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不聽你那條結的善緣,將來就會種下善國。

2021-01-30By 0 Comments

鄒小北自信,只要他一聲令下。

當初跟着他乾的那幫人,絕對會回來大部分!

“而且還有我還認識一家裝修公司,盛龍裝潢你聽說過吧?

只見華來士在我們縣城鬧得沸沸揚揚的加盟店事情,所有加盟店的裝修,都是盛龍裝潢置辦的。

他們公司對如同裝修加盟店有着經驗,用他們我們還能有優惠!到時候超市裝修的裝修材料啊,設備貨架擺放,都可以由盛龍裝潢的人才做”

看看,這又是鄒小北很早以前下的一步棋。

這樣,楊三也就不需要再將盛龍裝潢賣給下家了。

大家都能繼續快快樂樂的幹一票大的!

若是將來加盟超市衝出小縣城了,他和鄒小北的盛龍裝潢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最後,鄒小北又把目光放在顧城身上,笑的格外開心。

“你看,人才、資金、技術我們都有,怎麼就做不成了呢?

甚至從品牌理念,到營銷定位,以及連鎖推廣我都設計好了。

現在無非就是缺個程經理你這樣真正專業性的人才,來幫忙做方向把控而已嘛。”

說完,鄒小北就繞有深意地看着面前的顧城。

接下來,就看顧城怎麼選擇了! 第二天中午。

傾城酒店一個昏暗的房間裏。

蘇傾城一臉淡然的在電腦上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在蘇傾城的對面,一個西裝男正彎着腰一臉卑微的看着蘇傾城。

蘇傾城在電腦鍵盤上敲了一會兒後才停下來看着男子:“交待你的事情安排好了嗎?”

男子正是大魚幫的一個小頭目,名叫趙琦。

趙琦將自己的姿態擺的更低了:“蘇小姐,只需要楊顯給他的心腹下令除掉楊懷,三天之內,我就可以掌握大魚幫了!我發誓,只要我掌握了大魚幫,以後大魚幫一定是蘇小姐您最忠實的僕人!”

蘇傾城笑了起來:“你回去吧,今天下午楊懷就會被楊顯的心腹殺掉!記住你對我承諾!”

“是!”趙琦不禁大喜過望,一臉卑微的彎着腰一步一步退出了蘇傾城的辦公室。

等到趙琦離開之後,藏在房間裏面的金手這才走了出來。

“金手!等到趙琦掌權之後,把他暗殺了!”蘇傾城的俏臉之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殺意。

“是!”金手朝蘇傾城點了點頭,隨後準備離開蘇傾城的辦公室。

蘇傾城靜靜地看着金手的背影,忽然開口問道:“你知道我爲什麼要殺他嗎?”

金手微微一怔,停下腳步回頭看着蘇傾城。

好一會兒金手才笑了起來:“你是老闆娘,你說殺誰就殺誰,要是我們殺不掉,老闆也會出手殺掉他!”

蘇傾城也被金手的話逗樂了。

好一會兒蘇傾城才解釋起來:“我要殺趙琦,有兩個原因,第一,我的目的不是爲了讓大魚幫成爲天刺盟的僕人!而是徹底的吞掉大魚幫!第二,趙琦這種吃裏扒外的人,小人一個,留着也是個禍害!”

金手深深地吸了口氣:“我明白了!”

“去吧!盯緊趙琦,等他失去了利用價值之後,就除掉他!”

“是!”

……

遠在西方省川東市,顧藏鋒和唐詩妍已經離開了火車站。

顧藏鋒和泰逍遙十分有默契的朝對方笑了笑,算是道別,隨後顧藏鋒在唐詩妍的帶路下很快就來到了火車站附近的汽車站。

唐詩妍老家附近的鎮子是一個相對偏僻的小鎮,每天只有一趟大巴到小鎮裏,兩人火急火趕,堪堪趕上了這趟大巴。

一路過來,顧藏鋒一直都沒有睡覺,此時坐在大巴車上,疲憊的顧藏鋒再也頂不住了,倒在座位的靠背上就睡着了。

等到顧藏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

顧藏鋒睜開雙眼瞥了一眼車窗外面的夜色:“我這是睡了多久了?”

