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行了!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朱三走了過來,朗聲道.

2020-11-06By 0 Comments

經他這麼一說,衆人擡頭望着天,見那道白芒已經撤去,天色雖有些微明,卻籠罩着一層陰霾,陣陣陰霧立即補了‘缺兒’,將天地恢復成以往的死沉.

";原來是你們!";一名陰鬼湊上前來,指着衆人的手指都在止不住的顫抖.";我想起你們是誰了,李盛,林大雄!";

";門清?";李盛眉頭一皺,側目看向大雄,得到確定的回答後,一股能量頃刻間從周身爆發出來,翻掌一探,一把長槍憑空出現!

林大雄心中一駭,這傢伙何時變得這般兇猛了?這股能量除了陰魂特有的陰氣之外,裏面居然還摻雜着一種異於靈氣的存在,甚至威勢猶有甚之!

此時不知從哪冒出來一名穿着官服的陰鬼,指着李盛等人陰陽怪氣道:";原來是逃獄的那幫人!陰王有令,緝拿陰犯者,一律鬼格三升,享無盡榮華!";

林大雄搭眼一瞧,從這鬼穿的衣服上判斷,應該是名判官,說起話來尖腔猴調,像極了古時的太監.

這一句話過後,先前那些畏懼大雄靈氣的陰人,如螞蟻搶食般蜂窩涌上,與此同時,剩餘的六名陰間道士,齊聲爆喝道:";全都給我退下!";

";要退下的,是你們吧!";李盛提着長槍,冷喝一聲,衝身後的老師們揮了揮手,他們不知何時挾持了鬼公鬼婆,數把洋槍頂着二鬼的腦門.

說話的陰鬼判官見這情形,急忙尖吼道:";都別動!太王太后在他們手中!";

一聲令下過後,陰人們紛紛止步,傻在當場.雙方一下子街了下來,朱三衝林大雄說道:";你身上有傷,快退到後面去,交給李盛處理就行!";

";這……";林大雄聞言有些不放心,李盛這愣頭青他是知道的,做事情從來不經過大腦.

朱三將大雄扯向身後,言道:";放心,這幾十年來,他已經改變了許多,‘丈八’和尚傳給他的術法,他已經探其本真!";

";丈八?";林大雄好久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了,仔細一想纔回憶起三年前的點點滴滴,記憶中的《三清化陽》,便得之於他,想來李盛也是獲取了某種功法,纔會變成現在這般威風.

大雄緩了口氣,胸口的鮮血把狐皮貂浸了個通透,此時老虎也走了過來,將他護在身後,路鳳仙急忙上前爲其查看傷勢.

天才高手 朱三在衆陰鬼之中,尋着祖上朱元璋的身影,卻發現在場的只有一名陰司判官,其餘文判官一併不在場.他掐指一算,衝李盛道:";不好了!我們來這之前,有人結隊去請鬼面陰王了!";

";鬼面陰王?";文祥和張正明一聽,齊聲急道:";李盛,快想個法子!";

";怕什麼?有兩個老棺材在手,就是那陰王老兒來了,也要懼上三分!";李盛長槍在手,槍尖直指對面的衆陰人,喝道:";陰判官,我要你現在就書下命薄,替我們篡改壽命,帶我們重返陽間!";

";膽敢挾持陰太王和陰太后,你們可知這是何等的大罪?打入十八層地獄都是輕的!返陽?我呸!";陰司判官氣得吹鬍子瞪眼,好端端的大喜日子,現在鬧成了這番田地,若是二鬼有了閃失,陰王大人興師問罪下來,恐怕他難辭其咎!

話音剛落,只聽一名陰間道士搖頭晃腦道:";此神乃南宿新星之末,上升武鳴,輾轉七七四十九道,位列九神之上,號爲‘巨靈’.吾等先前以鑄好了陣基,‘天罡’已成,尚需一人以身作引,可上動玄冥星魁,下接盤龍乘鳳,動輒毀天滅地!";

";真有這般威勢?";門清眼中放光,走上前去拱手道:";六位道長,不知以我身體做引如何?";

";此術需要淨口,三天之內,未沾油水者爲上,大前門,我看你凶神惡煞的模樣,平日裏是喝油裹腹吧?";道士回道. 張耀芳之子張岱,字宗子,號陶庵,雖然年已33歲,但依然是一介諸生。並不是他的才學不足,而是他學習四書五經不以朱熹的註解為標準,且每次參加考試在寫到聖諱時都忘記了抬頭格。

