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請原諒我剛纔的失禮。”族長連忙對林珂說道。和韓宇比較起來,族長覺得還是跟眼前這個女孩打交道要好一些。和那個男的打交道,總讓族長有種想要窒息的感覺。

2020-11-03By 0 Comments

“老人家不要客氣。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想要立刻離開,畢竟我們的同伴被抓去了,我們很擔心她的安危。”

“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想我需要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你們,這樣至少可以讓你們對古堡裏的那些人可以提高一些警惕。”

“有話就趕緊說,廢話那麼多。”韓宇不滿的說道。

族長只當沒聽見,看着林珂說道:“就像你所看到的,這裏的人都是花冠星的原住民。而古堡裏的那些人都是入侵者。我們不知道他們來自哪裏,只知道他們來到花冠星以後,我們以往的平和生活被打破了。爲了躲避那些入侵者的抓捕,我們東躲西藏,最後無奈的藏到了地下……”

“說重點!”韓宇再次不耐煩的叫道。

這次的聲音有點大,把族長嚇得一哆嗦,連忙加快了自己的語速,“那些入侵者在抓住我們的同胞以後,並沒有把他們當成奴隸一樣運走販賣,而是把他們全部帶到了古堡之內,進行一場又一場實驗。”

“實驗?”林珂好奇的問道。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族長一臉悲痛的點點頭,“是的,你們先前遇到的那些殭屍,就是那些入侵者實驗的結果。他們殺死了我們的同胞以後,利用各種實驗,將被殺死的人以殭屍的形態復活,埋在地上,一旦有活物經過,那些殭屍就會破土而出,攻擊路過的活物。”

“只是那些殭屍?”韓宇插嘴問道。

“不只。就我們所知道的,那些入侵者所進行的實驗,全部都是利用人體爲基礎,然後在這個基礎上添加各種東西。”

“之前我們遇到的那些巡查者,其實也是那些人的實驗成果之一。”一旁的突尼斯插嘴說道。

“你是說那種像蝙蝠一樣的玩意,以前是人?”韓宇不相信的問道。

“是的。不光是那些巡查者,在你們要進入的那片森林裏,還有更多稀奇古怪的東西藏在裏面。可以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見不到的。”

“嗯咳……”族長輕咳一聲,不滿的看了突尼斯一眼。突尼斯縮了縮脖子,退到了一邊。把說話的權利還給了族長。隨後族長繼續說道:“就像突尼斯剛纔所說的那樣,那些入侵者不光把這裏的原住民捉去進行各種實驗,並且還會定期從外界購買一大批實驗品回來。”

“那些入侵者有多少人?”韓宇開口問了一個實際的問題。

“如果只是算那些入侵者的話,並不多,大約有五百人左右。其中進行實驗研究的大約二百人,剩餘的三百人好像是一開始跟着他們負責保護他們安全的。”

“五百人?”韓宇聞言開始在心裏計算。五百人,對於他這個火系能力者來說,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而一旁的族長見韓宇一副思考的樣子,連忙補充道:“當然他們還有各種各樣的手下,那個數量如果保守估計,大約是那些入侵者的十倍。”

“五千?……唔,這個可就有點麻煩了。”

“而且,那些手下的強度不一,像你們先前幹掉的那些殭屍,只能算是戰力最弱的一部分。距離古堡越近,那些入侵者的手下就越是厲害。”

“……不管多厲害,我的同伴我都會去救。”等到族長不再言語,韓宇看着族長,緩緩的說道。

族長聞言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看了韓宇一眼。

林珂在一旁問道:“老人家,那你知道那羣入侵者的首領是誰嗎?”

族長聞言打了個冷戰,像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半晌之後才緩緩的說道:“……莫莉安,一個自稱魔女的女人。”

“莫莉安?是不是一個有着暗精靈外貌的女人?”韓宇聞言問道。

“暗精靈?那是什麼東西?”族長不解的看着韓宇問道。

“難道你所看到的和我見過的不是一個人?”韓宇不由奇怪的問道。

族長搖搖頭,“我知道的那個莫莉安是個人類。不過既然那些入侵者可以通過實驗改造其他生物,保不齊她會對自己也進行進行改造。”

“她應該沒有那麼瘋狂……”韓宇話說到一半,想起了先前莫莉安在抓住韓夢馨伸手打破勇氣號船身的時候,那隻手好像就不像是一個女孩子可以擁有的手臂。

“怎麼了?”一旁的林珂見韓宇臉色有異,連忙問道。

韓宇聞言搖搖頭,“沒事,我只是忽然覺得,族長說的可能是真的。那個叫莫莉安的女人,很有可能也在自己的身上進行了實驗。”

