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謝柔嘉覺得睡的有些不安穩。

2020-11-04By 0 Comments

或許是因爲睡的遲的緣故吧。

她和東平郡王吃過飯,又和他下棋,結果自己輸得一塌糊塗,生氣的抱怨他騙人,下棋這麼厲害還說沒喜歡的事。

“不喜歡也並不表示不會啊。”東平郡王笑道,“不過喜歡的話一定能學的很厲害。”

主動教授她下棋這才平息了她的抱怨。

亥時三刻二人才散了各自睡去,直到睡下來這三天的不眠不休的疲倦才一起襲來,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像是泡在水裏,漂浮着卻始終沉不到底。

耳邊還總有人走動以及說話聲。

“……本就心神不穩…..尚未痊癒….”

“…..這個簪子可用?”

“……只靠簪子不行了…..”

“……需要什麼?”

聲音忽遠忽近忽清晰又忽模糊,嘈嘈雜雜切切,讓人心生煩悶,有雙手撫摸她的額頭,聲音很快消失了,謝柔嘉覺得自己也終於沉到底,翻個身踏踏實實的睡去了。

一覺醒來的時候,視線裏有些昏昏。

跟往常一樣,是天不亮的時候就醒來了。

謝柔嘉將手舉過頭頂,腳用力的踩向牀板,鼓着腮幫子長長的吐氣,氣還沒吐出來,有人刷拉掀開了簾子。

一張俊朗的面孔出現在視線裏。

謝柔嘉瞪大眼。

“殿下?我又吵到你了?”她問道。

東平郡王莞爾。

“沒有。”他說道,“是我來看看你醒了沒有。”

哦。

不過,你看我這個做什麼?

謝柔嘉眨眨眼,猛地起身。

“殿下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她低聲問道。

她尚未起身,東平郡王的手就扶住她。

手掌的溫熱透過薄薄的**從肩頭傳遍全身,謝柔嘉的身子不由僵了下。

東平郡王肯定察覺了她的異樣不適,但卻沒有鬆開手。

“沒事,你不用急着起。”他說道,扶着謝柔嘉肩頭的手更加用力,將她按了回去。

一定是有事。

謝柔嘉回過神。

“殿下什麼時辰了?”她問道。

“申時一刻。”東平郡王說道。

追尋幸福的定義 謝柔嘉哎的一聲。

“申時一刻?”她說道,原來不是早晨,而是到了下午了。

傳授經書的確是耗費了心神。

謝柔嘉又躺回去,攤開胳膊伸個懶腰。

原來是自己睡懶覺,所以東平郡王才這樣擔心的啊。

“這幾天太累了也沒有睡覺。一覺睡一天也算是補眠了。”她笑着說道,“殿下不用擔心。”

她的話音落,外邊有腳步聲響,伴着小玲驚喜的聲音。

“柔嘉小姐醒了?”她說道,人也出現在視線裏,看着睜着眼嘻嘻笑的謝柔嘉,不由拍了拍心口。“柔嘉小姐真是把殿下嚇死了。”

嚇死了?

多睡一會兒有什麼可怕的。

謝柔嘉看東平郡王。

“有什麼好怕的啊。我不就是睡個懶覺,起牀晚了些嘛。”她笑道。

“有什麼可怕?”小玲說道,“柔嘉小姐。您睡了兩天了。”

兩天?

謝柔嘉又猛地坐起來,這一次東平郡王后退一步,由小玲及時的伸手攙扶她。

“現在是兩天後的申時一刻啊。”她說道。

東平郡王看着她點點頭。

“感覺怎麼樣?”他問道。

謝柔嘉摸了摸頭,這才覺得起身有些頭重腳輕。不過倒也沒有大礙。

“感覺挺好的。”她笑道,“我睡好了。”

小玲鬆口氣。

“殿下。叫大夫們進來嗎?”她問道。

東平郡王點點頭起身讓開。

“不用,不用叫大夫的。”謝柔嘉擺手說道,“我就是耗費了心神,睡飽了就好了。”

“柔嘉小姐。您哪裏是睡飽了就好了,要不是殿下…..”小玲說道。

話說到這裏東平郡王輕咳一聲打斷了她的話。

殿下怎麼了?

謝柔嘉看向東平郡王,東平郡王神情溫煦。

“我請了大夫來。大夫們說你很嚴重。”他說道。

那真是讓大家擔心了,謝柔嘉便忙點頭。

“我覺得沒事。但竟然睡了兩天,還是讓大夫看看吧。”她說道。

小玲鬆口氣高興的喊大夫進來,東平郡王退到一邊,看着大夫們望聞問切一番說無礙開了補養氣血的湯藥下去了。

既然大夫這樣說了,小玲也沒有再拒絕她起身的要求,親自給她穿衣梳頭。

“殿下。”謝柔嘉對着外間喊道,透過開着的門看到他的半個背影,隨着她的喊聲轉過了來,“其實有時候我這種不一定是病,大夫們看了也會說的很嚴重。”

小玲將她的頭扳正,將烏黑的頭髮用簪子挽住。

謝柔嘉看着鏡子裏映照的身影。

“….再遇到這情況就請個巫來看看就好了。”她接着說道。

小玲先哈了聲。

“再遇到?一次就…..”她說道。

話沒說完,鏡子裏的人接過了話。

“這次就請了。”

請了?

