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的輕巧,派你去啊?”丁文化喝道。

2021-02-01By 0 Comments

龍叔不經意的一笑,有點笑趙曉波頭腦簡單的意思,只不過還是不露骨的說了句,“這件事,只能一個字!”

“什麼字?”衆人無不側目。

“拖!”龍叔笑着說出了這麼一個字,見大傢伙一臉的失望,這才解釋道,“看事情不能看表面,梟陽那邊其實是林市長和丁局發家的地方,一旦有什麼變故,對你們兩位的影響也少不了,再說現如今全省的經濟發展勢頭都不咋的,所以一旦梟陽的經濟因爲這次的地震產生影響,那麼江洲的整個經濟也將下滑,這對主抓經濟的林市長來說是一個考驗。”

龍叔的話不無道理,這讓林道元和丁文化聽了不禁點頭。並示意龍叔繼續。

龍叔點點頭,接着道。“第三點,尤爲重要,梟陽那邊的市長,是當初許市長,也就是今天的江南省副省長親自任命的,這裏面的道道就多了去了。所以只有許副省長髮話了,我們纔好動手,再者就是本着民生爲本的準則出發,大家一起承擔後果。”

說到這,龍叔嘎然而止,不再贅述。其實大家也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這也是林道元和丁文化遲遲沒有動作的原因。

市委那邊,林道元溝通了好幾次,也是拿不定主意,畢竟副省長在這,只有得到了他的明確指示,才能真正敢動手。


“龍叔,你就說,到底怎麼辦吧!”倪雅催促道。

“有兩個人選,第一我的寶貝女兒也就是那個‘江洲名嘴虎雙雙’,另外就是江洲學院的名譽校長於長風!”

衆人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接着這個重任就落在了龍叔和丁文化手裏了。

… …

再說方正從會議室出來,本來想着敲詐一番,卻不想丁文化用那身皮來誘惑他,方正本就對警方心懷怨恨,自然是不會答應。

正在他憤憤不平的下樓的時候,卻看到陳成和張榮旋等人一溜的便衣打扮,正急忙的從一大隊樓裏跑出來,看樣子是準備出警了,就連槍械都拎上了。

方正也沒在意,只是自顧自的掏出手機,準備給林木琳打電話,隨意口頭上說不幫忙,其實不用他們說,方正還是會盡自己所能的去幫助林木琳。


但是他還沒播出號碼,陳成竟然走了過來,還煞有介事的笑道。“方正先生,好有範哦!”

“滾開,”方正沒理會,繞開這不長眼的陳成向馬自達而去。

卻不想陳成不依不饒,竟然大聲喊了起來。“小子,等着,有你好受的時候!”

方正氣急,不想和他多說,畢竟這是他們的地盤加上丁文化也在,雖然不知道他們和丁文化是不是一路的,不過這領導袒護下屬的事情見多了,所以他沒有針鋒相對,而是發動車子,只是臨走的時候,向陳成豎起了中指。

之後就給林木琳發了一個短信,約了一個地方,說是請林木琳吃飯,實際上是想帶她好好散散心,不管別人認爲他居心如何,他自己只是認爲這樣的做法理所應當而已。

車子剛出門的時候,短信就回了過來。就一個‘好’字。方正收好手機朝着目的地而去,卻在倒車鏡內瞥見陳成一臉壞笑的衝着方正示威,同時掏出手機接電話,很是不可一世。

當時方正沒有反應過來,這笑裏面有什麼特殊含義,到事後才知道,這內中包含了小人得逞之後的一切得意成分在裏面。 “馬的,讓你得瑟,要不了多久,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心痛的滋味!”衝着馬自達遠去的方向個空罵了句,陳成掏出手機,同時還意猶未盡的啐了一口。“小子,讓你得罪我陳成!”

所有人員已經準備就緒,就等着陳成一句命令。這時候張榮旋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隊長,我們這是去哪啊?”