“不會吧,她會那麼瘋狂?”林珂不相信的說道。

“她連人體實驗這種聯盟明令禁止的實驗都敢做,還有什麼是她不敢做的。不過如果不說立場問題,她可以稱得上是個天才,殭屍,人體改造……這些平時聽起來只是無稽之談的東西,她已經通過她的實驗告訴了我們,這些東西可以辦到的。”韓宇沉聲說道。

“可是拿自己的身體進行實驗,是爲了什麼呀?”林珂不解的問道。

韓宇聞言不確定的說道:“或許是爲了力量,也可能是因爲好奇。對於自己的實驗究竟是個什麼樣子,她可能想要通過自身有個更全面的瞭解吧。”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也太瘋狂了吧。”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林珂緩緩的說道。

“如果不瘋狂,我想她也不會研究殭屍那種世上不該存在的東西出來。不過不管她是不是天才,也不管她的研究有多麼多麼了不起。惹到了我,我就要讓她後悔,敢擄走我的妹妹,我一定會讓她付出代價!”韓宇眯着雙眼,惡狠狠的賭咒發誓道。

暗影古堡

莫莉安正和韓夢馨說話,突然後背一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隨後看到坐在她對面的韓夢馨臉色難看。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莫莉安笑着伸手拿出手帕想要給韓夢馨擦擦。 閃婚老公 不過韓夢馨沒有讓莫莉安碰到自己,向後稍微的退了退,拿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臉上的唾沫星子,看着莫莉安問道:“你生病了?”

“我怎麼可能會生病?應該是有人想要算計我吧?”莫莉安笑着答道。 “你的仇人很多嗎?”韓夢馨問道。

“哈~我的仇人?多得就像是天上的繁星,數都數不過來。”莫莉安聞言笑着答道。

“可你好像一點都不在乎。”

“有什麼好在乎的?他們就是再恨我也拿我沒有辦法,我又何必因爲這點點事情去浪費我寶貴的時間。”

“你,你還真是豁達啊。”

“謝謝誇獎。不過夢馨啊,你就一點都不好奇我要用你做什麼實驗嗎?”莫莉安笑眯眯的看着韓夢馨問道。

“就算我拒絕,你會同意嗎?”韓夢馨沒好氣的反問道。

“當然是不同意。不過你可以抗議呀。”

“借用你剛纔說的,我不想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

“嘻嘻……看來你也很豁達。”莫莉安笑着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

面對韓夢馨的瞪視,莫莉安滿不在乎的說道:“不要這樣的瞪着我,那樣會讓我感覺你是在勾引我。”

韓夢馨聞言一驚,當即低下了頭,不敢再看莫莉安。雖然已經有了一點心理準備,不過韓夢馨還是不想跟莫莉安之間發生什麼超友誼的關係。

見自己的話嚇住了韓夢馨,莫莉安微微一笑,隨後說道:“我想,我可以把我要用你做什麼實驗告訴你,畢竟你是當事人,我也需要你的配合。”

低着頭的韓夢馨聽到這話,頓時擡頭看向了莫莉安。就聽莫莉安繼續說道:“上午帶你去參觀了一下我的地下工廠,我想你已經猜到我進行的研究是有關於生命的研究。”

韓夢馨聞言默默的點點頭。得到韓夢馨的答覆之後,莫莉安繼續說道:“所以,研究生命的奧祕,就是我的畢生追求。”

“你不是已經通過自己的研究讓自己變成不死之身了嗎?”韓夢馨不解的問道。

“不夠,還不夠。我不光要了解生命中的生死,我還要徹底掌握它。你現在看到的,只是我研究的一部分,我已經可以利用生命中生讓自己達到永生,但我還要明白死,明白生死之間到底是一種怎樣的輪迴。當我徹底掌握了生命中的奧祕時……這個我好像有點跑題了。”

韓夢馨目光糾結的看着莫莉安,緩緩的說道:“你知不知道,說話說一半,是一種很不道德的行爲。”

“哈哈……抱歉,你就當沒聽到吧。總之我要用你協助的實驗就和研究死這個課題有關。”莫莉安笑着說道。

“……我能幫你什麼?我除了會一些醫術,外加一個沒有殺傷力光明能力外,我好像並沒有別的能力。”韓夢馨皺眉問道。

莫莉安聞言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夢馨說道:“不要妄自菲薄。夢馨你知道嗎?原本我剛遇到你們的時候,其實只是想要把你們騙來這裏,成爲我衆多實驗品中的一個。但是,在你握住我手的時候,我驚喜的發現,你就是我一直要尋找的人,你就是我開啓死這道大門的鑰匙。”

