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要說朱姑娘這裏有兩位,但送過吃的給雲出海的只有朱明琇一個,見朱明琇在場,那廚子指着她道:“就是她身邊的丫鬟送來的。”

2020-11-06By 0 Comments

朱明琇怒道:“你胡說!”她是送過宵夜,但那次之後就沒再做了,怎麼會又送。分明有人誣陷她。

“哦,你給二皇子送過宵夜啊,怎麼沒見你對我這麼好。”朱明玉道。

聞言,朱明琇臉色有些臊,這件事她她自然不會跟朱明玉說,但沒想到被那廚子說了出來,簡直氣死人了。

雲出海讓那廚子下去,倒是信了幾分廚子的話,這會兒他又懷疑起了朱明琇,怎麼巧他在小花園她就過去了。送自己回來後還沒走,喝過湯後又跟自己一起暈了,這未免太巧了吧。他可是記得朱明琇曾經動過引誘自己的念頭,不然大半夜穿那麼少送宵夜來是有病嗎?

見雲出海也看着自己。朱明琇連忙道:“殿下,你相信我,我絕對沒有下藥,那湯根本不是我讓人送的。”

雲出海沒說話。

朱明琇決心破釜沉舟,於是站起來道:“既然你們都不信我,那我只有一死以證清白了!”說着便朝牆上撞去。

“你不要做傻事!”雲羅忙道。

朱明琇當然不想死。不過是嚇唬下衆人,但她覺得自己離牆壁已經很近了都沒人過來拉自己也有些害怕了,這一下撞上,不撞死估計也會頭破血流了。

就在她差一點撞上的時候,突然膝蓋一麻,腳下不穩就往旁邊倒了過去,雖然沒磕到牆,不過頭撞倒了旁邊的椅子。那椅子可是黃花梨木的,材質那是實打實的結實,這一下上去,朱明琇也磕得不輕,頓時有些頭暈眼花,索性一翻白眼,暈了過去。

事情到了這步,自然沒有必要再問下去,雲羅連忙讓人把朱明琇擡下去休息,朱明玉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譚涯,輕聲道:“做的好。”

雖然她沒看到譚涯怎麼出手的,但是看朱明琇倒下去的樣子就知道她是被人打中了穴道,不用想也知道是譚涯做的。

朱明玉是沒想到朱明琇會撞牆的,不過看她樣子也不像是真的要尋死覓活,譚涯這一下也夠給她個教訓了,沒事別總用自己的生命威脅別人,誰在乎啊。

雲出海自然最先離開,純屬來湊熱鬧,做陪客的雲出辰東西吃過了,還不忘叮囑朱明玉下次有新鮮花樣別忘了叫他嘗。

朱明玉笑着應了,真是沒看出來,第一次看起來脾氣不好沒耐心又毒舌的雲出辰是個吃貨,真是把他的胃哄好了,什麼都好說。

要說雲羅確實是個負責的人,跟着丫鬟去送朱明琇回去了,臨走前對朱明玉道:“這件事,既然這樣,二哥就算是不想負責也要負責,你放心,不會讓你妹妹吃虧的。”

“我信你。”

自認爲解決不錯的朱明玉心情愉悅的準備回去收拾下東西跟雲羅他們一同回去,雲出海不傻,想明白了肯定會對自己進行打擊報復,她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譚涯看着朱明玉的背影有些糟心,這就是她所謂的計劃嗎?還真是不靠譜,這可不能讓將軍知道……

正想着,譚涯一進院子就看到站在那裏的關洵。

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217 算約會吧

朱明玉也看到了關洵,十分開心的迎了上去:“你怎麼來了?”

見到她活蹦亂跳的樣子,關洵道:“小心你的手。”

不用關洵吩咐,譚涯識相的退出去,還攔下了準備進去的木棉,把院子留給了那兩個人。

“已經快好了。”朱明玉亮出自己的手給他看。

發覺朱明玉今天心情特別好,關洵問道:“什麼事這麼開心?”