因此雖然他出生於顯宦之家,卻也沒有考官敢於錄取他。張岱家世良好,本人對於科舉功名雖然有所期待,但卻也沒有把科舉仕途當做人生的唯一目標。

除了四書五經之外,他還對史學、理學、文學、小學和輿地學頗有興趣。今年年初他北上山東,去探望擔任魯獻王右長史的父親。

不過等他抵達山東時,張耀芳卻從魯獻王右長史轉任成了導沭經沙入海工程的項目總指揮。雖然張耀芳的身體一向不怎麼好,但是得到了皇帝的委託重任之後,卻爆發出了驚人的做事熱情。

張岱抵達山東后,看到父親如此操勞,他自然不能在一旁袖手旁觀,因此很快便成了張耀芳身邊最得力的助手。

沂、沭河上游,臨沂、大官莊以上流域面積1萬餘平方公里,且大部分都為丘陵山區,加之此地降雨都集中在春夏,一場暴雨便會釀成山洪暴發.下游宣洩不及,易於潰決成災。

《沂州府志》上記載的歷年數據,向有「三日之旱即成涸澤,一日之雨良田隨沙石而去」之語。黃河奪淮期間,下游水災平均每兩年便有一次。

因此本地百姓聽到朝廷對沂、沭兩河進行治理,都採取了積極支持的態度。而本次治理沭河,採取的是徵發勞役同招募河工并行的方式,對於當地百姓所增加的負擔較輕,因此招募的人手,很快便突破了早前的估計。

不過引河段工程開工后,挖到地下兩米左右,就遇到石方,給本工程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所以一期工程最終在5月中旬暫時停下,指揮部讓百姓先回去準備夏收事務,待秋後繼續二期工程。

一期工程完成土石方260餘萬立方米,工日196萬個,支付河工的工食薪資15萬餘元。不過在6、7月份的汛期中,一期工程就已經開始發揮了作用。今年上游地區並沒有出現連續暴雨的天氣,所以下游沙河只有一般性的洪澇災害,在新築河堤的約束下,沒有如往年一般給沿岸農田造成危害。

一期工程獲得的成功,不僅激勵了當地士紳百姓治理水利的士氣,也給張耀芳等主持治水的官員帶來了極大的信心。

不過對於接下來的二期工程,對引河段石方的開挖,張耀芳和山東官員們也有些棘手。對於這種石方的開挖,需要大量的火藥及撬棍之類的鋼鐵工具,山東本地可製作不出精良的黑火藥和質量上乘的開石工具。

看著這炎熱的天氣,擔心父親身體的張岱,便陪同張耀芳一起上京報告,順便向工部請求調撥火藥和開石工具。

7月12日一行人抵達了天津,一向愛熱鬧的張岱發覺天津碼頭人山人海,他有心去看個熱鬧,但又擔心父親有什麼事吩咐他去做。

他正坐卧不安之際,熟悉兒子脾性的張耀芳卻笑著對他說道:「今日為父還要去拜訪一位老友,你就不必跟去了。不過我不管你去碼頭看熱鬧也好,還是上街頭閑逛也好,晚飯之前一定要回來,明日一早我們就要出發前往京城的。」

張岱趕緊對著父親拱手說道:「請父親放心,晚飯之前我一定回來。聽說天津海貨豐盛且新鮮,我這就去挑選看看,晚上請父親飲上幾杯消消暑氣。」

張耀芳笑著對他揮了揮手說道:「去吧,去吧,就別站在這裡抓耳撓腮的了。」

打發走了兒子,張耀芳便和一起上京的屬官繼續討論起公務來了。張岱看著父親似乎沒有什麼事情吩咐自己了,趕緊悄悄的退出了房間,叫上了自己的的隨從,離開了客棧前往天津新碼頭看熱鬧去了。

在路上,張岱稍稍打聽了一下,便了解了今日天津百姓為何都跑去碼頭圍觀了。原來是前往外洋捕撈的船隊回來,京畿和外地在天津的商人紛紛前往碼頭收購船隊的漁獲,而本地百姓也跟著去瞧瞧熱鬧,順便還想去買些便宜的剩貨。

張岱挑了一間臨近港口的酒樓,在最高的三樓選了一個面對天津新碼頭的臨窗位置,便不慌不忙的看起了這場熱鬧。

紹興素以「水鄉澤國」而著稱,城內往來招一隻烏篷船比乘坐其他交通工具更為方便。作為紹興人的張岱,對於船隻並不陌生。而張家不僅在紹興有產業,在西湖邊上同樣有一個別居,張岱更是在西湖居住過數年。

