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見秦星河老老實實的坐回去后,趙家老祖轉身坐到了趙飛塵的位置上。

2020-11-05By 0 Comments

「恭喜趙老哥突破!」燕家老祖微微一笑。

顧小蕊眨著眼睛,扭頭看向趙家老祖。

對於她來說,小世界中的一切都是非常新奇的,特別是剛才趙家老祖剛才的出場,讓小丫頭羨慕不已。

趙家老祖發現顧小蕊在看他,不由的看了一眼,驚訝的表情和其他的修士最初見到顧小蕊時差不多。

「這位是?」趙家老祖詫異的問道。

「老爺爺好,我叫顧小蕊!我哥哥叫顧銘!」

不等燕家老祖回答,顧小蕊直接說了出來。

顧銘?

趙家老祖疑惑的看向燕家老祖。

「燕銘的本名叫顧銘,也就是世俗界中的那位!」燕家老祖解釋道。

趙家老祖微微點頭。

雖然趙家與顧銘之間有些恩怨,然而那點恩怨已經在昨日就已經化解了。

顧銘能夠拿出六品丹藥讓趙家老祖突破,單論這份豁達,就已經贏得了趙家老祖的欽佩。

「老爺爺,我請你吃薯片!」

顧小蕊拿著一袋薯片遞了過去。

這時,趙家老祖的目光卻落在了方正瑩的身上,瞬間愣住了。

「小丫頭,你過來!」

聽見趙家老祖在叫自己,方正瑩一怔,抬手指著自己問道:「你在叫我嗎?」

「對,就是你!」趙家老祖激動的說道。

重生九零:新時代 他的樣子,讓燕家老祖等人不由的疑惑起來。

方正瑩看了一眼顧小蕊后,慢慢的走過去。

「能把你的玉墜給我看一下嗎?」趙家老祖指著方正瑩脖子上的戴的玉墜問道。

方正瑩想也不想,直接摘了下來,遞給了趙家老祖。

「這個玉墜,是誰給你的?」趙家老祖拿著玉墜激動的看著方正瑩。

「這是我們方家祖傳下來的。」方正瑩說道。

「那你可知道你們祖上叫什麼?」趙家老祖問道。

方正瑩搖了搖頭,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從納戒中取出一本書,翻了起來。

「找到了,我們的祖宗叫方涯!」

方涯!

趙方涯!

趙家老祖顫抖著手,拿過方正瑩手中的家譜,竟然流下了淚水。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十分詫異。

「找到了,弟弟,哥哥終於找到了你了!」趙家老祖哭泣的說道。

「趙老哥,你的意思是說,正瑩是你弟弟趙方涯的後人?」燕家老祖問道。

對於趙家老祖的事情,燕家老祖還是非常清楚的。

「不錯!」趙家老祖點頭,「孩子,你是我們趙家的後人,沒想到我們趙家還有後人存活在世俗界。天意,一切都是天意呀!」

方正瑩有些懵,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她知道,向趙家老祖這樣的強者,根本不可能去騙她一個小丫頭的。

「先看比賽吧!一切等爭霸賽結束再說,另外你也要問一下顧銘的意見!」燕家老祖輕聲說道。

趙家老祖點點頭,將剛坐到身邊的趙飛塵再次攆走,拉著方正瑩坐在了他的身邊。

「果然是你,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顧銘,今天新仇舊怨,我們一起清算吧!」

擂台上,至尊猙獰的盯著顧銘。

顧銘搖了搖頭,「我不會殺你,但是傷你還是可以的!來吧,動手吧!」

「你還真是狂妄!夜尊呢,讓他出來,我要親手殺了他!」至尊問道。

「他在閉關,等他出關之時,就是你的死期。跟你的廢話說的太多了,你下去吧!」

顧銘說完,直接釋放出威壓,直接將至尊籠罩住。

在強大威壓的作用下,至尊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回到農家當幺女 「這不可能?」至尊不甘的吼道,額頭上滲出了汗水。

「沒什麼不可能的!下去吧,回去好好修鍊,你的對手是夜尊!」

顧銘手一揮,將至尊扇出擂台。

別的擂台還在戰鬥著,然而顧銘這裡已經結束了。

眾人根本沒看他們怎麼出手的。

這時,白可妍的戰鬥也結束。

兩人一起走向了休息區。

至尊從地上爬起來后,雙目通紅的走到顧銘面前,陰冷的說道:「顧銘,我不會放過你!」

說完,帶著不甘轉身離開。

「門主!」天屍門的弟子急忙迎了上來。

「走,回天屍門!」

至尊頭也不回的帶著天屍門弟子離開。

爭霸賽已經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了。

顧銘強大,嚴重的打擊了至尊。

他從來沒有想過,當初在他眼中只是個螻蟻的小子,竟然變得如此強大。

顧銘都如此了,那麼夜尊呢?

至尊無法想像,而且顧銘已經說的很明白,他的性命歸夜尊。

也就是說,等到夜尊出關時,也就是他與夜尊的決戰之日。

第一場比賽根本沒有什麼懸念。

趙樂人、魏珊珊、魏冰彤三人全部進入了下一場。

另外五人中,除了一個秦家弟子外,其餘是四人則是九大門派的代表。

再次抽籤之後,剩下的十名修士再次登上了擂台。

當顧銘走上擂台,看清自己的交手是誰時,眼中的神色不由一怔。

這位不是昨天的那個道姑嗎?

