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蘇明軒話一落,蘇明月的臉色冷了,怒瞪向蘇明軒:“你不要胡言亂語,還有你給我安份些,沒看到今兒個爹爹生氣了嗎,若是你再惹事,母親和我都保不住你。”

2020-11-06By 0 Comments

蘇明月一說,蘇明軒愣住了,一時沒有說話,蘇明月喚了兩個人過來,扶蘇明軒回去,同時還叮嚀:“你們看住些大公子,不要讓他亂跑,若是他做了什麼事,你們就仔細你們的皮。”

“是,二小姐。”

救愛難贖 兩個人扶着蘇明軒走了,身後的蘇明月回身望了望正廳,身側的三小姐蘇漓和五小姐蘇瑤一起叫道:“二姐。”

蘇明月回頭望她們一眼,臉上掛着淡淡的得體的豔麗笑容:“我們也走吧。”

一衆人一路離開了前面的正廳,各自回自已住的院子。

至於蘇綰則領着雲蘿兩個人抱着德妃賞賜的物件回自個住的地方,路上雲蘿一臉擔心的開口:“小姐,你今天可是害得大公子被打了,大公子那個人你是知道的,他一定會事後找你算帳的。”

“我會怕他嗎?”蘇綰冷笑,掉首卻發現身側的雲蘿臉色有些蒼白,不忍心的伸手拍拍雲蘿的臉蛋:“你放心吧,我自有對策,保管不叫我們吃虧,那個傢伙若是真來找我們算帳,我就讓他知道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

蘇綰說完不再理會這件事,而是低頭望着手裏德妃賞賜的東西,然後緩緩的開口說道:“雲蘿,你說這些東西若是拿出去賣了,能值多少銀子。”

眼下她需要銀子,這府裏牛鬼蛇神的太多了,她總要買些東西防備着,纔好對付這些傢伙,要不然以後說不定得吃虧。

不過她一說完,身側的雲蘿臉色便白了:“小姐,不要啊,若是你把這些東西拿去當了,被人發現的話,可就要倒黴了,娘娘賞的東西,你卻賣了,這若是查出來,可是有罪的。”

蘇綰無語的翻白眼:“她都賞賜給我了,難道不該我做主嗎?”

纏綿-強歡成性 雲蘿正想說話,身後響起了腳步聲,主僕二人停住腳步回望過去,便看到安國侯府的大總管季忠領着兩個手下氣籲喘喘的奔了過來。

“大小姐,等等。”

蘇綰一臉的詫異,她是真的很驚訝的,這季大總管找她有什麼事啊。

“嘻嘻,什麼事?”

“襄王爺來看你了。”

季大總管說完讓開了身子,蘇綰便看到季大總管的身後站着的正是她的那個渣未婚夫襄王殿下,只不過此刻的襄王殿下,一張俊朗的面容滿是桃花般燦爛的笑容,一雙細長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縫,一嘴白牙在陽光下閃爍着瑩白的光澤,看上去就像個誘拐小紅帽的大灰狼。

雖然他笑得陽光般的燦爛,可是蘇綰卻生生的抖簌了一下,這貨一臉的陰險,分明是別有圖謀的,而且爲什麼這傢伙說退婚,可是德妃娘娘卻賞賜了東西過來,而這傢伙之前明明恨不得殺了她,現在卻笑得如此花枝招展,看來這其中真有名堂。

不過不管有沒有名堂,蘇綰看到襄王殿下這樣的模樣都喜歡不起來。

“這不是小相公嗎?你先前不是說不要我了嗎?”

蘇綰不高興的蹙眉瞪着襄王殿下。

襄王聽到她嘴裏的小相公三個字,眼角跳了好幾下,最後想到自己身上的重責大任,終於隱忍了下去,優雅的徐步走了過來,一路走到了蘇綰的面前,玉樹臨風的俯身望着蘇綰,溫柔似水的開口:“綰綰,我來看你了,之前我那麼說就是氣話,我怎麼可能不要你呢。”

這一回,不但是蘇綰和雲蘿身上冒雞皮疙瘩,連安國侯府的大總管和兩個下人也渾身冒雞皮疙瘩,抖簌如風中殘葉,實在是控制不住啊,襄王爺莫非是鬼上身了? 襄王殿下完全不知道別人心中所想,還在那裏笑得像桃花一般燦爛,深情款款的望着蘇綰說道:“小綰綰,你不要生本王的氣,本王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

蘇綰看得想喊救命,心裏實在想不透,這襄王殿下怎麼忽然的就變了一個形像,之前明明一臉嫌棄的不想娶她的,而她確定他那樣的表現是他心中的真實想法,所以眼下他這樣做,定然是別有原因的,能讓襄王殿下改變,這其中的原因還不是一個小的因素,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這究竟是什麼呢?

