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裡面傳來卡擦一聲,蘇韜推門而入,呂詩淼用毛巾揉搓著頭髮,問道:「剛才是誰?」

2020-11-11By 0 Comments

呂詩淼又不傻,儘管隔著一段距離,但她肯定聽出了康子東的聲音。

「康子東,你的追求者!」蘇韜酸溜溜地說道。

呂詩淼嘴角也露出了苦笑,「唉,我真的很怕見到他。」

「是覺得他心理扭曲了嗎?」蘇韜揣測道。

呂詩淼點了點頭,道:「剛和喬波結婚那會兒,我總感覺有人跟蹤我。後來有一次突然發現,那人就是康子東。這也是我不大願意回到白鶴市的原因。」

「沒辦法,誰讓你太迷人了。」 異世醫女 蘇韜淡淡笑道。

「你是怎麼讓他離開的?」呂詩淼蹙眉問道。

「看過動物世界里,雄性動物如何追求雌性動物嗎?赤膊對戰,誰贏了,誰就有機會。」蘇韜打了個比方,輕鬆道。

「你和他動手了?」呂詩淼無奈苦笑,「他的報復心理很強,肯定會來找你麻煩。」

蘇韜搖頭,沉聲道:「為了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敢得罪。」

呂詩淼複雜地看了一眼蘇韜,低下頭嘆氣道:「肉麻!」

見蘇韜賴著死活不走,呂詩淼也是沒有辦法,尤其是剛才康子東來過,呂詩淼心裡有點惴惴,若是康子東再來的話,那自己又該如何應對呢?

「我去洗個澡,十分鐘就好!」蘇韜朝呂詩淼笑了笑,就往衛生間跑去。

外面發出嘭嘭的爆炸聲,呂詩淼穿著寬鬆的睡衣,走到窗戶邊,漫天絢麗的煙花,在黑暗的天際,編織了一簇簇璀璨的花火,五顏六色的彩光,點綴著原本略顯單調的星空,宛如在黑幕上用彩筆勾畫,形成壯觀綺麗的視覺衝擊。、

呂詩淼享受此刻的平靜,回到了自己長大的城市,見到了那麼多夥伴,身邊還有一個讓自己動心的男人相伴,這種滋味難以言喻,自己是嗅到了幸福的味道嗎?

那是與喬波結婚多年,未曾品嘗過的愜意。

不知何時,腰間一暖,強有力地臂彎,環繞在自己的小腹,她下意識地回頭,望見蘇韜那張俊朗的面龐,眼中滿是溫柔與善意。

「謝謝你陪我回來過年!」呂詩淼淡淡笑道,雙手搭在蘇韜的胳膊上,感受著他肌膚傳來的溫度。

「誰讓你如此叫人心疼!」蘇韜面頰貼著呂詩淼的粉面,輕聲嘆氣道。

呂詩淼緩緩轉過身,輕輕地抱住了蘇韜,主動送上了水潤的紅唇,蘇韜手掌下滑,托住了她豐潤挺翹的臀部,讓她雙腿環繞,坐在自己的腰間,窗外的煙火繽紛不絕,兩人的情感火花,綻放出一朵朵小花,感情在這種溫暖的氛圍中升級。

「記住,你永遠是我的小情人,只要我需要你,你必須給我出現。」呂詩淼感覺自己身上被熱浪侵襲,氣息紊亂,斷續地說道。

「你不僅是我的情人,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蘇韜咬著呂詩淼的耳垂,「你想跑,也跑不了!」

他知道,江淮醫院的院花,從此刻徹底地淪落,永遠佔據內心的一角。

呂詩淼沒有在最好的年華,遇到蘇韜,但細細品味,殘缺如她,很美。 愛一個人有千萬種理由,蘇韜愛上了呂詩淼,或許從那次擦肩而過,就在心底種了一棵小芽。

在世俗的眼中,姐弟戀是不靠譜的,何況呂詩淼還曾經有過婚姻,所以絕大多數人,看待蘇韜和呂詩淼的情感,會帶有一種偏見,認為這是一種略有些畸形的情感。

但事實上,蘇韜與呂詩淼的感情,是一種必然。

雖然呂詩淼學的是西醫,但她對醫生這個職業有著崇高的敬意。在蘇韜生活的圈子中,唯有呂詩淼能夠給蘇韜帶來一種共鳴,蘇韜在心底將呂詩淼看成了同道中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尤其是當知道,呂詩淼的生活並不幸福,尤其還有一個噁心的公公,站在一旁虎視眈眈,所以蘇韜才會忍不住去靠近呂詩淼。