“吵吵啥,待會自然就知道了。”陳成喝了一句,就在此時電話響了,看了一眼後,陳成很是得意的接聽了。“老陳,那個情報還準確吧,好,你帶人在那邊守着,先別驚動他們,我們馬上就到。就這樣!”

陳成說着已經拉開車門上車,而後對着張榮旋喝道,“小子,你怎麼回事,一點眼力勁沒有,還沒蔡延平一點有眼色。”

“是,是…”張榮旋一個勁的點頭歉笑。卻還是得到了陳成的一記白眼。“開車啊,等着在這過年呢?”

“去哪啊?”張榮旋鬱悶的不行,自己不說地點,還一個勁的沒命的催促,這是要鬧哪樣啊!

“市體育館!”陳成這才拋出一個目的地的名字,而後催促張榮旋開車。接着就一個人靠着座椅悠哉的打電話。

不一會電話接通。裏面傳來一個沉悶的男聲,“我是胡鬆南,哪位?”

“陳成啊,刑警隊的。”陳成小心的回答道。

胡鬆南正在江洲大酒店的總統套房內訓斥兒子,這小子三天兩頭的曠課,這樣一個富家子弟,這樣的做法其實沒什麼,可偏偏攤上胡鬆南這樣一噶老爸,硬逼着他好好考學分,這就苦了這麼一個大少了。

“你小子等着,待會再教訓你,”胡鬆南一手夾着雪茄,指着一邊的胡明狠狠的說了句,而後纔對着話筒說道,“哦?刑警隊哪位啊?”

陳成聽着電話裏有幾個人對話的聲音,知道自己打電話不是時候,只能歉笑着簡明說明用意。“是這樣的,胡老闆的消息很精準,我是專門謝謝你的。”

“哦,你說的是方正那混蛋的事啊,小菜一碟,只要是針對那混蛋小子的,陳隊長有事儘管打招呼,我胡某人一定隨叫隨到。”

“胡老闆言重了。”胡鬆南很客氣,不過陳成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的,這樣的人只能捧着,否則一旦惹怒了就不可收拾。

“先這樣,我這裏還有是,有時間請你吃飯,咱們一起共賞對付那混蛋的大計。”說完直接撂電話。

見着胡鬆南很愜意的吸着雪茄,胡明一興奮,又是添酒又是捶腿的。

剛剛他老子的一席話,他是聽在耳裏記在心裏。這方正本來他就像教訓,怎奈這傢伙幾個禮拜不去學校,後來還直接被開除了。這才讓他想報仇的想法只能擱置。

聽到胡鬆南對方正也耿耿於懷,這心裏就跟吃了蜜一樣,甜得不行。

“小子,你怎麼回事,一個人傻樂幹嘛?叫你好好讀書就這麼難麼?你不知道你老子就是沒文化,才一直擡不起頭麼?你得彌補老子的缺陷,給老子整一張正經的大學畢業證來。”見胡明一個人傻笑,胡鬆南直接給了他一巴掌。

胡明捂着臉,倒沒有翻臉,而是問道,“老子,哦不,我是你老子,不對,你是我老子,老爸,你真的要對方正下手?”

“混帳東西,對付那樣的小混混還用得着我們動手麼,要動腦子,借刀殺人懂麼你?”胡鬆南一臉苦悶的看了這胡明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厲色。“方正你等着吧,石國平兄弟倆的仇遲早要找你報的!”

“好,老爸威武,老爸牛叉!”一聽到胡鬆南要對方正開幹,胡明歡呼雀躍起來。

“滾犢子,回去讀書,否則,這個月的零花錢別想了,也別想在我這要錢給夏雨涵買什麼禮物了。” 囂張寶寶財迷媽咪 ,見兒子不長進,直接一個拖鞋就扔了過來。

胡明連連笑着退出了套房,合着在門口等候已久的馬達直接興沖沖的找妹子瀟灑放鬆放鬆。“馬達,今天哥高興,帶你玩點高檔的,”

“啥事啊,把你樂得,是不是夏雨涵那邊有眉目了。還是方正那小子被打趴下了?”