蘇綰想不出來,不過眼下她還要應付這位襄王殿下,既然想玩,她就陪他玩玩好了,她就不相信他能忍受得了他。

蘇綰想着,臉上已布上驚喜的笑容,興奮的仰頭開口:“小相公,你想通了,是不是覺得我和你是天造地設,郎才女貌的一對,是不是覺得我們很登對。”

蘇綰說完,襄王殿下的心臟一抽一抽的,真的太痛苦了,他真想捂住她的嘴巴,因爲經她這麼一說,他怎麼覺得自己降低了不止一個層次,是好幾個層次,這女人分明是個傻子,他怎麼就和一個傻子天造地設,郎才女貌了,嗚嗚,母妃,我太辛苦了。

襄王殿下心裏哀嚎,真想甩手離開,偏偏臉上還要擠出笑來,配合着蘇綰點頭。

蘇綰一臉欣慰的繼續說道:“小相公,你終於不自卑了,男人就該這樣,要對自己有信心,不要動不動認爲自己配不上女人,你還是不錯的,這張臉還是有看頭的,哈哈,我告訴你,我是看臉的人,要不是你長得還可以,我是絕對不會要你的。”

蘇綰話一落,襄王想吐血,真的想吐血,他忍得太辛苦了,因爲忍得辛苦,臉色有些慘白。

一側的雲蘿,看蘇綰玩得不亦樂乎的樣子,不由得笑起來,真是太爽了,讓這個渣男往常欺負小姐,真舒服啊,真是大快人心。

相較於雲蘿,安國侯府的大總管季忠,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連他都要吐了。

現在他嚴重懷疑,襄王殿下心裏有問題,變態,竟然喜歡這種口味的,以前他還挺看重這人的,認爲二小姐若是嫁給他,一定會不錯,現在看來,他配不上他們家二小姐。

季忠想着,飛快的望向襄王殿下,正想告安離開,他看得實在受不了了,還是走吧。

不過季忠還沒有開口,蘇綰的話再次的響起來:“小相公,她們說你是王爺,很厲害的人,是不是?”

襄王一聽這正常的話題,趕緊的點頭,若是這女人再說那讓人吐血的話,他一定會受不了崩潰的,好在現在正常一些了。

“是的,小綰綰,本王是王爺,自然是極厲害的。”

“既然你是王爺,很厲害,那你就命令她們,給我換個住的地方,還有以後要給我準備好吃的東西,還有我要穿好看的衣服。”

既然這男人送上門,不用白不用,先利用他改變下目前的狀態也是好的。

她相信這男人張口,安國侯府裏的廣陽郡主,不敢不依從,因爲這人可是襄王殿下,他母妃是宮裏的德妃娘娘,外祖是朝中的丞相,安國侯和廣陽郡主敢得罪他嗎?

襄王眼神一暗,沒想到這傻子竟然獅子大開口,還懂得讓他幫她做這樣的事情。

襄王殿下不由得糾結,他這是開口還是不開口,開口的話,怡靈縣主會不會不高興,甚至於不想嫁給他,可他若是不開口的話,分明就是得罪這傻子了,她一惱指不定以後不再理會他,那他母妃交待下來的事情,他可就完不成了,母妃一定會生氣的。

襄王殿下前思後想了一下,覺得還是完成母妃交待的事情,何況這事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想着襄王殿下望向季忠,緩緩的開口:“季總管,你去請了侯爺和夫人過來一下,就說本王有事要和他們說。”

季忠飛快的望了一眼襄王殿下,又望向蘇綰,爲什麼他覺得大小姐現在很厲害,可是她是一個傻子啊,看她笑得沒心沒肺的樣子,哪裏像是正常的人,可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總歸有些怪怪的。

季忠想着應了一聲,領着兩個下人趕緊的去請侯爺和郡主。

先前侯爺下令仗斃了兩個婆子,這使得季忠以及侯府內的下人都忌憚起自家的這位侯爺來,以後侯爺的命令可不能不聽,因爲他是侯府的男主人。

季忠領着人離開後,襄王殿下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臉上依舊布着燦爛若桃花的笑意望着蘇綰。

別叫我歌神 “小綰綰,你看本王對你是不是很好?”

