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被喚做“靈芝”的女郎曖昧的看了眼秦楓,笑着說道:“對自己的未婚妻說這樣的話,還真是讓人心寒啊。”

2021-02-02By 0 Comments

秦楓全身上下不知覺打了一個冷顫,不是因爲女郎的那句話,而是他的曖昧眼神讓自己覺得坐立不安,嘆息一聲,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H是當今最爲強悍的地下女皇帝,無疑是武則天一般的存在,我可無福消受!”

女郎臉上的笑容不變,曖昧的眼神也在,只是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秦楓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人……叫白靈芝,H是【秦盟】現如今標準的一把手。 很多女人,都駕馭不了華夏古典的旗袍,但是白靈芝卻是可以將旗袍的魅力展現的淋漓盡致,高挑的身材在一身惹火的大紅旗袍下更顯魅力,特別是今晚月色明媚,更是將白靈芝本身的成熟韻味散發出來。

儘管如此,此刻的秦楓卻是膽戰心驚的看着眼前只有咫尺之遙的美人,在白靈芝勾火曖昧的眼神下,秦楓完全像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處男。

這個女人……就是【秦盟】現在當家做主的龍頭?

秦楓隊白靈芝其實並沒有印象,哪怕五年前,這個極品女人也是自己的紅粉知己之一。

見到秦楓不知所措的樣子,白靈芝也將骨子裏的那股媚勁收斂,表情變得索然無味起來,但是秦楓沒有發現,白靈芝的眼中悄無聲息的劃過了一絲心疼。

五年前的“傭兵少主”,如今卻是神情渙散,雖然比起一般人,秦楓的氣勢依舊凌厲,但是相比五年前,相差的真不是一星半點,就連散發媚功的自己都招架不住。

白靈芝是五年前跟秦楓發生關係的少數幾個女人之一,對於秦楓的瞭解,甚至超過了童明月,看到秦楓如今的樣子,完全是一頭失去野性的狼。

“我來,只是協助你,憑現在的你,是管理不好【秦盟】的!”白靈芝淡淡的說道,比起剛纔的樣子,完全是兩個人。

秦楓只是沉默,注視這個白靈芝,不說話。

“不過說到底,【秦盟】畢竟是你的東西,戰將以上的高層幹部都是你的追隨者,包括我!”白靈芝話鋒一轉,繼續說道,“遲早是你的東西,你應該不是這麼沒耐性吧?”

“【秦盟】有【秦盟】的生存方式!”秦楓嘆了一口氣,擡頭看向了夜空,說道,“而我也有我追求的目標,【秦盟】如何做,現在是你說了算,並不是我!”

“你是要放棄【秦盟】 ?放棄那些曾經爲你拼殺的兄弟?”白靈芝眉頭微皺,似乎很不滿秦楓的這個回答。

“談不上放棄,不過像你說的,現在的我,根本沒有辦法統領【秦盟】,不是麼?”秦楓轉身看向白靈芝,與她那微微發慍的玲瓏雙眸對視。

半晌,白靈芝將眼中的一絲怒氣收斂,說道:“算了,五年前你就是甩手掌櫃的性格!”

“好了,大姐頭,你這五年朝思暮想着老大,難道一見面就要吵架麼?”這時候,從夜幕中出現了三道魁梧的身影,伴隨着一連串爽朗的笑聲出現在秦楓的視線中。

這三人,完全不是用人高馬大就能全部形容的,那種剽悍的氣質,那種眉宇間隱藏的點點殺氣,秦楓一眼就看出了這三人是在生死存亡的邊緣回來的,跟自己三年曆練中遇到的強者一樣。

“【秦盟】的首席戰將,虎子、牛大、蠻牛,你現在應該對他們的印象不深,但是不可以質疑他們的忠誠!”白靈芝淡淡的說道,指着身後的三個青年給秦楓介紹道。

秦楓只是點頭,並沒有說話。


“杜磊斯和蔣成呢?沒有跟着你們一起來?”白靈芝也不介意秦楓的變現,皺着眉頭對虎子問道。

“他們兩個坑貨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不過我聽說蔣成倒是先我們一步,現在應該已經在燕京城了!”虎子訕訕的說道,五年不見,依舊是那一臉的憨樣。

