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著,駱清看向駱玟,冷冷的說道:「還有你個小賤人,跟你的母妃一樣的賤。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了你的,因為我們偉大的主人需要你,對了,還有你的女兒顧青筠,我會把你們親手送到主人的身邊!」

2020-11-03By 0 Comments

「駱清,你不得好死!」

駱玟聞言,臉色不由一變,眼中再次浮現仇恨之色。

顧銘搖了搖頭,這個駱清真是該死,可是顧銘卻不能殺了他。

剛才已經暗中使用了搜魂術,並沒有在他的記憶之中找到那個所謂的主人,包括那些黑袍人也是一樣,他們的記憶就好像是被人給抹去了一樣。

抹去了最為重要的消息,同時那個人又在他們的腦海之中留下了絲記憶,一個完全效忠於那個人記憶。

讓他們不敢死出反叛之心。

「手段很高,就是不知道你是誰?」

顧銘心中暗道,很是疑惑,以他的境界,竟然無法修復他們的記憶,可見對方的手法十分的奇特。

或者說是對方的實力還在他之前。

難方到底是誰?

是第一世的又一個分身嗎?

顧銘微微皺眉頭。

「哈哈哈……」

駱清的大笑聲打斷了顧銘,「駱玟,我知道你想殺我,不過你應該感謝我,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怎麼可能找到顧銘這樣的好老公呢,你們又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可愛的女兒呢?」

「你放心,只要我殺死顧銘后,就帶著你去接我那個小外甥女。哈哈哈……各位別等著了,直接動手吧!」

駱清再次大笑,隨即退到一旁,找了個位置坐下,抱著膀,一副看戲的樣子。

「殺!」

那個神尊境的黑袍人,冷哼一聲,下達了命令。

瞬間數十道黑色身影沖向顧銘。 然而,下一秒,那數十道黑袍人瞬間爆炸,化為一團團火焰,屍骨無存。

「怎麼會這樣?」

駱清目瞪口呆,眼中滿是驚恐,渾身顫抖。

「你走吧,回去告訴你的那個主人,我等他出現!」

顧銘冷冷地看了駱清一眼,隨即拉著無比震驚的駱玟向外走去。

對付這種螻蟻一般的存在,顧銘實在是沒有辦法。

他本不想殺人,可是那些黑袍人渾身散發著煞氣,而且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著濃濃的血腥味,想來他們的手上沾染了太多無辜人的血。

所以,他們必須死。

不殺駱清,是因為顧銘想要依靠他把幕後之人引出來。

對於這個幕後之人,顧銘十分的感興趣。

總裁掠愛很強勢 「謝謝你!」

回家的路上,駱玟拿著玉扳指,輕聲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不用客氣。」

「明天我們去把證領了吧,給青筠一個完整的家!」

駱玟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說道。

聲音雖小,但是顧銘還是聽見了,他身體一顫,不由的愣住了。

「怎麼?你不願意?」

駱玟見顧銘不回答,扭頭看了過為,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顧銘搖了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你真的願意跟我領證?不管你的出發點是什麼,但是你知道的,我有很多老婆!」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只是說和你領證,又沒有說嫁給你,我只是為了青筠,你想多了!」

駱玟白了顧銘一眼,隨即扭頭看向車窗外。

她的臉滾燙無比,無比羞澀。

顧銘扭頭看了一下,搖頭苦笑,看了一眼不遠的一家餐廳后,輕聲說道:「我們在外面吃點東西再回去吧?」

駱玟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就在顧銘和駱玟吃的時候,駱清離開了大康酒店。

中午的時候,雲靈山別墅外,駱清帶著人將別墅圍了起來。

「太子殿下,你帶人圍困老夫,這是什麼意思?」

顧昊空站在院子中,對著駱清說道。

他的身後站著鄧景山和陸書蕾二人,兩人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顧老,今天本太子前來,並不是想圍困你們,而是有些事情要跟著你說說!」