蘇綰眸光幽幽,脣角笑意濃烈,擡手拍了拍襄王的肩膀,一臉哥倆好的說道:“小相公,你的表現還是不錯的,表現着吧,若是表現好,我就真嫁給你了,你要是表現不好的話,可別指望我嫁給你,要知道我長得這麼的可愛莫萌寵,可多的是人喜歡呢,嘻嘻。”

襄王殿下的氣息粗了,呼吸再次的急促,手指握了握,他真的有一種衝動想掐死這個傻子,怎麼就有分分鐘讓人想抓狂的本事呢。

不過襄王殿下心中牢記着自個母妃的命令,還有他心中是想當太子的,所以死死的咬牙忍受着,不過一張俊朗的面容,笑容已有些僵硬了。

偏蘇綰一臉不自知,擡頭盯着襄王殿下的臉,認真的說道:“小相公,你的臉色不太好看,有些白,難道是生病了,千萬不要啊,小相公你要是一命歸西了,我可就成了小寡婦了,嗚嗚,我不想成爲小寡婦啊,那太可憐了。”

襄王眼發黑,頭髮暈,有一種想昏倒的感覺,這一刻他倒真希望自己昏過去,這樣既不用被氣死,也不會一衝動之下掐死這個傻子。

可惜他的身體素來好得很,所以雖然被氣得頭重腳輕,呼吸急促,可依舊好端端的站着,不過他已經認命了,不打算再說一個字,若是再說一個字,他肯定自己一定會控制不住自己想弄死她的。

不過蘇綰可不理會別的,依舊嘀嘀不休的說道:“小相公,你怎麼了?不會真病了,看上去有些呆呆愣愣的,好像傻了似的,不會病傻了吧。人家都說我是傻子,其實我看小相公纔有點傻,嘻嘻,太好了,有人和我做伴了,以後誰再說我是傻子,我要告訴他,我家小相公襄王殿下也是小傻子,我們是一對兒傻子。”

系統的超級宗門 襄王氣息又重了兩分,這一次,他連牙齒都咬上了。

蘇綰自然沒有忽視襄王殿下的表現,不過這時候她倒是有些佩服這位爺了,真的太能忍了,她本來以爲他會控制不住大發雷霆震怒的,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大聲宣佈不要他這個渣未婚夫了,可惜人家偏就忍住了。 蘇綰其實還是有些佩服襄王殿下的,真能忍啊,當然從襄王殿下這麼辛苦忍着的神情裏,蘇綰看出他背後的陰謀相對也很大,要不然襄王殿下不會這麼辛苦的忍着,究竟是什麼呢?蘇綰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

安國侯和廣陽郡主接到管家的稟報後,趕緊的帶着人趕了過來,兩個人聽季忠的稟報,說襄王殿下來看望蘇綰,還對蘇綰陪着笑臉,更有意給蘇綰換院子換美服美食。

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兩個人驚悚無比,怎麼也想不通哪裏出了問題,兩個人雖然不解,卻不敢耽擱,趕緊的領着一衆奴僕趕了過來。

而同時,蘇明月也得到了消息,說襄王殿下來了安國侯府,還去看了蘇綰,蘇明月不由得稀奇,這襄王殿下一直以來可是最討厭蘇綰的,這一回怎麼竟然去看望蘇綰了,還有之前襄王殿下明明說退婚的,結果德妃娘娘竟然賞賜了東西給蘇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明月想到這個,心裏有些微的不高興,一直以來襄王殿下屬意的對象可是她,一路追逐着她,雖然她對於這個男人並沒有多大的感覺,但是女人最喜歡男人追逐着自己不是嗎?那樣一來,不就證明自己很有魅力嗎,何況追逐着自己的男人還是皇室的天之驕子襄王殿下。

因爲這個,蘇明月沒有少受到別的女人羨慕,個個說起這個來,都是一副嫉妒又羨慕的樣子,這滿足了蘇明月所有驕傲的心思。

可是現在襄王殿下竟然去看望那傻子了,這讓蘇明月不解的同時,有些微的惱火,所以聽了下人的稟報後,便帶着人過來看個究竟,路上正好碰上安國侯和廣陽郡主,一衆人一路往蘇綰住的地方走去。