“嗯,那你們跟着秦楓走吧,我去看一下老朋友!”白靈芝只是簡單的交代了一下自己的行蹤,便留下了一連串的尾氣。

看着妖媚的跑車尾翼,牛大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看向秦峯:“老大,你五年前突然消失,雖然我們在第一時間知道了你生還的小子,但是將【秦盟】的擔子全部壓在大姐頭身上,她整個人都改變了,你要是敢辜負大姐頭,我們【秦盟】的兄弟可不放過你!”

秦楓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消失五年,對不起的人多了去了,只要自己曾經的那些紅顏在等自己,那麼秦楓是絕對不會辜負她們的,無論五年來改變了多少。

儘管沒什麼記憶,但是感情跟記憶無關,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就像童明月一樣。

既然白靈芝將虎子三人交給秦楓,那麼秦楓也不會自己離開不是,雪佛蘭在三個人形牲口的暴虐下,總算是平安的開到了燕若茜的家裏。

交代了一下燕子豪的情況,秦楓也沒有在燕家長留,帶着虎子三人走進了一家燒烤店。

“我對你們的印象不深,說說你們的事情吧!”秦楓見氣氛有些尷尬,率先開口。

“這有啥好說的,就一句話,一起玩過命!”蠻牛的性子最爽朗,見到秦楓這麼扭扭捏捏實在看不慣,“你不記得我們沒關係,兄弟情義在就可以了。”

秦楓倒是很喜歡蠻牛的性格,看了看牛大和虎子似乎也是這個意思,也就不矯情了,笑道:“好,既然你們這麼說,今天我做東,想吃什麼,儘管點!”

秦楓的話語剛落下,三人就面面相覷,一臉不可思議:“老大,不是吧,我可是記得你一毛不拔的,我們都做好買單的準備了!”

“這個……我確實沒有隨身帶錢的習慣,如果你們硬要買單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啦!”

“還是跟五年前一樣厚顏無恥!”牛大隨手拍出了一疊鈔票,笑着對燒烤老闆說道:“五箱啤酒,其他的老闆你看着上!”

感情深,一口悶,三人空肚直接灌進了一瓶啤酒,那叫一個爽。

“老大,聽說你在武將分院混的不錯啊!”虎子一臉猥瑣的問道,“怎麼樣,現在我們的大嫂羣是不是又擴大了?”

“敢情你所謂的混得不錯是這個意思啊!”秦楓無疑的看着虎子,別看這小子平時挺憨厚的,跟着杜磊斯這樣的人混久了,居然也染上了一層痞子氣。

“虎子,你這是什麼話,別整這些廢話行不行,我們的大嫂啊,可是遍佈整個華夏啊!”蠻子大笑着說道,眼神看向秦峯,一臉的崇拜。

“難怪你們現在還是單身屌絲!”牛大話最少,但是僅一句無疑是引了公憤。

牛大見自己的仇恨值太高,乾咳了一聲,正色的轉移話題:“老大,其實大姐頭還是挺爲你着想的,就說這次吧,雖然【秦盟】來的人只有五六個,但是全部是【秦盟】目前的最強戰力啊,因爲要跟靜海市那邊周旋,其實能夠分出來的戰力,是少之又少,何況這次大姐頭還親自前來了!”

