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買一千萬?”瀋陽光小聲的道。

2021-01-30By 0 Comments

“你腦子被門夾了?”吳均忍住飆升的怒氣,平靜的說道。

“三千萬?”

“精神病院也救不了你。”吳均這次說話看都沒看瀋陽光一眼。

瀋陽光還以爲吳均是再罵他,隨後他馬上就想通了,他走了出去,對着大廳裏面的交易員說道:“待會買入和區塊鏈題材相關的股票,最好持有大量數字貨幣的。”隨後瀋陽光又說了一句:“動用所有可動用的資金。”

“動用所有的資金?”趙曉軍一驚,心想今天不是主要炒計算機安全類的題材股票嗎?怎麼公司把重心放在了區塊鏈題材股上面了?

“我們有七億可動用的資金……”一個交易員小聲的說道。

“有七億那就買七億,從暴跌裏面選股票,不要做的太顯眼,慢慢吃貨。”瀋陽光道。

“這樣做風險是不是太大了?現在市場資金都在炒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我們貿然買進區塊鏈的股票的話……恐怕下跌的風險很大。”趙曉軍提醒道。

“我們公司能做到這麼大,自然就不是什麼主流資金,股票市場講究逆勢而爲,買主流基金一年能賺多少?不幫客戶虧錢就不錯了。”瀋陽光一臉不屑道。

“要不我們再等等吧?看看後面走勢如何?”一個交易提醒道。

“不用等,現在區塊鏈概念股已經全部大跌了。”瀋陽光斬釘截鐵道。 “你們要做的就是掃貨,然後等他們買進的時候狠狠砸盤,最好砸到他們從高樓跳下去。”瀋陽光繼續道。

衆交易員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些什麼纔好,瀋陽光看着這些猶豫的人,眼中頓時閃過一絲不屑,“不用猶豫,這是吳總的命令,你們只管買進,出了事也和你們沒有關係。”瀋陽光當然知道他們是怕承擔責任纔會猶豫。

“是!”交易員們應聲後,馬上就開始了對區塊鏈概念股的掃貨,由於勒索病毒被解讀爲對區塊鏈概念股的利空,今天很多區塊鏈概念股在開盤的時候都被巨量賣單封死跌停板,這也爲積極掃貨的交易員們提供了一個良好的進場機會,只用了四十分鐘不到,弘光資本已經買了區塊鏈概念股票近七億的籌碼,分散在了三隻股票上,光靈信息,大迅通信和菲光信息。

“吳總,打我電話肯定是有什麼好事吧?”樑彬笑道。

“沒錯,有一筆大買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氣魄。”吳均淡淡的道。

“大買賣?”樑彬心裏一驚,和他對話的可是金融圈新星,如果他說是大買賣,那至少也得有幾個億。


“沒錯,做多區塊鏈股!”吳均說出了他口中大買賣。

“什麼!?現在資金都在炒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現在買進區塊鏈股票的話那不是會鉅虧?”樑彬差點驚呼了出來。

“樑總,我們搞金融的講究的就是逆勢而爲,衆人貪婪我恐懼,衆人恐懼我貪婪,你這句你應該聽過很多遍吧?”

“當然,這是出自股神口中的話。”樑彬苦笑道,隨後又說了一句:“我們只是管理小資金的人,做不到巴菲特那樣的氣魄啊。”

“我已經買了七億進去,你如果要上車的話可要趕緊。”

“七億!?你瘋啦?一個跌停就是七千萬吶!”樑彬驚呼道,要不是他知道吳均在投資方面很傑出,他都會以爲吳均此刻是瘋了,花七億買了一些即將虧錢的股票。

“當然沒瘋,不說這麼多了,消息我已經帶到,跟不跟就是你的事情了。”吳均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樑彬掛斷電話後就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一會兒,在他心中好像做出了什麼決定一樣,他走到了交易室讓交易員買進了區塊鏈概念股。

今天計算機安全股票截止中午收盤的時候,已經全部漲停,就連和計算機安全沾一點點邊的股票都漲了不少,林時沒等到時間下班,就直接來到了銷售部找到了譚玥:“譚姐,和客戶們說一下,買進區塊鏈概念股,不要買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

“啊?你每次說話都讓我驚訝,小弟弟,你沒看今天的頭條新聞嗎?勒索病毒,勒索病毒,勒索病毒!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譚玥用怪異的眼神,看着林時道。

“今天市場把勒索病毒消息誤判了,計算機安全股應該得到做空,區塊鏈概念股應該得到做多。”

“你瘋啦?和勒索病毒的相關的題材股還要被做多?你怎麼想問題的?”