“看到你開心啊,你來接我的嗎?”朱明玉肯定不會告訴關洵自己算計雲出海的事情,照關洵的意思就是她能躲則躲,沒必要跟他硬碰,但著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姓雲就高人一等啊,她可不認這套。

雖然朱明玉這話讓關洵聽着心裏很舒坦,但直覺告訴他,朱明玉肯定是做了什麼不想讓自己知道的事情,雖然他可以問譚涯,但他還是希望她能自己說出來。

關洵也不傻,他看得出來朱明玉是個看起來隨意但內心要強的性格,不喜歡麻煩別人,在之前自己不過幫過她一些,就讓她覺得有壓力了,總想要回報一下。

這個問題可以以後慢慢扭轉,反正他們會有很多時間。

關洵拿起朱明玉的手看了看,指甲已經長出了一些。

朱明玉問道:“你這麼晚來肯定是打算明天再回去的吧。”

“不急,在這裏多養幾天吧。”手上恢復的還不錯,不過關洵覺得朱明玉肋骨斷了可沒那麼容易癒合,他這次是跟建武帝批了假過來的,朱明玉什麼時候回去他就什麼時候回去。

朱明玉也沒接着問,順勢拉住關洵的手道:“那你有口福了。”

關洵小心躲開她沒長好的手指,握住了她的手,笑了笑任由她拉着自己進去。

給雲出辰和雲羅準備的醉田雞還有不少,還泡在酒缸裏,朱明玉讓廚房把剩下的處理下,準備讓關洵嚐嚐。

知道關洵來了。本來雲出辰也要來湊湊熱鬧,不過院子都沒進去就被攔下了。譚涯十分爲難又抱歉的對雲出辰道:“殿下,您也知道軍令如山,卑職若是放您進去。回頭會受軍法處置的。”

雲出辰道:“軍法是這麼用的嗎?”

跟着一起來的雲羅倒是通情達理多了,對雲出辰道:“二哥今晚請我們吃飯,九哥我們快過去吧。”

這纔算是把雲出辰帶走。

朱明玉對此一無所知,她這還是第一次跟關洵好好的吃飯。朱明玉的手不太方便,用好的手指捏着勺子吃飯。這幾天的菜都是木棉在一旁伺候幫她送到碗裏。今天關洵來了,便搶了她的差事。

雖說木棉不夠機靈,但朱明玉歡欣的表情實在是讓人無法忽略,於是也知情識趣的退了出去,不準備在屋子裏礙眼了。

不過放朱明玉單獨和關洵在一起,木棉還是有些不放心,朱明玉知道她的性子認真,怕她在外面等着,這已經是冬天了,天寒地凍的。於是強制她必須回房間去。

因爲只有兩個人在,朱明玉找到了一些約會的感覺,於是也沒客氣,讓關洵給她夾這個,夾那個的。

關洵沒有半點不耐煩,聽着朱明玉的指揮,把菜放到她的勺子上。

寵夫之嫡妻撩人 其實朱明玉就是想任性一把而已,真讓她一直指使關洵,她還擔心他吃不好呢。於是吃了幾口後朱明玉就道:“我吃飽了,你慢慢吃。不用管我了。”

看朱明玉沒吃多少,關洵道:“怎麼吃這麼少?”

“我胖了,不能多吃。”朱明玉摸了摸自己的臉道。

關洵一點沒覺得她胖,看着剛剔好刺的魚肉。夾起來直接送到朱明玉的嘴邊:“再吃點,聽話。”

他這麼服務,朱明玉怎麼好拒絕,張嘴把魚肉吃進去,邊吃邊嘟囔:“別拿我當小孩子。”聽他說話總覺得在哄孩子,真算起來。自己可不比他小。

“好,再吃一口。”關洵向來從善如流,不會在小問題上跟朱明玉較勁,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哪裏讓她覺得在哄孩子了。

其實,關洵這麼細心也都是因爲照顧阿默養成的,所以對朱明玉也不自覺用了這樣的口氣。

好在朱明玉也不是那種較真的人,既然關洵願意伺候,她也樂得享受,於是這一頓飯下來,她比平時吃的還要多。

關洵後來也發現了,不過看着朱明玉吃的很香,就忘了晚上要少吃點的事情了。

吃飽飯,朱明玉 站了起來:“不行,我的肚子要爆了。”

“我們出去走走吧。”關洵倒是自覺,直接就牽起了朱明玉的手。

西山行宮的地方不小,朱明玉想看看整個溜達一圈,於是兩人也沒去花園,而是繞着裏面走。

因爲是冬天,除了常青的樹木外花草都已經凋零了,實在沒什麼看頭,雖然有溫泉,不過朱明玉身上有傷也沒法泡。

跟朱明玉在一起倒是不擔心無話可說,她能隨便扯過一個話題就說個沒完。以往關洵是不太喜歡話多之人的,但對着朱明玉卻覺得她說什麼都很有意思。

感覺一直是自己在說,朱明玉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關洵笑笑:“不會,我想知道你之前的事情。”

