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被某種邪惡的力量侵蝕,大概說的就是紫堂幻了。

2020-11-03By 0 Comments

可,七神使那些傢伙,似乎是故意不管。

她的手指動了動,異瞳沉了一些。

那些傢伙究竟想幹什麼?

「是啊,是啊!」

「一定有問題,得查一查才行!」

其餘的參賽者開始起鬨。

我還在想寫什麼好,結果看到某集的ed里的創世神,我才想起來,我還有伏筆沒有寫完!!!

(從更新完地26集開始,就一直在寫這章,我都沒想到,這章拖延了這麼久才寫完)

在這創世神其實是很愛祂所創造出來的人類,只不過是因為赫里斯塔的降生再加上祂自身已經支撐不住,祂選擇捨棄了創造出來的人們

關於創世神的伏筆,我準備了很多,主要看看官方怎麼發展下去吧

無論怎麼發展下去,我想,劇情方面,自己還是把控得住的 「目前為止凹凸大賽的一切進程都在我們的安全監控之下,請參賽者放心戰鬥,不必有多餘的顧慮。」

安迷修微低頭,眉頭鎖緊:「真是這樣嗎?」

「別傻了,安迷修。」雷獅在手心轉動了一下雷神之錘,隨即抗在肩上,「在上面那些傢伙看來,我們都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消耗品而已。」

他抬起腳步:「到最後,人還是要靠自己。」

赫里斯塔收回目光,右手的手指動了幾下。

看來在凹凸大賽,倒不是所有人都不清楚凹凸大賽的背後,是什麼樣的。

意外地,最清楚的卻是雷獅。

凹凸大賽,估計從創世神出事了之後,就變了性質,不過至於以前是什麼性質,赫里斯塔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大概,是這一切都在創世神的計算之中吧。

也只有那些沾沾自喜的七神使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赫里斯塔目光掃過在場的所有參賽者。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創世神曾說,祂很愛祂的造物。只不過因為赫里斯塔的存在,所以祂捨棄了祂的造物——

「既然沒有其它問題,那麼,現在宣布一下下一輪比賽的規則吧……」

「凹凸大賽下一輪的比賽內容是……一對一的擂台賽。」

一對一三個字,像是一把鎚子重重敲在許多參賽者的心尖上。

不過有此感覺的,大多是排名靠後的參賽者罷了。

只要積分榜排名前十的不互相碰見,這場比賽就沒什麼懸念了。

可,觀戰團的那些傢伙,又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有一個小黑洞 驚愕的神情布滿在一些參賽者的臉上,或怔住,或擔憂。

「所有人蔘賽者將隨機分組配對,互相展開一對一的擂台賽……」

「而失敗者,無論積分排名,都會被淘汰。」

也就是說,這一輪真的要淘汰一半以上的人了。赫里斯塔目光微凝。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要先對上一輪比賽最先獲得四分者進行嘉獎,他就是——卡米爾。」

卡米爾?

「卡米爾,作為上一輪第一個湊齊分數通過迷宮星的人,你得到的獎勵是……」

「可以為自己和另一個參賽者指定對手。」

也就是說,他可以決定包括自己在內的兩組擂台賽的人選。

幾乎所有參賽者的目光都落在卡米爾的身上。有的參賽者甚至痛恨自己不是上一輪最先獲得四分的人。

要是上輪順利,這輪也順利了。

簡直血賺。

——某些參賽者想著。

「請做出你的選擇。」

一個白色的按鈕憑空出現在卡米爾的面前,只見他伸手去點了一下,藍色呈半圓的光罩覆蓋住他。

黴女翻身記 赫里斯塔神色沉了幾分。

「赫里斯塔大人是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安莉潔乾淨的聲音傳入她的耳里。

赫里斯塔看向她,什麼也沒說,不置可否。

這個模樣倒像是默認了一般。

安莉潔也沒再說話,因為她覺得這個時候的赫里斯塔莫名有些可怕。

朦朧之中,她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像是一種強大的力量,從中心不斷蔓延開來。

安莉潔看不出那東西是好是壞。

在一邊存在感為零的神近耀看了看赫里斯塔,又看了看安莉潔,眼底泛起一絲的疑惑。

「那麼,擂台賽馬上開始,各位參賽者將被隨即匹配,傳送到各自的擂台……」

「哦,對了,順便提醒一下,這次的擂台場地,可能稍微超出你們的想象,請好好適應和利用吧,祝各位好運。」話落,彷彿像是閻王爺宣判了死亡一樣。

周圍的氣氛凝固,無形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壓迫感,讓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然而,凹凸大賽並不打算給他們喘息的機會,待卡米爾選好了對手,緊接著,參賽者們陸續被傳送。

