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話音未落,就聽黃隆發出一聲慘叫,一道人影自黃煙中倒飛了出去,摔倒在沙地上的時候還向遠處彈了幾下,就跟打水漂似的。而龍勝則是握緊了自己剛纔建功的右拳,對於戰鬥黃隆這幾個人感到信心倍增。

2020-11-06By 0 Comments

“這,這是怎麼回事?”黃隆捂着半邊腫起來老高的臉頰吃驚的看着龍勝自言自語道。剛纔還一副任人宰割的魚腩樣,難道真是因爲吃了那塊黑色石頭的緣故?

見黃隆困惑不解的樣子,龍勝打心眼裏的感到解氣。當然它是不會告訴黃隆原因的,絕對不會告訴黃隆,他吃掉的那塊黑色石頭就是有能力者剋星之稱的海蘭石。當年與人類的大戰,有感於能力者的難以對付,機械皇帝派人找到了可以剋制能力者能力的海蘭石,並且存放了一些在這個物資儲備地內。而託了殺戮者的服,與殺戮者徹底融合並得以進化的龍勝如今擁有了一項新的能力,就是可以融合任何被它吃掉的物質,讓自己轉化成那種物質。也就是說,只要龍勝願意,它隨時可以將自己轉化成一塊大型海蘭石。雖然這有時間的限制,但對付那個惹人厭煩的黃隆,足夠了。

眼見黃隆吃了虧,尤其還是在處於煙狀態的時候吃了虧,這讓林默寒感到很是吃驚。對於黃隆的能力,林默寒可以說是知之甚深的。處於煙狀態的黃隆是絕對不會被實體攻擊攻擊到的,除非對手也是能力者,而且能力比黃隆更強。可眼前的龍勝,很顯然並不具備打到黃隆的條件。但現實卻是黃隆被龍勝實實在在的一拳打飛了出去。這個意外讓林默寒不得不放棄了跟韓宇等人好好聊聊的計劃,轉而開始關注龍勝,準備隨時出手救援黃隆。

吃了虧的黃隆自然不願意就此嚥下這個虧,尤其還是在自己認爲穩操勝券的時候,黃隆有些惱羞成怒。

“喝~”黃隆雙手一伸,黃煙開始向着龍勝飄了過來。就見龍勝右手名刀隨手一揮,就聽黃隆慘叫一聲,黃煙逐漸收回,當黃隆現出本尊的時候,林默寒發現黃隆手捂着右手,鮮血直流。

看到黃隆受傷,林默寒這下不能繼續袖手旁觀了,當即輕喝一聲,直奔龍勝衝了過去。而莫言則跑到了黃隆的身邊,扶着黃隆快速向己方星船跑去。那裏有急救藥箱,先把黃隆流血的傷口包紮一下再說。

“林默寒,不要被那傢伙碰到,那傢伙的身子現在很古怪,我估計跟剛纔他吃掉的那塊石頭有關。”黃隆高聲提醒林默寒道。林默寒聽到這話,當即放棄了跟龍勝接觸的打算,雙手寒氣四溢,想要直接將龍勝給凍住,限制它的行動。可龍勝對於逼近的寒氣似乎根本就不放在眼裏,就如剛纔揮劍砍傷黃隆一般,右手名刀再次一揮,就像是春雪遇上了驕陽,原本逼人的寒氣竟然霎那間煙消雲散。這個結果讓林默寒心裏一驚,似乎想到了龍勝剛纔吃下去的那塊黑色石頭到底是什麼。

“哈哈哈~你們這幫能力者,你們的末日到了!”沒有想到自己的實力如此強悍的龍勝心情極好的哈哈大笑,右手名刀一指林默寒,大聲宣佈道。

林默寒臉色凝重,不過聽到龍勝的話以後還是忍不住心中暗惱,冷笑着說道:“那可未必。”

“哼!”龍勝冷哼一聲,直奔林默寒從了過去。與擁有海蘭石的敵人交手,對林默寒來說並不陌生,但以往對付的只不過是由海蘭石製作的武器,只要小心點,不要讓海蘭石碰到自己的身體,那還是有獲勝的希望。可現在情況不同了,這個龍勝估計渾身上下都是海蘭石,自己的能力,估計對他是無效的。