重生山水人家 每個階段的女人,都有自己的美妙動人之處,少女的青澀,少婦的嫵媚,那會刺激男性心底的衝動。

醫王大賽的那次戳破窗戶紙,是兩人朝夕相處,摩擦出火花后的必然結果。

蘇韜是一個有缺陷的人,他喜歡很多美好的事物,內心充滿著自由的屬性,這就決定了他喜歡呂詩淼、喜歡蔡妍、喜歡薇拉、喜歡晏靜,這些不同風格的女人。

博愛,但並非濫愛。

所有的感情都是水到渠成,在積累中達到峰值,突然爆發、宣洩。

呂詩淼對自己的意義很重要,她是自己喜歡的女人,還是讓他破了處男身份的女人。

與第一次的緊張相比,蘇韜變成了老司機,他駕駛著越野車,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肆意地狂奔。周圍有野馬相隨,蘇韜用力地踩著油門,越野車呼嘯而過,群馬嘶鳴,奮蹄衝鋒!

蘇韜覺得跨過了萬水千山,呂詩淼覺得自己成了水,成了泥沙,被洶湧的潮水裹挾,捲入大江大湖,融化在了廣闊無垠的世界里……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平靜下來。呂詩淼將頭埋在蘇韜的胸口,低聲道:「終於遂了你的心意了吧?」

蘇韜得意地笑出聲,很快嚴肅地說道:「你不會覺得我跟著你來白鶴市,就是為了那啥吧?」

呂詩淼沒好氣道:「不然呢,難道你還有什麼遠大的計劃?」

蘇韜覺得氛圍不錯,時機也對,就將岐黃慈善基金的計劃,與呂詩淼和盤托出,「新中醫聯盟成立了個岐黃慈善基金,準備援助兒童福利院及敬老院。你說自己回兒童福利院過年,我也就琢磨著,陪你過來看看,順便做個調研。」

呂詩淼抬起面頰,露出疑惑之色,「真的?」

蘇韜沒好氣地嘆了口氣,暗忖自己也不是那種嘴裡隨便跑火車的人啊,「我現在跟你吹這個牛皮,圖什麼呢?」

呂詩淼暗忖蘇韜的確沒必要忽悠自己,畢竟自己剛剛已經被他啃得乾乾淨淨,「兒童福利院的確很少受到慈善事業的關注,因為這是個沒法獲得足夠收益的項目。親貝集團也是三年前,才開始援助白鶴市兒童福利院,而且資金並不是很多,每年也就十萬左右的捐助金。」

十萬?蘇韜愣住了,原本以為親貝集團,對白鶴市兒童福利院的捐助,至少得達到百萬以上。

呂詩淼深吸一口氣,繼續道:「如果你真的想做這個類型的慈善活動,那你得做好準備,這可是個無底洞!」

面對無底洞,誰也不會願意,過多地投資。這也是為何貝旭青可以主動買單,為福利院的團圓飯花費一兩萬,但也不會願意將更多的錢砸在永無止境,卻看不到未來的項目上,對於商人而言,既然是投資,那就一定要看到等值或者超出性價比的收益。

捐助兒童福利院一定的資金,只是為了借公益慈善活動的名義,提升品牌的形象,錢多錢少,就在其次了。

蘇韜搖了搖頭,伸手在呂詩淼的鼻尖點了點,道:「不是我做好準備,而是我希望你能做好準備!」

「我?」呂詩淼有點茫然。

蘇韜輕聲笑道:「你是江淮醫院的兒科主任,對小朋友充滿了愛心,是岐黃慈善最好的執行候選人。」

呂詩淼終於明白蘇韜的意思,原來他打了這麼一層主意,想讓自己執行岐黃慈善的事務。

與宋思辰之前溝通岐黃慈善的過程中,蘇韜曾經提過,一定要物色一個合適的人選。畢竟岐黃慈善,現在賬戶上已經有接近六千萬,這不是一筆小數目,需要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宋思辰讓蘇韜決定此事,蘇韜用自己的實力拉到了捐助,他有決定權。

