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著宋多金還真對著席錦琛下跪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席錦琛冰冷而嚴厲,喝斥他,「起來,我還活著呢!又不是死了,你要跪,你給你家祖宗下跪,好好問一下你家祖宗,看看能不能保佑你這次度過難關。」

「……」宋多金驟然間啞口無言,也有點傻眼。

覺得席錦琛說話有點毒了。

「說吧!到底是誰讓你這麼干。」

「沒……沒人讓我這麼干。」

「你以為你那一點小伎倆可以騙得了我嗎?」

「我沒……」

話沒說完,席錦琛就生氣拍了桌子,嚇得宋多金之間癱軟在地上。

「你要是不說,你以為事情就會這麼完了嗎?我們也會照樣調查下去,到時你一樣有事。」席錦琛突然想到了什麼,「這件事已經很嚴重,你要是不說,上面也會派人來審問你,調查這件事,到時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大哥……」

「我這個人喜歡公事公辦,在這裡,麻煩你喊我席隊長,或者席同俧。」

「席……席隊長!」宋多金低著頭,席錦琛這個樣子根本不會理他死活。

如果席錦琛不理,還有那個人不理的話,那他是不是就要坐牢還有賠錢?

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他可怎麼辦呀!

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藉由席錦琛的頭銜,有了立足之地,就這麼完了。

他也不甘心呀!

可是,如果他要是說了,那個人也不會將剩餘的錢給他,更不會給他介紹做大生意的老闆。

現在可怎麼辦才好呀!

席錦琛沉吟了一下,「你不說,那你就坐牢吧!」

宋多金就算是想開口,席錦琛還不想聽了,離開審問室。

出來哌出所大廳。

席秋怡和杜美華站在大廳等他。

她們一見到了席錦琛,直接朝他跑過來。

「哥,多金他就是一時糊塗……」

席錦琛冷眼看著席秋怡,如果剛才不是在審問室套出了宋多金的話,還有宋多金的心虛表情,他還真就信了席秋怡說的話。

內心深處湧現了一股淡淡的諷刺。

原來即便是再親近的家人,還是為了一個外人,而來欺騙他。

猝然,他想到了唐小芯,還有可愛像糯米的小檸檬,俊哥兒,他便覺得好像很多的事情不如意,都沒關係了。

只要是他們就在他身邊,便足矣。

杜美華見席錦琛也是無動於衷,也加入了說服席錦琛當中去。

「你們過來這邊,你們有沒有去醫院看過中毒的人嗎?」

「我……」席秋怡聲音戛然而止。

席錦琛淡道,「宋多金對你來說是很重要,同樣,躺在醫院裡的那些人,他們對別人而言也是很重要,你沒有去看過他們,所以你才會覺得宋多金就是無辜的,一時糊塗,都是可以原諒的,如果要是吃了你們賣的豬肉,要是死一個人,那麼不是你們辯解一時糊塗就可以了事了,那是要坐牢,判刑,賠錢,樣樣都是不能少的。」

說最後一句,席錦琛語氣也很重,他不管席秋怡和杜美華有沒有聽了之後,會覺得心裡委屈,反正他也是盡了責任對她們說這些話。

「絲毫都沒挽回的餘地了嗎?」杜美華問。

「沒有,除非是宋多金戴罪立功,把教唆他這麼做的人,說出來是誰,那他責任就沒那麼重。」

聽了席錦琛的話,席秋怡心驚膽戰,面色發白,眼神心虛不敢對視席錦琛。

她是沒想到席錦琛也會知道,這件事背後是有指使的。

其實整件事她都知道,對方開出的條件實在太好了,一切有什麼問題,都是對方給錢處理,而且還會給他們一大筆錢,還會給他們介紹做生意的大老闆,到時也會帶著他們做大生意。

對方就要求他們在出事的時候,就直接說有後台,就是席錦琛。

當時,她和宋多金都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覺得以後再也不用靠唐小芯和席錦琛,也不會看他們的臉色了,反過來唐小芯和席錦琛還要看他們的臉色呢!