一束藍色的光芒從安莉潔的腳下湧上,她對赫里斯塔笑了笑,揮手,似有些開心:「再見,赫里斯塔大人。」

「再見,神近耀。」

赫里斯塔愣了一下,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回應。

剛接收到的安莉潔嗖地一下消失了。

神近耀什麼也沒說就被傳送。

現在,赫里斯塔周身已經空無一人。

周圍的參賽者數量在不斷地減少,直至只剩最後幾人。

銀爵的腳下湧上一束藍色的光芒,他白色的眼睛直直看著赫里斯塔。

寵妻如命 赫里斯塔也毫不避諱地看著他。

銀爵消失,赫里斯塔的腳下才出現了藍色的光束。

她臉微側,望著丹尼爾巨大的影像,異瞳中看不到一絲的情緒波動。

而心中,卻是想著創世神與她說過的話,還有曾經待過許久的白色虛無空間。

藍色的光束模糊了她的視線,她低頭,去看自己的手,卻是什麼也看不見了。

接著,她又抬頭,在藍色的光束里,恍惚看見了格瑞的身影——

創世神的眷族。

許多的事情,她並沒有弄清楚。

就像是創世神所說的,凹凸大賽是她尋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最好的地方,哪怕現在的凹凸大賽已經不是原來的凹凸大賽了,但它所擁有的價值依舊不變。

想要找到什麼,得到什麼樣的答案。

赫里斯塔想慢慢走下去,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所以,她不會半途離開凹凸大賽。

想著,赫里斯塔忽然神色大變,神情驚愕,猛然回頭去看,卻在這個時候被傳送了。

*

愣神的赫里斯塔看著純白色的地板。

周圍的白色,像是被什麼東西,撕裂了一般,黑暗點點籠罩過來,隨之而產生的,卻是一些殘垣斷壁。

她緩緩抬頭,始終無法從剛剛的驚愕回過神來。

異瞳失去了光澤,在眨眼之後,才恢復了原有的光澤——活著的光澤。

她抬頭,看到的是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的的地方。

記得丹尼爾說過,接下來的場地會超乎想象……

沒想到……

赫里斯塔踏出一步,咔嗞一聲,像是踩碎了什麼東西。

看著周圍的環境,內心無奈。

她乾脆就站在原地,環顧起四周的環境。

一片的紅與黑,唯一覺得顯眼的,是漂浮在半空中的金色文字。

重生之不做炮灰 某種氣息緩緩飄來,赫里斯塔側身,往身後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了格瑞——

我真的有點開始害怕寫後面的劇情

因為我怕自己預測的劇情和官方的劇情天壤地別

我甚至不敢去看別人的推測

一想到寫錯的那酸爽。。。。。嘖

所以,我還是寫得隱晦點吧,這樣我猜測錯了,還可以轉折一下嘿嘿 格瑞平靜的面孔上難得出現了別的情緒。

紫色的眼睛閃過一絲愕然,雙手微握。

他還記得競速賽時赫里斯塔對他說過的話。

「你不是想知道當時的真相嗎?我恰好知道呢。」……

「這樣吧,要是你能活著進決賽的話,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如何?」……

記憶猶新。

赫里斯塔看著他,面色平靜。

當然,她也記得當初跟格瑞所說的話。

她深吸一口氣。

現在看來,是必須要把他淘汰掉,才能進入下一輪比賽啊。

那個承諾要化為「無」了。

「真遺憾,你是不能知道真相了。」赫里斯塔收回目光,看著這斷壁殘垣的地方。

格瑞皺眉,目光垂下,似乎也在想這件事情。

赫里斯塔說的葉沒有錯,恐怕他不能知道真相了。

要淘汰其中一個人,淘汰了他,他無法知曉真相,淘汰了赫里斯塔,他也無法知曉真相。

可他來凹凸大賽,不就是為了「真相」嗎?

腦海中,格瑞回想起了預選賽的時候,赫里斯塔輕而易舉地就把金體內的那股力量壓制住。

赫里斯塔恐怕知道的不止一星半點。

面對著一個「知道他所想知道的人」,且在大賽的規則逼迫下,格瑞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

況且赫里斯塔似乎沒有想要打的意思。

赫里斯塔的面前隱隱出現一張金光築成的牌形,異瞳定定地看它,似乎是心中有什麼難以抉擇的事情。

她緩緩抬起手時,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她的腦海響起:「您是要作弊嗎?」

「……」赫里斯塔的手頓住。

「您不覺得你現在就是不會答題,偷看答案的小孩嗎?」

「……」

那聲音嘆了口氣:「您是在猶豫要不要解決那個人?就因為他是創世神的眷族?」

「不。」赫里斯塔立馬否認了。

確實,她不是猶豫要不要解決格瑞什麼的。

而是別的什麼事情。

赫里斯塔想著的,是傳送的那一瞬聽到的聲音。

那個聲音很熟悉……

但是她不敢去確認。

因為創世神明明死了——

她親眼看到的。

比起創世神的事情,眼前的這場1v1她壓根就沒有放在心裡。

「恕我直言,您現在的心思不該在別處,而是在這場比賽上。」

「我也知道您輕而易舉地就可以獲得比賽的勝利,但也請您認真地對待比賽。」

「這可是創世神為您而改變的遊戲規則。」

赫里斯塔聽到了「創世神」二字,眼底泛起幾分悲傷,抬起的手也垂下。

金光築成的牌形也慢慢消散。

「七神使們,也都在看著您。」

赫里斯塔垂眸,掩去了一些情緒。

格瑞不說話。

赫里斯塔也不說話。

兩人像是石柱站在那裡。

良久,赫里斯塔緩緩轉過來,看著格瑞。

她薄唇微啟,聲音發到一半,兩人之間的上空出現一團黑色的洞。

長長的鎖鏈從中冒出,隨即,看到的便是銀爵。

赫里斯塔皺眉。

隨隨便便就進入別人的比賽中,這個人把比賽當做什麼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