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貓妖笑了起來,紅姐頓時醒悟過來:“哦,原來是你啊小哥,”紅姐差點叫出聲來,眼睛睜地大大的,心裏暗暗高興,又一位財神送上門啦,而且,這個人能值五萬塊呢。

2020-11-06By 0 Comments

紅姐興奮得嘴脣也顫抖起來:“怎麼頭髮染成這模樣了,嘿嘿,上次玩得高興了吧,今天又來光顧,怎麼樣,找老相好啊,還是換新人啊?”

紅姐嘴上客套着,心裏卻在猛烈地敲鼓:五萬塊啊,哈哈,今晚真的有財神保佑,剛剛那個凱子才走五分鐘,老天就開眼了,哈哈,五萬塊啊。

貓妖感覺到了紅姐的興奮,心裏打了個問號,但沒有表現出來,順着紅姐的客套話繼續說了下去:“紅姐,你可是越來越漂亮了,有沒有新人啊,我的口味你知道,就交給你安排吧!”說着,從懷裏掏出三張百元鈔。

紅姐這次不等貓妖塞到自己身上,一把將錢奪了過來,臉上強裝着笑意:“小哥你等一會兒啊,紅姐這就去後面給你叫人去,嘿嘿,嘿嘿。”

轉過身來,做出一個誇張的興奮表情,手裏的三百元錢,胡亂地塞到口袋裏,一溜小跑地衝到酒吧後面自己的房間裏。

紅姐將門鎖死後,一手拿着手機,翻找出那張皺巴巴的,留有甘米良手機號的小紙條,激動的手,幾次按錯了鍵。

紅姐感覺那五萬塊好像已經被自己攥在手裏了,兩眼的光芒也越來越炙熱了,甚至連身體都抖了起來。

在按錯了三遍後,終於撥通了,紅姐努力地緩和着自己的情緒:“喂,快給我錢?”

上官博自從出了酒吧的門,就被鐵五一直數落着,本來就已經心煩到頂了,一下子接到這個莫明其妙的電話,不耐煩的掛掉了。

鐵五已經說得缺水了,正拿着一瓶礦泉水大口地灌着,一看上官博不發一言就扣掉了電話,隨口問道:“誰的電話?”

上官博沒好氣地回道:“一個變態,問我要錢的!”

鐵五一聽上官博的語氣帶着情緒,也不再追問,繼續舉起瓶子往嗓子裏倒着。

突然,上官博一腳將剎車踩死了。

鐵五一個收不住,向前撲了過去,差點把瓶子都插到胃裏去,被水嗆了一下,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咳,你發什麼瘋啊,抽筋吧你!”

上官博使勁握住方向盤,眉頭皺了起來,考慮着剛剛打來的電話:變態?要錢?莫非是紅姐?是貓妖?

趕快拿出手機,照着來電的號碼回撥了過去……

紅姐被扣掉了電話,一下子愣住了,想想自己剛剛說的話,自嘲地笑了起來:“呵呵,這是說的什麼話啊,上來就問人家要錢,人家不掛掉纔怪呢!”

做了個深呼吸,用手揉着自己的的胸口,讓心跳再減緩一點,然後按了重撥鍵:“您所撥叫的用戶忙,請稍後再撥,您所撥叫的用戶忙……”

“這個時候打什麼電話啊? 家醜 真是的,耽誤我賺五萬塊!”

紅姐悻悻地重新撥叫了這個號碼……

上官博扣掉了電話,鐵五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怎麼了阿博?”

“正在通話……”

上官博又回撥了一次,沒聽幾秒鐘,再次掛掉,氣得大罵起來:“我擦,這個時候打什麼電話啊!不行,得回去看看!”

說完,不等鐵五反應過來,猛地起步,再次來了個180度調頭。

鐵五被甩到了車門上,怒氣衝衝地罵道:“你個精神病,忘吃藥了吧……”

紅姐急得不行了,嘴噘得高高的:“這個甘米良怎麼回事啊?老是正在通話!”

想想不甘心,再次按下了重撥鍵,這次終於通了,紅姐一下趴到軟軟的席夢思牀上,在手機屏幕上狠狠地親了一口,然後緊貼在耳朵上:“喂,甘米良嗎?”