想到這裏,林默寒雙手高舉過頭,凝結出一道巨大的冰柱,向着衝過來的龍勝用力的戳了過去。就見龍勝不閃不避,舉起手裏的名刀直奔刺過來的冰柱劈了下去,頓時冰柱被劈成了兩半。

“喝呀呀~~”龍勝一邊大吼一邊邁動着步子向林默寒逼近。轉眼間就到了林默寒的近前,右手刀落下,林默寒自脖頸至側腰被斜劈了一刀。

林默寒的臉上帶着驚愕,漸漸消失在了原地。龍勝見狀不屑的說道:“且~你逃得了這次,還能次次都逃掉嗎?”

話音剛落,一道陰影將龍勝籠罩,龍勝擡頭一看,一塊巨大的冰磚從天而降,奔着自己狠狠的拍了下來。

“哼!沒用的。”龍勝冷哼一聲,雙刀回鞘之後右手按在了刀柄上,做出了一個拔刀的姿勢。

“轟隆~”從天而降的冰磚被劈成了兩半,露出了藏在冰磚後面的林默寒。

※※※

就在林默寒跟龍勝戰鬥的時候,韓夢馨走到了正在準備爲黃隆治療的莫言身邊,輕聲問道:“需要幫忙嗎?”

“你能幫什麼忙?小姐,這裏很危險,你還是趕緊跟你同伴待在一起吧。”莫言頭也沒擡的隨口答道。只是當莫言回頭的時候,卻發現黃隆之前流血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而被治療的黃隆則是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正在爲他治療的韓夢馨。

“天,天使啊。”黃隆說話有點不利索的說道。

莫言看着韓夢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這回倒是跟他的名字相符,變成了莫言。

“看來林默寒遇上麻煩了。”韓宇走過來自顧自的說道。黃隆聞言看了韓宇一眼,輕輕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說道:“那個龍勝吃下了海蘭石,而海蘭石對能力者來說,是絕對致命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樣的能力,遇到海蘭石就是失效。只是我不明白,那塊海蘭石只不過拳頭大小,怎麼就讓這個龍勝變得如此強悍呢?”

“我估計跟和他融爲一體的那個殺戮者有關。”站在韓宇旁邊的一個機械人聞言說道:“那個殺戮者的身上擁有神力,而神力往往就是可以製作奇蹟的必要因素之一。韓宇,看來對付那個龍勝的事情你是幫不上忙了。”

“這話怎麼說?”韓宇有點不服氣的問道。

“如果說之前沒有融合海蘭石的龍勝對實體攻擊無效的話,那現在的龍勝對於能力攻擊也將是無效的。否則這個黃隆的黃煙不是失靈,林默寒的害冰也不會無效。想要對付現在的龍勝,唯有不是能力者的我們,而想要幹掉現在的龍勝,只有使用實體攻擊。”

“那我們也可以使用實體攻擊……”韓宇嘴硬的說道。

鐵皮打斷了韓宇的話道:“可你不要忘了,能力者是不能碰到海蘭石的,否則能力就會暫時被封印,那個時候,你們就會變成龍勝嘴邊的一盤菜。”

雖然知道鐵皮說的是實話,但這種實話還真是有點傷自尊咧。至少黃隆跟莫言就有點不能接受。黃隆斜了鐵皮一眼,問韓宇道:“你打算聽這個機械人的勸告?”

“要是鐵皮說的是正確的,那幹嘛不聽?”韓宇聞言反問道。

莫言忍不住問道:“……你就沒有一點身爲能力者的自尊嗎?”

