藏了個女人在身邊。

她又氣又怒,抬手將桌子上的茶杯就扔了出去。

恰巧慕夫人走上來看到這一幕,立即跑過來:「哎喲,寶貝,你這是怎麼了啊!」

「媽,江亦琛身邊有女人了。」

慕夫人倒是看得很開:「有女人不是很正常么!」

慕昕薇眉一挑:「這怎麼叫正常?」

「他這個年紀,總會有女人的,但是你要記住一點,他現在身邊有誰和最後身邊陪着的是誰,是不一樣。」

慕昕薇似懂非懂。

慕夫人輕輕一笑:「昕薇,你還小,不過你放心,你和他從小有情分在,你爸爸又幫了他那麼多,媽遲早會讓你嫁給他的。」

…………

顧念掛完電話,在沙發上坐着,慢悠悠地喝水,剛剛慕昕薇那吃癟的樣子就足夠她高興一陣子了。

「咔嚓」一聲——

浴室的門打開,江亦琛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就這樣走了出來。

上本身八塊腹肌清晰明顯,手臂線條流暢,肌膚是健康的麥色,閃著光澤,男色誘人啊!

顧念好不容易平復下去的心跳又開始加速,她很沒用的別過臉去。

江亦琛用毛巾隨意地擦著頭髮,淡淡道:「有什麼話你說!」

顧念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搓了搓手:「那個,我們公司的招標書無緣無故被刷下來了,您能給個說法么?」

江亦琛將毛巾扔到一旁,拿起手機看了眼漫不經心地說:「那麼多被淘汰的我都要給個說法么?」

顧念剛想開口,江亦琛已經轉過身來皺眉問:「你動我手機了?」

「嗯,剛才慕昕薇來電話了,我說你在洗澡。」說完她就低下頭去。

江亦琛也沒說話,將手機扔到儲物格里就沒再管了。

顧念咬着唇:「我之前說話可能得罪了你,但是這次招標對我們很重要。」

「哦!」江亦琛淡淡應了聲。

「我們是有參賽資格的,我們也沒有違背參賽規則,這樣對我們是不公平的。」

「你給宴西打電話,不違背規則么?」

顧念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被這男人拿捏得死死的,半點都反駁不了。

沉默了好久好久,她的唇瓣都被自己咬得泛白,最後深呼吸一口氣:「你之前說過的話還算數么?」

江亦琛眼神一冷。

顧念脊背劃過一絲冷意,她渾身都止不住的顫抖:「我什麼都可以做的。」

說完,她低垂下臉,不敢去看江亦琛。

空氣安靜了幾秒,男人忽然輕蔑一笑:「怎麼,想用身體來換?」他上前捏起顧念的下巴:「當我是什麼?」

他們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啊,為什麼到了這時還像是金主和小三的關係。

顧念全身都顫抖得厲害,她只是咬着唇鄭重地說:「那個招標書對我們公司很重要!」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合適的,上司同事都還不錯的工作,她不想因為好江亦琛慪氣就失去啊!

江亦琛放開她的下巴,在沙發上坐下來。

他的黑髮還帶着點細碎的水珠,在吊燈的映射下折射出冷冷的光,五官英挺精緻,唯有那表情卻是森冷犀利,讓人望而生畏。

「過來!」

江亦琛雙手擱置在膝蓋上,目光平靜地望着顧念。

顧念低着臉慢慢挪過去。

「解開它!」

顧念臉頓時僵硬了,不解看着江亦琛。

男人笑了,那笑容三分嘲諷七分玩味:「不是要換么,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顧念眼睛從他的浴巾掠過,不知道他裏面穿沒穿,她手指握成拳,忽然有些膽怯。

江亦琛眯着眼睛笑:「沒做過?」

顧念抬起手抹了把眼睛,搖頭:「我不會。」

她長這麼大,因為自身家庭的原因,對男人這種生物向來都是離得遠遠的,這種事情她更是青澀。

本來還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她抹了把眼睛,眼淚就落了下來:「我不知道哪裏惹到你,讓你不開心了,你讓我別管你的事,我也沒管過,阿姨那裏我也沒有亂說,這份工作對我真得很重要,我不想丟了。」

江亦琛冷冷看着她。

她哪裏得罪到了他?