“紅姐?什麼事,快說!”上官博聽到紅姐的聲音,已經猜到了紅姐想說什麼,但還是要確認一下。

“哎呀,你才走幾分鐘啊,就忘了五萬塊錢的事兒啦,嘿嘿,我找你能有什麼事?畫上那小哥來了,就在酒吧裏呢,你快拿着錢來……”

一支手迅速地將手機奪過去掛掉,紅姐“啊”地尖叫着回頭看去,貓妖正瞪圓了眼睛站在她身後。

“紅姐,跟誰打電話呢?嘎嘎。”

紅姐已經被驚得失了分寸,但還在故作鎮定:“沒……沒誰,你怎麼進來的?你……你拿我手機幹嘛?”

“嘎嘎,紅姐。”貓妖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抵到了紅姐的脖子上。

“啊……你……你要幹什麼?”紅姐的眼睛睜得溜圓。

“嘎嘎,我不光要拿你的手機,我還要拿你的……命!”貓妖說完,一把抓住紅姐的頭髮,將她提了起來。

“啊……我……我要報警……”

“嘎嘎,你有時間報警嗎?”貓妖將匕首又向肉裏頂了一下。

“別……別殺我,我都告訴你,我都告訴你,嗚嗚,別殺我,我都說,求你了,別殺我……”紅姐涕淚橫流地癱軟了下來。

“嘎嘎,紅姐,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嘎嘎。”貓妖手上一用勁,“嗞”,紅姐的脖子立馬被捅了個血洞,頓時,鮮血像自來水管破裂一樣,強勁地衝了出來。

貓妖一閃身,血液濺滿了那張席夢思牀,紅姐的眼皮劇烈地跳動着,眼珠亂晃,鮮血在咽喉的蠕動下,嗆到了嘴裏,順着嘴角溢了出來……

紅姐的眼睛終於定住了,睜到了最大,驚訝地看着飛馳而出的鮮血,手顫抖着擡了起來,指向貓妖,嘴張得大大的,想說點什麼,可怎麼也發不出聲音,慢慢的意思識開始模糊起來,眼睛一黑,撲在了牀上……

上官博聽到紅姐說貓妖已經到了,心裏咯噔一下,一下子將凱迪拉克的油門踩到了最大,鐵五被巨大的慣性硬硬壓在了椅背上,手裏的礦泉水也撒了一身。

鐵五終於適應了車速,一緩過神來,叫罵聲就衝口而出:“你他媽的老年癡呆啊,油門有這麼加的嗎?”

“紅姐來電話了,那個同性戀到了。”上官博抿緊了嘴,向鐵五解釋。

“哦,怪不得你這麼瘋啊,阿博,那個同性戀是個什麼人物啊,值得你這樣?”

“一個極度危險的殺手,代號叫貓妖,已經被他殺了好幾個警察了……”

鐵五很明顯地興奮起來:“擦他媽地,咱倆回去乾死他……” 再次返回舉起手來酒吧,鐵五顯然跟剛纔換了個人一樣,雖然已經換了新衣服,但他主動將假髮戴在頭上,興奮地摩拳擦掌,好像要隨時跟人拼命一樣。

上官博卻緊張起來。

他已經跟貓妖交過兩次手了,深深知道這個貓妖的變態和殘忍,邊開着車,邊捉摸着碰到貓妖的對策。

沒用幾分鐘,飛馳的凱迪拉克又停到了舉起手來酒吧。

不等上官博開門跳下,鐵五一馬當先,就衝向了酒吧鐵門。

“舉起手來!”語音門鏡的聲音依然那麼冰冷得不帶一絲感情。

鐵五快速地將左手伸出,接着一把就拉住了門把手。

上官博在後面慢慢地走着,不斷向四周掃視着。

學霸被迫學醫記 忽然,停在陰影裏的,一輛嶄新的越野摩托進入了視線,上官博回想着上次前來時的情景,很明顯,這輛摩托剛剛並沒有停在這裏,應該是新來的顧客騎來的。

上官博將黃軍包的機關打開,準備過會碰到貓妖,隨時能從包裏拿出武器。

上官博剛要走近摩托探個究竟,鐵五已經將門拉開了,也沒招呼上官博,一下子衝了進去。

上官博心裏一急,緊跟着追了上去,走到酒吧門外時,又回頭看了一眼摩托。

酒吧裏的重金屬音樂依然衝斥着耳膜,客人們都三五成羣在躲在角落裏,親密地聊着什麼,吧檯邊坐了一排等着調酒師供應飲料的客人,還有幾個侍者,穿梭在客人之間,爲客人提出的要求而盡力忙活着。

鐵五這時也安靜下來,向酒吧的四周掃視着,用胳膊碰碰上官博:“阿博,那個紅姐呢?”