“也就是說,我之所以可以得到你的特殊關照,都是因爲我的光明能力嗎?”韓夢馨苦笑一聲問道。

“沒錯。”

“……我真不知道該感到慶幸還是該感嘆自己倒黴。”

“呵呵呵……你當然應該感到慶幸,因爲你,即將參與到一場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戰爭中去。”

“最偉大的戰爭?”韓夢馨聞言不解的看着莫莉安問道。

“當然,一場對神發起的戰爭。”莫莉安神色激動的叫道。

“……我不明白。”

“呵呵呵……不明白沒關係。夢馨,你覺得生命是怎麼來的?”

神武霸帝 “厄……”

“是神創造了生命!而我,將要用我的實際行動告訴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創造生命,不再是神的專利!”說出這番話的莫莉安一臉的狂熱。讓韓夢馨感到不寒而慄,忍不住輕聲說道:“你真是一個瘋子。”

“謝謝誇獎。”莫莉安微笑着對韓夢馨說道。隨後神情不再狂熱,恢復了平時的樣子。

“那麼實驗什麼時候開始?”韓夢馨輕聲問道。

“下一個月圓之夜,你還有十天的時間。十天以後,你將發現自己成爲了一個全新的存在。”莫莉安臉上始終保持着一絲微笑,但是那絲微笑去讓韓夢馨感到不寒而慄。想想也是,跟一個瘋子在一起,雖說這個瘋子現在對你很客氣,但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發作呀?

而就在韓夢馨思考脫身之計的時候,房間的門響了。作爲莫莉安管家的南宮玉走了進來,對莫莉安彎腰行禮道:“主人,剛剛收到消息,發現那些地老鼠的巢穴了。”

“是嗎?那我的實驗品又要增加了,派潛地蜘蛛去吧。” 絕世高手 莫莉安聞言笑了笑。

“是。”南宮玉躬身領命,倒退着往門邊退,頭都不敢擡一下。對於南宮玉此刻的表現,莫莉安感到很滿意,原本準備教訓南宮玉的計劃也就此暫時放到了一邊。

隨着大門的關閉,莫莉安看着滿懷心事的韓夢馨說道:“夢馨,提醒你一句,不要想着逃離這裏哦。你長得這麼可愛,而整個暗影古堡,只有這個房間可以說是最安全的。離開了這裏,不說別人,那個南宮玉就會第一時間的把你藏起來。呵呵……到時候你會遇到什麼事情,還需要我想你詳細說一說嗎?”

“不必了。我會老實的待在這裏,等我的哥哥帶着同伴來救我。”韓夢馨臉色嚴肅的答道。

“不要那麼嚴肅,雖然你嚴肅的樣子也很吸引人,不過我更喜歡看你害羞的樣子。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你之後要進行實驗的場所,也算是讓你熟悉熟悉環境,省得你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以後不適應。”莫莉安起身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見狀也起身說道:“如果你不生氣的話,我想說這裏的一切都讓我不適應。”

“這個我可沒辦法,你就慢慢適應吧。畢竟你去適應環境比讓環境適應你要來得容易。”莫莉安隨口答道。

韓夢馨:“……”

隨着莫莉安來到自己即將要實驗的地方,既沒有地下一層的血腥,也沒有地下二層的詭異,第三層的空間內,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這裏怎麼什麼都沒有?”韓夢馨好奇的問道。

“本來就什麼都沒有。死亡,本來就是一切的消失。”

“……那你打算怎麼用我實驗?在這裏殺死我嗎?”韓夢馨看着莫莉安答道。

“當然不是。你不要多問,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是不是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沒有。我只是想,如果你現在不告訴我,你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是嗎?看來你對你的哥哥很有自信啊。我承認,他是個很厲害的傢伙,但是,想要通過暗影森林到達這裏,卻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辦到的。”

“哼。”韓夢馨聞言不屑的冷哼一聲。莫莉安也不惱,看着韓夢馨問道:“要不要打個賭?如果你哥哥可以在月圓夜之前趕到這來,我就放你離開。但要是你哥哥不能趕來,那你就必須全心全意的配合我的實驗。”

“難道如果我不配合,你的實驗就不能成功?”

