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褚凌宸已經給了她官身,可她在褚凌宸面前的時候,還是自稱為奴才。

2020-11-01By 0 Comments

她也是在通過這種方式告訴褚凌宸,她心中的想法。

褚凌宸聞言,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勾唇一笑。

這個笑容頗有些顛倒眾生的味道。

可看在了花虞的眼中,卻只覺危險。

「不是只做朕的奴才嗎?還不過來。」褚凌宸坐下了之後,瞧著她還不動,便挑眉看她。

花虞猛地回過了神來,忙不跌應了一句。

「布菜。」褚凌宸坐下,手中拿了銀筷,瞭了瞭眼皮,示意她動手。

「是。」

這些日子她在褚凌宸身邊,也摸清楚了這個主子的習慣。

對於他想吃什麼,喜歡什麼,也是瞭然於心的。

有時候甚至不用褚凌宸做些什麼,她便能夠將他想吃的菜,夾入碟中。

今日也是一樣的。

一主一仆很是默契。

劉衡在後面看著,很是欣慰。

說實在的,花虞做這些個事情,可比之前的那些個小廝要做得好多了。

分明看得出褚凌宸用飯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甚至還會多吃一點。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他越看這兩個人,越覺得滿意。

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古怪非常! 哪有用一種新婚小夫妻的眼神看著一對主僕的?

更別說,花虞還是個太監了!

然而,就在劉衡還在為褚凌宸感覺到高興的時候,卻見褚凌宸忽地伸出手,抓住了花虞那隻布菜的手。

這一下子,他們誰都沒有想到。

花虞自己都愣住了。

「皇上?」她試探性地問了一句,這變態又是發什麼瘋了?

「為什麼戴這個?」褚凌宸眯了眯眼,意有所指地看向了她的手。

花虞不是左撇子,用來布菜的手,肯定就是右手了。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右手就戴上了這麼一個黑色手套。

之前褚凌宸也有看見過好幾次,只是都沒有太在意。

今日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看著她的右手在自己的眼前來回晃動,他便忍不住抓住了這隻手。

花虞沒想到,他竟是會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有那麼一瞬,她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變得犀利,甚至帶了一些肅殺之氣。

只是很短暫的一瞬,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可褚凌宸,卻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他墨瞳微沉,抬眼深深地看著花虞。

這手套下面,是隱藏了什麼秘密嗎?

氣氛一時間有些僵硬,兩個人,一坐一站,竟是形成了一種古怪的對峙之勢。

只有花虞清楚,她之所有這麼掩蓋自己的右手,其實是因為她的右手虎口處,有一個胎記。

胎記是一個嬌艷欲飛的紅色蝴蝶。

她之前查過了原花虞的屍體,原本的花虞,是沒有這個胎記的。

而這個胎記與生俱來,此前她還是葉羽的時候,幾乎沒怎麼掩飾過。

她不確定是不是會有人記得,回到京城來,面對了這麼多從前熟悉的人,只能夠選擇將手上的胎記給隱藏起來。

沒想到今日褚凌宸卻忽然問到了……

「回皇上的話,奴才這隻手,此前受過傷,留下了疤,看著實在是不妥。」她反應也說得上是迅速了。

只短暫的頓了一瞬之後,便給出了這樣一個回答。

她既是用了花虞的身份,自然想過這些問題。

只是褚凌宸在這樣一個她沒有預料到的場合,問出了這一句話來,她也是有些驚訝的。

「你醫術如此高超,不能恢復手上的傷疤嗎?」褚凌宸聞言,微微挑眉,那深海一樣的墨瞳中,蘊含著深意。

不過抓著花虞右手的手,到底還是鬆開了。

「皇上,奴才雖是會醫術,卻也不是大羅神仙,有些事情,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花虞低頭,態度很是恭敬。

眼眸掩在了暗處,閃爍不停。

「原是如此——」褚凌宸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抬手,叩了一下桌面,道:

「繼續吧。」

花虞緩了一口氣,隨後輕聲應道:「是。」

這一茬,似乎就這麼平靜無波的過去了。

只是之後花虞在褚凌宸身邊貼身伺候的時候,都能夠感受得到,他的視線總是會若有似無地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佯裝不知,心中卻更加警惕。

手上的胎記僅在她蘇醒后第一日,沒有遮掩,之後她反應了過來之後,都下意識地將胎記藏了起來。 琳達對著穆七離開的背影神秘一笑,小姐,就等著塵少爺給你的驚喜吧,今晚的表白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穆塵看著穆七長大,在他心裡穆七就像是小妹妹一樣,他寵著她護著她,以前也不敢奢求太多。