上官博也注意到了這個異常,按理說,一進酒吧,紅姐會熱情迎上來招呼的,可這次,紅姐並不在酒吧大廳中,而且仔細地觀察了一遍,也沒發現貓妖的蹤跡。

一位侍者迎了上來:“二位,剛剛來過的吧?有什麼需要我爲您服務的嗎?”

上官博一把揪住他的領子:“紅姐呢,她打電話讓我們來的。”

侍者滿臉驚訝地看着兩人,一般來說,紅姐不會主動打電話給別人,除非,是老相識:“紅姐……紅姐她不在……”

鐵五湊了上來,呲出滿口的大板牙:“廢什麼話,她在哪?”

上官博“嗯”了一聲,示意鐵五不要衝動,然後掏出三百元錢來,微微搖晃着:“告訴我紅姐在哪,這些錢就是你的了。”

侍者的眼睛瞬間放出亮光,壓低了聲音:“紅姐……紅姐回她的房間了,就在後面暖香居……”說着想伸手拿錢。

上官博把手一撤,讓侍者抓了空,歪嘴笑着:“嘿嘿,謝謝了,沒你的事兒了。”將侍者往旁邊的沙發一推,快速地衝向了酒吧後面。

剛拐過酒吧後面的走廊,迎面來了一個身穿黑皮衣的銀髮客,黑色的帽檐壓得低低的,領子前的粗鏈子“嘩啦嘩啦”直響。

上官博打量了一眼,就衝向了紅姐的暖香居。

門沒有鎖,上官博小心翼翼地打開一道縫,透過縫隙向裏探察着。

這時,五跟了上來,一腳將門踹了個大開,上官博趕緊拉着鐵五閃到了門的一邊。

等了幾秒,沒有任何動靜,上官博摘下自己的假髮,揪住其中一縷,將假髮慢慢向門口甩了幾甩。

還是沒有動靜,鐵五急不可耐地想衝進去,被上官博再次拉了回來。

上官博衝鐵五使了個眼色,示意要小心,自己則快速地將頭向門口閃了一下,沒有發現異常,這才慢慢地將身子探了進去。

房間裏靜悄悄地,粉紅色的燈光使人感到一絲曖昧的氣息,四周沒有窗戶,只是衝着門口的方向有一張圓形的大牀,牀一邊的梳裝臺上擺滿了化妝品,茶几上也擺滿了各色的小食品。

上官博大體掃視了一遍,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那張圓形的大牀上。

回頭衝鐵五點點頭,鐵五明白上官博的意思,讓他守住門口。

上官博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一邊走,眼睛還在四處打量着。

圓形大牀上好像是躺着一個人,被一牀大大的粉紅被子蓋到了頭部,從上官博的角度看不到臉,但上官博有感覺,牀上的人就是紅姐,於是壓低了聲音喊了一嗓子:“紅姐,我給你送錢來了。”

牀上的人沒有反應。

上官博又靠近一點,繼續喊道:“紅姐……”

還是沒有反應。

上官博繞了個圈子,靠近了牀頭位置。

一頭烏黑的長髮遮住了臉。

上官博仔細分辨一番,像是紅姐的樣子,又輕輕喊了一句:“紅姐……”

仍然沒有反應,上官博伸手將頭髮撥到一邊,一下子看到了嘴角的血跡,自己被驚得跳後一步,再看看紅姐的緊閉的雙眼,蒼白的臉色,上官博可以確定,紅姐已經死了。

鐵五在門外呆了半天,看看沒人過來,也大咧咧地走了進來:“紅姐挺會享受的嘛,你看看那些化妝品,阿博,紅姐怎麼了?”

“死了!”

“什麼?”鐵五緊走幾步,跟上官博站到了一起,用手一指地面:“哎呀,這麼多血!”