半道的時候,看到襄王和蘇綰二人正在一處小花園邊說話。

襄王一看到這些人,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就差激動的哭了,他真怕他控制不住掐死這個傻子啊,幸好這些人來得夠及時,制止了他。

安國侯和廣陽郡主二人一起向襄王見禮。

“臣(臣婦)見過襄王殿下,不知襄王駕臨,有失遠迎。”

襄王擺了擺手,一身的汗,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都快被這傻子控虛脫了,媽的,真是比做什麼都費力。

想想往後他還要哄着這個傻子,襄王爺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到處都是黑色的。

尤其是襄王殿下看到安國侯和廣陽郡主身後立着的怡靈縣主蘇明月,蘇明月水霧般的眸子,憂怨的望着蕭磊,似乎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似的,襄王殿下看着蘇明月這樣委屈又憂怨的眼神,心疼得想把她抱在懷裏哄哄,可是眼下他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眸光溫柔的望着蘇明月,用眼神告訴她,他愛的那個人是她,不是傻子蘇綰,他這樣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蘇明月看着襄王殿下溫柔多情的眼神,明白這個男人心中依舊如之前那般在意她的,那麼他來看傻子蘇綰,又是爲了哪樁呢。

蘇明月想不明白,不但她想不明白,連安國侯和廣陽郡主也想不明白,兩個人起身後,一時不知道說什麼,靜靜的等候着。

蘇綰冷笑着望向這一干各懷鬼心思的人,然後咳了咳,一把拽住了襄王殿下的手臂,笑眯眯的開口:“小相公,你不是說要讓我住大房子,讓我吃最好的東西,穿最好的衣服嗎?”

她的話一起,襄王殿下醒過了神,心中再次的鬱結,不過只能望向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兩個人。

“侯爺,夫人,蘇綰身爲本王的未婚妻,但是她在安國侯內卻是這般的境況,這事傳出去,於安國侯府和本王可都沒什麼顏面?”

襄王的話一落,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就明白襄王殿下的意思了,兩個人面面相覷之後。

安國侯恭敬的開口:“王爺,是本侯的疏忽,望王爺恕罪,本侯立刻讓人重新給綰綰安排住處,從前把她安排在偏僻的地方,乃是怕她不能靜心養病,現在也該換個好的環境了。”

安國侯一言完望向廣陽郡主。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廣陽郡主的心裏憎恨異常,這小賤人給她惹出這麼多事來,她還沒有來得及收拾她呢,竟然還要給她重新換地方,還要好湯好水的養着她,想想她便窩火,恨不得掐死這個小賤人。

廣陽郡主臉色幽暗,一時沒有吭聲,安國侯卻已經下令了。

“季忠,立刻把大小姐的東西搬進聽竹軒。”

聽竹軒乃是從前蘇綰孃親所住的地方,小院十分的清新雅緻,院內栽種了很多芭蕉和竹子,說不出的清幽,以前蘇綰的孃親最喜歡這地方,不過後來她去世,蘇綰便被攆走了。

安國侯府大總管季忠不敢有半點的遲疑,先前侯爺下令仗斃了兩個婆子,他也被嚇住了,所以現在安國侯一下令,他立刻恭敬的應聲:“是,侯爺,老奴立刻帶人去辦這件事。”

安國侯點頭,又下命令:“以後大小姐的衣食住行都按照二小姐的份例來辦。”

安國侯話一落,廣陽郡主和蘇明月二人怔住,然後廣陽郡主臉色難看的望向安國侯:“侯爺,這不合規矩吧。”

蘇明月也是一臉不樂意的望向安國侯,可惜安國侯看也不看她們兩個人。

既然襄王殿下提到了這一點,他就不能讓襄王殿下臉面不好看,至於襄王殿下打的什麼主意,他一定會弄明白的。

安國侯望向襄王蕭磊:“王爺,你看這可行嗎?”

襄王滿意的點頭,看安國侯蘇鵬的眼神好看得多,這安國侯還是個有眼色的,果然不虧是西楚的重臣,而且看他的樣子也是願意追隨他的,襄王臉上滿是笑意。

“嗯,很好。”

安國侯立刻揮手讓季忠去辦,季忠領命而去。

廣陽郡主知道事已至此,再多說也沒用,何況就算這丫頭換了好的環境,難道她就拿捏不了她,這安國侯府上上下下可都是她的人,她想弄死她,分分鐘的事情,她還怕她飛了不成,不過襄王殿下和德妃娘娘究竟打的什麼算盤,她們母子二人可是無利不起早的人,所以她們這樣做一定有什麼目的,而這個目的絕對不是爲了拉攏安國侯府這麼簡單,所以她要查清楚,襄王殿下爲了什麼對這傻子這麼好。