經歷兩次生死離別他幡然醒悟,不管能不能成功,自己一定要把握住機會,至少讓她明白自己是愛她的。

分明是從小看著長大的人,他應該比誰都要熟悉穆七,心裡卻是緊張不已。

已經在樓頂上布置好了一切,還特地按照琳達的吩咐去洗漱乾淨,打扮得風度翩翩,要給穆七留下一個很好的印象。

當他登上頂樓準備迎接穆七的到來,卻發現自己精心布置好的一切……

誰來告訴他,顧安楠是怎麼闖入頂樓的!!!

落宅的雙身少女 顧安楠就是顧柒二號,一隻大猴子生了一隻小猴子,這次走得匆忙沒有帶上唐茗,她一個人的時候就會無聊,這一無聊嘛就躥上跳下。

穆塵給穆七準備好的薔薇地毯,心形蠟燭,燭光晚餐等等唯美浪漫的布置。

顧安楠拿著他的蠟燭在那拍照,穆塵上來的時候還聽到她在給顧錦打電話。

「姐,我發現樓頂上被布置得好漂亮,你快帶小怪物上來我給他拍照。」

一轉頭看到穆塵面色陰沉的站在那裡,對穆塵陰沉沉的性格她早就習慣,也見怪不怪的了。

「誒,你也來了。」顧安楠吃著他給穆七準備的點心,拍著他給穆七準備的場景,還好意思問你來了。

換成任何一個人這個時候肯定暴走了,也就穆塵沉著冷靜,忍著要掐死顧安楠的衝動。

「塵哥哥,琳達說你找我有事?」穆七探出一個小腦袋。

穆塵背後藏著一束花,本來是想要等穆七來了給她表白的,哪知道現在還有個顧安楠。

三姐妹中顧安楠的脾氣是最活潑不定的,自己給穆七表白她一定會打岔,況且他也不好意思。

「我……」本就不善言辭的穆塵此刻完全不知道怎麼解釋。

「小七,你快來看,這裡有好多吃的,布置得很浪漫呢。」顧安楠對她招手,「我已經叫了姐姐也過來。」

穆七乖乖走過來,剛想要說些什麼,突然發現穆塵背後藏著那束漂亮的白玫瑰。

「塵哥哥,這是送給我的嗎?」

顧安楠彷彿嗅到了一絲絲姦情的味道,燭光晚餐,各種浪漫的布置,又是鮮花。

她丟下手中的刀叉走來,好像有些明白了,以一種偵探的眼光打量著穆塵。

「是……我,我打算……」穆塵在兩姐妹兩人的目光注視下吞吞吐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在外面他是雷厲風行的人,可是感情上他就像是一張純白的紙,還沒有經過任何污染。

越是喜歡,越是緊張,此刻越是手足無措。

穆七眼睛一亮,「塵哥哥,我知道了……」

穆塵緊張得咽了咽唾沫,也罷,被猜到就被猜到吧,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也沒有餘地了!

「小七,你已經知道了那我就不瞞你了,其實我特地準備這些,就是為了……」

「為了慶祝我身體康復對不對?」穆七一副得意的樣子,兩隻大眼睛放著光,看,我猜對了吧?

穆塵無語,這個小傻瓜,他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終於鬆了一口氣。

「對,難得你這次恢復得這麼好。」穆塵借著她找出來的借口繼續說下去。

「塵哥哥,你有心了。」穆七從他手中接過白玫瑰,「我很喜歡。」

顧錦抱著司錦諾上來,「難得穆塵大哥這麼有心,我們都忘記給小七開一個party了。」

「沒關係的姐姐,你們能陪著我,我就已經很開心了,難得塵哥哥準備了這麼多吃的,我們一起吃吧。」

從來不讓穆七飲酒的穆塵,今天也難得讓穆七喝了一點小酒,幾姐妹瘋成一塊。

穆塵看著穆七臉上的笑容,或許這樣的結局也不錯,只要她能開開心心的就好。

趁著姐妹打鬧,司厲霆低聲道:「我要是沒猜錯,你準備的這些不像是慶祝她康復,反倒像是表白。」

鑑寶女王 「你看出來了。」

「你看她的眼神不像是兄妹。」

司厲霆也是男人,從一開始穆塵想要用顧錦的心臟換給穆七他就知道,這個男人愛穆七入骨。

「想要將她當成妹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她多了一些其它情愫在裡面。」

「既然喜歡就該大膽的追求,畏畏縮縮倒是不像你的風格。」

兩個男人惺惺相惜,在國內的時候司厲霆就挺喜歡和穆塵聊天,兩人很多地方都有相似之處。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穆塵苦笑,「若她是顧錦,我還好追求,偏偏她是穆七,我們從小一起生活,在她心裡只是將我當成哥哥,太過冒然的表白,要是失敗,連現在的關係也無法維繫。」