上官博順着鐵五的目光一看,從牀單上流下了細細的一條血河,逐漸在地上匯成一灘。

上官博嘆了口氣:“唉,來晚一步,看來是被那個貓妖發現了。”

鐵五有點不甘心:“那咱們趕緊去追他吧,還呆在這裏幹嘛,讓警察來處理屍體吧。”

“應該是追不上了,如果憑咱兩個的追蹤技術能趕上他,他也不是貓妖了,我先打電話報警吧。”

上官博說着,掏出手機來撥通了報警電話,並將黃軍包摘下,坐在沙發上準備翻找什麼東西。

鐵五左看看右看看,覺得無聊極了,心急火燎地趕了回來,沒碰到貓妖不說,而且還多了具女屍,哦不對,是男屍,唉,感覺也不太對。

鐵五糾結於紅姐的性別,臉上皺起了眉頭,一時好奇心起,偷眼看看還在打報警電話的上官博,並沒有理會這邊,然後彎下腰來,慢慢地拉住了蓋在紅姐身上的粉紅被子,一點一點地掀了起來。

一下子看到了紅姐血肉模糊的脖子,嚇得鐵五一哆嗦,對着上官博驚叫起來:“阿博,她被砍了頭了!”

上官博猛地一回頭,嘴立馬大張起來,一把拽住鐵五的胳膊,馬上轉身,使勁地往邊上拖着。

鐵五被上官博拖得一下子躺在了地上,被子來不及鬆開,還在手裏緊緊地拽着,也隨着兩人的倒地,滑落下來。

“嘭”,一團火光瞬間填滿了整個房間,上官博被氣浪推了出去,狠狠地摔在牆上。

鐵五也被熱浪烤焦了鬍子,身上的衣服燃燒了起來,疼得他“啊啊”大叫着,並開始在地上不斷地翻滾起來。

牀上的被子,牀單開始燃燒起來,一股股黑煙直衝上天花板,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將整個屋子染成了黑色。

這時,房間門口開始有人影閃動起來,酒吧的侍者們都大叫着,有的撥打電話叫消防車,有的開始接水想要救火,還有一個,已經披着溼衣服,大叫着“紅姐”,衝進了火海。

上官博已經被震暈過去,鐵五身上着火最厲害的地方,已經被他連拍帶滾地弄滅掉了,擡頭看向牆邊歪坐着的上官博:“阿博……阿博……”掙扎着爬了過去,也不顧身上還在燃燒的火苗,拖着上官博的腳,開始往門口方向爬了過去。

接水的侍者已經端着盆水衝了進來,大半盆都潑到了牀上,忽然看到了趴在地上的鐵五和上官博,順手將剩下的半盆水潑在了鐵五仍然冒着火苗的身上,頓時將火苗澆滅掉了。

鐵五被冷水激了個寒戰,力量也在冷水的激發下恢復了許多,趕緊跪起身子,大喊一聲:“救人啊!”拖着上官博的腳,使勁往門口處拽了起來。

門口聚焦的人越來越多了,那些娘娘腔、同性戀們,也拼了命地往裏面衝着,想救出他們敬愛的紅姐,可火勢太大了,席夢思牀在經過燃燒以後,還散發出了大量的有毒氣體,雖然搶救的人都用溼毛巾捂着臉,但還是被嗆得退了回去。

鐵五不虧是在道上混了多年,想當年,靠一身蠻力打拼出天下,所以,沒用多長時間,他已經拖着上官博爬出了門口。

讓上官博的身子躺在地上,把手伸到他脖子的大動脈處,心臟跳動的還算正常。

鐵五大叫着上官博的名字,將已經燒爛的上衣快速脫下,扔到一邊,光着膀子開始抽打上官博的臉,邊抽邊喊:“阿博……阿博……你快醒醒。”

抽了十幾耳光,發現上官博沒什麼反應後,又用手指狠狠地掐住上官博人中,還是沒什麼反應。

鐵五急了,掰開上官博的嘴,湊了上去,一口一口地往裏送氣。 這招果然管用,人工呼吸才十幾秒,上官博微微地動了一下胳膊,鐵五驚喜起來,繼續賣力地將自己的肺氣吐進了上官博嘴裏。

撒旦總裁放肆寵 救火的人紛紛端着水,一次次衝到房間裏。

離火海遠一點的地方,幾個打扮妖嬈的娘娘腔已經開始哭了起來。

上官博的反應越來越明顯了,鐵五一伸手,攔住一個端着水的救火侍者,劈手把水盆打翻掉,滿滿一盆涼水,衝在了上官博身上,臉上。

上官博一個激靈,直直地坐了起來,馬上開始劇烈地咳嗽起來。

鐵五一下子抱住了上官博,喜極而泣:“阿博,阿博,嗚嗚,你醒了,嗚嗚,你終於醒了,嗚嗚……”