但是,不管是在紹興還是在西湖,張岱所見過的那些船隻,都沒有眼前停靠在天津河碼頭上的那20餘艘大船,那麼的氣勢磅礴。和這些收起了船帆的大船相比,紹興的烏篷船過於纖細了,而西湖的樓船卻又過於華麗了。

張岱讀書甚多,唐人邊塞詩中散發出的鐵馬兵戈之氣,他偶爾也會嚮往一下,不過卻也沒有親自前往見識的勇氣。但是今日,在這一隻船隊上面,他倒是看到了幾分兵戈之氣,同南方那些江河中行駛的舟船,實在是難以相比。

張岱正嘆服於這些船隻的雄偉時,碼頭上的商人們則全神貫注於,從這些船上搬下來的各種漁獲。

帶領這隻船隊歸來的四位管事,同樣很滿意於上半年的收穫。這隻全由100-200噸之間船隻組成的龐大船隊,其實是由4個小船隊組成的。

他們三月出海時,一隻去了朝鮮沿岸,一隻去了濟州島附近,一隻去了琉球,還有一隻則去了日本。4月中旬回來過一次,陸續帶回了2800噸漁獲,而此次則足足裝了3500餘噸漁獲。至於鯨油,則由另外的船隻進行運輸。

除了各類魚乾和腌魚之外,還有不少利用冰塊海水運回的活鮮。相比起那些魚乾和腌魚,這些好不容易運回來的活鮮自然是質優價高。當然,最出色的幾尾活鮮,幾乎一靠岸便有專人撈取,然後運往京城了。

1斤海魚相當於7斤糧食,這是指市場價格。這隻組建未久,人員不過2千的漁業捕撈船隊,上半年的收穫就相當於46萬石糧食。以北方畝產計算,便是在海上開墾了46萬畝田地,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就效率來說,相當於每個漁業人員抵得上5名農夫,而下半年起碼還能再出海一次,可見這些地區漁業資源的豐富了。

而渤海和山東近海,雖然還有數千漁民,但是他們捕撈上來的漁獲量也不過才3千多噸,只及的上船隊一次出海的收穫。說到底,還是在於大明北方沿岸漁場資源較小的緣故。

同山東沿海、渤海內較為貧乏的漁業資源相比,朝鮮、日本、琉球這些位於黑潮附近的島嶼,完全就是一座魚類的寶庫。這還沒有算上,在對馬海峽以北的鯨魚群。

碼頭上的商人們聲嘶力竭的叫嚷著價格,而張岱則在酒樓上津津有味的看了一個下午,他還嘗了酒樓精心製作的一條一斤多重的大黃魚,魚的滋味非常的鮮美,但是酒樓提供的酒水卻差了些,不及紹興黃酒香醇。

返回客棧時,他身邊的隨從提著滿手的海鮮,倒是讓張耀芳和幾位上京的官員,好好的品嘗了一頓海鮮宴席。

張耀芳吃了幾口海鮮之後,大為感慨的說道:「這麼大的黃魚,真應該讓老林來做,你叔叔可是最好此物了。」

張岱聽了父親的話,到是明白父親有些想念家人了。不過他看著父親精神健旺的樣子,知道這不過是有感而發,而不是心懷不忿,這倒是讓他鬆了口氣。作為世代官宦之家的張家,在紹興也是赫赫有名的望族。

張耀芳生長在這樣顯赫的官宦家族,自身才學也不算差,卻始終無法越過龍門,最終蹉跎了半輩子在科舉事業上。不得已,以舉人身份出仕魯獻王右長史,這心中的幽憤是難以言表的。

張岱看著父親這個樣子,心裡自然也是甚為擔憂的。不過此次山東之行,倒是讓父親變了一個模樣,這讓他甚為開心。也隨之對那位破格使用父親任事的年輕天子大生好感,此次隨同北上,他也是很期望能看上一眼這位登基不久的大明天子的。

當晚的宴席,眾人都吃的很是盡性,不過顧及到明日的路程,大家都沒有貪杯,月上中天時分便散去了。

攙扶著父親回卧房的路上,張岱不由有些好奇的向喝的有些眼花耳熱的父親問道:「父親此次上京也算是第二次見到新天子了,不知在父親眼中,這位新天子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聽到兒子的問題,張耀芳突然停下腳步,在原地思索了許久,才開口說道:「現在的這位陛下么?雖然同他交談的時間不長。但我覺得,陛下是一個坦白直率的人,性子也很溫和,就是少了幾分文采。