韓宇隨即聳聳肩答道:“自尊又不能當飯吃。再說了,好良言難勸該死鬼,我可不想當個該死鬼。”

對於韓宇的回答,黃隆跟莫言不約而同的冷哼一聲,已經被治好傷的黃隆邁步向龍勝所在的方向走去,頭也不回的對韓宇說道:“我是個有自尊的能力者,這個龍勝原本是我的對手,那就應該由我來終結它。”

韓宇見狀張了張嘴,想要勸說黃隆不要蠻幹,可還沒等勸說的話出口,莫言提前說道:“不要白費力氣了,黃隆雖然平時有點不正經,但卻有一個喜歡鑽牛角尖的性格。一旦他認準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難道你就看着他去送死?”韓宇看了莫言一眼後問道。

莫言咧嘴一笑,答道:“我們是同伴,遇到不能單獨解決的敵人,當然是大傢伙併肩子上嘍。”

“嗯,你無恥樣子很有我當年的風範。” 染指冷血市長 韓宇也笑了,邁步跟着莫言一起向龍勝走去。剩下的寧平等人相互看了看,寧平、鐵皮跟了上去,林珂、韓夢馨等人則向着勇氣號跑去。 “砰~”的一聲,鐵皮被龍勝一腳踹飛……

“鐺~”的一聲,寧平的斬擊被龍勝右手名刀擋住……

“轟~”的一聲,韓宇的火球被龍勝的左手捏爆……

“吼~”的一聲,莫言的音波被龍勝的吼聲蓋過……

“呼~”的一聲,黃隆的黃煙被龍勝旋轉身體形成的大風吹散……

“嘩啦”一聲,封住龍勝雙腿的寒冰在龍勝的蠻力下破碎……

面對圍攻,龍勝依然顯得遊刃有餘,三頭六臂,海蘭石的體質讓龍勝強悍異常,面對以韓宇爲首的四名能力者的圍攻,依然絲毫不落下風。

巨大星船附近的戰鬥愈發的激烈,韓宇等人各顯神通,可面對能力免疫的龍勝,卻顯得有那麼一點無力。而鐵皮跟寧平這對非能力者,卻又沒有足夠的實力破壞全金屬身體的龍勝,雖然人數佔優,卻處在了戰鬥中的下風。

回到勇氣號的林珂等人見識到了龍勝的神勇,知道除了勇氣號的主炮以外,恐怕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擺平這個已經上半身三頭六臂,下半身卻長出了八隻腳的機械怪物。

……

“滴~滴~滴~”就在勇氣號的鐳射炮還處在充能階段的時候,龍勝身上所帶着的警報器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龍勝立刻便發現了躲在遠處意圖不軌的勇氣號。當即捨棄了圍攻它的韓宇等人,邁動八隻大腳,直奔勇氣號就衝了過來。韓宇等人見狀自然不能讓龍勝的意圖得逞,連忙各展手段的想要纏住龍勝。而龍勝就像是一頭蠻牛,對於韓宇等人的阻擾毫不理會,只是一個勁的直奔勇氣號衝去。

“轟~”的一聲,在龍勝距離勇氣號還有大約三百米的時候,勇氣號的鐳射炮發射了。在發射之前,熟悉鐳射炮的韓宇等人立刻分別拉着林默寒等人閃到了安全地帶。可就在所有人都認爲龍勝會中招的時候,龍勝卻做出了讓人意料不到的舉動,上半身與下半身竟然分離了,鐳射炮穿過了龍勝的身體,擊中了位於龍勝背後的巨大星船。

對於巨大星船,龍勝基本上已經放棄了。不過勇氣號的攻擊還是激起了龍勝的危機感。這次雖然躲過了鐳射炮的攻擊,可如果不能破壞掉那個鐳射炮,對自己終究還是一個威脅。很清楚這點的龍勝當即再次向着勇氣號奔去。

勇氣號升空,不斷的拔高,躲避龍勝的攻擊。晚到一步的龍勝勃然大怒,轉身便將自己的怒氣發泄到了韓宇等人的頭上。空中的勇氣號再次充能,可這時龍勝學聰明瞭。剛纔是韓宇等人纏着它,這回卻輪到它纏着韓宇等人了。有韓宇等人在,勇氣號的鐳射炮就遲遲不能發射。可光憑韓宇等人,又似乎拿這個龍勝沒有辦法。事情彷彿進入了一個死衚衕,變成了無解。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韓宇等人的體力開始下降,除了鐵皮之外,其他人的行動都開始變得緩慢了起來。