蘇韜很早就覺得呂詩淼是個合適的人選,如今得到時機成熟,與她和盤說出。

呂詩淼有點猶豫,畢竟她是江淮醫院的兒科主任,這是一份穩定的工作,如果去岐黃慈善工作,那無疑得放棄這份工作,呂詩淼非常為難。

「你想清楚了,告訴我吧。」蘇韜知道呂詩淼需要時間考慮。

呂詩淼嘆了口氣,「這可是一個超乎尋常的誘惑!」

江淮醫院兒科主任,儘管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也是呂詩淼喜歡的職業,但比起岐黃慈善的宏偉的藍圖,及遠大的目標,顯得太過渺小了。

呂詩淼現在的工作是可以一眼就望到頭的,從兒科主任繼續往上走,等到五六十歲退休的時候,成為三甲醫院的院長,已經是最順利的結果。她之所以選擇兒科,是想用自己的醫術,幫助更多的兒童,但即使她的醫術精湛,擁有一個很好的團隊,一生能治好的病人也是可以數的過來。

但如果自己加入岐黃慈善,每一次援助,都會讓無數的孤兒受益,尤其是呂詩淼來自於孤兒院,她知道這種援助,對福利院而言,猶如久旱甘露,雪中送炭。

……

酒店外,康子東坐在車內,打開車窗,直到酒醒來之後,才不甘地發動轎車。他現在所住的地方,位於白鶴市最好的地段,房價炒到了兩萬多一平,是一間上下兩層加起來有兩百多平米的複式樓。

他現在有事業、有名望,有車子、有房子,唯一欠缺的是一個女票。

康子東也曾經試圖尋找過其他女人,甚至那種在外貌上有八九成相似的女人,但始終取代不了呂詩淼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和地位。呂詩淼從小都很文靜,當別人打鬧的時候,她會選擇默默地站在一旁,捧著破舊的書本,每次與她目光交匯,會有一種淡淡的溫暖,她是這群人中的公主。

康子東進入浴室沖了個冷水澡,刺骨的寒冷讓他徹底冷靜下來,他突然意識到今天的行為很魯莽和衝動,如同一隻未經馴化的野獸,到處橫衝直撞,這樣不僅無法讓呂詩淼改變心意,反而會讓她更加漠視自己。

至於蘇韜,康子東只是暫時忍他,總有一天,會把今晚受到的侮辱,全部悉數返還。

康子東從浴室走出,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十點左右,深吸了口氣,開始給一些重要的人,撥打拜年電話。

康子東的交友範圍很廣,基本白鶴市每個系統的都有熟人,江湖上黑白兩道都知道有東哥這個人物。

如果換做平時,他只要打個電話,就足以讓蘇韜跪著從白鶴市滾開,但今天是大年三十,再弄些打打殺殺的事情,未免有些不妥。

大約半個小時,康子東打完了一系列的電話,最終撥通貝旭青的電話。

「貝董,你好,我是小康,祝你春節快樂!」康子東盡量保持語氣特別激情地說道。

「是小康啊,今晚的聚餐搞得不錯,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再邀請我。」貝旭青溫和地笑道,「另外,今晚陪我一起吃飯的小媛,她雖然是個啞巴,但挺可愛的。今年春節,我那幾個孩子都不在身邊,一個人孤零零的,要不你明天安排一下,讓小媛來陪我過節吧。」

康子東微微一怔,對貝旭青的要求感到意外,困惑道:「明天嗎?」

「嗯,明天一早十點左右,我會安排司機去福利院接她,你先幫我安排好吧。」貝旭青想了想補充道,「明年親貝集團考慮加大對福利院的捐助,翻一倍,提升到二十萬!」

康子東知道貝旭青這是為了讓自己辦事,所以才有意提高了金額,對於福利院而言,這也是一件好事,只是可惜小媛那個小女孩了。或許小媛是呂詩淼認領的義女的緣故,康子東經常從小媛的身上能夠看到呂詩淼小時候的樣子,這是個安靜、聰明的小女孩。