不過如果同他談起實務來,你很快就會忘記,他現在不過還是一個沖齡的少年。

陛下的才智完全是出於天授啊,即便是郭允厚、徐光啟、劉宗周這樣的大臣,也不敢輕視陛下的意見。

而吳淳夫、許顯純這些閹黨餘孽,在陛下面前也謹言慎行,不敢如先帝時那般肆無忌憚的欺上瞞下。

如果你有幸能夠位列朝堂侍奉這位陛下,當記住一個誠字。事君以誠,則無事不可為之…」 此言一出,李盛噗哧一笑,說道:";門清,我看你走到哪裏都不受人待見,還是乖乖滾回去吧!";

門清氣得臉上的皺皮都脫落下來,模樣十分駭人,卻是硬着頭皮衝那道人說道:";不打緊,酒席上的菜餚我一口未動,三月滴米沒打牙,最近吃齋……";

";吃齋?";道人冷笑了一聲,向身後的衆鬼瞧去,見陰人們皆盡避去,顯然是都吃了這鬼宴上的菜食,於是回頭冷聲道:";也罷,一會兒倘若不聽我的差遣,休怪我手中木牌無眼!";

";不敢!";門清低頭說道,眼神掃過李盛等人的時候,流露出一絲狠毒的神色.79免費閱

朱三見狀在旁言道:";千萬不能讓他施了法,到時候把我們拖住,鬼面陰王遲早會來!";

";法……";李盛剛剛說出一個字,面前頓時狂風大作!

呼呼!

這股狂風比先前更爲猛烈,直接將桌子都掀翻了來,只見六名道人腳踏着步訣,圍着門清轉起了圈子.

文祥和張正明端着洋槍,衝着前面開了兩槍,嘭嘭兩聲過後,卻發現子彈像打在了一面鋼鐵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接着反彈到側面的桑樹上,頓時豁開了一道碗口粗的樹皮.

";保護好大雄!";李盛暴喝一聲,提着長槍以乘風之勢,迎面刺去.

眼下四人施好了步訣,齊聲道:";天格方圓,三書以令九章,陰陽界之上,有仙界衆生下凡消禍,‘天罡’在上,護佑吾等以斬災秧……";

說時遲,那時快,轉眼間數道槍影乍現,頓時化作一道寒芒,齊頭向六人其中一人扎去!李盛的身影隨後才至,渾身包裹着一層黑霧,噼啪作響.

轟!

是掌法!林大雄瞪大了眼睛,本以爲是長槍爆發出的威勢,原來是由掌並刀,以氣化形,憑空幻化出的槍芒.

沒想到如今的李盛,竟然有這般的能耐!

鋒芒近身時,道士們齊聲暴喝,將手中木牌朝中間的門清丟去.跟着光芒大作!

這道極爲刺目的光芒惹得衆陰鬼下意識地伸手擋去,這時李盛的掌風呼呼而至,‘轟’的一聲,從地上冒出一股濃煙,濃煙散去後,卻見有人擋下了這驚天一擊!

林大雄探頭瞧去,見門清光着膀子,luo露出的皮膚透着一股白肌的光澤,雙目炯炯有神,拉着架勢揮臂擋在衆道士身前.

感到虎口傳來陣痛,李盛的反應也是極爲迅速,藉着地面連續翻了幾個跟頭,回到衆人身邊,大口的喘着粗氣道:";這他孃的勁太大了!";

";巨靈神附體了!";衆陰鬼之中,有人喊了一嗓子,接着底下響起一片議論聲.

";真的是巨靈神?!";

其中一名陰間道士大喝道:";大前門,你還傻楞着幹什麼,快去把太王太后救回來!";

……

";盛子,你怎麼樣?";林大雄不顧老虎的阻攔,走到前方問道.

李盛的臉色非常難看,佯裝着鎮定道:";沒事,不過是受了輕微的震傷,手臂有孝麻.";

說時,被巨靈神‘附體’的門清,手底下卯足了陰氣,蓄了一紫一黑兩團火球,如一尊煞神般穩步逼近.

又是這一招!林大雄心中暗道,可是相同的招數,這一次他卻感受到其中毀滅性的能量,與先前相比,不知強了幾個檔次!