唐詩妍抿嘴一笑:“顧大哥,你已經睡了一個下午了!”

“啊?我們現在到哪了?”

顧藏鋒話音剛剛落下,司機就將大巴車停了下來,司機伸了個懶腰之後就大聲叫了起來:“東鎮到了!要下車的趕緊下車!下一站就是終點站大鼓頭!”

“到了!”唐詩妍雙眼一亮,趕緊拉着顧藏鋒下車。

或許是唐詩妍太久沒有回老家了,此時的唐詩妍臉上滿是興奮。

兩人在附近租了一輛摩托車,在唐詩妍的指引下,兩人直奔唐詩妍的家。

經過好幾個小時的行駛,兩人總算是駛入了一個寂靜的小村落裏。

激動地唐詩妍甚至來不及等摩托車停穩就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

唐詩妍拎着大袋子風風火火的衝進了一間房子裏。

顧藏鋒看着歸家心切的唐詩妍,不由得感到一陣好笑,在這一刻,唐詩妍這種單純不善於掩藏自己情緒的女孩子,簡直不要太可愛了。

“是孩子他爸嗎?”

等到唐詩妍敲門之後,平房裏傳來了一道女聲。

不一會兒房子的門就被人從裏面打開了。

從房子裏走出來的,是一箇中年婦女,中年婦女的年紀四十多歲,長相和唐詩妍有着幾分相似,想必年輕時也和唐詩妍一樣是個大美女,顯然中年婦女就是唐詩妍的母親了。

儘管處在夜色之中,顧藏鋒憑藉自己變態的夜視能力一眼就看到中年婦女臉上的焦急和擔憂,聯想起之前唐詩妍母親的問話,顧藏鋒隱隱意識到了什麼。

“呀!是詩妍啊!孩子!”唐詩妍的母親看到唐詩妍之後,臉上先是一陣震驚,繼而又是一臉的喜悅。

唐詩妍的母親一把將唐詩妍摟在了懷裏。

唐詩妍將手裏的大袋子放在地上,也是緊緊地抱着自己的母親:“媽!好久沒看到你們了,可想死我了!”

唐詩妍的母親抱着唐詩妍,隨後瞥了一眼拎着兩個行李的顧藏鋒:“這位是……”

“媽,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顧藏鋒!藏鋒,這是我媽,李雪荷!”

顧藏鋒快步走上前朝李雪荷鞠了一躬:“阿姨您好!”

“誒!”李雪荷笑得更開心了,“小夥子長得挺帥氣的!快,別站在外面了!進來坐吧!”

……


李雪荷從廚房裏端過來兩杯熱茶遞給了顧藏鋒和唐詩妍,隨後往兩人身邊的火盆裏添了幾條柴:“回來就回來嘛,還帶這麼多東西幹嘛!前年詩妍你帶回來的衣服,你爸現在都還沒穿呢!”

唐詩妍努了努嘴,隨後朝房間裏面瞥了一眼:“咦?老爸呢?老爸不在家嗎?”

“這……”李雪荷一臉爲難的看了一眼顧藏鋒。


唐詩妍站起來輕輕拍了拍李雪荷的肩膀:“媽,有什麼話就說唄,藏鋒不是外人,沒關係的!”

“是啊,阿姨,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顧藏鋒也站了起來。

“唉!”聽到顧藏鋒和唐詩妍的話,李雪荷重重的嘆了口氣,“詩妍啊,其實之前爸媽是不想你最近回家的!”

“爲什麼?”唐詩妍疑惑地看着李雪荷。

“家裏……家裏出事了!”