可光憑鐵皮一個又不是龍勝的對手。萬幸二次進化的龍勝似乎失去了神力,無法再如之前那樣可以輕易破開鐵皮的防禦,但這樣下去又不是辦法,被動挨打遲早有被打扁的時候啊。

“韓宇,試試合體技吧。”林默寒開口對韓宇說道。

“合體技?那是什麼?”韓宇納悶的問道。對於韓宇來說,合體技這三個字很是陌生,以往的經歷讓韓宇壓根就不知道能力者之間還能有合體技這種東西的存在。

見韓宇不解,林默寒顧不得跟韓宇多做解釋,當即對韓宇說道:“照我說的做。”知道這時不是說話時候的韓宇也不猶豫,連忙點頭答道:“好。”

隨着林默寒的指示,韓宇第一次與別的能力者一同施展出了只有能力者之間才能施展出的合體技。火焰與寒冰相互糾纏着直奔正在痛揍鐵皮的龍勝飛去。龍勝見狀輕蔑的一笑,像剛纔一樣伸出了左手。

“轟”的一聲,龍勝的左手沒有了。韓宇驚訝的對林默寒叫道:“林默寒,這就是合體技的威力嗎?”

“沒錯,再來一發。”林默寒大聲答道。

“好!”

……

又是一記火與冰的合體技。這回龍勝學聰明瞭見火焰與寒冰再次飛來,拿着盾牌的另一隻手當即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龍勝拿着盾牌的那隻手也沒有了。韓宇見狀大喜,衝着林默寒叫道:“林默寒,再來幾次,廢了這個混蛋!”

“好……咳~咳~咳~”林默寒剛剛答應一聲,就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韓宇連忙靠了過去,扶住林默寒問道:“怎麼了這是?”

“沒,沒事。”林默寒嘴硬的答道。

“沒事個屁!莫言,趕緊扶着林默寒去後面休息一下,這裏先交給我們。”韓宇不由分說的衝一旁的莫言叫道。莫言趕緊過來,林默寒搖頭拒絕道:“我沒事,先解決這個傢伙要緊。”

“放屁!既然已經知道了合體技有效,那我們就該利用合體技。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可你現在這幅樣子,能用合體技嗎?趕緊去休息恢復體力,我們負責拖住這傢伙。”

不管林默寒怎麼保證,韓宇還是讓莫言將林默寒給拖走了。黃隆等人也知道現在他們的唯一勝算就是韓宇跟林默寒的合體技,而在林默寒恢復之前,他們要做的就是纏住龍勝,不讓龍勝有逃走的可能。

不過龍勝很顯然沒有想過要逃走,在龍勝眼裏,合體技固然對它有威脅,但只要除掉施展合體技中的任何一個,那自己自然也就安全了。爲了達到這個目的,韓宇便成了龍勝重點關注的目標。面對龍勝的猛攻,韓宇狼狽不堪。萬幸有鐵皮捨生忘死,一次又一次的替韓宇擋住龍勝的致命一擊。

對於鐵皮這個煩人的盾牌,龍勝已經怒不可遏。在鐵皮又一次的替韓宇擋刀過後,龍勝捨棄了韓宇這個原定目標,轉而開始猛攻鐵皮。一旦龍勝將所有攻擊都集中到了鐵皮的身上,就算是鐵皮這種抗揍的角色,依然有點扛不住。

連續的斬擊終於劈開了鐵皮的身體,龍勝一矛將鐵皮的身體挑到空中,隨即雙手刀亂揮,將空中無法躲閃的鐵皮大卸八塊,身體散落一地。韓宇見狀連忙跟寧平、黃隆一起出手救援,卻沒想到龍勝就等着韓宇等人過來。

“啊!”