“相信我,你跟客戶們說一下,他們自己會做出決策的。”林時不願意再解釋,解釋的夠多,他也有些厭煩了,就算他不能讓交易部賺錢,那至少他也要讓之前的客戶賺錢。

“哎,我怎麼好說這樣的話?讓他們買進已經跌停的股票?要不你來說吧,我怕我一開口就會被客戶罵啊。”譚玥皺着柳眉,可憐的道。

“好,電話給我。”林時接通了電話,就說出了他的想法,而他的客戶們紛紛表示支持,這個過程中譚玥已經徹底石化了……

“他們瘋啦?跌停股也敢去買?而且在今天這樣的大背景下,區塊鏈股票簡直就是燙手的山芋,沒人敢接啊。”譚玥驚呼道,她原以爲,不管怎樣客戶總會拒絕林時吧?誰會聽電話銷售人員一說就買股票的?買股票也就算了,還買跌停股,偏偏林時的客戶還如此信任他。

“今天它是燙手的山芋,不代表明天也是。”

“照你這麼一說,我也得打個電話給我的客戶了。”受林時影響,譚玥也打算把這個“好消息”帶給她的客戶們。

“什麼!?買跌停股?你腦子有病吧……”

“啊?今天區塊鏈不是跌停麼,買進不就是找死……”

“唉,小姑娘,你今天是不是狀態不太好,對市場行爲出現了誤判?計算機安全股是今天市場的寵兒啊……”

“小譚啊,我和你無冤無仇,爲什麼要給我如此坑人的建議……”譚玥打了四個客戶電話之後差點哭了出來:“做了這麼久的銷售,頭一次感到如此委屈……”

林時一臉無奈:“信任要靠時間慢慢培養的,不要着急。”

“我能不急嘛?我打的電話都是我好不容易開發出來的老客戶,他們一點都不相信我。”譚玥滿腹委屈的道。

“說明你還沒有幫他們賺到大錢啊,而且有些客戶做到反人性這麼困難的事情的,他們只會順勢而爲,所以你也不要太沮喪啦,”林時道。

“我不管,今天我心情不好,中午一起吃飯,你好好安慰安慰我……”

林時:“……”

“經理?早上我們就賺了4個點,近兩千萬的利潤!”趙六天走進辦公室一臉興奮的說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總算挽回了之前虧掉的損失。”李坤鬆了一口氣道。

“就是……”趙六天欲言又止。


“就是什麼?”李坤從趙六天表情上看出了一絲軌跡。

“就是太多市場的資金都在炒這樣的股票,如果題材突然變冷的話,我們很難出逃我們的資金,最後的結果可能是會死套在這個股票上。”趙六天一臉擔憂道。

“我當然考慮到了這種情況,但你不想想,這種全球性的勒索病毒事件,造成的影響多麼大?計算機安全肯定會成爲這個月最大的熱門題材股!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你所說的那種情況。”李坤笑道。

“希望如此……” 毫無疑問,在衆多市場資金的堆砌下,計算機安全內的股票成爲了本週的黑馬股,力壓週期股成爲本週資金流入最多的板塊,沒有之一!

在從許沐那裏得知李坤買的股票漲了很多之後,衆人都很開心,唯獨林時一個人高興不起來,他知道這些賬面數字都是假象,如果市場突然變冷,公司很有可能會套在這個股票上,而很多獲利盤和恐慌盤將會出逃,結果可想而知,無論是哪次的大題材最後都落得一地雞毛,大漲之後就是大跌,短線交易就像是玩六發子彈的***,當對手對自己腦袋扣動扳機的時候,如果沒死,那就會輪到你,然而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總會有一個人會死的很慘。

在下午的時候,林時又找了找許沐,看能不能改變李坤的想法,當他得知李坤既然買了5億之後,林時的臉色就變了:“李經理他在玩火**,如果虧錢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許沐帶着一臉笑意,絲毫不在意林時的話,隨後他引用了一句這樣的話:“在音樂停止之前,我們不能停下優美的舞步。”

林時見狀便知道交易部此次的交易很有可能會栽了,當許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音樂已經停止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什麼音樂,一切都是幻想。