";手擎雷?";朱三一眼便瞧出了端倪,他對各家道派之法,皆有細心研究.其中有茅山派旁支衍生的一邪派,名爲‘陰陽道教’,招牌道法便是這手擎雷,將能量經筋脈遊走,灌於掌心,將陰火化作掌上冥球,一經觸碰就會爆裂,其中的元素極爲不穩定.

";你是陰陽道教的傳人?";

";老子是你親爹道派!";門清大喝一聲,橫手一甩,把手上的兩團火球向朱三這邊拋了過來.

此處距離五名老師較近,大雄神色一斂,急忙抽身上前,想捨命擋下這一擊.誰料,李盛雙手一抽,手底上的長槍時隱時現,拉着一道虛影縱身上前,而後暴喝一聲,硬擋了去.

轟轟!

兩團火球同時在手邊爆炸,李盛的長槍頓時猶如玻璃般破碎,他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連連撞到數十米外的桑樹上,剛剛穩下身形就臉色一沉,下一刻哇的一口,吐出一灘黑血.

";盛子!!!";林大雄怪叫一聲衝了上去,攙扶着李盛起身,卻見門清正一步步的走來,嘴角勾起一個陰笑道:";若不是你提起,我都快忘了你們是誰了,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自己送到我的槍口上!";

如此近距離的對望,林大雄竟有些呆住了,這個身影好像與三年前的門清有些不同.

恍惚間又想起替劉析請靈時,從電視機裏鑽出的那個青袍男人,一直以來,總以爲他就是門清,但現在看來相差太多,起碼從氣質上就有本質的區別,好比一個是滿口粗話的莽夫,一個是沉着冷靜的殺手.

";快開槍!";朱三大喝一聲,文祥和張正明這才反應過來,舉着洋槍衝着門清連開數槍.

子彈顆顆命中對方,卻沒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僅僅是有種衝擊力,強逼着他退去.

";再靠近一步,我就把他們都殺了!";朱三連忙招呼着五名老師,數管槍口對準了鬼公鬼婆.

大雄趁着這個機會想去將李

李盛扶回去,被他揮手攔下,低着頭看不清是什麼表情.

";你怎麼了……";林大雄話說一半,卻發現他猛然擡起了頭,眼中閃過一道攝人心魄的光芒,而後居然自己站了起來,發出‘咯’的兩聲陰笑,連大雄聽着都覺得心裏發毛.

畢竟在陰間呆久了,沾染了陰鬼的習慣,林大雄這樣想着.

";痛快!!!";

李盛突然仰脖爆喝一聲,渾身的陰氣在一瞬間爆出體外,上身的衣物一下子撐炸,細碎的布條落得滿地都是.

大雄再去細看時,只見一條活靈活現的青龍紋身,盤踞在他的臂膀上,散發着奪目的金光.

";這是……";林大雄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這紋身看上去,竟和自己丹田處的金蓮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這時,李盛料得先機,一個飛身近到門清身前,將大掌往他的胸口上奮力一拍,只聽‘啪’的一聲,對方的反應非常迅速,出掌對了上去.

一掌過後,二人各退一步,李盛收掌一瞧,一紙符籙已經黏在了掌心,他急忙用另一隻手去抓,可任憑他怎麼去揭,這符籙像是狗皮膏藥一樣,緊緊貼黏着,無法揭開.

門清退後數步,忽然端地而坐,手上催動着一股幽幽冥火,將另一張陰黑的符籙在手指間焚了,然後用手蘸了些許灰燼,往胸口上一抹,頓時豁開一道血口子,轉眼間又恢復了平常.

";你他孃的這是弄的什麼東西!";李盛覺察到異樣怒罵道,言罷,突然感覺胸口上像是被根鋼針刺入,痛的大叫一聲,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門清大笑道:";降頭之法不施則已,一溼來必見血光!這一招我練了好久,一直由於陰氣不足,難以施展,沒想到今天藉着‘神打’使了出!";

";邪術?";朱三臉色一變,急叫道:";快想辦法將那符籙揭下,否則傷在他身,痛在你心!";

李盛癱倒在地上,痛得滿地打滾,額頭上陰汗直淌,嘴裏支吾的叫道:";卑鄙……居然用這種手段!";

見爲首的一人倒地,對面的陰鬼們紛紛鬆了口氣,那陰司判官道:";誰把剩下的人給我拿下,我將親自代他向陰王邀功!";

一陣陣陰風急聚,無數個鬼魂簇擁上前,密密麻麻的,竟將整個亂墳崗圍的水泄不通.林大雄心中一駭,放眼望去,往來的小道上正有一大羣陰人還在往這邊趕.