“當然能夠成功,只要將你弄成木偶就是了。只不過我不想那樣做,因爲那樣會失去很多的樂趣。”

“……好,一言爲定,希望你可以言而有信。”韓夢馨考慮了片刻,對莫莉安說道。

“雖然我是女兒身,但同樣也是信守承諾的。”莫莉安微笑着答道。

※※※

就在韓宇聽着族長講述他們已經知道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怪物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聲的慘叫。跟在族長身後進屋以後就一言不發的大漢連忙出去一看。一隻體型巨大,足有半個籃球場那麼大的潛地蜘蛛正在破壞自己現在的家園。而自己的同胞正手拿簡陋的武器奮力抵抗着潛地蜘蛛的到來。

大漢見狀二話不說,當即怒氣衝衝的衝回了房間,瞪着韓宇等人罵道:“你們這羣混蛋,一定是你們把潛地蜘蛛給引來的。”

韓宇看了大漢一眼,問族長道:“潛地蜘蛛也是那些人改造的嗎?”

“是。”族長的神色有點絕望,衝韓宇緩緩的點頭答道。

得到了答覆,韓宇二話不說,邁步就往外走,寧平等人見狀也立刻跟了出去。屋裏的大漢剛要再罵,族長突然伸手給了大漢一巴掌,低聲喝道:“住嘴!如果你再不管住你那張嘴,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爹,你爲什麼要向着那些人?”大漢委屈的叫道。

“閉嘴!因爲那些人很有可能挽救我們的命運!”族長厲聲喝道。隨後對站在一旁的突尼斯說道:“突尼斯,快出去看看。”

“哎。”突尼斯答應一聲,急忙跑了出去。

“叛徒!”大漢看着突尼斯的背影低聲罵道。

“啪!”族長又是一巴掌,雙眼緊盯着大漢,半晌之後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如果突尼斯是我的兒子該多好。爲什麼?爲什麼老天要給我你這樣一個笨兒子?”族長搖着頭向外面走去。大漢十分委屈,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爲什麼要打自己。不過在看到父親出去了以後,也急忙跑了出去。

才一出門,大漢就看到了讓他終生難忘的一幕。之前在他面前橫行霸道的潛地蜘蛛此時就如同一隻小貓一樣,趴在那個叫韓宇的人面前,一動不動。

“這,這是怎麼回事?”大漢呆呆的問道。

“不,不知道,我剛剛出來,就看到了這一幕。”一旁的突尼斯隨口答道。很顯然,他也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到了。現場唯一激動的就是族長,因爲他看到了,自己這些族人終於有了獲救的希望。可以讓潛地蜘蛛屈服,那個叫韓宇的人絕對不簡單。

“喂,這個潛地蜘蛛要怎麼處置?”韓宇回頭問突尼斯道。突尼斯聞言看了看族長,就見族長從他點了點頭,當即會意的衝韓宇叫道:“殺了它,否則它會找來更多的同類,那樣我們這裏的人都會被它們抓走,送給那些人去做實驗。這些潛地蜘蛛的任務就是找到這個星球的倖存者。”

“……是嗎?那就很自由對不起了。”韓宇右手升起一團火焰,食指點在了潛地蜘蛛的額頭,緊跟着就見潛地蜘蛛發出一聲慘叫,火焰從潛地蜘蛛的內部爆發,短短一瞬間,一隻在突尼斯等人眼中強大無比的潛地蜘蛛就被幹掉了。

潛地蜘蛛的被滅好像讓這裏的人總算是恢復了一絲生機,族長老淚縱橫,走到韓宇面前屈膝跪下,以頭觸地的對韓宇懇求道:“求求你,對我們伸出援手,替我們趕走那些奪取我們家園的入侵者吧。”隨着族長的話音落下,包括大漢在內,現場所有人都跪了下來。

韓宇皺眉看了看族長,擺手不讓臉上露出一絲不忍的林珂、喬嫣兒和蓮蓬說話,隨後對族長說道:“我們要去救我們的同伴。隨手幫助你們對付那些入侵者是沒有問題,但是,我需要嚮導。”

“如果需要嚮導,我可以……”族長聞言立刻擡頭答道。

韓宇直接擺了擺手,拒絕道:“你不行,你的年紀太大,我需要年輕人。”

“那就我來好了。”突尼斯聞言起身說道。

所有人,包括大漢在內,都用驚訝的眼神看着突尼斯。韓宇看着突尼斯點點頭,隨後又看了一眼跪了滿地的衆人道:“還有誰願意擔任我的嚮導?”

衆人面面相窺,不知道韓宇到底想要幹什麼?嚮導,一個不就夠了嗎?