黃隆一聲慘叫,整個人被龍勝手中的海蘭石名刀給劈成了兩半,連句遺言都沒有來得及留下就撒手人寰。看到這一幕的莫言當即便瘋了。雖然自打甦醒過來以後莫言就時常跟黃隆鬥嘴,但真的看到黃隆斃命,對已經拿黃隆當做好友的莫言來說,真是一個莫大的打擊。

“啊~~”莫言衝到了龍勝的面前,向龍勝發出了最大功率的音波彈。可對擁有海蘭石體質的龍勝來說,莫言的音波攻擊除了讓它感覺有點吵人之外,絲毫作用也不起。

“砰”的一聲,正在嘶聲怒吼的莫言被龍勝一拳打飛,落在地上滑出去老遠,生死不明。

看着自己的同伴一死一生死難料,林默寒憤怒了,當即也顧不上休息,直奔龍勝衝了過來,而龍勝這時正在消滅散落一地的鐵皮身體。對於鐵皮,龍勝通過殺戮者留給自己的資料已經知道了殺死鐵皮的正確方法。在龍勝看來,只要徹底幹掉了鐵皮,那剩下的戰鬥將會簡單許多。

“林默寒,合體技!”韓宇見林默寒衝了過來,急忙大聲提醒道。林默寒默默的點了點頭,開始蓄力。韓宇知道林默寒這回是準備拿出最大力量了,當即也不猶豫,開始輸出自己的最大力。

就如同火龍與冰凰現世了一般,兩股不同性質的力量交替飛行着向龍勝撲去。龍勝見狀知道不好,連忙蜷縮起了身體,八隻腳與四隻手臂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了起來。

“轟隆”一聲巨響,沙漠盆地中升起了一朵蘑菇雲,產生的氣流將韓宇等人吹散,等到韓宇等人穩住身形,韓宇發現自己的四周圍空無一人,林默寒距離自己至少五百米開外,而寧平則抱着生死不知的莫言距離自己更遠。至於龍勝,地面沒有看到它的身影。

韓宇邁步想要過去攙扶一下站着都有點困難的林默寒。可還沒等韓宇走出兩步,就聽自己附近傳來一聲輕喚,“韓宇……”

聽到有人喊自己,韓宇連忙看了看四周,好不容易纔發現了半截被埋進沙子裏的鐵皮碎塊。很顯然,那塊碎塊應該就是鐵皮放置核心的那一塊。

“鐵皮,你等下,我這就過來。”韓宇邊說邊向距離自己大約五十步左右的鐵皮走去。可還沒等韓宇靠近,空中一團陰影將韓宇籠罩,韓宇連擡頭的工夫都沒有,急忙向着陰影外一滾,伴隨着一聲巨響,龍勝從天而降,落在了鐵皮的附近。

此時的龍勝樣子極慘,四隻手臂只剩下一隻右手,兩把名刀也只剩下一把,而且剩下的那把也只有一個刀柄還在。八隻大腳也只剩下三隻,其餘五隻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了不起,你們很了不起,竟然可以將我傷成這樣。爲了獎勵你們的行爲,我不會讓你們簡簡單單就死去,我要把你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龍勝兇狠的衝着韓宇怒吼着。韓宇沉默的站在原地,準備應戰。

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多餘,事情已經發展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還有什麼好說的。可就在韓宇提防龍勝即將展開的攻擊時,龍勝卻發現了落在它腳邊不遠處的鐵皮。看着鐵皮的碎塊,龍勝笑了。

“我說怎麼找不到最後一塊碎塊,原來你在這裏。鐵皮啊,馬上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的你,有什麼話想要對誰說嗎?”龍勝邊說邊撿起了鐵皮的核心部分。

“……韓宇,真是抱歉,我不能陪你一起去冒險了。”

“啪~”的一聲,鐵皮的核心部分被龍勝捏成了碎片。看着鐵皮的核心在龍勝的手中變成了碎片,正在衝過來的韓宇頓時呆住了。對於鐵皮這個機械人,除了一開始的時候韓宇拿它當機械人,在瞭解了對方之後,韓宇知道鐵皮是個擁有人類心,機械外表的機械人。與許多貨真價實的人類相比,鐵皮這個機械人反而更像是一個純粹的人類。現在鐵皮死了,核心的破壞意味着鐵皮的消失。而跟人類不同,人類死了,至少還有靈魂可以留下,但鐵皮終究是機械人,它沒了,就代表着徹徹底底的消失,除了在認識的人心中留下一點回憶之外,在這個世上,沒有留下哪怕一絲一毫的痕跡。

“哼,一個廢物也想要學人類去冒險?放心,一會我會送韓宇那些人陪你去地下冒險。對了,你是沒有靈魂了,看來你的願望死了以後也沒辦法實現……”

韓宇已經聽不到龍勝對鐵皮的嘲諷了,此時韓宇的腦海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殺了龍勝,爲鐵皮報仇!

