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蘇染心底就是一涼,她就說丘熠怎麼會這麼好心。

2020-11-04By 0 Comments

那等幾乎可以媲美仙師巔峰道者又怎會關係這樣一個小小的尋人案。

定是這案中有案。

蘇染合了合眼睛,眼下的局勢對他們非常的不利。

鍾言和阿寶,放在外面的世界都是不容小覷的。

在這裡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牽引了一般。

她甚至有些後悔將蘇鐵和阿福留在外面了。

但願那兩個孩子平安無事吧。

就在這時,識海內的青龍珏忽然閃了閃,一道聲音傳了出來,「蘇天師,你若是放我出去。我便給你解決了那些隱患如何?」

天才萌寶:總裁追妻套路深 是那隻蛾妖的聲音。

蘇染沒有理,就聽她又道,「我雖然受了重創,但是對付那些地仙還是不成問題的。」

竟是一點都不避諱。

連一旁的蘇一也都聽了個清楚,一雙眼睛圓瞪。

當日他們家老祖將蛾妖封印在青龍珏內她是知曉的,不由反問道,「當真如此?可你自己不也是被我們家老祖給收了嗎?我們老祖還沒有修到地仙呢,再說你自己也不過是個半仙。」

這話說得毫不客氣。

那蛾妖被堵得一梗,「怎麼?你不相信我的本事。」

「信!如果你能夠將地上這個男孩運送到鎮外的那間竹屋,我就信你。」蘇一也和她杠上了。

「賭就賭!」

說話間那青龍珏就從蘇染的識海里飛了出來。

蘇染頓時面色大變,一隻手用力的抓住了它。

好在那蛾妖也沒想太過分,只道,「你看著!」

說完,就見鍾言的身體竟自己緩緩地往竹屋的方向飄了去。

蘇一嚇得不輕,「老祖!」

蘇染對著她搖了搖頭,眼下那蛾妖肯主動賣力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蘇染看了看青龍珏。

隱隱有些可惜。

若非她修為不濟,這般神物也不會連壓制一隻小小的蛾妖都如此費勁。

一個大活人在身前飄著就顯得十分不同尋常了。

所幸這處還算荒僻,並無他人過來。

一直到了竹屋前,鍾言才緩緩地被放在了地上。

不過經過這一遭,那蛾妖也沒了聲音。

青龍珏就安安靜靜地躺在了蘇染的手心裡,倒是讓她放寬了不少心。

「蘇一,去敲敲門!」蘇染將青龍珏收了起來,對身側還一臉震驚的蘇一吩咐道。

不過她聲音太過打眼,蘇一還沒說話,屋裡就傳來了一陣響動。

緊接著就是開門的聲音。

「咳咳……誰呀?這麼晚了,是有什麼事嗎?」

。m. 「你說什麼?」那老先生激動地推開椅子站了起來,「你說是……是那……是他指引你們過來的?」

「他?老先生你可是知道什麼?」蘇一看了蘇染一眼,搶先問了出來。

老人家又搖了搖頭,昏暗的煤油燈下降他一張老實本分的臉襯得有些滄桑,好像掩埋著傷痛。

他不說話,蘇一隻好看向自家老祖。

「老先生可是有什麼傷心事?」蘇染試探地開口道,「我虛長你一些,見過的事,走過的路也不少。就沖你收留我後輩的這份善心,不妨說出來,看看有什麼我能幫上你的。」

蘇染的話似乎天生帶著一股魔力。

那老者情緒很快就平復了許多,「說來慚愧,老朽名叫趙長發。有個哥哥叫趙長海。昨天我竟夢到他給託夢說,說要離開趙瘸子家。我……我……,可是他又說被什麼東西困住了,根本掙脫不了。聽到你們剛剛說有人指路,我就不知怎麼想到了他。」

他這話讓蘇染和蘇一眼前一亮,「老人家是在擔心這個?」

「嗨,咱們村裡人迷信。怕你們笑話。」那老人一邊說著,一邊顫顫巍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喝了。

蘇染卻覺得這像是關上了一扇窗戶,又打開了一扇門。

心情頓時也清爽了許多。

甭管外面那些天師來得目的是什麼,只要她能夠抓住這條線,說不定就能夠順利的找到鍾言的魂魄和那個趙順子的位置。

「嗨,老人家您這算什麼迷信呀?照您這麼說我們天師就沒法見人了?」

蘇一向來謹慎,不過見這老者面善,不由得想要寬慰他幾句。

誰知這老者聽了她的話卻是面色大變,「你們,你們莫非是趙家請來捉鬼的?」

「捉鬼?」蘇染的聲調抬了抬,「他們是來請我們幫助找到他兒子的。」

蘇染一邊說一邊觀察著這老者。

照理說不應該懷疑他,只是他身上似乎和趙家的命氣相連。

說到趙家,老人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他們家前前後後請了好多人了,其中還有不少人懷疑我這頭子的,找上家門的更是不少,害得左鄰右舍都對我們一家指指點點。我老頭乾脆就直接搬到了鎮子邊兒上。總不能讓他們影響了孩子的生活。」