但林時不能放棄,走出辦公室後,他就不停的刷着關於區塊鏈的消息,即使很難找到一個對區塊鏈有利的信息,隨着全球勒索病毒的爆發,各個國家隊區塊鏈的技術更加的擔憂了,有媒體稱區塊鏈這樣的技術將會爲洗錢提供一道堅實的壁壘,林時發現市場上到處都是關於區塊鏈的利空消息,隨着數字貨幣的全線低開低走,更是加強了這種現象。

不一會兒,林時就收到了譚玥的消息,意思就是他的客戶都聽從了他的建議買進了區塊鏈相關股票,幾個客戶的資金加起來近七千多萬,譚玥知道之後,又是各種對林時的崇拜,林時自然沒有說什麼,客戶相信他,他自然是感到很高興。

林時在探尋消息無果後,他主動去了交易部一趟,林時進了交易部就看見李坤在交易部行情機旁邊看着行情,見林時來了,頓時露出了一絲蒙娜麗莎般的神祕笑容,似乎在笑林時的初出牛犢,亦或者是在得意自己英明的決定,林時不得而知,因爲他來這裏的任務只有一個——改變李坤的想法。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大盤一開,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就會成爲最熱門的題材之一。”李坤笑容不減,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仍然不看好計算機安全股,市場誤讀了全球勒索病毒新聞的深層次信息,那就是此次的勒索病毒不是貶低區塊鏈的價值,而是爲區塊鏈的技術打了一次全球性的利好廣告,只是市場暫時沒反應過來而已。”林時反駁道。

“別逗了,你沒看見今天區塊鏈概念股開盤直接巨量封死跌停?”李坤的眼神有些不屑,隨着計算機安全股票全線暴漲,更是堅定了李坤做多計算機安全類題材股的信心。

“經理,午盤沒多久,區塊鏈就已經撬開了跌停板了,而且……”趙六天在李坤旁邊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今天這麼大的一個利空新聞在這裏,既然還會有人去打區塊鏈概念股的注意?你確定你沒看錯?”李坤愣了一下,隨後便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

“而且什麼?”林時接了趙六天後面一句話問道。

“此次流入區塊鏈概念股資金最大的是弘光……資本。”趙六天用蚊子大小的聲音說出了這個名字。

林時的臉色微微一變,而李坤更是狂笑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他們誤判了勒索病毒帶來的負面影響,竟然還敢抄底區塊鏈概念股,真是嫌錢多的沒地方去。”

隨後李坤更是面色猙獰道:“上次水蘭方我輸了,但是這次輪到你們輸了,我將是這場勒索病毒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林時看的出來,李坤此時已經被預期利潤矇住了雙眼,而且今天開盤就賺了很多賬面利潤,更是堅定了他的想法,現在恐怕沒人能勸的動李坤了,林時只好問道:“那您決定什麼時候出售呢?”

“出售?現在這個題材股這麼好,簡直就是給計算機安全領域吹了一陣狂風,資金不漲個百分之四十五十,我哪裏好意思出掉手中的貨?”李坤意氣風發的說道。

“經理,你有些衝動了。”趙六天提醒道。

“對啊,明天如果把資金出逃應該還來得及,縱觀所有的出現過的華證題材股,最後都會跌的很慘。”林時在一旁附和道。

“你們懂什麼?勒索病毒是真正的黑天鵝,這個黑天鵝將會引起計算機安全的革命,從而讓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業績上升,股價上升,造成戴維斯雙擊,而國家也會重視計算機安全,從而大力扶持這些企業,從減稅到補貼等一系列優惠政策,我們買的計算機安全股票處於歷史低點,幾個月之後這些股票將會翻上幾倍!”李坤否決了二人的話。


當林時還要說什麼的時候,李坤直接沒讓他說出口:“好了,我現在有點事,要回辦公室了。”

林時默然,他和旁邊的趙六天對視一眼,兩人均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上次水蘭方一戰,讓經理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他有點操之過急了。”

林時看着辦公室的位置嘆了一口氣:“陷入賭徒效應中的人,最後的結果都不怎麼好。”

趙六天聽後苦笑道:“希望不要像你說的這樣……”