這個時候,駱清開口了。

在他的身後,站著皇宮中的幾位宗師境高手,此時他們一臉傲然,只不過看向顧昊空的眼神有些躲閃,畢竟他們曾經同朝為官,更是好友,現在卻站在了不同陣營。

「太子殿下,你這話什麼意思?」

顧昊空眉頭微微一皺道。

「沒別的意思,本太子只是覺得顧老將軍活的太久了,對我天神國的影響太大了,所以我需要借你的人頭一用。」

駱清嘴角一揚,對著顧昊空說道。

他的眼中滿是戲謔之色,雖然顧銘很厲害,可是現在他不害怕,因為他的主人派來了使者,他們就隱瞞在暗中。

離開大康酒店,他本想帶人離開的。

卻不想主人竟然能捏會算,竟然算到了這個結局,這才派來了使者。

這些使者那可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能上天入地,能招風喚雨,總之就是十分的厲害。

於是,駱清便帶著他們準備將整個顧家徹底滅掉。

當他們來到這裡時,卻發現顧銘和駱清並不在,這讓他十分的惱火。

既然顧銘不在,那他就好好和顧昊空這個老傢伙玩玩。

駱清戲謔的看著顧昊空,輕聲問道:「顧老將軍,你願意否?」

我叫余則成 「駱清,想要殺老爺,你先過我這一關!」

鄧景山見駱清竟然如此囂張,頓時怒吼道。

顧昊空擺了擺手,止住鄧景山後,雙眼森冷的看著駱清道:「你想借我的人頭?那你就來取吧!」

「顧老將軍放心,你的人頭本太子一定會取,但是不是現在,因為本太子還想要顧銘、駱清以及顧青筠的人頭。等他們回來后,我會一起送你們上路的。」

駱清的話,可謂是狂妄至極。

「本太子對你們已經很好了,我都沒有讓人去學校抓顧青筠,為的就是給他們一家三口一點相聚的時間。」

駱清看著顧昊空,直接諷刺的笑了起來。

「你真是該死!」

顧昊空身後的鄧景山再也無法忍受,頓時怒喝一聲竄了出去。

駱清身後帶著一駝背老者,見到鄧景山直接躥了過來,他瞬間擋在駱清身前,準備迎戰鄧景山。

這個駝背老者是宗師境武者。

嘭!

一聲悶哼,那駝背老者然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口的吐著鮮血,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你……你也是宗師?」

見到這一幕,駱清等全部愣住了。

他們根本沒看出來鄧景山是宗師境,在他們記憶之中,鄧景山就是個廢物。

可是現在……

一時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滿是疑惑之色。

駱清晃了晃腦袋,有些不知所措。

駝背老者是他身邊最弱的一個人了,實在是沒有再弱的了,可是即便再弱,那也是宗師境。

竟然就這麼敗了,而且還是一招?

震驚的一下后,駱清恢復了過來,不由的冷笑起來。

如果鄧景山真的是宗師境武者的話,那怕是真的要殺了他們了。

「駱清,你還想殺我們嗎?駱清的為人,難道你們不知道嗎?你們還要助紂為虐嗎?」

鄧景山冷冷地掃視了眾人一眼問道。

「鄧景山,你也太狂了吧,不就一個宗師武者而已,這有什麼,本太子身邊都是宗師境武者,你以為成為宗師,就能為所欲為,就可以把本太子不放在眼裡了嗎?我告訴你,那你就錯了。」

駱清冷笑,眼中閃動著殺氣,臉色十分的難看。

此時,他想殺了鄧景山,就在他的手舉起來,準備派人出去時,顧昊空的聲音響起。

「景山,退下!」

「是,老爺!」

鄧景山臉色冰冷,雖然不願,但還是聽從了顧昊空的命令。

「太子殿下,你想要對付的是老夫,老夫就在這裡,你讓他們過來殺我吧!」顧昊空淡淡的說道。

聽了顧昊空的話,駱清更加憤怒,頓時咆哮道:「好,那我就成全你,來人,給本太子殺了顧老匹夫!」

他的聲音落下,身後便衝出一人,直接朝著顧昊空攻了過去。 見對方衝殺過來,顧昊空非但沒有慌張,反而臉上露出一絲冷笑,緊接著一掌打出。

嘭!

