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蘇韜驚訝地望著姚羽,旋即反應過來,他曾經看過自己醫治四十名患者的醫案,雖然自己掩飾得很好,但有些輔葯的細節還是會透露出來。

2020-11-11By 0 Comments

蘇韜笑道:「能看出來,說明你不僅是深諳火神派。其實從發展中醫的角度來看,火神派對現代中醫有著功不可沒的貢獻。火神派比起滋陰派,用藥剛猛,因此效果會很明顯。至於現在的滋陰派,很多大夫都走入誤區。他們有時候用藥太過溫和,甚至於沒有效果,看上去對患者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但其實久而久之,對中醫的口碑也是影響很大的。」

火神派雖然重用附子,但效果明顯,患者很快能有反應,便認可中醫治療;而滋陰派用藥比較溫和,很多患者吃了大量藥物,卻沒有明顯改善,因此便得出中醫無用的結論。

其實這並不僅僅是中醫存在的問題。

在西醫當中也有很多這樣的大夫,他們為了減輕自己的責任,或者增加醫院的收入,會在給患者開藥的時候,故意使用劑量和效果比較輕的藥物,一方面藥物輕了,患者不會有不良反應,另一方面,患者治療的時間也會加長,能拉動醫院的經濟效益。

滋陰派因此也受到不少質疑,雖說這幾年派系的人數呈現上升趨勢,但在實際醫治過程,還是有欠缺,比起火神派立竿見影,很難徹底地征服患者。

蘇韜在治療某些急症的患者時,其實採用的是火神派的醫理,利用扶陽的方法,可以讓患者的治療周期縮短。

姚羽見蘇韜看得很明白,感慨道:「行,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我願意嘗試擔起這個責任。」

蘇韜伸出手與姚羽相握,笑道:「謝謝羽兄的理解。不過,我還有一個提議,今年的國醫專家審核,還請你過去報名一下。」

姚羽微微一愣,他對這些虛名向來不太在意,旋即立即蘇韜的意思,自嘲道:「想要擔任岐黃研究所的所長,的確是要有一些硬實力。請你放心吧,我會積極籌備此事。不過,國醫專家不是那麼好加入的吧?」

「以你的實力,絕對沒有問題。」蘇韜笑著鼓勵道。

作為對手,蘇韜知道姚羽的實力有多麼深厚。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若是將蘇韜、凌玉、姚羽三人放在一起排名,還真難說誰是第一,誰是二三。

蘇韜跟姚羽相處,總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世界上有那種壞到極致的惡人,也有那種恬淡如水的君子,姚羽配得上君子的稱號。

至於蘇韜對自己也有定位,他自己其實是一個「奸人」或者說「賤人」。

不過,在這個時代,想要將中醫文化順利弘揚,必須要是蘇韜這種性格,如果換成姚羽的話,很難迅速創造這麼多驚人的財富。

與姚羽分別之後,蘇韜找到宋竇二老,將自己打算聘請姚羽擔任岐黃研究所的所長一事,與二人分享。

宋思辰看了一眼竇方剛笑道:「我這邊是沒問題,看老竇的了。」

惡魔契約奪心愛 竇方剛撇嘴生氣道:「就知道推卸責任。」他想了想,發表意見道:「他當所長沒問題,必須要安排南派中醫當副所長。」

蘇韜笑問:「你有沒有好的人選推薦?」他心中盤算著幾個名單,暗想不知道竇師會不會跟自己一拍即合。

竇方剛皺眉想了想,「你五師兄就很不錯,雖說醫術或許比不上姚羽,但他在理論研究上有獨到之處。」

蘇韜跟五師兄謝星興有過幾次交集,謝星是湘北中醫院的著名教授,他撰寫的中醫學術論文,不僅嚴謹而且很有見地,他的學術觀點也被很多中醫學子時常引薦,作為畢業論文的材料。

謝星興還是新中醫聯盟會刊的總編,會刊的水平,便代表著他個人的實力。

蘇韜想了想,謝星興雖說在醫術實戰上或許比不上姚羽,但在論文實力上,在全國中醫能在前五的位置,兩人搭配在一起,倒是不錯的組合。

「行,那就讓謝師兄擔任副所長。」蘇韜當機立斷。

宋思辰心中暗想,蘇韜可謂是用心良苦,為了化解南北醫派的學術分歧,甚至七大門的分歧,才絞盡腦汁構想出了「岐黃研究所」。

岐黃研究所在很長時間內都會是一個沒有收益的部門,但對於中醫內部的團結和中醫理論體系的完善、改進、創新,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三味國際大廈,雖然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但辦公室內依然燈火通明。