見韓宇站在原地,低着頭一動不動。龍勝還以爲韓宇是傻掉了,輕蔑的一笑過後,邁步走向了韓宇。雖然現在手上沒有了武器,但龍勝自信,就算是赤手空拳,同樣可以弄死韓宇這個能力者。

走到距離韓宇十米遠的地方,就見韓宇猛地一擡頭,看到韓宇此時雙眼的龍勝就如同突然被施展了定身法,猛地停下了身形,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除了燃燒的紅色,一絲一毫的雜質也不存在。再一看四周,龍勝不由大吃一驚。不知何時,自己竟然身處岩漿地獄之中,四周圍的岩漿在不斷的翻涌,發出一陣陣咕咕的聲響。

“這,這是怎麼回事?”龍勝說話有些結巴。異常的情況讓龍勝感到了恐懼,這種陌生而又令它討厭的感覺,不論龍勝如何給自己打氣,卻始終揮散不去。

“唉~”韓宇發出了一聲嘆息。正在不停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的龍勝聞言向韓宇看去,神色驚恐的看着韓宇向着自己緩緩的擡起了右手。

“啊~”承受不住這種壓抑的龍勝大叫一聲,瘋狂的向着韓宇撲了過去。在龍勝看來,自己遭遇的一切都是由韓宇造成的,只要解決了韓宇,那自己面前出現的這個岩漿地獄,自然也會隨之消失。

可沒等龍勝跑出去三步,就聽“噗通”一聲,龍勝掉進了一個岩漿池中,龍勝雖然拼命掙扎,但這種掙扎卻讓龍勝越陷越深。韓宇緩緩的走進,面無表情的看着只剩下一個腦袋露在外面還在不斷掙扎的龍勝,擡起了右腳。在龍勝驚恐的眼神中,狠狠的踩了下去……

……

龍勝被解決了,但付出的代價卻很大。林默寒三人組,黃隆身死,莫言重傷,林默寒半死不活,元氣大傷,韓宇這邊,鐵皮被毀,寧平受傷,韓宇……難以判斷。

半跪在地上的林默寒親眼目睹了龍勝被滅的全過程。他親眼看到,一個以韓宇爲中心的領域出現在眼前,龍勝被輕而易舉的解決。可林默寒知道,韓宇之所以能夠使出領域這種只有超能力者才能使用的禁招,絕對不是一開始就掌握的。

擁有超越自然力量的人類,統統稱爲能力者,有的人喜歡恭維的稱之爲超能力者。但真正的超能力者,卻唯有那些擁有領域力量的能力者才配這樣的稱號。林默寒不行,他的能力雖然強悍,但卻受制於這幅人造人的身體,無法擁有進步的可能。也就是說,出生的時候擁有什麼力量,到死的時候還是什麼力量。而且擁有的力量還有底限,說白了就是後力難繼。

可真正人類中的能力者卻沒有這種身體上的限制。可以說人造能力者跟自然能力者的區別,就是一個進步的區別。

超能力者只存在於人類之中,林默寒那邊雖然擁有許多高尖端的技術,卻始終無法破譯這段生命的密碼。但是在林默寒的影響中,人類的超能力者都是歲數極大的老者,像韓宇這樣年紀輕輕的人就領悟了領域的,卻是頭回見到。

林默寒陷入了兩難,從自己的使命出發,林默寒應該趁此機會除掉韓宇,以免在將來實現自己計劃的時候遭到韓宇的阻止。但從本心出發,林默寒又不願意現在對韓宇動手。從到底,如果沒有韓宇,那現在包括自己在內,都應該已經被龍勝給殺死了,絕無生還的可能。