“吳總,按照您的建議,我們手中已經持有了近七億關於區塊鏈股票的籌碼,就等利好刺激股價之後就可以出貨獲利。”瀋陽光一臉正色道。

吳均沒有說話,反而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他已經得知了東坊證券大力買入了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 晚上,外圍股市的計算機安全股也獲得了一定的漲幅,但是漲幅都不大,沒有像華夏國這樣一漲就漲一大片,而且大部分都獲得漲停的,可見外圍股市還是比較理性,林時同時也發現區塊鏈概念在外圍股市不降反升,在K線圖和成交量上走出了逆勢,而一些股票都紛紛開發出了數字貨幣嘗試進行ICO,得到消息的資金都紛紛涌入這些區塊鏈概念股,使得有些股票漲了好幾個點!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四的時候,林時一大早就來到了李坤的辦公室,“經理,昨天外圍股市區塊鏈股票不跌反升,我看最好是在今天把計算機安全的股票出了……”

李坤聽後打開了股票軟件在電腦上開始瀏覽起來,看了一會之後,李坤關掉了股票軟件:“外圍股市誤讀了這個消息。”

林時聽了這話微微一愣,隨後馬上反應了過來:“經理,也有可能是你誤讀了這個消息,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只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

“好了,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對市場上的風向與題材不怎麼清楚。”李坤慢斯條理的道。

“經理,我看最好在今天早盤就把貨給出了,不然後面想走都走不了了。”林時還是不肯放棄,5億資金如果死套在這些題材股上的話,林時幾乎都可以看到未來賬面上的大幅度虧損!

“好了,你出去吧,我自有分寸,我從業這麼多年了,就沒犯過什麼戰略性的錯誤。”李坤一臉不耐煩道。

“可這次你有可能碰上了黑天鵝,這是無法預知的事件啊!”林時再次開口勸道。

“那你又怎麼預測的呢?”李坤反問。

林時默然,他總不能說他就是比李坤看的清楚吧?那不是找罵?隨後林時便走出了李坤辦公室,他給譚玥發了一個信息:“讓客戶加大在區塊鏈上的頭寸。”林時並不想和公司對賭,但是他沒辦法,就算公司不會聽他的,至少他以前的忠實客戶會聽他的,他仍然可以幫助一些人在這個事件中賺取大額利潤。

早上九點三十五,華證股市跳開0.52%,一些週期股再次紛紛上漲,趙六天在看到計算機今天的情況後,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李坤的辦公室:“經理!大事不好啦!”

李坤看着趙六天慌忙的表情,頓時臉色一變:“到底怎麼了?”

“早上開盤沒多久,我們買的計算機安全類的股票,就打開了漲停板,好像資金支撐不了這麼高的股價……”趙六天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李坤連忙打開了股票軟件,當他看到他所買的幾隻股票的交易量低的可憐的時候,臉色瞬間就變了,他……這次是真的誤判了這個勒索病毒所帶來的影響!沒有交易量說明很多之前進來的資金都在潛伏,就等交易量上去了然後在流動性高的時候出貨,可現在沒有交易量,也就意味着,沒人來接他們之前買入的這個盤子,想到這裏,李坤的額頭上的冷汗頓時冒了出來,他這次的這個決定可謂是錯了一塌糊塗。

“慢慢出貨!儘量不要影響股價。”李坤沉聲道。

“經理,現在成交量低的可憐,這個題材恐怕已經熄火了……交易量都是一手一手的交易,如果有人想砸盤的話,只要不到一百萬就砸出一個跌停板,市場上的資金都潛伏着,也不願拉昇股價……”趙六天小聲的說道。

“不管這麼多,能出多少出多少!”今天的區塊鏈開盤的時候還是巨量漲停,結果沒多久買單就被消化了了,股票交易量一度走向低迷,李坤此刻突然有些後悔沒有聽從林時的建議。但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吃,他目前做的就只能出貨止損。

“是……”趙六天應了一聲,就出去做交易指令了,目前盈利11%,但趙六天知道這些都是賬面數字,一天股票不套現,一天就是虛假繁榮,只有進入口袋的纔是自己的錢。

林時回到分析部之後沒多久,就發現分析部衆人臉色有些微變了,“林時,剛纔區塊鏈打開漲停板之後,就沒有交易量了。”張羽倩開口道。

“我猜到了……”林時嘆了一口氣,早上剛剛開盤的時候如果出貨的話,還能出掉大部分,可惜市場資金太多了,賺了幾個點就想跑路,導致一些鉅額買單剛掛的時候就被被消化了。

“你知道公司買了多少嗎?”莊瑩瑩一臉擔憂道。


“知道……至少有五億資金。”林時回答道。

“五億資金!天吶!公司這次可能要虧大錢了。”周芸夢驚呼道,她昨天還爲買入計算機安全股票而感到高興,結果僅僅高興一天時間,股市就發生了不可預知的變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