「晏總,剛才歐洲好幾家有名的護膚品渠道公司跟我們聯繫,希望能夠代理我們的產品。」林穎打來電話,興奮地說道,「董事長讓女病人變美的視頻,已經迅速在歐洲傳播,現在很多人對我們的護膚品產生濃厚的興趣。」

晏靜淡淡道:「遴選兩家渠道,近期簽署協議。」

林穎意外道:「只簽兩家嗎?」

晏靜道:「要懂得細水長流。我們的產品雖然現在供應量很足,但要有限制地投入市場,物以稀為貴,這是商業規則。如果我們現在放量,會讓前期簽署代理合同的渠道商手中的庫存產生衝擊。對了,新的渠道商,進貨價格要上漲兩個百分之點。」

林穎暗嘆了口氣,晏靜果然理智和老辣。

三味國際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做出成績,與她精準的戰略部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主要是自己和晏靜所處的位置不一樣,她看中的銷售業績這一塊,晏靜卻是要考慮產品的戰略規劃。

和其他的護膚品不同,三味國際現在渠道越來越多,價格確實越來越高,晏靜給出的解釋是,想要成為行業的掌舵者,就必須要有領袖的氣質,現在市面上效仿三味國際護膚品的中高低端護膚品牌有很多,如果你將價格定得太低,那麼下面的商家會沒有價格空間,會被你逼死。

想要讓中藥護膚行業做大做強,必須要形成百花齊放的效果,現在國內製造類似產品的企業有很多,甚至韓國也有不少企業效仿華夏,打出韓葯護膚品的概念。

市場在越做越大,作為掌舵者,不能做傷害市場的事情。

晏靜掛斷林穎的電話,她更加期待衛素素那邊的消息,蘇韜在亞洲的粉絲要遠遠超過歐洲,尤其是在韓國和島國的人氣,比起一線當紅男星甚至還要大。

因此晏靜讓品牌部也是重點面向亞太地區的媒體投放廣告,為什麼衛素素還沒有打電話給自己彙報成績,難道是自己誤判了嗎? 「我已經將摩多耶夫好好保護起來,接下來將會利用他來說服家族長老會,任命摩多耶夫為新的繼承人。一旦薇拉失去他父親的財產繼承權,手中的股份將不足以對家族產業形成絕對控制,那麼奧蒙德家族未來的命運,將交給我來掌控。」烏里揚語氣中帶有一絲得意和炫耀。

「烏里揚,你還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混蛋。」

「謝謝你的誇獎。我很喜歡混蛋這個標籤。」

「不過,我得提醒你,你的那個堂妹可不是簡單人物,她可是被譽為俄羅斯最年輕最有才華的商業女沙皇,你那點小花招,難道她會看不穿嗎?」男子嘴角浮出淡淡的不屑。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法曼家族的繼承人瓦西里,不是一直對薇拉很感興趣嗎?」烏里揚蠱惑道,「你想必對我堂妹很了解,只有戰勝她,才能俘獲她的芳心。」

瓦西里輕鬆笑道:「如果薇拉失去了奧蒙德家族的繼承權,那她就已經不是我喜歡的那個女人了。不過,介於你的開出的籌碼很有誘惑力,我還是願意幫助你的。我會持續通過外部力量,向薇拉施加壓力。至於你的爭奪繼承權大戲,能否獲得成功,還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烏里揚眼中透著十足的信心,笑著說道:「所有的大家族都是一個德性,不會輕易點頭讓一個女人來當家做主的。」

瓦西里對烏里揚的話滿是不屑,男人和女人雖說生理上有很多不同,但在權謀上,女人心思細膩往往想得更為透徹。

俄羅斯最強盛的時期,不是由一個女領袖締造的嗎?

