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衙役搖搖頭:「具體什麼案子,還是請安生小姐自己去問我家老爺,請恕我們不能多嘴。」

2020-11-12By 0 Comments

千舟自己沒有主意,立即跑進屋子裡,跟冷南弦低聲將話回稟了。冷南弦立即放下病患,驚訝地走了出來。

千舟上前,將兩錠銀子偷偷地塞給了領頭之人:「一點茶資,還請笑納。」

領頭之人麻利地受了。

冷南弦從容問道:「我家徒兒向來安分守己,從不招是惹非,不知道這是,犯了什麼過錯?」

領頭衙役「嘿嘿」一笑,問安生:「你可識得薛修良?」

安生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莫非是薛修良果真惡人先告狀,告到了衙門裡?

自己的葯失效了?

冷南弦望向安生,安生面上的手足無措顯示著她的驚慌。

「薛修良自然是識得,那是她的表兄。」

衙役壓低了聲音道:「昨天薛修良中毒死了。」

這個消息,令安生瞬間身子一振,難以置信。

「死了?怎麼可能?!」

這個消息的確震撼,令人震驚。

昨日里自己走的時候,薛修良仍舊還在昏迷不醒。

中毒死了?難不成是自己昨日里喂他吃的那些藥丸?

那葯自己按照方子製成之後,的確是從未試過,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效果,而且昨日里,自己下手貌似太重了一些。

難道自己第一次下毒,就毒死了人,也未免太過悲催了!

難怪師父一再告誡自己,一定不可以胡亂用藥,原來,用藥不當,真的會吃死人。

冷南弦上前,從袖子里摸出一張銀票,悄悄遞給那衙役:「那此案與我徒兒有什麼關係?」

衙役收了那銀票,瞬間心滿意足,愈加壓低了聲音,對冷南弦與安生道:「不怕說於你聽,我們在案發現場撿到一方帕子,經過求證,就是安生姑娘的。」

這話令安生愈加慌亂,昨日漫不經心,這帕子究竟是什麼時候遺落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她的腦子一瞬間就懵了。

名媛盛寵:攻心狼性總裁 突然發生的變故,令冷南弦也是一怔。

昨日里發生的事情,安生回到葯廬並沒有跟任何人說起。

畢竟此事關係到孟靜嫻的名聲,傳揚出去不好聽。她既然答應了她,就一定能做到。

所以,衙役此話一出,冷南弦與千舟皆是難以置信。

「不可能的,安生姑娘不可能會殺人。」千舟當先否定。

馮嫂也聞聲趕了出來,擋在安生面前:「盡胡說八道,我家安生這般善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殺人呢?這又是哪個小兔崽子想害我家安生?誰也別想帶走她。」

衙役或許是忌憚著安生的身份,也或者是敬重冷南弦,說話十分客氣:「這件事情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我們也都不清楚。所以要請安生姑娘前去協助問案。假如是冤枉她的,那麼,我家大人定然會還她一個公道。

「你們衙門誰不知道,進去之後屈打成招的多了去了,說得好聽罷了。」馮嫂像一隻老母雞那樣護著安生,壯實的身子將她擋了一個嚴嚴實實。

千舟也想開口,冷南弦望一眼傻愣的安生,擺手制止了他的話:「馮嫂,讓開,讓安生去吧。不去怎麼洗凈自己的冤屈?」

馮嫂滿臉不情願,但是又不能不聽冷南弦的話。

「那還請幾位差爺多加關照小徒。」

衙役捏捏袖子里的銀票,笑得極熱情:「冷神醫但請放心,我一定會好生關照安生小姐。」

冷南弦憂心忡忡地點點頭。

衙役沖著安生擺擺手:「安生姑娘,請吧?」

安生在這一瞬間,腦子都是蒙的,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怎麼做。

傻愣愣地跟隨在衙役身後。

冷南弦叮囑一句:「記得千萬別犯傻。」

千舟哭喪著臉:「這又是怎麼了?剛消停了沒幾日,怎麼又有無妄之災?安生姑娘昨日里不是跟著關小爺他們打獵去了嗎?怎麼會跑去殺人?」

圍觀的百姓同樣也是議論紛紛。

「怕是衙門裡冤枉人了,看安生姑娘還只是個孩子,怎麼可能殺人呢?」

「就是,這年頭,冤假錯案可少不了。」

冷南弦轉過身子,沖著百姓們一拱手:「今日對不起眾位了,葯廬里突發變故,冷某要趕去打聽情況,不能為大家看診了。」

百姓們自然理解,安慰兩句之後便識相地離開了。

冷南弦焦灼吩咐:「千舟,我們先去尋關鶴天打聽一下昨日里的情況。」

薛修良的屍體是今天早起被人發現的。

院門大開,有人自跟前路過,忍不住探頭向裡面看了一眼。

因為是一座荒宅,許久都沒有人居住了,所以突然大開了院門,就有人好奇。

然後,就有人發現了薛修良的屍體。

趴在院子里,因為天冷,都凍得硬邦邦的了。

死狀極為凄慘,七孔流血,面色青紫,帶著猙獰。

那人嚇得屁滾尿流,跑出院子里,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會驚恐大叫,指著院子,滿臉驚駭。