就在林默寒感到左右爲難的時候,還處在岩漿地獄中的韓宇突然身子晃了晃,仰面倒在了地上,隨即岩漿地獄也消失了,只剩下一層被燒焦的地面。

正在空中的勇氣號急忙降落了下去,林珂、韓夢馨等人第一時間的衝出了勇氣號,韓夢馨去幫助寧平,林珂則帶着菲爾德跟石八方將昏迷不醒的韓宇給擡上了擔架。看着韓宇被擡上了勇氣號,林默寒心裏自我開解着:“不是我不動手,是沒有機會。對,是沒有機會。”

……

韓宇一直沒有甦醒,就那樣一直昏迷了三天三夜。雖然韓夢馨一再保證韓宇的身體沒有問題,但林珂還是不眠不休的守了韓宇三天三夜。到第四天,在韓夢馨的強制要求下,林珂不得不接受了韓夢馨的建議,回去休息一會,以免自己的身體垮掉。可當林珂回到房間門前的時候,卻看到林默寒正在門口等着自己。

林珂跟林默寒打了一聲招呼,開門準備進屋,就聽林默寒低聲說道:“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務啊。”

林珂聞言一震,沉默了片刻之後,低聲答道:“我沒忘,只是碎片一直沒有湊齊……”

“……我娶了一個人類女子,並且即將成爲一名父親。林珂,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資格提醒你記住自己的身份和陛下付與你的使命,我只想告訴你,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終生的事。這是我留給你的一個忠告。”說完這話,林默寒邁步離開。林珂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直到再也聽不到林默寒的腳步聲了,林珂這才伸手輕輕拭去了眼角流出的淚水,嘆了一口氣後關上了房門。

林默寒又像以前一樣,再次不告而別。不過此時勇氣號上的衆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昏迷不醒的韓宇身上,林默寒走了也就走了,除了抱怨了幾句林默寒不說一聲就走的行爲之外,衆人沒有再說有關林默寒的事情。

這一次的行動對林默寒來說,說是失敗也不爲過。同組的黃隆死了,莫言雖然經過韓夢馨的搶救已經恢復了神智,但想要痊癒恐怕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接下來的日子裏,能夠幫助林默寒的一個也沒有,林默寒又要回到以前那種獨自奮鬥的日子了。唯一讓林默寒感到欣慰的就是自己現在還有了一個家,讓自己有了一個新的奮鬥動力。

一想到回到家裏就可以看到蘭若楠,林默寒不由有點歸心似箭。現在的蘭若楠,恐怕已經大腹翩翩,行動不便了吧?

……

半個月以後,風塵僕僕的林默寒回到了基地。先將還有點行動不便的莫言送去了治療所繼續接受治療,隨後林默寒便三步並作兩步的往家走去。路上遇到了一些熟人,林默寒笑着打了招呼,可那些被打招呼的人卻像是有點奇怪,看向林默寒的眼神充滿了怪異。林默寒也沒有多想,興沖沖的跑回了家。可剛一到家門口,林默寒立刻就被看到了一幕驚呆了。自己與蘭若楠的家已經成爲了一個廢墟,在屋前豎立的一根高杆上,懸掛着一排跟隨自己來到這裏的人類的頭顱。

“這,這是怎麼回事?”林默寒當即六神無主,一時間不知所措。

“林默寒!你這個叛逆竟然還敢回來!”就在林默寒六神無主的時候,身背後突然傳來一聲歷喝。林默寒渾身一震,連忙回頭看去,一見是熟人,連忙問道:“林志衝,我妻子呢?是誰殺了這些人?”

被林默寒稱爲林志衝的男子聞言眉頭一皺,再次喝道:“林默寒,到了此時你還執迷不悟,來呀,速速拿下這個叛逆!”