“【餘門】和【戰虎堂】已經是一丘之貉,【秦盟】在靜海市對付【餘門】總部,也算是幫了我,我們只要把重點放在燕京城就可以了!”秦楓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老闆,來兩天鐵板魷魚!”三人聊得正歡,忽然聽到了燒烤店的門口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秦楓忍不住循聲望去,正是南宮雨嫣。

因爲秦楓所在的位置是燒烤店的最裏面,南宮雨嫣倒是沒有注意到秦楓。

進入高秋的夜晚不算冷,但也絕對不熱,此刻的南宮雨嫣並不像新生大比時候的盛氣凌人,安靜的站在晚風中,米黃色的小毛衣配上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倒是有一種小家碧玉的感覺。

“嘖嘖嘖,咱們老大似乎又chun心蕩漾了啊!”循着秦楓的視線看去,虎子自然也是看到了燒烤店門口的南宮雨嫣。

“南宮家族的小公主,據說也是今年武將分院的新生,怎麼,老大,你還沒弄下?”

秦楓無奈的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太辣,我受不了!”

衆人對秦楓的話一笑置之,牛大忽然看向秦楓,說道:“南宮問天找過你了吧?”

“嗯!”

“這一次,南宮家族似乎也是動真格了,不僅是南宮問天,就連那個妖孽都來了!”

“那個妖孽?”秦楓一臉迷惘。

“你不知道也算正常,因爲是最近在殺手學院傳出的名聲,南宮玉華,南宮家的長孫,保守估計,實力都可以和杜磊斯一比了!”牛大咂嘴說道,“我們這些SS級的渣渣,在南宮玉華的面前,根本不夠看啊!”

SS級都不夠看?

秦楓眉目一挑,來了興趣,問道:“可以跟杜磊斯一比?”

“對啊,杜磊斯那小子雖然坑了一點,但是修煉倒是很有天賦,三天前已經跨入半聖領域了!”

半聖!

那可是SSS級絕對的巔峯,距離跨進聖境也只是半步之遙啊。

“你也不要這麼驚訝,咱們【秦盟】的半聖強者,可不止杜磊斯一個人啊,據說蔣成還要比杜磊斯早一步進入半聖!”牛大見到秦楓的臉上微微詫異,笑着說道,“而且我們的這個大姐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進入聖境了!”

聖境?白靈芝?

這下秦楓可不得不驚訝了,剛纔那個身穿火紅旗袍的女人是聖境強者?不管怎麼樣,秦楓似乎都不能把兩者想成同一個人。

秦楓的臉上被驚訝佔滿,但是眼神的餘光卻是在門口南宮雨嫣的身後飄過。

“你們三個,都是SS級的麼?”秦楓忽然笑看着三人,問道。

“差不多吧,虎子還是SS級巔峯了!”牛大不明白秦楓爲什麼突然這麼問。

“多久沒有打架了?”

“有兩年多了吧,【秦盟】的根基穩定下來後,就很少出手了!”


“那今天,我帶你們爽一把!”

秦楓笑着站起身來,走向了剛打包好鐵板魷魚,正向武將分院宿舍走去的南宮雨嫣。 尾行這種事,秦楓倒還是第一次做,帶着虎子、牛大、和蠻牛,四人堂而皇之的跟隨着南宮雨嫣走進了小衚衕。

這條小衚衕是通往武將分院女生宿舍的捷徑。

“老大,原來你還有這愛好啊,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虎子跟在秦楓的身後,賊兮兮的問道。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秦楓沒好氣的白了虎子一眼,面對兄弟的調笑,秦楓自然不會當一回事。

徑直穿過衚衕,秦楓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因爲在南宮雨嫣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青年,站在遠處的秦楓藉着暗淡的星光,似乎還能看得到南宮雨嫣的俏臉上布上了一層寒霜。

隱約間,南宮雨嫣頗爲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南宮問天,你是我二哥,請不要再跟我提這種無理的要求好嗎?”

南宮問天?

秦楓定神看去,還真是南宮問天那小子,秦楓對這個南宮問天沒什麼太好的印象,這個人的城府太深,跟公孫長嘯幾乎是一丘之貉。

“哼,南宮雨嫣,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千里迢迢趕到燕京城,還不是爲了你?”