於是兩個人就決定這麼幹了。

「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避嫌,你們也該回去了。」

席錦琛從她們身側走了。

在席錦琛走遠了之後,席秋怡恐懼地握緊了杜美華的手,「媽你說怎麼辦呀!這件事要是讓哥知道了,非要跟我脫離的關係不可。」

「你哥應該還不知道的很徹底吧!」當然,這也是杜美華自欺欺人的想法。

「不可能的,大哥那麼多聰明,他肯定會查到的。」席秋怡手腳都發抖。

「不用怕,你不是認識那個人嗎?你可以找那個救多金出來呀!」

PS:還有一章,今天的速度還真是破紀錄了!繼續閃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席秋怡喃喃自語,「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等她回到了住處,找到了對方留下的地址,她按上面的地址去找人。

朱志寬見到席秋怡,一點都不驚異,反而早已經預料到席秋怡會找上門來。

「朱先生你能不能救救我家多金?我們都已經按你說的去做了。」

朱志寬想著宋多金這個一顆棋子還是有用,所以才會當初許諾宋多金這樣的條件。

「救他?現在還不是時候。」

「還不是時候?那是什麼時候?」

「還要再等等。」

「再等?眼看就要過年了,再等,多金就在拘留所過年了。」

「你急什麼?做大事情,那都是有所付出的,你以為沒付出,你可以有錢了嗎?」

「那……」

「你先回去。」

席秋怡也是看朱志寬鐵了心不出手,她也只能先回去等了。

……

總店

唐小芯看見席錦琛心事重重,她不用想,也都知道為了宋多金的事而煩了。

「如果你真要是實在放心不下,那你就幫忙吧!」

「不幫!」席錦琛一口拒絕。「你也在宋多金在外面是怎麼消費我的名聲,我原本以為宋多金安安分分帶著秋怡掙點小錢過日子,沒想到他……」

「打一開始宋多金就不是什麼老實人,在知道你妹騙他的時候,他還是選擇原諒,後來生意不好了,還知道讓席秋怡求你幫忙。」唐小芯越想就越覺得宋多金詭計多端,心機比誰都多。

「現在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唐小芯瑩眸看著他:「那你是打算就這麼看著嗎?」反正她是捨得,按她的想法,那就應該宋多金坐牢,讓宋多金長長記性。

「就這麼看著吧!」席錦琛還沒有說過她,其實宋多金背後還是有人的。

讓她知道了,只會讓她更生氣。

算了,她為了店裡的事,還有孩子,已經夠累了。

「那我們這次還回家過年嗎?」唐小芯問他。

她覺得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估計這個年也是過不好的。

「不回家,爺爺會很擔心我們。」

「嗯!」那就是回了。唐小芯抿了抿嘴,問,「你說媽這次回去嗎?還是留在這裡陪席秋怡?」

她也是看席錦琛的態度,她估計宋多金在過年之前很難出來,多半也是在拘留所過了,席秋怡自然也好一個人回去過年,光是宋多金媽那邊就很過關了,說不定還會指著席秋怡破口大罵呢!