蘇染這才環過著屋子,簡單的幾乎不能再簡單了。

除了睡覺的床,吃飯的傢伙什,就像剩下眼前這張桌子和椅子了。

「既然沒有什麼仇怨,那為什麼他們都要懷疑您?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關節?老人家不妨說一說。說不定我們還能夠互相幫助一下呢。」

蘇染循循善誘,她本就長得慈善。

那老者更是連連稱是,「我這也有一段往事,本來想要爛在肚子里的。」

「今日是不吐不快了!說起趙家,那是地主家。恨他們的人可多了去。為什麼那些人會找到我們家,因為我是最恨他們家的了。他們仗著有錢硬生生地把我們一個家給逼散了呀!」

「可恨了這麼多年,我也老了,快恨不動了。就希望子孫們平平安安。」

「事情還要從幾十年前說起,當時聯軍內戰,解放鬼門關的時候,因為死得人太多了。部隊里缺壯勞力,就來村裡徵兵。適齡的男人都必須要去。」

這段歷史蘇一也聽過,如今聽當事人說起來更覺感同身受。

蘇染並未經歷過,卻也調了一些殘存的記憶,心中更是無比的震撼。

什麼時候這凡人之間的戰爭竟如此殘酷,那帶有殺傷力的武器比他們的法器一點也不差。

蘇染心中震撼,下意識地追問道,「那這和你們與趙家的恩怨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關係?關係大了。我家裡窮,當時只有十三歲的哥哥就開始到趙家做長工賺錢補貼家用了。常年幹活,他抽條的很快,雖然瘦,可看起來就像是個十六七的。」

「國民徵兵,趙長貴正好是適齡。他爹和他娘為了保他,就想讓我哥哥去替他。誰知道被我爹給拒絕了。原以為趙家就安生了,誰知道他們忒不是人竟然暗地裡就買通了村長,等人來拉兵的那一天才說選上的是我哥哥。」

蘇一在一旁聽得也有些不忿,「那你哥哥才多大呀?就算個子在高也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呀!」

「誰說不是呢?」那老者眼中淚光滿滿,「我哥這一去就音信全無。我爹就沉迷於醉酒,最終跌在河裡淹死了。家裡的叔伯長輩的就要來分家。我娘不識字,他們就哄騙我娘把房子分給我們,讓我娘簽字畫押。」

「再然後呢?」蘇一頻頻追問,蘇染的眼睛跟著閃了閃。

顯然她也有些好奇這一家子是怎麼過來的。

畢竟趙婆子說得亦是十分凄慘。

「是呀,房子分給了我們,宅基卻是他們的。要想在這裡住,就要買宅基。爹沒了,哥哥去當兵了。我娘就拉扯著我,到了二十二的時候才給我娶了媳婦。可我哥哥一直沒有消息。」

「這得有十幾年了吧?那你們沒有去找過他嗎?」蘇染也忍不住有些唏噓。

「找過,不知道去哪裡找呀。後來還是他一個戰友回來說,我們才知道他死在了戰場上。鬼門關是出了名的易守難攻。當時聯軍四扇城門同時進攻,我哥他們在的先鋒隊就主攻其中一扇城門。」

「那城門到底攻下來了沒有?」蘇一忍不住繼續追問道。

話音未落,門外就傳來一個聲音,「你們果然在這裡!這都多少年了,趙長發,你還在這裡博人同情。若非你父親壞了人家祖墳,也不會有此因果。」

「這干我父親何事?」趙長發有些激動。

說話間屋外的人已經闖了進來,正是方才攔截蘇染幾人的。

他視線在屋裡轉了一圈,手裡的長劍刷的一下子就落在了趙長發的脖頸處,「說!鳳卵究竟在哪裡?」

「鳳卵?」蘇染有些詫異。

難怪會有這麼多天師進了這裡。

聽到她的聲音,那紅眸天師則是詫異地打量了她一眼,「別告訴我,你們來這裡當真只是為了趙家找回那個死了的兒子。」

「死了的兒子?」蘇一看了一眼自家老祖微變的神色,下意識地問道,「你知道什麼?趙家兒子的死是不是你們做的?」

。m. 「他?還不配!」紅眸道長往蘇染的方向掃了一眼,「別想拖延時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甭想把這老小子從我手裡奪走。」