“聰明,一點就通!”

… …

博文在邑秀麪館這邊做了好久,終於等到了龍雙雙開着她那輛紅色小雨燕過來。選在這裏,也是一時口快,就不知不覺的定在這裏見面了。

“博隊長,怎麼選擇這裏啊!”龍雙雙見着麪館門口衛生什麼的還算可以,這纔打消了顧慮。不過看着老闆娘正怒視的看着她,這才笑了笑,“沒事,老闆娘,來碗清湯。”

“沒有!”

一聲高喝,老闆娘直接不給面子。

龍雙雙吃癟之後,只能衝着博文一笑,問道,“說吧,博隊長,有什麼八卦新聞找我爆料啊?”

博文有些小緊張,雖然和龍雙雙也算是認識,但接觸並不多,所以看着一身氣質恨意,婀娜多姿的龍雙雙,他真就有些說不出話來。

“怎麼,博隊長有什麼難言之隱?還是要和我表白?”龍雙雙調笑道。

“大記者見笑了。”博文一擺手,這個笑話一出,博文倒是自然了許多。“是這樣的…”

話還沒說完,老闆娘就端來了一碗清湯,只是一碗,放在了博文前面,不過卻給了他兩個調羹。之後一句話不說,轉身就走。


“老闆娘,怎麼只有一碗啊!”博文詫異的問道。

“就這麼多,愛吃不吃!”

“沒事,博隊長,你吃吧,現在還沒到飯點,我不餓。”龍雙雙笑道。知道自己給老闆娘的印象不好,不過這對她沒有絲毫的影響。

“還是你吃吧,”博文想了想,還是推給了龍雙雙。“你邊吃,我給你聊,”

“你說!”龍雙雙聞了聞,覺得味道很不錯,就小口的喝了起來。“這味道真不錯啊,你怎麼知道這麼一個地方的?”

“嗨,其實…”

“等等,我接個電話。”這時候龍雙雙的電話響了。一看是老爸打來的,這才緩緩的接聽。“啥事啊,老爺子。”

“你在那呢,我的龍大記者?”

“在外面呢,吃飯。”龍雙雙看了博文一眼,笑道。

“和誰啊,男朋友?”龍叔扯了句,沒等龍雙雙迴應就接着道,“有時間沒,來警隊一趟。”

“沒有!”

“那我過去,你在哪呢?不會是真的約會吧?”

“約你個大頭鬼啊,老爺子你整天想着要抱外孫啊,怎麼不催催那個整天閒的沒事的寶貝兒子給你生個大胖孫子啊。”龍雙雙很直接的就將龍叔說的無語了,看了看四周,最後才正聲道。“我在大學城這邊,職業學院對面的衣袖麪館。”

說完不等龍叔說話,直接就掛電話,而後衝着博文笑笑,“老爺子的,你應該認識,糟老頭一個,整天煩的要命!”

“老人家都這樣,”剛剛龍雙雙和龍叔通話,博文聽的是一清二楚,所以這麼回答是很自然的。

“那你說說,找我有什麼事吧。”龍雙雙岔開話題道。“不會是真的…”

“沒,沒有,你喝湯,讓我想想!”博文擺擺手,有些遲疑。

這一遲疑,就等了不下十分鐘,待龍雙雙一碗清湯下肚,博文就準備開說的時候,倪雅開着警車帶着龍叔呼嘯的衝了過來。

見着這情形,博文才暗自舒了一口氣。他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龍雙雙關於梟陽那邊的事,想着這麼一個大記者,要是出面應該容易辦事,可是有考慮到很多影響之類的,所以不怎麼好開口。現在倪雅和龍叔來了,自然不用顧慮了。