廣陽郡主微微的蹙眉,然後想到什麼似的望向自個的女兒蘇明月,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個襄王殿下一直以來喜歡的可是自個的這個女兒,所以她要讓女兒去打探一下,看看能不能從襄王殿下的嘴裏探出些什麼。

廣陽郡主心裏盤算着,安國侯已經望向襄王殿下,恭敬的說道:“王爺,你看事情已經安排好了,王爺要不要去前廳坐坐,好讓臣奉杯茶。”

襄王一聽,立刻點頭了,他是一刻也不想和這個傻子呆了。

不過他剛點完頭,蘇綰卻手一伸拽住了襄王殿下:“小相公,你不是說要對人家好嗎,既然對我好,就陪我玩。”

她拽住襄王殿下就不鬆手,她還沒有玩夠呢,他就想走了,想得可真美,她玩不死他,至少也要讓他脫層皮 襄王殿下被蘇綰給纏住脫不開身,安國侯和廣陽郡主等人自然不能離開,所以打算陪着襄王殿下一起說說話,不想蘇綰卻一臉笑意的望着安國侯和廣陽郡主。

“爹爹,嘻嘻,我要和我家小相公培養感情,所以爹爹你們還是不要跟着我們了。”

說到這兒,蘇綰適時的表露了一下自己小女兒家的嬌羞,半垂着頭,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兩個人無語的翻白眼,不過這傻子都說了這種話,他們若再跟着就是太沒臉沒皮了,所以兩個人趕緊的跟襄王殿下告安,襄王眼巴巴的望着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希望他們能留下來陪他說說話,至少這樣他不會那麼痛苦,他擔心他會被傻子氣死啊。

可惜安國侯和廣陽郡主根本沒有看懂襄王殿下的小眼神,看襄王殿下望着他們,並沒有說什麼,逐以爲襄王殿下同意了蘇綰的話,便恭敬的往後撤,連蘇明月也懶得留下來,轉身便走。

襄王殿下可憐巴巴的望着那一衆離開的人,誰也沒有理會他,尤其是蘇明月臨離開那欲哭欲泣的樣子,更是讓他心疼,恨不得甩開蘇綰的手,奔到蘇明月的面前,表露自己喜歡的人是她,永遠不可能是別的女人。

可惜這時候,襄王殿下還記得自個母妃的話,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一衆人離開,而他被蘇綰給一路拉進了聽竹軒去了。

安國侯府的抄手遊廊之中,安國侯和廣陽郡主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說話。

“襄王殿下究竟是什麼意思,竟然會摻合蘇綰的事,這事分明有古怪?”

安國侯深沉的聲音響起,廣陽郡主點頭,瞳眸幽暗深沉,脣角緊抿,慢慢的說道:“蘇綰身上一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祕密,我看這個祕密一定是一個大祕密,要不然襄王殿下絕對不可能陪着她的,他分明是極厭惡那傻子的,可是現在卻不得不陪着那傻子,這說明蘇綰身上有他們需要的東西,可是會是什麼呢?”

廣陽郡主想不明白,一側的安國侯自然也想不明白,不過他眼角一瞄,瞄到身後的漂亮女兒,不由得想起襄王殿下喜歡這個女兒的事情,安國侯停住身子,緩緩回首一臉慈愛的望着身後的怡靈縣主蘇明月。

“明月,你能幫爹爹一個忙嗎?”

蘇明月點頭,這個爹爹是極疼她的,她自然會幫他的忙:“爹爹,你說。”

“你出面去探探襄王殿下的口風,襄王殿下很喜歡你,我想若是你去試探他,他一定會告訴你的。”

廣陽郡主眼神攸的一亮,點了點頭,不錯,若是女兒去探襄王殿下的口風,他說不定真能說出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何況襄王本就喜歡明月。

蘇明月微蹙了一下眉,本來不太樂意,雖然她享受襄王殿下給她帶來的風光,可是卻不太喜歡這個男人,一直以來和他保持着距離,可現在卻要和他接近,若是讓襄王殿下誤會她喜歡他怎麼辦?

蘇明月正想着,安國侯卻急了:“明月,爹爹和你說話呢。”

蘇明月醒神,望向安國侯,一向疼自己的爹爹,讓她做點事她都不樂意,以後爹爹還疼她嗎?