謝柔嘉在妝臺前轉過身,看着東平郡王。

“請了兩個本地的巫師,所以我們知道你這情況是怎麼回事。”他說道,“他們也說了你自己會醒過來,我們不擔心。”

怪不得東平郡王見她醒過來並沒有多麼驚訝,原來知道了並不擔心。

不擔心就好,她可真怕別人擔心自己,那樣她反而覺得給人添了麻煩,可是她要做的事很多時候都是不容選擇和多想的,成了就成了,不成就一條命交代了。

也沒什麼,就算知道危險,也得去做啊。

謝柔嘉重重的鬆口氣。

小玲在身後放下梳篦欲言又止,最終垂下頭。

“也給鬱山那邊的柔清小姐說了。”東平郡王接着說道。

“還怕說不清,殿下讓我帶着一個巫師去的,那巫師還不敢去,我好說歹說才拉着去了。”小玲笑着補充說道。

謝家是巴蜀首巫,巴蜀境地的巫師都不敢踏入謝家的地界。

謝柔嘉笑了。

“結果根本就不用我們細說,柔清小姐也睡了一天一夜才醒,一聽你的情況她就明白的很。”小玲接着笑道。

“她沒事吧?”謝柔嘉忙問道。

“沒事,柔嘉小姐,柔清小姐比你還厲害啊,她就睡了一天一夜。你睡了兩天呢。”小玲笑吟吟說道。

謝柔嘉笑的眼睛都沒了。

“是啊是啊,她比我厲害。”她連連點頭說道。

知道謝柔清那邊被安排交代的很好,謝柔嘉只覺得越發的輕鬆,飯菜擺上來她一口氣了吃了兩大碗,又在小玲的陪伴下去外邊散步消食。

聽得說笑聲離開,文士才進來。

“殿下,柔嘉小姐這樣行事也太魯莽了。不管不顧的。你得說說她。”他說道。

“說她什麼?”東平郡王說道,“因爲危險不要去做嗎?”

是啊,危險就不去做嗎?

文士又要笑了。

“她要做什麼就去做。是她心安所在就好。”東平郡王說道。

文士笑着應聲是。

“殿下,你快歇息吧。”他說道,“你也兩天沒閤眼了,而且還取了心頭血。”

“一滴血而已。”東平郡王說道。

可是如果大夫們要心頭血也就是扎破手指而已。但這些巫師們竟然要真從心口取血,血是不多。可是那長針可是扎進心口的啊,雖然這麼多年跟着安定王父子行走見過的兇險古怪多的很,但這種事還是第一次。

那可是心口啊,萬一這巫師技藝不精。或者心存歹念….

“你真是多慮了,你不相信我,還不信柔嘉小姐嗎?”東平郡王說道。

信柔嘉小姐什麼?柔嘉小姐巫術是很厲害。但那時候她可是躺在牀上這輩子都可能醒不過來了。

文士愣了下。

“那些巫師對柔嘉小姐敬畏的很,怎麼會害她。”東平郡王微微笑道。

這誰信誰啊。文士失笑。

“殿下你快些歇息一刻吧,要不然這眼睛紅腫,肯定會被厲害的柔嘉小姐看出來的。”他笑道。

…………….

“柔嘉小姐你累不累?”小玲問道,看着晃悠悠走着的謝柔嘉。

謝柔嘉搖頭。

“不累。”她說道,“這才走了幾圈。”

“柔嘉小姐,你不累,奴婢累了。”小玲笑道,“我知道了,您真的身子痊癒了,比我身子還好,我認輸了。”

謝柔嘉哈哈笑了擺手轉過身。

“那我們回去。”她說道,忽的聲音一頓視線看向西方。

小玲見她的神情凝重,忙也看過去。

天邊落日的餘暉未散,青黑的天空中散步着金黃,煞是好看。

不過柔嘉小姐的神情可不像是欣賞美景。

“柔嘉小姐,怎麼了?”她問道。

謝柔嘉看着天邊。

“瘴。”她說道。

瘴?是什麼?

山裏的夜色比平原要濃,此時已經黑乎乎一片了。

因爲鬱山礦不挖礦,所以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燈火通明,兩個礦工巡視完礦山就走出谷口,他們的腿腳不好,暫時沒有分配到上山的隊伍裏,柔清小姐安排他們看礦。

這個礦沒什麼可看的,所以很輕閒,但這種清閒又跟以前那種廢物等死的輕閒不一樣,哦對了,他們不是廢物,據說還是有用的人,雖然他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什麼可用的。

不過,日子總歸是過的不那麼無望了。

兩個人說說笑笑,一瘸一拐的向住處走去,忽的腳下踩到什麼軟綿綿的。

是動物的糞便吧,但隨着踩下去,還有一聲怪叫。

兩個奔來腿腳不好的礦工嚇的差點摔倒,因爲覺得天還早沒有提燈,黑乎乎的只看到地上趴着一團。

是什麼啊?

一個礦工拿出火捻子點亮,入目就是一隻手伸過來。

“救命。”同時還有人聲沙啞的喊道。

是人?

二人忙將火捻子湊近,待看清地上的人更是嚇的魂飛魄散。

這哪裏還像個人,手上臉上都是一片爛瘡。

“救命。”他再次擡起手伸過來,最終無力的頹然落下。() 火把在山上亮了起來,星星點點很快就凝聚成一片。

“小姐,在這裏。”水英喊道,將手裏的火把遞給一旁的礦工,攙扶謝柔清從牛背上下來。

不遠處的山路上已經被樹枝堆架擋住。

“柔清小姐你別過去。”四周站着的礦工們亂哄哄喊道,“那是得了熱瘴的人。”

瘴氣。

謝柔清拄着拐向那邊走去。

“無妨我看看。”她說道,礦工們這才讓開路,水英將她扶上一塊山石,越過樹枝架子藉着火把可以看到對面的路上。

路上不止一個人,還有零零散散的,再遠處出了火把光亮的範圍黑暗裏還不知道有沒有。

此時所看的這些人有的一動不動,有的還在**蠕動。

饒是一向生死不懼的水英都忍不住色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