只見剛才衝來的那個人,瞬間倒飛回去,一道鮮血從口中噴出,在空中連成了一條線。

砰!

那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瞬間昏死過去。

「宗師境頂峰!」

瞬間駱清身後的幾個宗師臉色大變,滿臉的驚訝之色。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顧昊空竟然會變得這麼強。

駱清看著自己的人被打成重傷,昏迷不醒,冷冷的說道:「顧昊空,沒想到你隱藏的竟然如此之深,那就更留你不得!給本子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駱清不準備再玩了,因為他感覺到顧昊空的恐怖,如果讓對方活著,等到顧銘回來時,將會是一個變數。

他的聲音落下后,身後的幾名宗師境武者相互看了一眼后,瞬間沖了出來,一起殺向顧昊空。

他們一共五人,同時出手。

然而,他們還是低估了顧昊空一方的實力。

就在他們衝來的瞬間,顧昊空根本沒動一步,他身後的鄧景山和陸書蕾便已經將對方五人給攔了下來。

雙方一交手,駱清一方的宗師境武者便被打飛兩人。

僅僅幾招之後,五名宗師境武者全部躺在了地上,身受重傷。

看到這一幕,駱清徹底傻眼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強。

「開槍,給我開槍!」

駱清驚慌失措,急忙退到身後護衛中去,大聲叫喊起來。

宗師境就算是能夠擋子彈,那也只是能夠擋住一小部分,他就不相信上百條槍打不死顧昊空。

砰砰砰……

無數的子彈瞬間飛出,向著顧昊空三人打去。

就在這時,一道光芒閃現,直接將整個別墅籠罩,將所有子彈全部都擋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

看到眼前這一幕,駱清無比的震驚,瞬間懵逼了。

這時,一道狂風捲來。

緊接著就是排山倒海似的壓抑感朝著眾人襲來,一瞬間沒個人都感覺呼吸變的氣促困難。

一道龐大壓抑的氣息在慢慢的靠近。

顧昊空三人臉色巨變,他不知道,這道氣息代表了什麼樣的修為境界,但是他可以肯定,擁有著恐怖氣息的人,實力絕對遠超於他。

忽然,一個黑袍人出現了。

如此炎熱的季節,卻穿著黑袍,就連整個腦袋也被黑色的帽子所遮擋,根本就看不清面龐。

看到黑袍人出現,顧昊空三人的眼中滿是驚恐。

只見黑袍人一閃,瞬間穿過陣法,來到他們的面前,根本就來不及任何的動作。

嘭!

一掌,沒有任何的招式,只有簡單的一掌。

顧昊空整個人猶如斷了線的風箏,直接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度,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爺……」

陸書蕾大叫了一聲,急忙的朝著顧昊空跑去。

鄧景山此時臉色大變,快速退到顧昊空面前,將顧昊空護在身後。

顧昊空可是宗師境武者,一掌就被擊飛,毫無還手之力,那這個黑袍人實力豈不恐怖的沒有邊際?

而且對方非常輕鬆的就穿過了陣法,可見對方的實力更加恐怖。

三人全都驚恐的看著那黑袍人。

只見黑袍人的臉上竟然有著淡淡的黑霧,根本就看不清面容,不過應該是個老者,而在黑袍人胸前,一個骷髏頭的圖案綉在衣服上面。

「你……你是什麼人?」

驚恐中的鄧景山對著那黑袍人問道。

「哈哈……就憑你們還想知道使的名諱嗎?」

這時,駱清哈哈大笑,滿臉的得意之色,對著黑袍老者,恭敬的鞠了一躬道:「見過使者大人!」

那黑袍人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應答了。

此時顧昊空已經被陸書蕾給攙扶了起來,滿臉驚恐的看著那黑袍人,然後轉而對著駱清,怒目而視道:「駱清,你個敗類,竟然屈身在一個邪魔的手下,你想斷送整個天神國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