「貝董,你放心吧,我一定給你安排好。」康子東笑著說道,「相信小媛也一定很開心,在您那渡過快樂的一天。」、

貝旭青暗忖康子東雖然文化素質不高,但執行力強,所以對他才會這麼重用。

掛斷了康子東的電話,貝旭青從書架上取過相冊,翻看第一頁,上面有八張照片,人物全部都不相同,均是一水的五到八歲的女童。

貝旭青戴上了老花眼鏡,用舌頭舔了舔手指,慢慢地翻開一頁,兩頁,欣賞著一幅幅動人的作品。 蘇韜在燒烤攤買了一些烤串,然後在二十四小時超市買了啤酒。江清寒吃了幾個羊肉串,打開易拉罐的鋁扣,道:「這麼晚吃東西,還是燒烤,是不是不健康?」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人活著,偶爾也要放縱一下。」

江清寒掃了一眼蘇韜,這傢伙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但基本沒去碰桌上的烤串,於是主動夾了個烤雞腿,遞給了蘇韜,「嘴上一套,心裡一套。」

蘇韜暗忖江清寒不愧是辦案高手,對自己的心理研究得很細,撕了一塊雞肉放在嘴中拒絕,雖然明知這燒烤是萬惡之源,屬於各種疾病的根源,但還是難免暗贊了一下,肉香混合著孜然粉的味道,讓人食慾大增。

蘇韜吃了幾口,放下筷子,望著江清寒認真地對付著食物,笑道:「師父,你總是這麼生活,難道不覺得累嗎?」

「已經習慣了!」江清寒用紙巾擦拭了一下嘴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你是大夫,以救死扶傷為己任,我是警察,以懲惡鋤奸為道義,雖然很多時候會覺得疲憊,但給更多的時候,會很享受這種樂趣。」

「有件事,我想了想,還是得提醒你。」蘇韜猶豫許久,「徐瑞,不是個好男人。」

江清寒微微一愣,咯咯地笑道:「我知道,那天是他讓手下,戳了你的四個輪胎吧?」

蘇韜愕然,苦笑道:「沒想到你已經知道了!」

江清寒眨了眨眼睛,從容地說道:「千萬不要低估我的智慧,徐瑞是什麼樣的人,我豈能不知?那天見你和燕莎態度有些反常,我後來就查了一下,這算不上一件難事!」

蘇韜對著江清寒心悅誠服地比了個大拇指,「刑警之花,並非浪得虛名!」

江清寒也對蘇韜豎起拇指,讚歎道:「你也不錯,配得上年輕神醫的稱號,如果不是你有自己的事業,我或許會考慮特聘你成為法醫,這樣我們刑警隊的實力又得增強了。」

蘇韜連忙擺手,笑道:「那還是算了吧,法醫可不是個好職業!」

「為什麼這麼說?」江清寒蹙眉,略有點不高興。

法醫的確是個受到歧視的職業,但如果沒有這個職業,世界上就會有更多的犯罪者逍遙法外。

「如果你對外報出自己的職業,我是個法醫,恐怕很多女孩會對你皺眉。當你與她牽手,與她做一些親密動作的時候,她會覺得很害怕。」蘇韜的言外之意是,法醫絕對不是一個適合泡妞職業。

「只是跟你說說而已,你也不配合一下。」江清寒倒也不否認,誰喜歡和一個整天觸摸屍體的法醫,成為男女朋友?

「雖然我不想成為法醫,不過如果你需要幫助的話,我絕對會義不容辭,免費給你出謀劃策,這樣夠義氣了吧?」蘇韜微笑回答。望著江清寒,他總覺得今晚兩人之間的對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原來江清寒並非那麼冷若冰霜,只不過是只有你與她熟悉了,與她有了共同的話題,橫亘在中間的堅冰才會消融。

……

凌晨三點,羅霄結束了常委會議,面色沉重地回到自己常住的瓊金賓館。這裡不僅是他的住處,還是他的辦公場所,省政府雖然有辦公室,但他大多數時候,會在瓊金賓館為他專門提供的套間內,處理各項公務。

套間是四室兩廳,裝修看上去不算豪華,但一套黃花梨傢具,就價值不菲,角落裡擺放著古董架,上面擺著各種精緻的小玩物,大部分都是明代之前的東西,羅霄很喜歡在這種古色古香的氛圍中辦公,這些東西若是放在省政府辦公室內,那就是給對手留下了把柄。