院子里圍了許多人,立即有人報了官府。

薛修良不算是名人,但是經常在市井之間晃蕩,又是貓狗也嫌的人物,所以,立即被人認了出來。

盤問之下,無親無故,也就只有侍郎府上的姑母算是最親近的親屬了。

著人通知了薛氏,薛氏立即被夏紫蕪攙扶著跌跌撞撞地去了府衙認屍。

薛氏對於薛修良那是真正地疼在心坎里,當做兒子自小教養的。雖說他夥同薛釗一起騙了薛氏的錢財,但是薛氏火氣一消,對於自家這個侄子,還是牽腸掛肚,一直在擔心著他的生活著落。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卻是噩耗,當場一見那慘狀,就「呃」的一聲,背過氣去。

夏紫蕪一番掐人中,揉心口,好不容易將她堵在心口的那股氣兒理順了,緩緩地睜開眼。又立即長一聲,短一聲地嚎叫起來。

京兆尹一連問了幾個問題,薛氏和夏紫蕪都是一問三不知。

有人在現場發現了一方帕子,遞上來。這一次,夏紫蕪發話了。

「母親,這帕子看著好生眼熟。」

薛氏也定睛細看,冷不丁地就想了起來。

「這是不是安生那個丫頭用的帕子?」

夏紫蕪肯定地點頭:「您忘了,這布料還是去年您給我裁衣裳剩下的邊角料,命裁縫給我們縫了幾塊帕子。」

「對啊!」

薛氏頓時就恨得咬牙切齒:「老爺,大人,這帕子是我們府上的二女兒夏安生的。她一直在跟著冷神醫學醫,用毒那是輕而易舉!兇手一定就是她!」

夏安生的名頭,京兆尹自然也是聽聞過,如今薛氏舉證,不敢怠慢,趕緊命人前去葯廬緝拿安生。

薛氏抱著薛修良的屍體那是哭得死去活來,一邊哭一邊用各種不堪入耳的話惡毒地咒罵安生不得好死,。

府衙里的衙役那是聽得瞠目結舌,這夏安生不是她的女兒嗎?怎麼因為個侄子竟然將自家女兒恨之入骨?

有知道內情的,如此這般一說,大家方才恍然大悟。

沒多大功夫,安生就被押解進了府衙。

夏紫蕪拽拽薛氏的胳膊,低聲道:「夏安生帶來了。」

薛氏一聽這話,頓時就精神了,「騰」地從地上站起身來,直接就沖著夏安生沖了過去。

安生還沒有反應過來。

薛氏一手一個,就將擋在跟前的衙役推開了,腳下生風,直接撲到了安生面前。

「夏安生,你給我還修良命來!」

安生愣怔了一路,在思慮一會兒到了公堂之上如何應對。

她最初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一刻也沒有閑著,將昨日里發生的事情重新想了一遍。

薛修良是被人毒死的,而自己臨走時候,給他吃了幾粒藥丸。所以,這件事情不管換成是誰,也會深信不疑,薛修良就是被她夏安生毒死的!

就連安生自己都不確定了。

若是適才在葯廬里,衙役開門見山審問她,昨日有沒有見過薛修良?估計她也會懵懵懂懂地點頭,實話實說。

但是想了一路,冷靜下來,雖然並沒有猜透,自己的藥丸為什麼會毒死人,但是她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若是承認昨日見過薛修良,並且大發慈悲賞了他一棍子,臨走還又賜給他幾顆藥丸,那麼,自己也「藥丸」了,殺人罪名鐵板釘釘。

可是,官老爺審問起來,自己又怎麼說呢?畢竟,自己丟了帕子在院子里,想要狡辯,罪證就在那裡擺著。

安生想得腦袋都疼了,也沒有想出辦法。

只想通了兩件事情:

第一,薛修良的死還沒有最後確定就是自己所為,所以堅決不能認罪,也不能招認昨日之事。 薛氏一聲哭嚎,就打斷了安生紛亂的思緒。她對於薛氏的聲音特別敏感,只消聽到她的腳步聲,或者一聲咳嗽,那就能立即進入戰鬥狀態。

所以,就在大家還在矇頭轉向的時候,安生已經渾身繃緊,充滿了警惕。

薛氏十指如爪,沖著她劈頭蓋臉地抓下來,要是撓在臉上,鐵定就是血粼粼的十個爪印子。

安生還好沒有被五花大綁,也沒有被衙役鉗制,一抬胳膊,就將薛氏的爪子擋開了,然後急急後退兩步,躲在了衙役身後。

薛氏豈肯善罷甘休,身上那勁頭就跟拚命差不許多了,就算是兩個漢子都攔不住。 一世帝尊 快穿之女配花樣作死秀 咬著牙,瞪著眼,凶神惡煞,再次向著安生撲過去。

夏紫蕪也不是吃素的,打虎親兄弟,這上陣父子兵,自家老娘都拚命了,自己也不甘示弱,衝上去就要抓安生的胳膊。

衙役們自然不能讓她們娘倆在這裡撒潑,就上前攔著。

安生跟夏紫蕪打架那是熟門熟路,就算是挨薛氏教訓,也從來沒有手怯過。瞅准了機會,冷不丁就在下面給了夏紫蕪一腳。

夏紫蕪跟薛氏正在全神貫注地招呼上面呢,沒提防,結結實實地被安生踹了一腳,頓時就急了。

「夏安生,你個小賤人,竟然這麼狠毒,害死我表哥,今天看我不活活打死你。」

安生仗著前面有人護著,也跳著腳地對罵:「你這人真是蠻不講理,一個屎盆子就給我扣在頭上,你憑什麼說薛修良是我毒死的?」

薛氏目眥盡裂,雙眸赤紅,披頭散髮,哪裡還有一點貴夫人的樣子? 撒嬌影後分外甜 活生生就是個母夜叉。

「你個挨千刀的,下地獄的,不是你還能有誰?你跟修良以前就有過節,而且那現場就有你落下的帕子,還能有誰?」

安生一聲冷哼:「薛修良一肚子男盜女娼,天天在後宅里轉悠,調戲丫頭,順手牽羊,有我一塊帕子算什麼?再說了,薛修良那就是過街老鼠,京城裡恨不能要了他的性命的多了去了,你憑什麼就說是我?不就是看著我礙眼,早就想除掉我嗎?」

「我呸!」薛氏一蹦三尺高:「你見天老是玩弄那些毒蛇蟲蟻的,一身的毒,可憐了我的修良,他招你惹你了?你竟然下此毒手?」

娘倆冷不丁地瞅著一個空子,就突破了重圍,朝著安生撲過去。

這一次,安生並不躲避,直接就迎了上去,不還手,不躲避,而是沖著夏紫蕪的頭髮抓了上去。

女人打架,不外乎就是扯頭髮,抓臉,都是朝著上面招呼。而扯頭髮最管用,只要是捉住了對方的頭髮,使勁不撒手,就能把對方摁倒地上。安生比夏紫蕪個子矮,這一招其實不太適合她,但是她每一次都能輕鬆獲勝,就是靠這個殺手鐧。

這一次,她的動作有點慢。以至於,夏紫蕪有了提防。

所以,安生失敗了。

而且因為下方空虛,給了薛氏可乘之機。

薛氏直接一頭就頂在了安生心口。

安生站立不住「噔噔」後退,而且收勢不住,一頭就撞在了旁邊的石獅上。

一聲也沒吭,就直接倒下了。

薛氏正打算,上前騎在安生身上,好生給她一點顏色看看,就被趕上來的衙役拽住了。

這衙役好歹也收了冷南弦的好處,而且冷南弦出手闊綽,收了銀子就要辦事兒。

伸手一推搡,薛氏與夏紫蕪就推到了一旁。

有人上前查看,直起身來,對著那頭兒說:「壞事了,直接暈了。」

衙門裡的人不怕犯人暈,他們幾板子下去,就能拍暈一個,一桶冰水潑下去,只要還剩兩口氣,就能緩過來。

但是安生不一樣。

第一,人家是侍郎府千金;

第二,人家受過皇上嘉獎;

第三,人家跟定國侯府喻世子同乘一匹馬;

第四,人家剛給了好處。

第五,死了的薛修良那就是一個潑皮無賴。

綜合以上幾點,衙役們報告給京兆尹,京兆尹就下了命令:「暫且收監,醒過來再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