";不妙了!一定是鬼面陰王派來的!";文祥琢磨了一下,緊張的說道.

衆人頓時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焦頭爛額卻想不出個應對的法子,此時李盛還在地上翻滾,無人站出來主持大局.眼看着要被陰鬼團團圍住,林大雄當機立斷道:";張正明去把李盛扶起來,其他人退後!";

";好!";張正明應了一聲,趕緊衝了過去,將李盛從地上攙扶起身時,發現門清不知怎的,正玩得起興,猛然昏闕過去,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不醒人事.

李盛渾身像是被砍了無數刀,鮮血直流,懷裏熱乎乎的一片赤紅,身上的刀口已經皮肉外翻,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暴露在外.張正明見狀慌地撕下自己的衣服,替他做了個簡單的包紮.

瞅着陰鬼們漸漸逼近,林大雄從其中一名老師的手中抓來鬼婆,將短匕架在她的脖子上說道:";你們誰再上前,我就將這老太婆抹了!";

";你敢!";陰司判官聲音尖尖的說道.

";你看我敢是不敢?";林大雄揪出鬼婆的手指,用短匕猛地一削,半節拇指掉落在了地上,她";哎呦";一聲怪叫,陰鬼特有的污血一下就灑了出來.

";別!";那判官一看這情形,嚇得陰臉一寒,緊攥着拳頭,哆嗦着說道:";別動太后大人,我讓他們退下便是!";

";我要你現在就書下命薄,爲我們所有人更改陽壽,別跟我拖延時間!";林大雄扯着嗓門喊道.

私自篡改命薄可是觸犯陰律的,眼下又有這麼多陰人在場,倘若開了先河,難以服衆.陰司判官心想着,猶豫了一下,說道:";這……";

眼下事態緊急,林大雄顧不上悲天憫人,衝那鬼婆說了聲對不住了,接着抓着她的一條手臂,揮下短匕,污血立即噴濺了一臉.

平時被這幫陰人寵着的鬼婆,哪受過這般刺激,旋即眼前一黑,昏倒在大雄的懷中.林大雄將她往老師們的身上一推,又抓來鬼公,冷聲道:";你若是再不答應,我就把她倆的四肢先後卸去,看你怎麼和你的陰王交代!"; 朱由檢在召見張耀芳等一干治水官員時,也聽說張耀芳之子張岱在其中奔走,頗有一些功勞。

對於張耀芳,朱由檢的腦海里沒有什麼印象。但是對於紹興人張岱,他倒是略知一二。

對於那些追求布爾喬亞式生活的文青來說,還有什麼比張岱的文字更能打動人心呢?

就算是曾經的蘇長青也熟讀過張岱的幾篇文字,特別是《自為墓志銘》中那段:少為紈絝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勞碌半生,皆為夢幻。…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這段文字極短,但是卻將一個少年時富貴,而中年之後卻家國淪喪的世家子弟的人生,表現的一覽無餘。 離婚議嫁 即便是數百年後讀到這段文字,也依然讓人唏噓不已。

在明清鼎革這樣的大時代中,張岱既不能守其國,也不能守其家,不過卻始終守住了他的本心,未嘗不是一個文人最後的堅持了。

不管如何,曾經的蘇長青還是很仰慕這位明末的文人的。既然聽到了他的名字,自然便下令召見了他。

33歲的張岱正處於盛年時期,良好的家世和富貴悠閑的生活,使得他身上始終帶有一種異於常人的從容。

即便是站在崇禎面前,他也沒有表現出緊張、拘束的樣子,反倒是有些好奇的,偷偷打量著坐在上方的少年天子。

寫出了《湖心亭看雪》這樣清麗脫俗文字的張岱,本人卻不是什麼英俊人物。

朱由檢對於張岱的第一印象便是,此人的鼻子可真夠大的。雖然這鼻子使得張岱的面貌同英俊二字無緣,但是配上了張岱的五官,卻顯得甚為可親。

同張岱略略交談了一會,朱由檢第一次在一個明人面前生起了,孤陋寡聞之感覺。除了西洋學說和未來的歷史之外,似乎沒有什麼不在這位諸生的肚子里的。

一個人強聞博記到了這種地步,難怪可以寫出那麼多精美的文字來了。於是乎兩人的交談,很快便成了張岱說,而朱由檢做洗耳恭聽狀。

若不是張耀芳在邊上咳嗽了幾聲,說的興起的張岱,幾乎都忘記了他現在正身處於,文華殿皇帝的辦公房內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