每次關洵這麼笑,朱明玉就完全沒有抵抗力。

“我都說得差不多了,該你說了,我也想知道你以前的事情。”再說下去,朱明玉都怕自己把前世的事情說出來,那樣大概會嚇到他吧。

“那你想聽哪一年的?”關洵認真道。

“哪兒有人這麼問的?”朱明玉忍不住笑道,“你想告訴我什麼就說什麼,哪一年都好,比如對你影響最大的是哪一年?你最難忘的又是哪一年?你小時候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總之我都想知道。”

朱明玉覺得溝通可是很重要的,雖然她喜歡他,但也想知道他更多,不然光有好感,其他不合,早晚會崩。

聞言,關洵陷入思考中,朱明玉也沒說話,邊走邊等他說。

兩人這麼走着,迎面就遇到了雲出海。

看到二人攜手並行,雲出海道:“好雅興啊。”(。) 218 婚約

見到雲出海,朱明玉警惕起來,臉色的笑容也收了起來,不過拉着關洵的手卻沒鬆開。

不過朱明玉剛纔的好心情被雲出海打消了一半,有些泱泱不快,那個變態,跟自己真是八字不合。

關洵也沒打算鬆手,不過略微上前把朱明玉擋在身後,這纔對雲出海道:“二皇子興致也不錯。”

雲出海皮笑肉不笑的動了動嘴角,對朱明玉道:“你的頭怎麼樣了?那一下可不輕呢。”

朱明玉的頭受傷了?關洵一聽雖然有疑惑,但也沒表現出來,反而替朱明玉答道:“多謝殿下關心,她的頭並無大礙。”

“關統領怎麼又過來了?”雲出海問道,着重強調那個又字。

“這幾天我沐休。”

“你們的關係倒是不錯。”

雲出海的眼睛盯着兩人牽在一起的手上,朱明玉看到了也沒鬆開。

關洵面不改色道:“是不錯,聖上已經賜婚了,她已經是的我未婚妻了。”

聽到這個消息,朱明玉愣住了,關洵下手未免太快了吧?不過她心裏的確是高興的,這回誰還能質疑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合理。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關洵爲了讓向建武帝求這個旨意,籌謀了很久了。

“那真是恭喜了。”

知道今天關洵在,自己也是討不到便宜,雲出海也沒久留便離開了。他出來其實是想看看朱明玉所說的曼陀羅花到底有沒有,一看,還真有,這回他倒是信了幾分朱明玉的話。

等雲出海走了,關洵對朱明玉道:“外面冷。我們回去吧。”

朱明玉還在想着關洵剛纔的話:“皇上賜婚了?你怎麼開始不告訴我?”

“我接你回去聖旨就下來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關洵半點沒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不對。

朱明玉道:“那我們明天就回去。”

“不急,反正我這兩天無事,你在這裏多住幾天吧,這裏不好嗎?”關洵是有私心的,在這裏,他可以跟朱明玉一起吃飯散步。但回去後別說拉手了。就連見面還得通過恆王妃的同意,着實不方便啊。

“討厭的人,看着就煩。”朱明玉轉念想到關洵說他這兩天無事,又開心起來,這裏也不是一無是處。

送朱明玉回去後,關洵並未離開。而是要檢查一下朱明玉的腦袋。

一聽這個,朱明玉拒絕道:“不用了。你聽他的做什麼,我就是摔了一跤,磕了一下,沒事。”

朱明玉越是這麼解釋。關洵越覺得不對,伸手一摸朱明玉的後腦勺,就摸到了一個包。朱明玉呲了下牙,道:“輕點。”

說是磕的。關洵不信,他不是喜歡說教的人,不管朱明玉怎麼弄的,先給她消腫不疼最重要。

昨天晚上爲了讓朱明琇上鉤,朱明玉是親自上陣,這件事,她沒告訴木棉,只有跟他密謀的譚涯才知道,那個與朱明玉碰頭、誤導朱明琇的人就是譚涯。

本來譚涯是拒絕的,朱明玉這麼做太冒險,他提議找個侍衛扮作她的,反正黑燈瞎火,也看不清人,不過朱明玉怕朱明琇看出來,堅持自己來。

朱明玉是料到朱明琇會通風報信,也做好了捱打的準備,於是在斗篷的帽子兜裏墊了厚厚的一層,不過朱明琇那一石頭下去,朱明玉雖然沒暈,但也是真疼了。

她本來沒想告訴關洵這件事的,無非就是捱打一下,比起之前的傷要輕多了,她也不能事事指望他吧。

要是關洵準備說教自己,她是絕對會不服的。

不過關洵並沒說什麼便出去了,倒讓朱明玉有些不明白了,他這是什麼意思?

不會是去找譚涯吧?