「對女人,該霸道就該霸道。」司厲霆一副過來人的模樣給他傳授經驗。

當年他和顧錦的情路也不好走,哪怕顧錦和唐茗不是真的夫妻,他還不是用霸道的方式將顧錦給搶了過來。

正因為穆七有心臟病的緣故,從小穆塵就十分遷就穆七,反到是投鼠忌器畏手畏腳。

「等你們都走了再來吧。」穆塵嘆了口氣。

幾姐妹鬧了大半夜這才分開,司厲霆送顧錦回房,安楠攀著穆七的肩膀,一副痞里痞氣的樣子。

「小七,等下一次我帶你去酒吧玩,給你找十個八個英俊的男人。」

穆塵剛走到穆七身邊就聽到這麼不靠譜的一句話,果然司厲霆不喜歡顧安楠不是沒有道理的。

「七兒,你醉了,我送你回房。」

穆七的酒量不如她們,現在已經迷迷糊糊,見穆塵過來,主動伸開了手,「塵哥哥,抱。」

從小到大兩人都是這麼相處的,她也從未覺得有什麼奇怪的敵方。

穆塵將她抱起,穆七軟軟的趴在他的肩頭,這個寬闊的肩膀是她一直以來所依靠的。

顧安楠看著顧錦和穆七都被接走,她一個人喝著悶酒,怎麼就自己一個人呢?

「來,大月亮,我敬你一杯,就剩你我了。」

還是顧南滄搶過她的酒杯,「還喝什麼,人都走光了,我送你回房。」

「哥,就剩我們兩隻單身狗了,要不你陪我喝?」

「沒半點女孩子的樣子,你學學姐妹的溫柔,像你這樣的熊孩子是嫁不出去的。」顧南滄埋怨道。

「哼,我要是熊孩子,那媽咪就是熊大,她都有爹地這樣優秀的男人喜歡和疼愛,我一定也能找到我的真命天子。」

顧南滄扯不過她,其實顧安楠這種性格挺好,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也要更堅強一些。

「好了,別喝了,哥哥送你。」

顧安楠將頭埋在他胸口,「嗚嗚,還是哥哥好,哥,你這麼好,以後我一定給你找個好嫂子,你喜歡什麼樣的?」

說起來顧南滄從前動心的就是顧錦,雖說沒有見過面,他倒是挺喜歡顧錦,現在想來這不是愛情,更多是親情吧。

喜歡的類型,他自己都不知道。

見他沒回答,顧安楠繼續道:「我知道了,你們男人一定都喜歡膚白貌美大長腿,你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肯定給你找個又美身材又好的。」

顧南滄哭笑不得,沒有理會,很快顧安楠就在他懷中睡著了。

一路上穆七都是嘰里咕嚕的說著酒話,大多都是喜歡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之類的。

穆塵將她放下,輕手輕腳給她脫鞋,又從洗手間拿來熱毛巾給她擦拭。突然穆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塵哥哥……」 當時她在褚凌宸面前蘇醒過來的時候,場面太混亂了。

此時回憶起來,也不知道褚凌宸是否有注意到她手上的胎記。

花虞心裡有些不安。

不過接下來褚凌宸的表現卻很是平淡,他再也沒有問過關於花虞右手的問題。

只當這個事情揭過了。

她也就姑且壓下了自己心頭的疑慮。

……

晚上,錦心殿內燈火通明。

「皇上,參茶。」花虞端著一盞經心熬制的參茶,推門走了進來。

褚凌宸的腿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修養,其實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不過花虞還是很盡心地在給他調養身體。

只是醫者都清楚,這葯吃多了,對人的身體不一定好。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她便換了一種形式,改成了給褚凌宸熬制各種各樣的茶。

今天的茶,也是她耐心熬煮了幾個時辰,用了十幾種珍貴藥材做成的。

其中最為主要的,是一顆千年老參。

「嗯。」她一進來,褚凌宸便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接過了她手中的茶盞。

他撥開茶蓋,便能夠看到裡面澄澈的茶湯,清可見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