“喝!”隨着林志衝一聲斷喝,站在林志衝身後的士兵齊聲大喝,將林默寒給包圍了起來。

“林志衝,你這是做什麼?我是林默寒啊。”林默寒見狀大叫道。

“我知道你是林默寒。林默寒,奉陛下命令,捉拿林默寒,不得有誤。但又反抗,格殺勿論!”林志衝板着臉大聲喝道。

林默寒一聽這話,頓時一愣,“你說什麼?陛下甦醒了?”

“林默寒,束手就擒,陛下要見你。”林志衝沉聲說道。

因爲可以見到陛下,林默寒選擇了不抵抗,任由林志衝讓人將他綁了起來,帶往機械皇帝所在的皇宮。在前往皇宮的路上,林默寒再次向林志衝打聽起了自己妻子蘭若楠的下落。或許是被林默寒給問煩了,也或許是同情林默寒的遭遇,林志衝低聲答道:“見到了陛下,你自然就可以見到你的妻子。只是……唉~”

林默寒從林志衝最後的嘆息中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妙,可不管自己再怎麼追問,林志衝都不再跟林默寒說上哪怕一個字了。隨着越接近皇宮,林默寒心裏的不安就越是強烈。

當進入皇宮,看到端坐在皇座上的機械皇帝的時候,林默寒趕忙附身跪下,口中大聲喊道:“林默寒參見陛下。”

沒有迴應,四周圍就如同死一般的寂靜。林默寒以頭觸地,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林默寒後背已經被汗水浸透。良久之後,坐在皇座上的機械皇帝才淡淡的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唉~林默寒,你讓我很失望。”

“請陛下恕罪。”林默寒趕忙答道。

“恕罪?那就是說你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嗎?”

林默寒聞言沉默了一會,低聲說道:“厄……還請陛下明示。”

“哼!”機械皇帝冷哼一聲,起身緩緩的走下了皇座,而面對走過來的機械皇帝,林默寒的腦袋低的更低了,兩眼觸及的只有地面,唯一能夠聽到的就是自己的心跳已經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當腳步聲停止以後,林默寒聽到了機械皇帝的聲音,“擡起頭來。”

林默寒依言擡起了頭,看着機械皇帝的樣貌,林默寒突然感到有點心酸,但一想到自己失蹤的妻子,林默寒趕忙再次低下了頭,小心翼翼的問道:“陛下,不知林默寒的妻子……”

“哼!不知悔改!”機械皇帝不等林默寒把話說完,怒聲喝道。

林默寒縮了縮脖子,卻還是固執的繼續說道:“陛下,林默寒知道,自己不該愛上一個人類的女人,但愛了就是愛了,我不想狡辯什麼,陛下如果想要懲罰我,林默寒都願意接受。只是陛下,蘭若楠那個女人是無辜的,她爲了我捨棄了曾經擁有的一切,明知道我的身份也願意隨我來到這個地方跟我一起生活。求陛下放過她,如果陛下有什麼懲罰,林默寒願意一件承擔。”

“……林默寒,你還記得是誰給了你生命嗎?”機械皇帝緩緩的問道。

“是陛下。”林默寒毫不猶豫的答道。

“……是誰給你了力量?”機械皇帝又問道。

“是陛下。”

“……又是誰讓你擁有現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是陛下。”

“那麼,我給你了那麼許多,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嗎?你明知道我們的死敵是人類,你卻找了一個人類的女人回來,竟然還讓那個人類有了身孕。你難道是認爲我不敢收拾你嗎?”機械皇帝怒吼道。

林默寒以頭觸地,急聲辯解道:“林默寒不敢,林默寒也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人類女人所吸引。只是我愛她,真正的愛上了她。我想要跟她長相廝守,我……”

“夠了!”機械皇帝怒喝一聲,打斷了林默寒的解釋。冷冷的對林默寒說道:“看在你勞苦功高的份上,我可以原諒你找了一個人類女人的行爲……”

“謝謝陛下寬容。”林默寒急忙答道,卻不想機械皇帝繼續說道:“但那個人類女人,留不得。”

“陛下!”林默寒聞言大吃一驚,猛地擡頭看着機械皇帝叫道:“陛下,蘭若楠已經有了我的孩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