羅霄雖然剛剛與自己的頂頭上司省長洪軍分開,但會議開得比較匆忙,所以兩個人沒有碰頭,羅霄喝了一口秘書送過來的濃茶,給紅軍撥通了電話,「省長,對不住,事情是我沒辦好,我已經讓人通知盧剛,主動承擔責任!」

洪軍搖頭,道:「這次事情鬧得不小,單隻是一個盧剛,恐怕還難以對殷書記交代。」

羅霄咬了咬牙,沉聲道:「那就讓馬永國也背個處分?」

縣委書記和一個副縣長,對此事負責,基本可以安撫韓國方面的情緒。

洪軍嘆了口氣,「今天殷書記的話鋒,難道你沒聽明白嗎,他兩次提到了全省廳級幹部調整的事情,雖然比較隱晦,但目的很明顯,是借這件事,再次準備讓全省廳級以上的幹部,進行大幅度的調整!」

羅霄也想起了這個細節,驚訝道:「莫非你真準備任由他這麼做?」

洪軍無奈苦笑:「殷書記的性格你還不了解,他屬於那種謀定後動的人,一旦他所決定的事情,那十有八九得板上釘釘了。」

羅霄眼神中流露出失落之色,「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洪軍停頓片刻,沉聲命令道:「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也沒有必要糾纏不放。現在的問題,還得回到如何解決韓國方面的怨念。你趕緊抽調精英醫生,如果治好了樸重勛的病,韓國方面或許會不再追究之前的食物中毒事件!這樣負面影響也會將至最低!」

羅霄也是滿臉無奈,省保健局的專家已經悉數出動,對樸重勛的病依然是束手無策,洪軍現在的命令,讓他實在沒有信心完成。不過,在官場之中,切記不能直接否決上司的命令,羅霄沉聲道:「請你放心,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妥善彌補此事的。」

這一次的交鋒,洪軍和殷開朗暗中的碰撞,基本上已經有了結果,省委書記方面成功破局,省長方面則損兵折將,而且這屁股暫時還沒有妥善的辦法擦乾淨。

……

第二天清早,狄世元坐著市衛生局那輛服役了多年的本田車,來到了縣人民醫院,他先組織會議,了解了樸重勛和崔寶珠的病情,會議結束之後,找到了還沒有離開的蘇韜。

縣醫院的院長辦公室,現在已經成為市領導的臨時辦工場所,蘇韜見到狄世元,無奈嘆了口氣,心知肚明,這狄世元又是來充當說客的,杜平肯定是跟章平建議,讓狄世元出馬來說服自己治療樸重勛和崔寶珠的病。

「昨天晚上,省委特別召開了常委會議,討論SG財閥在漢州中毒,繼承人至今昏迷不醒的事件。此事雖然暫時被壓著,但如果解決不了,將會擴大成為國際事端,影響面太廣。」左右無人,只有狄世元,他捧著茶杯,茶杯的霧氣讓眼鏡鏡片模糊,他隨手將眼鏡摘下,望著蘇韜的目光特別真誠,「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這次還請你站在國家大義上,治療樸重勛和崔寶珠。」

蘇韜嘆了口氣,也是特別誠懇地說道:「樸重勛的病情比較複雜,已經不是簡單的醫學問題。」

狄世元點了點頭,笑道:「我能理解,否則也不會讓王國鋒和金崇鶴,這兩個號稱華夏和韓國第一的天才醫生都沒有辦法解決。」

蘇韜笑了笑,搖頭不作回應,狄世元是個高明的垂釣者,你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計,誤食了魚餌。

狄世元停頓片刻,嘆氣道:「這次我來請你出手,不僅是省里領導關注,而且韓國那邊也安排人向我們請援!」

蘇韜有點意外,「我的名氣難道這麼大了?」

狄世元哈哈大笑,「你曾經在餘杭市在金崇鶴的面前,展示過你的醫術,所以他向樸重勛的母親申彩依女士推薦了你。」

沒想到是這個傢伙!蘇韜對金崇鶴那個笑面虎,並沒有太多好感,這傢伙肯定知道,如果解了樸重勛和崔寶珠兩人的降頭術,將會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狄世元見蘇韜表情陰晴不定,無奈道:「現在你已經是被逼上梁山了。申彩依是直接向大使館請求援助,所以讓你給兩人之病,這是自上而下的,嚴格意義上,這是個無法推卸的政治任務。」

蘇韜無奈苦笑,「我能拒絕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