韓宇微微皺眉,沉聲說道:“難道你們已經連一點反抗之心都沒有了嗎?面對侵佔自己家園,殘害自己同胞的入侵者,你們連一點反抗的意志都沒有,只知道祈求別人的救助了嗎?”

“算我一個,我也願意擔任你的嚮導。”大漢猛地站了起來,瞪着韓宇大聲喊道。

“眼神不錯,不過希望你在面對那些入侵者的時候,你的眼神依然可以這樣。”韓宇聞言點了點頭,讓大漢站到了突尼斯的身邊。隨後看着剩餘的人,再次開口問道:“還有人嗎?”一旁的族長已經明白了韓宇的意思,默默的站了起來,和韓宇一眼看着自己的族人。有人大漢的帶頭,又陸陸續續的站出來八個人。韓宇又等了片刻,最終點頭說道:“看來你們這些倖存者,只剩下你們十個勇士了。喂,大個子,你叫什麼?”

“奧斯都。”大漢沉聲答道。

“你是這十個人的小隊長,突尼斯擔任你的副手,去拿起你們的武器,你們將和我們一起行動。我們要去救我們的同伴,而你們,則要去爲你們自己族人的命運去戰鬥。”

“我知道。”奧斯都點點頭,轉身對看着自己的八個人大喝道:“戰鬥!”

“戰鬥!”八個人高舉右手,大聲迴應道。

趁着奧斯都等人去準備的工夫,林珂走到韓宇的身邊小聲問道:“韓宇,我不明白你剛纔爲什麼那樣做?”

“……”韓宇聞言看了林珂一眼,低聲答道:“我這樣做其實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就是想讓這裏的人明白,求人不如靠己。”

“可是,就憑他們的實力……”

“我知道,憑他們的本事,根本就靠近不了那個古堡。但是,他們是這顆星球的原主人,我們可以幫助他們這一次,但是如果還有下次呢?那個時候難道讓他們再次回到地下,祈求像我們這樣的人再次到這顆星球來幫助他們嗎?他們必須明白,保衛家園,是他們自己的事,別人的幫助只能是次要的。”

韓宇說話的時候並沒有避諱站在一旁的族長。而族長聽了韓宇的話以後臉上也沒有浮現出怒色,只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在沉默了片刻以後,族長離開了韓宇等人的身邊,回到了自己的家裏。

自己的兒子奧斯都正在做着戰鬥前的準備。見自己的父親回來,連忙放下手裏的工作,迎上前叫道:“父親。”

“嗯。”族長點點頭,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兒子。片刻之後,族長對奧斯都說道:“你跟我來。”

“是。”奧斯都答應一聲,一臉不解的跟着族長走進了臥室。看着自己的父親從牀下拖出一口箱子,從裏面拿出了一副盔甲。

“這是我年輕時候穿的,你拿去吧。”族長將盔甲交給了奧斯都,淡淡的說道。

“父親。”奧斯都手裏捧着盔甲,不敢相信的看着從小到大很少給自己好臉的父親。

“去吧,多聽突尼斯的意見,他比你聰明,比你心眼多,而且不會害你。”說完這話,族長邁步向屋外走去,臨出門的時候,族長低聲對奧斯都說道:“奧斯都,記得活着回來。”

“……是,父親,我記住了。”奧斯都大聲答道。

……

無死星最後一支抵抗入侵者的力量集結完畢,站在了韓宇等人的面前。沒有人嘲笑奧斯都等人裝備的老舊,從奧斯都等人的身上,人們看到了一股視死如歸的氣勢。韓宇看了以後暗暗點頭。

沒有廢話,韓宇對衆人揮揮手,“出發吧。” 最後一支抵抗力量,聽起來悲壯又可憐。韓宇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奧斯都等人拿着落後的武器去和暗影森林中的各種怪物戰鬥,更多的時候,奧斯都等人擔任的是警戒的工作。

“轟~”一隻兩米多高的食人花在韓宇的火焰中化爲灰燼。奧斯都神色複雜的看了看韓宇,低頭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發出歡呼。

“休息一下吧,怪累的。”韓宇對衆人說道。

可以休息一下,這對突尼斯等人來說是求之不得的。雖說在進入暗影森林以後並沒有參加戰鬥,但是看到那些平時能夠輕鬆殺死自己的怪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突尼斯等人承受的心理壓力還是很大的。在地下村落的時候被韓宇的話給激得頭腦發熱跟着來了這裏,如果可以選擇的話,突尼斯也不知道自己這些人還會不會再次做出和現在一樣的選擇。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