蘇染輕哼了一聲,「閣下真是奇怪,方才要趕我們走,現在又要來和我們搶人。莫非你是專程和我們來作對的?」

她修為不如對方,但這把乾枯的嗓子倒是增加了幾分神秘性,讓對方不敢小覷。

「既然你們不奪鳳卵,我自然不會與你們為難。」那紅眸頗有些不悅地道,「只是你身上的氣息,聞著就令人不舒服,一股子狐騷味!」

「你!」蘇染一旁的蘇一聞言不由得大怒,「你這個老兒好不講理,竟還出口傷人!」

「是與不是,問問你身邊這位好老祖不就知道了?」

那紅眸眼神中有些不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若非我今日有要事,定是要殺你的!」

這話好像是觸動了蘇染,她也不由得跟著念了一句,「是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該殺!」

這話嚇了那道長一跳。

就連蘇一都覺得老祖身上的氣息有些恐怖,哆哆嗦嗦地道,「老……老祖,您,沒事兒吧?」

誰知道蘇染竟對著她使了個眼色,似乎是要她上。

蘇一臉色一白,她一個通天級別的小天師,在地仙的手中,恐怕一個回合都不到就一命嗚呼了吧。

不過她還是抿了抿嘴,亮出了法器。

空氣中細微的氣流波動,那紅眸果然看向了她這個方位。

蘇一閉了閉眼睛,向前沖了上去。

那邊紅眸幾乎是毫不客氣地揮出一劍,這一劍還未擊出,就聽氣流中有細微清脆的樂聲。

這聲音似乎是遮蓋了劍氣的聲音。

這一下子激怒了紅眸道長,他一隻手拎著趙長發的脖子,一隻手在空氣中胡亂的砍著。

往日軟綿綿的蘇染,這一刻好像集聚起了所有的力量,一邊念念有詞,一邊圍繞著他飛快地布置著陣法。

沒有足夠的靈石,蘇染只能暫時布置一個困陣。

蘇一的法器到了對方的跟前,果然是被擋住了。

她身子一矮,險險的避開對方的一擊。

「別耍花樣!」紅眸道長提著趙長發四下轉了一圈,這下就連蘇一也看出些問題來了,這老道的眼睛根本看不見。

完全是靠聲音和氣味來分辨方向的。

這空氣中因為蘇染手腕上那道契約,有一股濃重的味道,遮住了屬於蘇一和趙長發等的人體氣味。

這也是紅眸為何一開始對她就很有敵意的原因。

如此氣息,一旦交戰,他就無法感應其他敵人的存在。

當然這也只有他這種長期眼睛失明,靠聽力和嗅覺辨別方向的天師才會捕捉到的。

「可惡!」

那紅眸乾脆直接捨棄了蘇一,拼著受傷直直地往蘇染的方向砍去。

蘇一一咬牙,一手出刃,一手將趙長發從紅眸老道的手裡奪了下來。

「豎子!你們竟敢耍我?」紅眸的劍光瞬間暴漲了幾寸,上面竟隱隱地泛出一絲白光來。

蘇染腳踩在最後一個陣眼上,眼睛不由得圓瞪,這老道果然是個危險的人物。

霍少寵妻超高調 靈力這樣稀薄的環境,連個靈丹都少見。

她堂堂老祖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人竟在如此情況下修鍊出了劍氣。

蘇染摸了摸臉頰,冷哼一聲,隨著那道劍氣的激出。

她身子往後一震,就裝在了破敗的木門上。

「老祖!」蘇一急忙拉著嚇傻的趙長發上前,這可是他們在這次任務中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

還要用他來找回鍾醫生的魂魄呢。

三個人聚在一起。

蘇染抬眼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抬手擦了擦唇角滲出的血絲,「我沒事。」

「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蘇一雖然很擔心老祖,但是今日老祖看起來又與以往不同,說話也不由得小心謹慎了幾分。

蘇染往陣中看了一眼,「自然是等著我們想要的消息了。」

看這樣子竟是不走了。

蘇一警惕地看了一眼被困在陣中的紅眸老道,心下雖不安,卻還是順從了下來。

陣內陣外的人就這麼僵住了。

蘇一則是問了趙長發借了燒水的壺,又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水杯,給蘇染倒了一杯,看樣子也是一副打持久戰的準備。

陣法里的紅眸老道一時破不了。

實在是蘇染設計這陣法有些取巧,竟是以這老道為中心,他自己就是陣眼。

想要破此陣,必先自戕。

這還是蘇染曾經討伐魔族時從一本上古書上看到的。

當時她自詡清高,覺得這陣法實在是太過陰損。

不過向來博聞強識,過目不忘,只這一眼她還是記了下來。

往前她畢生所學,無不需要靈力的加持。

可偏偏只有這被她不屑一顧的魔族的陣法,竟能夠在如此稀薄簡陋的情況下,隨意就畫成了。

即便陣法威力不足,可能困住一個地仙已經是十分了不起了。

蘇染不禁有些悵然。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紅眸道長攻出的每一道法力都有一部分打在了他自己身上。

折騰了多半個小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