無非就是因為他吃陸湛的醋,恨她心裏裝着一個人,恨她對自己沒有一份真心,臉上永遠都是有所求而討好虛偽的笑容,可是要他拉下臉面去說,怎麼可能?

江亦琛從小就驕傲,就算後來家道中落,落魄了一段時間,但是他還是江亦琛啊,那份骨子裏面驕傲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

顧念用手胡亂抹了一把眼睛:「對不起。」

江亦琛看着她那模樣,心裏煩,想要去哄又拉不下臉面,最後他擺手:「你以為你掉幾滴假惺惺的眼淚我就會心疼?不願意就給我滾!」

顧念是不願意啊,她還是要臉的,所以她就滾了,她想好了,要是江亦琛遷怒,她就辭職。

她真是好想離婚啊!

突然一瞬間她就冒出了這個念頭,這個男人真的是好難相處,不管做什麼他永遠都不會開心,她沒辦法捂熱他那因家庭變故最後千瘡百孔早已經冰冷的心。

顧念晚上把辭職信寫好,準備明天上班去打印出來,

…………

江亦琛從沙發上起身,下樓去酒櫃裏面拿了一瓶烈酒,坐在沙發上,擰開了瓶蓋就往嘴裏面灌。

喝了小半瓶的時候,他給助理打電話:「去查查天意的招標書,發我郵箱。」

「總裁,您是現在就要麼?」

「嗯,馬上發過來!」

「好的。」

江亦琛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從他再遇顧念的時候似乎一切就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這個女人把他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卻還不自知。

他仰起脖子,將一瓶酒灌入喉嚨。

心口那一處火辣辣地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北楓往記憶中方才看到的百貨小店方向走。

他在剛才的猜拳中慘敗,被使喚出來買水了。

這片舊城區相當的有歷史,隨處可見數十年前的老房子。走在這裡的街道上有一種回到了蓉桐城的感覺。

低矮的建築物和老舊的瓦片房,記錄著這個國家過去的記憶。

若干年前,北星國還未引進科學技術的時候,挪歌的街道上都是這樣布局。而如今高樓林立,全然沒有過去那種悠閑舒適的感覺了。

附近唯有的幾家店都是一些老人在做生意,販賣的東西也都是相當不吸引人的產品。北楓找了最近的一家店買了水,還順帶買了夏末喜歡吃的那種零食。

剛出店門,他忽然感受到了衣服口袋裡傳來的魔法波動。

口袋裡裝著的是未夕給的那顆透明珠子,是用來追蹤那顆遺失寶石的道具。它在此時產生了波動,也就意味著未夕丟的那塊寶石現在就在附近。

這還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怎麼辦?回去叫江南斑和夏末還是自己先去追追看?

以普遍理性來講,這種時候應該和同伴商榷之後再行事會比較妥當。但略一猶豫,北楓還是獨自朝珠子感應到的方向去了。

一個人行動是很危險,但同樣也方便隱匿。如果是觀察情報的話,北楓還是覺得他自己一個人去比較穩妥些。

這樣打得過他就搶回寶石;打不過就從長計議;即使是遇到最糟糕的情況,他也還有最後的底牌可以用。

但他這一去,另一邊苦等的夏末就難受了。

而且北楓一直不回來,讓他們很擔心。

「買個水要這麼久嗎?」夏末盯著北楓走的那個方向抱怨。

「呵呵,你不是說他靠譜嗎?」江南斑坐在一邊幸災樂禍,但也往那個方向張望。

他也隱約感到了一絲不安,北楓不是貪玩的人,如果不是遇上什麼事情,他肯定早回來了。眼下,那傢伙一定是遇上什麼麻煩了。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起身往北楓離開的方向找過去。

這種舊城區,確實是龍蛇混雜。以北楓那二愣子般的性格,惹上些什麼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二人越想越著急,步伐不由加快了許多。

另一邊北楓已經走的很深了,他跟隨著魔力波動傳來的方向,七拐八拐進入一個深巷之中。

巷子很是老舊,又小又臟又亂,老舊石板鋪的地面縫隙間,已經長出了許多雜草,牆角更是遍布黑綠色的青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