「媽怎麼說都是半個頂樑柱,她要是不回去,爺爺那邊就過不了。」

「對了,陶紅雲那邊,她連孩子都不幫忙帶,我估計這次回去,很夠嗆的。」

「別想那麼多了,回去之後再說吧!」

「嗯!」

……

就這麼把宋多金關了,醫院那邊家屬也鬧到了哌出所來。

說要是見席錦琛,或者見宋多金,要宋多金賠錢。

不然他們就不走了。

大部分都停留在哌出所的門口。

劉金園也是扛不住,只能去找席錦琛。

席錦琛冷道,「那就讓宋多金出來見見他們吧!」

「隊長,以外面那一群人的憤怒,宋多金要是出去,肯定會被打死的。」

席錦琛看著他,一聲不吭。

劉金園眨了幾下眼睛,突然之間有點明白席錦琛的意思了。

他去拘留處把宋多金帶了出來。

在經過大廳的時候,宋多金眼神還是不敢怎麼對視席錦琛。

熊富貴卻跟宋多金說,「外面來的很多家屬,說是要找你賠償,情緒是很憤怒的,你可得要小心。」

「什麼!」聞言,宋多金面色驚慌,腳步一直再也不邁開了。

即便是劉金園拖著他往走,宋多金也堅決不走。

「那一群人會把我打死的。」

「打死?」劉金園冷笑,說:「你知道別人會把你打死,那你幹嘛就賣死豬肉,害吃了豬肉都進了醫院,這原本就該是你的責任,賠錢你也跑不掉。」

「我能不能不出去,我願意賠錢,我願意賠錢……」

「有點晚!」劉金園沉吟了一下,一手摸了摸自己下巴。

宋多金惶恐不安轉看向席錦琛,然而,席錦琛壓根連對視他的眼神,都沒有,擺明就是一副任由他自生自滅。

「大哥……」

熊富貴怒斥他,「這裡是哌出所,麻煩請你喊席隊長或者席同俧。」

「我……我……席隊長,我是不想出去,他們會把我打死的,到時秋怡就會沒愛人了,她肯定會捨不得我的。」

「我說你想太多了吧!」劉金園故意跟他說,「她要是擔心你,想著你,那肯定就會去把那些家屬安撫好,她沒有,你說她會不會捨不得你?」

「寡婦多了,鰥夫也多,要是實在不行,再找一個。」熊富貴配合劉金園,兩人就在那邊一唱一和。

「不會的。」宋多金語氣沒有之前那麼肯定了。

「怎麼就不會呢!」劉金園有點不耐煩了,「廢話不多說了,要麼你就把背後的供出來,要麼你就出去見見那些家屬,這也是你應該要做的事。」

「我……我……」

劉金園不給宋多金機會,直接將扯宋多金的手銬,將宋多金拖了出去。

眼看就要門口了。

宋多金聽到外面有很多憤怒的聲音,甚至還揚言要殺了宋多金等等。

這下更讓宋多金害怕了。

他原本就是仗著席錦琛,還有朱志寬,現在這兩個人都靠不住,宋多金的本性就會露了出來。

沒錯,他就是害死。

劉金園察覺到宋多金就沒了骨頭一樣,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了,嚇得連魂都沒了。

「我不想出去,我不要想被打,更不想……」

劉金園根本不會給他不去機會。

情緒非常憤怒的家屬,一看見劉金園帶著宋多金出去。

大家情緒更加激動。

就算是劉金園喊著讓他們安靜一下,那都是不管用了。

猝然就有一位家屬,他從人群中沖了出來。

「宋多金你去死……」說著,對方就朝宋多金撲了過去,直接趴在宋多金身上,拳頭如星星般砸落在宋多金身上。

宋多金又是帶著手銬,根本就沒反抗的餘力。

PS:這個月更新了10萬,下個月,也會加油,另外90那一本小說,明天也開始更新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而對方之所以如此憤怒,躺在醫院的人是他兒子,他們家為了有個繼承血脈的兒子,一直生了四個女兒之後,終於讓他們家盼來了一個兒子,結果現在食物中毒,情況非常嚴重,至今還沒昏迷不醒。

家裡所有人都非常擔心,身為父親的他,是他自己在宋多金的店子里賣了豬肉回去,相當於就是他把毒藥送到兒子嘴邊的。

內心的自責、怨氣、焦急、擔憂、憤怒……

將他整個人變得恍恍惚惚地,一見到最終的罪魁禍首,心中所有的情緒都化作了憤怒,猶如衝撞出籠子的猛虎,一下子就失控了。

劉金園看見對方將宋多金揍打了幾拳頭之後,他連忙上去阻止對方,「你再打他,那可就要出人命了。」

一出人命,那事情可就大了,說不定要坐牢,連賠償都不用再賠了。

對方也是知道這一點,他憤憤不平地將地上毫無反抗之力的宋多金,雙手提了起來。

宋多金被他揪著衣前,雙腳不著地,瞬間因為喘不過氣,面色如同晚霞般通紅無比,漸漸瞳孔冒血紅,快要翻白眼的時候,對方很生氣鬆了開了他。

宋多金一絲絲的力氣都沒有,在對方鬆開他的時候,直接癱軟在地上,拚命地深呼吸,拚命地吐氣,覺得自己還活著的感覺真是好。

「賠錢!」

這話就在人群中傳了出來。

就猶如炸彈一般,一下子爆炸了,前來討說法的人們,瞬息間,也是想到自己家人都還躺在醫院,等著錢去交醫藥費。

「賠錢!」

「對,賠錢!」

「賠錢!」

一群人嘴裡不斷憤怒地吶喊著。

劉金園把癱軟在地上的宋多金拽了起來,「站好!」

宋多金這才勉勉強強地站著,而整個人猶如蔫了一樣,只剩下一口氣。

劉金園抬了抬下巴,示意讓宋多金看看這些憤怒的人群,「你自己的所作所為,你現在看到了吧!敢賣死豬肉,現在的後果就要你自己來承擔。」

宋多金目光膽怯地看著他們一群人,提心弔膽,生怕他們又會隨時從過來,狠狠地揍他一頓,這些人都是不會控制力度的,要是萬一他被打,那都是隨時有可能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