只不過接下來的問題讓他這個大男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龍叔和倪雅先後下車,朝着麪館門口過來,見着龍雙雙和博文在一起,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

“喲,雙雙,不賴嘛,什麼時候搞上的?”倪雅笑道。


“什麼叫搞上的,倪雅姐你說話也太難聽了吧,何況我和博隊長還沒什麼呢,就算有什麼也不興你這樣埋汰人啊!”龍雙雙反脣相譏道。

“倪隊長,龍叔,”博文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本想解釋,卻被龍叔打量的直發毛。只見龍叔一個勁的盯着他上下看個不停,不時的說些不錯不錯的話,最後才恢復正常。“雙雙啊,這談朋友呢,我不反對,不過這事先得和家裏說一聲不是!”

“爸,你說什麼呢,我們真沒事!你見過這情侶約會有隻喝一碗湯的嘛?”龍雙雙扭捏着掏出錢包準備付賬。

博文很是尷尬,這龍雙雙越說越離譜自己還不知道已經說漏嘴了,兩個人一碗湯,兩個勺子,這不明擺着就是情侶的勾當麼?於是忙起身推辭,接着進屋跟老闆娘把賬結了就藉口有事先離開了。

看着博文開着警車離開,龍叔久久沒回過神來。還是倪雅讓他快說事,這才清了清嗓子,“雙雙啊,這樣你陪我到省城去一趟。有沒有興趣啊?”

“省城?那得看什麼事了。”想到剛剛兩人這麼捉弄自己,龍雙雙就來氣,所以擺起架子來很是不着邊際。

“倪雅你說吧,”龍叔看了倪雅一眼,而後直接拉開小雨燕的車門,很自然的就坐了進去。

倪雅笑着將目的說了一遍,而後好生勸說,才讓龍雙雙答應了配龍叔走這麼一遭。只不過臨開車的時候,龍雙雙怒視着倪雅,笑道,“倪雅姐,我看你就別整天笑話我了,趕緊給咱做個榜樣,要不讓我家老爺子幫你做個媒,免得你一天到晚一個人,有時候還空虛寂寞冷的,難受!”

“滾!”

“別在這說風涼話了,開車吧,最好天黑前趕到江都,”龍叔催促道。

“好嘞,做好吧你嘞!”說話間,小雨燕立馬變身小白龍,直讓龍叔一個踉蹌,先是急速倒在椅背上,而後龍雙雙來了一個急剎,又是急轉彎,差點沒將龍叔話甩出去。

“死丫頭,老子還沒想死呢,你就嫌我活得長了?”

看着這一幕,倪雅不禁一笑。突然感到身後有人盯着她,這才緩緩的回頭。看清來人,整個人都愣住了。 倪雅回過頭,看到的卻是麪館的老闆娘,她手裏端着一碗清湯,正衝着自己熱情的笑着。

“青天,快坐。”老闆娘直接將倪雅拉到桌子邊上,而後很熱情的給了倪雅一個勺子,“你喝。”

“我…”倪雅有些不明所以。

“不用錢,喝吧!”老闆娘一句話差點沒讓倪雅笑噴了,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這才放下清湯問道,“老闆娘,你有什麼事直說吧,你這家店我也聽說過一些。”

“那我就直說了。”老闆娘感激的看着倪雅,而後說出了自己的訴求。

這之前對邑秀麪館的瞭解也只是一個大概,只知道這個麪館有了方正插一腳之後,生意好了許多,還讓博文那段時間話忙壞了,卻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多隱情在裏面。

不過聽了老闆娘的訴求,倪雅有些犯難了。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麼事。只是這見向虎還得通過手續,一時半會不能給老闆娘答覆。

“老闆娘,要不這樣,等有了消息我告訴你們,再說了方正那小子不是說了會幫你們解決麼,那他一定會幫你的!”倪雅想了想,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