「建議你趕緊動手,如果事情拖延下來,會對你不利。」瓦西里提醒道。

「放心吧,明天我便會帶著摩多耶夫出席家族會議,相信那些元老們會同意我堂叔唯一的兒子,成為他財產的唯一繼承者。」

……

「烏里揚在石河城堡打算召開元老會議,商議奧蒙德老爺遺產的繼承權問題。」助理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我知道了!」薇拉不動聲色,面無表情。

助理擔憂道:「通過小道消息,烏里揚找到老爺的私生子,準備將在會議上推選他作為繼承人,如果家族的長輩同意,您將一無所有。」

薇拉淡淡道:「安排好車輛,我也將出席那個會議。」

助理微微一怔,嘆氣道:「既然是烏里揚組的局,那意味著他們肯定做好準備,如果我們貿然前往豈不是會中他們的陷阱?」

「華夏有句成語,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薇拉眼中閃過決然,「既然烏里揚對自己那麼有信心,那麼我就親眼見證他是如何自取其辱的。」

助理知道薇拉是一個很精明的人,不會做太過冒險的事情,她出去之後,很快又敲門進入,「瓦西里先生,正在外面,他想要見您一面。」

「不見。」薇拉果斷道。

「他好像帶著很多人闖了進來。」助理面色慘白道,「公司的保鏢都被他們擊倒了。是都要報警?」

「讓他進來吧。」薇拉重重地嘆了口氣,隱藏在後面的鬼魅魍魎,終於一個個都現身了。

面對法曼家族和奧蒙德家族之間的交鋒,報警有什麼用呢?

自己並不擔心,因為她知道蘇韜在暗中布置了一股力量,默默地保護自己。

如果瓦西里真要做出過分的舉動,這股力量將會暴露出來。

這是殺手鐧,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隨便使用。

「請他進來吧!」薇拉需要知道瓦西里強勢闖入的目的。

當面接觸,可以更加直觀地了解他的想法。

等了幾分鐘,穿著西裝、襯衣、皮鞋的瓦西里走入,他讓手下在外面等待。

瓦西里的身高足有一米九,但給人的感覺並不特別的魁梧,而是修長的男模標準體型。瓦西里全身上下最吸引人的是那雙眼睛,憂鬱中滿是性感,彷彿能一眼看穿別人的內心。

助理倒了兩杯茶進來,瓦西里喝了一口,笑道:「這就是風靡整個歐洲貴族圈的藥茶吧?我還是第一次喝,比想象中要更加可口。」

薇拉淡淡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免費贈送你一份品嘗。」

「還是不用贈送了。我會讓去購買。」瓦西里紳士地一笑,將茶杯放在桌上,「你應該知道我今天拜訪的目的。」

肥妃如此多嬌 薇拉輕鬆道:「你是想告訴我,奧蒙德家族三個核心項目現在受挫,全部都是你搗的鬼嗎?」

瓦西里聳肩道:「沒辦法。法曼家族和奧蒙德家族處於競爭關係,尤其是在遠洋業務上,存在激烈的競爭。現在奧蒙德家族出現這麼大的風波,法曼家族怎麼可能放棄如此絕佳的機會呢?」

薇拉眼中露出冷笑之色,「你覺得,不付出一定的代價,便能達到目的嗎?」

瓦西里站起身,目光落在古董架上,拿起一個價值不菲的茶具,一遍把玩一遍笑著說道:「你不要這麼反感。你知道我對你有著很深的愛慕之情,只要你願意接納我,我們兩個人聯手起來,在這個國家將沒有任何對手。」

薇拉不屑道:「有你這種示愛的方式嗎?」

瓦西里放下茶具,「因為我很了解你,想要讓你接受我,首先得將你擊潰,你喜歡比你強大的男人。」

瓦西里還真是自以為是的傢伙,當然他有這麼做的資本。法曼家族的產業幾乎遍及整個歐洲,雖說奧蒙德家族近兩年在慢慢成長,但與法曼家族還是具有很大的差距。

「瓦西里,我必須要跟你道歉,我對你不感興趣。」薇拉面無表情地說道。

瓦西里朝薇拉走過去,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男人在很多時候需要主動一點。女人說不的時候,往往會是反話。」