鐵五使的勁大了一點,抱的上官博喘不上氣了,上官博使勁將鐵五推開,搖晃着腦袋,鐵五激動地跪在一邊,眼睛直直地看着上官博被濃煙薰成鍋底色的臉,說不出話來。

上官博定了定神,所有的影像重合到一起,眼睛終於不花了,看清了面前的鐵五:“老五,我嘴裏怎麼臭哄哄的,你怎麼哭了……”

鐵五嘴裏壞壞地笑着,但眼裏的淚奪眶而出:“阿博,剛剛可能是顆臭彈,所以臭哄哄的,咱快走吧,警察應該快到了。”

上官博被鐵五攙扶着站了起來,轉頭看看仍在冒着濃煙的門口,狠狠地罵道:“王八蛋貓妖,差點要了老子的命,讓我抓住,我非撕碎了他……”

“你想怎麼撕啊?嘎嘎。”

上官博和鐵五驚地一回頭,一個瘦高個男人正低着頭,站在他們身後。

“貓妖?”上官博看清了貓妖的一頭銀髮,這纔想起剛從酒吧大廳拐過來時碰到的那個銀髮客。

鐵五一看面前站着的人被上官博稱作貓妖,頓時明白,這就是他們兩個要找的人,也就是差點把他兩個炸死的混蛋,拳頭一攥,不顧上官博的阻攔,大叫着衝了上去。

貓妖輕蔑地“切”了一聲,從懷裏掏出一把大號的左輪槍,指向了鐵五。

鐵五的速度極快,貓妖的槍還沒有擡起來時,他已經衝到了近前,一把將槍打到一邊,另一拳衝着貓妖面門砸了過去。

貓妖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粗粗壯壯的漢子,速度竟然如此地快。

貓妖的反應也很迅速,另一手馬上從懷中抽出捅死紅姐的那把匕首,向鐵五刺了過去。

上官博沒攔住鐵五,生怕鐵五吃虧,緊跟着他也衝了過去,當他看到貓妖掏出匕首的時候,已經衝到了貓妖近前,一個擒拿手,將貓妖握刀的手腕就扭了過去。

鐵五已經用肩膀將貓妖頂得後退了三四步,那隻大號的左輪槍也被頂掉在地上。

貓妖憤怒了,擡腳踹向鐵五的肚子。

鐵五衝得太快,根本收不住腳,被貓妖一腳踹倒在地上,疼得頓時無法動彈了。

上官博才恢復氣力,身體運轉還不靈活,所以,只能手上拼命使勁,想把貓妖的胳膊扭斷,可貓妖的身體靈活的轉了幾圈,就泄掉了上官博的手,上官博踢出一腳,貓妖趕忙用一隻手擋住頭部,但還是被上官博力大勢沉的一腳踢得翻了個跟頭,彎着腰跪在地上,一手撐地,一手護住胸口,不動了。

上官博並沒有追上去,他怕貓妖再有什麼暗藏的武器。

像這樣的頂級殺手,防身的小玩意兒肯定少不了,還是小心爲妙。

上官博踱着少林的梅樁步,一點一點靠近貓妖,根本不敢將目光離開貓妖的身體,嘴裏關心地問道:“老五,怎麼樣?”

鐵五喘着粗氣,強忍住肚子上傳來疼痛感,狠狠罵道:“我……沒事,給我把這龜孫子砸成……砸成月餅。”

上官博離貓妖還有三四步遠的時候,貓妖突然兩腿一用力,向他竄了過來。

上官博一側身,貓妖撲了個空,趴在了地上,接着翻身踢向上官博肚子,上官博一把抓住了貓妖的腳踝。

鐵五高興地喊了一聲:“好!”站起身來,想幫上官博收拾貓妖。

“你別過來!”上官博高聲叫着,一分神的工夫,貓妖腳一用力,從鞋尖處探出一柄刀尖,腳脖子一轉,割向了上官博的手腕。

上官博的手腕上立馬被劃開了一道血口子,鮮血接着就滲了出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