“爲了我?呵呵真是好笑,你三番四次叫我嫁給公孫長嘯到底是何用意?南宮家族確實不像以前那麼風光了,但是也不至於用聯姻的方式來跟公孫家族扯上關係吧?”南宮雨嫣寒着臉說道,語氣冰冷到了極點,“別忘了,你只是我父親收的義子而已,說直白了,只是一條狗,還沒有資格命令我什麼!”

聞言,不僅秦楓等人驚訝了,就連南宮問天本人,臉色也是大變,像是被刺中了軟肋,臉色已經是“難看”兩個字可以形容的了。

南宮問天,這可是南宮世家的形象代言人啊,誰能想到,南宮問天只不過是南宮世家收養的。

“哼,真是biao子無情,戲子無義,其實,我挺感謝自己身上流淌的不是南宮世家的正統血脈!”南宮問天將臉上的陰狠收斂,漸漸換上了一副yin蕩的神情,“說實話,在便宜公孫長嘯這小子之前,我完全可以嚐嚐鮮啊,你要知道,從小時候,我就想試試你的滋味了!”

“你……你想幹什麼?”南宮雨嫣似乎意識到了南宮問天幾乎喪心病狂了,雙手護胸,忍不住向後退去。

“你說我想幹什麼?長得這麼水靈,還不是爲了取悅男人?今天,你二哥我就讓你成爲真正的女人!”說着,南宮問天打了一個響指,頓時,從他的身後,驀然出現了三道黑色的身影。

“還真是禽獸啊!”秦楓聽到兩兄妹的對話,忍不住感嘆道。

“老大,那你打算怎麼辦?”虎子笑眯眯的問道,一般這樣的情況,就是秦楓成就英雄形象的時候。


“那三個黑衣人,交給你們,可以吧?”秦楓抱以一個“你懂得”眼神看向虎子三人,口中問道。

“S級的超人類,對我們來說,不在話下,倒是那個南宮問天,似乎已經是SS級巔峯了,老大你確定要一個人單挑他?”牛大微微皺眉問道,他能感受得出,秦楓現在的實力,只不過是S級巔峯而已。

“你們,知不知道一個詞語?叫做,越級殺人,扮豬吃虎?”秦楓微微一笑,也不理會牛大,徑直向南宮雨嫣走去。

而南宮問天正好賊笑的向南宮雨嫣一步一步逼去,後者深知自己的實力遠不如南宮問天,雙腳不自覺的向後退去,當她感受到自己的後背被一個寬厚的胸膛包裹着的時候,驚訝的轉過身。

身後的青年一臉玩世不恭的神態,在三個魁梧青年的圍繞下,像是救世主一般俯瞰着自己,南宮雨嫣一時間竟然有些癡迷,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謂的主角光環,這就是功能之一吧?

“你……怎麼會在這裏?”顯然,南宮問天對秦楓的出現有些詫異。

“青天白日,朗朗夜空,身爲武將分院的學生,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秦楓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宮問天。

“這裏可是女生宿舍,就算你是武將分院的學生,出現在這裏似乎不合乎常理吧?”

“你管我?勞資跑來偷窺女生洗澡你咬我啊?倒是你,帶着三個猥瑣保鏢打算幹什麼?”秦楓一臉犯jian的樣子。

說話間,秦楓已經將南宮雨嫣護在了身後。

其實,要說猥瑣的話,南宮問天四人還遠遠比不上秦楓四人,不過,被秦楓這麼一說,不知道是不是心虛的關係,南宮問天居然反駁不了。

“秦楓,剛纔我和二哥的對話,你都聽到了?”南宮雨嫣站在秦楓的身後,若有所思的問道。

“該聽到的我都聽到了!”

“那不該聽到的呢?”

“當然也都聽到了,我又不是聾子!”秦楓聳了聳肩膀,一臉一所應當的樣子,“沒想到你們南宮世家,也會出這樣的敗類啊,居然想要睡了自己的妹妹,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種行爲跟畜生有什麼區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