“媽,怎麼了?”唐詩妍的右手輕輕地顫抖了一下。

“唉!”李雪荷再次重重的嘆了口氣,“事情是這樣的!家裏頭最近因爲一塊地,和村掌的兒子鬧了一點矛盾,村掌的兒子,你也知道的,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流氓地痞!這個無賴揚言要是我們家不把那塊地讓給他,他就要帶人來把我們家拆了!你老爸被逼的沒辦法,就想上市公an局告狀!”

“然後呢?”唐詩妍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自己的一雙小拳頭。

“後來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被那個無賴知道了,那個無賴就找上門來,他和你爸互相推搡了一下,那個臭不要臉的,居然順勢就倒在了地上,非說你爸把他打傷了!後來村掌帶着好多人過來,經過村裏的人調停,最終決定我們家給那個無賴賠五千塊錢,那個無賴從今往後不許搶奪我們家的那塊地了!”

“怎麼可以這樣!”唐詩妍怒了。

這是顧藏鋒第一次看到唐詩妍憤怒的樣子,顧藏鋒不由得拍了拍唐詩妍的肩膀,示意唐詩妍冷靜一下。

李雪荷一臉的無奈:“那又能怎麼辦?我們家鬥不過他們!你爸東拼西湊,弄來了四千五百塊錢,還差五百塊錢!剛剛好隔壁王家村的王老闆在招工挖煤炭,說是一百塊一天,幹一天發一天工資!你爸就跟着村裏其他的人去了,走之前說是幹五天掙到五百塊錢就回來,可是……這都七天了,你爸也沒回來,我擔心啊!可是,隔着這麼遠,我一個人也找不過去呀,你說,萬一你爸有個什麼意外,我們家可怎麼活啊!”

李雪荷說完靠在了唐詩妍的肩膀上痛哭起來。

顧藏鋒想了想,隱隱意識到了什麼,按理說唐詩妍的父親幹滿五天就會回來了,即便還想繼續在那裏幹,至少也得託人給個信,可是現在去了之後整個人就杳無音信了,唐詩妍的父親很有可能出了什麼意外!

顧藏鋒瞥了一眼房子的大門:“阿姨,隔壁那個村叫什麼村?在哪個方向?”

唐詩妍趕緊朝東邊指了指:“王家村,沿着東邊的這條路,大概走上三十公里就能到!”

“好!”顧藏鋒點了點頭,“那我去找叔叔,詩妍,你和阿姨待在家裏,哪裏也不要去,除了我和你老爸,其他人誰叫開門也不要開門!”

“可是……這麼晚了,你又人生地不熟的……”唐詩妍一臉擔憂的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笑着拍了拍唐詩妍的肩膀:“放心吧,我的實力你最清楚了!無論找不找得到叔叔,明天上午我都會回來的!”

“可是藏鋒你和詩妍剛剛回家,而且詩妍說得對,你不熟路,又是大晚上的……”

“放心吧,阿姨,我以前是當兵的!基本的意識還是有的,叔叔叫什麼名字?”

“唐鐵柱!”

“行,你們待在家裏,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顧藏鋒也是個做事不拖泥帶水的人,快步來到房子外面騎上摩托車就沿着東邊的路狂奔。

等到顧藏鋒到了村口時,顧藏鋒忽然將摩托車停了下來。

顧藏鋒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一根香菸點上,顧藏鋒已經開始在腦海中計劃着自己的行動,自己得先找到隔壁的王家村,然後詢問煤窯具體的位置。

如果真的有人傷害唐詩妍的父親,顧藏鋒發誓一定要讓這個人付出代價!

“嗷嗚”

就在顧藏鋒計劃好準備繼續前行時,村口的一棵大樹下竟然出現了四頭狼! 聽完鄒小北的話,此時的顧城也陷入到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撫摸着自己的心臟,顧城只感覺自己心臟“撲通撲通”跳得賊快。

糟糕!是心動的感腳!

眼前這個年輕人有着最專業的策劃思路,和超強的口條能力,以及蠱惑人心的煽動能力。

僅僅是通過簡單的聊天,對方就給他就描繪出了這家目前什麼都還沒有的超市日後輝煌的未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