“好。爹爹你放心,我一定會從襄王殿下嘴裏查清楚這件事的。”

因爲連她也好奇,襄王殿下爲什麼犧牲自己去奉承那小傻子,究竟是爲了什麼。

安國侯聽了蘇明月的話,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厚,伸手摸摸蘇明月的腦袋,慈愛的開口:“不枉爹爹疼你一次,我們走吧。”

一行人一路離開,回各自的地方。

只不過廣陽郡主待到安國侯一走,便讓身邊的應媽媽喚了蘇明月過來,一臉嚴肅的望着蘇明月:“明月,若是你查到蘇綰身上的祕密,第一時間來稟報我知道嗎?”

蘇明月錯愕,一臉的不解:“娘,怎麼了?”

“我讓你第一時間告訴我,而不是你爹,至於要不要告訴你爹,到時候我再來定奪。”

“爲什麼啊。”

“你別問那麼多了,我和你說的話你記住就行了,以後不管有什麼事你都先和我商量,記住沒有?”

廣陽郡主一臉嚴厲的盯着自個的女兒,蘇明月豔麗嫵媚的臉上,有些瞭然,自個的這個孃親,一向強勢,什麼都以自我爲中心,她這樣的要求也正常,不過誰叫她是自個的孃親呢,蘇明月點頭:“好,娘放心吧。”

“嗯,你記着,這世上娘纔是真正爲你好的人。”

廣陽郡主笑着拉自個的女兒坐下,母女二人說着體已話。

安國侯府內,所有人都知道自家的傻子大小姐住進了聽竹軒,而且這還是襄王殿下提出來的,聽說襄王殿下有意要娶自個的傻大小姐,不是說襄王殿下喜歡的是二小姐嗎?怎麼現在又要娶大小姐了,難道是德妃娘娘下的命令。

一時間滿府都在說這件事,議論紛紛的。

不過相較於外面的熱鬧,聽竹軒內卻分外的安靜。

聽竹軒是後院較偏的院落,當然這地方比起蘇綰之前住的地方好太多。

不過依舊是後院中最偏西的院落,以前蘇綰的孃親喜歡安靜,便選了聽竹軒這樣的地方居住。

後來她去世了,蘇綰也被趕了出去,這地方便空置了下來,後來再有姨娘小妾的進府,廣陽郡主爲了自己大度賢惠的美名,也沒有把人安置在這偏僻的院落,所以現在倒是便宜了蘇綰。

蘇綰領着雲蘿裏裏外外的看了一遍,倒是挺喜歡的,這個院落不大不小,而且院裏的東西一應俱全,西邊的牆角處還栽種了很多青竹和芭蕉,另外還有一架鞦韆,看到這架鞦韆,蘇綰腦中便有一些模糊的記憶,似乎是蘇綰小時候,她娘給她做的。

“嘻嘻,這地方真好,真好。”

聽竹軒花廳,蘇綰摸着雕花桌子椅子,雙眼發光的笑着,十分的高興。

一側坐着的襄王殿下翻白眼,心裏冷哼,沒有見過世面的傻子,連好壞都不分,這叫什麼好啊。

他正心中嘀咕,一側的蘇綰忽地一收臉上的笑意,認真的望着花廳,仔細的打量一番後,她飛快的掉頭望着襄王殿下。

“小相公,你有沒有覺得這裏少了些什麼?”

襄王立刻蹙眉望着蘇綰,這傻子,又想幹什麼?

蘇綰已經不看她,雙臂環胸的踱步往花廳一側走去,然後伸出手比劃着:“這裏缺個花瓶,那種帶花的瓶子,可以插花,聞起來香香的,對了,這裏還可以擺個好看的玉觀音,這裏缺個插香的爐子,若是有插香的爐子,我就可以每天聞着香香的味道了,還有這裏一一。”

隨着蘇綰的話,襄王殿下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心慢慢的往下沉,驚悚無比的想着,這傻子不會讓他給她買東西吧,他念頭一落,蘇綰綿軟清甜的聲音適時的響起來:“小相公,你說你會對人家好,那你一定會送這些東西給我的是不是?不如我們上街去買。”

------題外話------

親愛的姑娘們,祝中秋節快樂,今日留言統統有獎勵啊,幣幣當月餅啊,來領月餅…。 安國侯府門外,一輛簡約的馬車緩緩的離開,馬車裏響起歡快無比的說話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