之前朱明玉設定計劃的時候,譚涯就勸過她,說她這麼做將軍會找自己算賬的。但朱明玉沒聽,讓他放寬心,有事兒她頂着,這會兒要是因爲自己譚涯受了處罰,她可就過意不去了。

朱明玉站起來剛打開門,關洵就回來了,朱明玉差點又撞到他,還是關洵手快,扶住了她。

“你要幹什麼去?”

朱明玉反問:“那你又出去幹什麼?”

“我讓人找冰塊來,給你消腫,”關洵嘆道,“這麼個大包,你躺着就不難受嗎?”

朱明玉一聽嘿嘿一笑:“我不會側着躺啊,笨。”

關旭無奈:“還是你聰明。”

ωωω●TTKΛN●c ○

譚涯去拿冰很快就回來了,頗爲怨念的看了朱明玉一眼,他就說,瞞不住的……

關上門,朱明玉忙道:“這事兒不怪他,是我讓他不要告訴你的。”

“嗯,我知道。”關洵站在朱明玉身後,把冰放在朱明玉的腦袋上。

“你別罰他。”不然以後自己哪兒敢再用他的人。

“不罰。”

“真的?”

“真的。”

朱明玉覺得兩人的對話特別白癡,但即便是這樣的話,從關洵嘴裏說出來總覺得不像是敷衍。

像是知道朱明玉在擔心什麼,關洵接着道:“我的人就是你的人,你說他沒錯就沒錯。”

這回朱明玉是安心了,回頭對關洵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你真是太善解人意通情達理英明神武了。”

“別亂動,再敷下,”不過看着朱明玉賣乖的笑容關洵也跟着笑了,“還有什麼詞誇我嗎?”

“很多啊。”朱明玉又乖乖坐好,冰塊涼涼的,在頭上倒是挺舒服的。

接着,朱明玉又說了不少成語,直到關洵把冰塊拿下來。

在溫暖的屋子裏,冰塊已經化了不少。

放下冰塊,關洵的手有些紅了。

朱明玉摸摸他的手,道:“很涼吧?”

“還好。”這種程度他並沒覺得有什麼。

關洵擦手的功夫,木棉也過來了,不看着朱明玉睡着她不放心。

時候不早,關洵也準備回去休息了,朱明玉趁着木棉去裏屋鋪牀的時候,跑過去追上已經走到門口的關洵,踮腳拉下關洵的脖子,親了他的臉頰一下,道:“晚安。”

對於朱明玉的突然襲擊,關洵總是沒有防備,沒等他反應過來,朱明玉已經溜了。

看着她的背影,關洵笑笑。

這次先放過你了。(。) 朱玉在側 219 公道

第二天一早,雲出海就帶着人走了,等朱明玉知道的時候,朱明琇也知道了,正在房間裏尋死覓活,雖然人被救了下來,不過卻是比昨天哭得還厲害。

也難怪她這樣,雲出海走了,擺明自己不想認那天的事情,就算她知道那天晚上真的什麼事都沒有,也不會有人信。

朱明玉到的時候,看到房樑上懸着一根腰帶,朱明琇的丫鬟抱着她的腿。

“小姐,您可千萬不能做傻事啊。”

朱明琇站在椅子上邊哭便要掙脫開丫鬟:“你鬆開手,我活着也沒什麼意思了。”

朱明玉半點沒有要上千的意思,看朱明琇脖子都沒紅印,一看就是剛登上椅子就被人發現了,她最受不了朱明琇這樣了,要死就去死,搞這麼大動靜,不就是想讓人攔住她嗎?於是站在一邊沒說話。

見朱明玉沒有半點要勸自己的意思,朱明琇冷笑一聲,道:“大姐的心果然是冷的,把事情推得乾乾淨淨,你就沒有想過我嗎!”

朱明玉懶得跟她辯駁,她願意怎麼想隨便她好了。

朱明琇卻是覺得這件事都怪朱明玉,若不是她昨天和雲出海那麼說,讓他懷疑是自己下的藥設的局,雲出海也不會一氣之下不管她就走了。

“都怪你!”想到這個,朱明琇從椅子上跳下來,朝着朱明玉就撲了過去,她今天一定要出這個口氣。

朱明玉沒料到朱明琇會這麼做,本能的伸手去擋,木棉反應過來也趕緊上前護在朱明玉前面,被朱明琇抓了幾下。

昨天關洵來後,譚涯就不知道被打發到哪兒去了,今天跟着的是另外一個護衛,他本是站在門口的,見狀立刻就進來攔住了朱明琇。

不過朱明琇是發了瘋,對着侍衛是上手又上腳,侍衛不敢還手。怕傷到她,只能護着讓朱明玉躲到一邊。

這會兒,雲羅聽到消息也來了:“這是幹什麼,都給我住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