道姑看到顧銘時,也是一怔,不由的苦笑起來。

「沒想到會是你!」顧銘淡淡一笑。

「我也沒想到會是你,我看已經沒有再比下去必要了!」道姑苦笑。

「不打過怎麼知道你打不過我呢?」顧銘微笑的看著道姑。

道姑搖頭,「跟你打那是自取其辱,這一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比賽開始!」趙家一個長老大聲喊道。

「等一下!」

這時,旁邊擂台上秦家的弟子大聲喊道。

「你有什麼事?」趙家長老問道。

秦家弟子扭頭看向顧銘,大聲說道:「我要和他打!」

此話一出,全場安靜,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那個秦家弟子。

秦星河微微一笑,十分的滿意。

趙家長老十分為難,這種情況在以往爭霸賽中根本沒有出現過,不由的扭頭看向趙飛塵。

而趙飛塵卻看向了顧銘。

畢竟對方選擇了顧銘。

顧銘扭頭不屑的瞥了一眼那個秦家弟子,向道姑問道:「你的意見呢?」

道姑沒有回答,而是扭頭看向峨嵋派掌門,也就是她的師傅。

峨嵋派掌門掃了趙飛塵和秦星河一眼,輕聲說道:「如果兩位家主沒有意見的話,那就換一下吧!」

「我秦家自然沒有意見!」秦星河說道。

趙飛塵搖了搖頭,「那就換一下吧!」

得到三方的同意,秦家弟子躍身飛到顧銘的擂台上。

而道姑飛去了旁邊的擂台,她的對手換成了魏冰彤。

魏冰彤對著道姑微微一笑,「我不你的對手,我放棄!」

說完,直接跳下了擂台。

本來魏冰彤就已經做好了不戰的準備,卻不想秦家弟子卻選擇與顧銘一戰,白白的浪費了一個進階的機會。

當秦家弟子聽到魏冰彤直接放棄比賽時,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而道姑卻懵了,沒想到就這麼進入前五了。

今年的爭霸賽是不是太兒戲了。

道姑苦笑,傻傻的站在擂台。

「顧銘,我會把之前的恥辱,百倍的還給你!」秦家弟子盯著顧銘沉聲說道。

「你沉得你有那個機會嗎?」

顧銘淡淡的看著對方,根本沒有將對方放在眼中。

「開始!」

隨著趙家長老的話音一落,秦家弟子剛要張嘴就發現自己,口不不能言身不能動。

被禁錮了?

秦家弟子心中一沉,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早知道這樣,就不裝這個逼了。

接下來,秦家弟子就看到顧銘慢慢的走來,「你想對付我嗎?你的實力太弱了。小子,裝逼也要選擇時候,更要選對人。」

「就算你死了,你的家主也不會為你出頭!既然你這麼喜歡裝逼,那就讓你繼續裝下去吧!」

說著,顧銘手中出現一顆丹藥,微笑的看著秦家弟子說道:「這是我無聊時煉製的噬骨丹,它會不斷吞噬你的骨頭,直到啃光你全身骨頭。」

秦家弟子一聽,五官都扭曲起來,眼中滿是恐怖之色,眼珠子都要登了出來。

然而他全身禁錮,哪怕是求饒都做不到。

台下的修士們,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的打起了寒顫,這也太恨了吧!

「顧銘,你敢!」

這時,秦星河站了起來。

顧銘淡淡的瞥了秦星河一眼,冷笑道:「你說我敢不敢?秦家主,要不你下來,我陪你玩玩?」

說著,顧銘將手中的噬骨丹塞進了秦家弟子的口中。

秦家弟子後悔了,他沒想到為了在家主面前表現,竟然會葬送自己的性命。

如果直接被顧銘斬殺,那到也痛快,可是他沒想到顧銘竟然會如此狠毒。

秦家弟子終於體會到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顧銘沒有騙他,噬骨丹入嘴即化,已經向著全身蔓延,而且不停的傳來陣陣又癢又痛的感覺。

就好像萬千螞蟻在啃食他一樣。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人能夠一劍殺了他。

秦星河最終沒有下去,身為家主,他怎麼可能拉下面子呢。

他面色猙獰,眼中閃動著濃濃的殺氣。

「我們走!」

與其在這裡丟臉,還不如離開。

秦家走了,韓家和楚家自然也跟著離開。

就在秦星河準備離去的時候,顧銘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秦家主,你就這麼走了嗎?」

秦星河轉身的時候,就看到一個黑影向自己飛來。

正待他準備出手時,卻發現那個黑影竟然是剛才的那個秦家弟子。

然而那個弟子已經如同一堆爛泥一樣。

接住那名弟子后,秦星河陰森的盯著顧銘,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氣,「顧銘,你會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我只殺該殺之人。」顧銘淡淡的開口,「而你這個已經被魔化的人,就在我必殺之人的名單之中。」 「你胡說什麼?」

秦星河大怒。

他被魔化的事,除了顧銘知道之外,就只有他們秦家人了。

可是他沒想到顧銘竟然把這件事,當著各大勢力面前講出來。

「我說過的話,是不會重複的。 花間物語 今天我不殺你,洗好脖子,在秦家等著我就行了!」顧銘淡淡的瞥著秦星河。

「小子,你很狂!」

這時,秦星河身後,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冷笑道。

黑衣青年的話音落下時,身後竟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虛影,與黑衣青年長的一模一樣。

就在這時,魔水芸的聲音在顧銘的識海中傳來,「顧銘,他是修羅族,一定要將他斬殺!」

修羅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