薇拉沒想到瓦西里如此瘋狂,命令道:「趕緊鬆手。」

瓦西里其實也就是想試探下薇拉的反應而已,他並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

畢竟這裡是薇拉的辦公室,他就算是很自信,也不會做出更加喪心病狂的事情。

薇拉很鎮定地凝視著瓦西里,目光寸步不讓。

瓦西里沒想到薇拉會如此建議,突然愣住了。

這還真是個強悍的女人!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被推

開,出現一張風塵僕僕的華夏面孔,正是匆匆趕到的蘇韜,他風風火火地趕來,得知大廈的保安全部都被瓦西里的打手瓦解。至於薇拉和瓦西里在辦公室里單獨相處,根本無法心安,所以直接沖了進來。

然而,入目的畫面讓蘇韜更是怒火中燒!瓦西里竟然抓住了薇拉的手腕,兩人的距離只有十厘米,他究竟想做什麼?

他的膽子未免也太肥了吧?

瓦西里還沒有反應過來,蘇韜的拳頭已經飛到他的臉上。

一拳之力,滿是憤怒!

瓦西里高大的身材騰雲駕霧,重重地砸在辦公桌上,半晌才回過神,艱難地爬了起來。

薇拉沒想到蘇韜來得這麼快,即使震驚,又是感動。

「竟然敢打我?」瓦西里摸了一下鼻樑,抓了一把血水,憤怒地咆哮道。

瓦西里的抗擊打能力不錯,竟然沒有直接暈死過去。

蘇韜聽不懂俄語,抓住薇拉的手臂,上下打量,「這個禽獸沒有做出傷害你的事情吧?」

薇拉美眸含淚,感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你來得很及時,只差一步,我恐怕就要慘遭毒手了。」

薇拉這麼說,確實有點太誇張了。

但她必須告訴蘇韜,她真的很需要蘇韜。

她原本覺得孤立無援,但看到蘇韜的那一刻,突然發現自己充滿能量與底氣。

瓦西里懵逼,薇拉在特么的坑自己啊!

蘇韜怒火中燒,竟然敢動我的女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蘇韜衝過去,朝著瓦西里的頭部,又踹了一腳。

瓦西里原本稱得上清秀的面孔,早已變成花臉,慘不忍睹。

瓦西里明明只是委婉地表達愛意而已,哪裡算得上「毒手」的程度?他只是拽了一下薇拉的手腕啊!

瓦西里有種想要逃跑的衝動,暴走的蘇韜很可怕,渾身散發著血腥的戾氣。

蘇韜將薇拉視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準備再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混蛋。

但被薇拉連忙給拉住了。

瓦西里狼狽地捂住頭,儘管自己比蘇韜還高小半個頭,但眼前這個華夏男人的拳頭很硬,他根本不是對手。

瓦西里對薇拉做過詳細的調查,包括在知道她有一個華夏情人,眼前這個男人無疑便是。

「如果不想被打死,你趕緊走吧!」薇拉從未見過蘇韜因憤怒而黑化的一面。

她沒想到自己會為瓦西里求情!

瓦西里瞪著蘇韜,終於決定還是離開吧。

出了辦公室的門,發現自己帶過來的保鏢,全部都躺在地上呻吟,一個身材不算高大,但眼中滿是殺氣的華夏男子,面無表情地監視著他們。

男子是蘇韜的保鏢冷銀,面對這些體格比自己大好幾號的俄羅斯人,冷銀展現出了靈活、機敏的特點,很輕鬆便將六人擊倒在地。

「走吧!」

瓦西里崩潰,這是奇恥大辱啊!

誰能想到他帶著這麼多人,被兩個人給團滅了!

在狗腿子的攙扶下,狼狽地逃離。

:。: 不僅衛素素對自己的婚姻失望,其實杜平也覺得現在的家庭讓他很不舒適,他覺得衛素素變了,儘管以前在電視台當行政人員賺不到什麼錢,但衛素素的注意力始終圍繞著自己和孩子轉,現在的衛素素除了工作之外,只有極少的精力放在女兒身上,至於自己和她的感情也越走越遠。

杜平很認真的思考過這個問題,衛素素進入三味國際之後,整個人的狀態和氣質變化太大,彷彿受到改造一般,他還是喜歡之前的那個家庭主婦衛素素,而不喜歡職場女強人衛素素。

衛素素對家庭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以杜平微薄的工資根本不可能買得起房,給女兒提供現在這麼優渥的生活環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