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賈環心裏好笑,面色卻顯得有些害怕,他倒退了兩步,回到賈迎春的腿邊挨着,“悄聲”道:“姐姐,這個襲人姐姐好可怕,她會不會吃掉我?”

2020-11-03By 0 Comments

“噗嗤!”

奪舍成妻 本來就不是很大的房間,賈環的悄悄話大家都聽的到,讓幾人忍俊不禁。

聽到賈環的這句話後,大家再看向襲人的目光,就有些玩味了。

而襲人也尷尬起來,尤其是在賈迎春一雙平靜無瀾的眼睛看向她時,這種平淡讓她感覺到了被人居高臨下俯視的感覺。

這讓她很不舒服,卻又不得不倍感憋屈憤懣的堆出一張笑臉,道:“二小姐,我怎麼會吃了三爺呢?真真是說笑了。只是太太先前交待過我,這玉就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就算我丟了命,這塊玉都不能丟,所以……”

賈環這才相信,剛纔襲人不是裝的,她是真害怕了。

王夫人就算再看重她,可要是賈寶玉的“立身之本”給搞丟了搞壞了,那她這個一等丫頭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是打不死她,可襲人夢寐以求的“主子夢”百分百會破滅。

這對從記事起就立志做職業小妾的襲人來說,簡直是不可原諒的。

星球博物館 從賈環手中取走那塊通靈寶玉,襲人再三檢測後,呼出了口氣,語氣有些責怪的對賈寶玉道:“幸虧菩薩保佑沒有摔壞,要是有半點閃失,豈不是要了奴婢的命?”

賈寶玉這慫貨,剛纔對賈環橫眉豎眼,和怒目金剛似的,此刻在妹紙跟前,被訓的耷拉着腦袋,跟斗敗的公雞一樣。

賈環見狀不由再次感慨,如果襲人拿賈寶玉作伐,說如果有閃失,他會怎麼地怎麼地,賈寶玉八成不會鳥她,因爲他知道,就算惹怒了賈政和王夫人,老太太最終還是會護着他的。

可襲人拿她自己比喻,而且上來直接玩兒命,賈寶玉自然捨不得朝夕相伴的丫鬟,也就低頭了。

或許大家並沒有想太多,但氣氛終究是變了。

王熙鳳也懶得在這裏瞎耗時間,對跟她來的另一個女孩兒道:“彩霞,看仔細了?沒事的話我們就走吧,你去回太太,我還要去前面小抱廈那邊和那羣婆子媽媽們打擂臺去。去晚了,怕那羣老孃們把平兒給吃了。”

衆人笑,賈環不笑,他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那個叫彩霞的丫頭。

這丫鬟看起來,也有十三四了,額頭有些寬,眉毛也有些散,方正的臉型,嘴巴有些大,不過眼睛有特點,很靜,非常平靜。

剛纔衆人都大鬧啊大笑啊,唯有這個不聲不響的丫頭始終默默無聞。

賈環有些納悶,在紅樓裏,對賈環有意思的女孩兒,好像就是彩霞和彩雲?

很多紅學專家說,彩霞和彩雲是一個人,因爲兩人的出場有很多疊加,也很混亂。

可賈環現在卻覺得似乎有些不大對,這個大他一倍的女孩子,一個看起來心智明顯成熟很多的女孩兒,怎麼會看上“他”?

ps:抱歉,昨天搞合約的事搞的頭昏腦漲,忘了定時發佈了…… 彩霞聽到王熙鳳的話後,面色都沒改,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又籠統的對衆人納了一福後,就退下了。

看起來大家也都不怎麼在意,顯然是已經瞭解甚至習慣了彩霞的性格。

唯有賈環有些失望,他還從來沒感受過被人暗戀,並且時不時的被人用餘光偷偷打量的感覺。

重生到紅樓裏假賈環成了真賈環,本來想在彩霞或者彩雲身上找一回感覺。

誰想,人家連鳥都沒鳥他一下,想象中的眼光在他身上頓了頓,或者目光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樣,這種事一個都沒發生……

奇怪,小吉祥不是說太太身邊的彩霞和彩雲喜歡他而不喜歡賈寶玉嗎?

……

王熙鳳和彩霞走後,襲人就溫柔的盯着賈寶玉看,看的賈二爺沒法子,可憐巴巴的對林黛玉道:“林妹妹,咱們也走吧,太太和老太太那裏肯定已經急了。我們……”

林黛玉可能還記着前事,冷笑了聲,話都不說,站起來就走。

賈寶玉一滯,卻也沒生氣,在襲人的陪伴下顛兒顛兒的跟着出門離去。

賈惜春更不會說什麼,很無所謂的跟在後面走了。

倒是賈迎春沒有起身,低頭看着倚在她身邊,對她嘿嘿傻笑的賈環,端莊柔美的臉上浮現出令人暖心的笑容,和煦的讓賈環再一次體會到如沐春風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環兒,你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賈迎春輕輕的撫着賈環的頭髮,關心道。

賈環用力搖搖頭,道:“姐姐,我很好。”

賈迎春微笑道:“可憐見的,你才這麼點大,就遭受這樣的罪……想出點心嗎?姐姐那裏有上好的桃酥,聽說是從宮裏傳出來的方子。府裏比照着做了些,聽說和麪的湯就是新鮮的桃子壓榨出來的桃汁,味道香甜的很,一處就分了那麼一點,我那一份沒吃,你跟姐姐去吃?”

賈環吸溜了聲口水,還是搖頭,道:“姐姐,我已經長大了,我答應我娘,以後要多吃飯,少吃零食,一直到我壯的可以撂倒一頭驢!”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聽到賈環的壯志豪言,賈迎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面若蘭花,她用食指輕輕的點了點賈環的額頭,笑道:“頑皮!”

賈環嘿嘿笑,心中暖暖。

有人說,白首如新,傾蓋如故。

對賈環來說,他和賈迎春應該算不上傾蓋之交,因爲前世他熟讀紅樓時,就很留意賈迎春這個人物了,也基本上算是熟知她的性格。

她是一個好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簡單的人,一個對別人無害的人。

有人說她是木訥,有人說她懦弱,還有人說她無能。

賈環都不去否定,但即使如此,每當他看到那句“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時,心裏就憤懣難當。

難道性格木訥,性情懦弱,沒有高深的能力就是罪嗎?

因爲賈赦五千兩銀子的欠債,賈迎春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孩兒就被生父強迫嫁給了中山之狼,而後在短短的一年中被蹂躪至死。

讓人悲傷,令人心痛。

賈環常思索,他爲什麼會對這樣一個沒有什麼出彩之處的人這般憤慨?

思之再三後,賈環自認找到了答案。

因爲賈迎春不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豪門庶女,她象徵了一個龐大的人羣,那就是普通百姓。

異瞳臨世:軍少之霸寵甜妻 比如說賈環自己。

每個人心裏都會覺得自己獨一無二,期盼自己與衆不同。

但事實是殘酷的,前世的賈環無法否認,他和大多人一樣,並不是獨一無二的,更沒有什麼與衆不同之處。

和絕大多數的社會人一樣,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如同賈迎春於賈府中一般,並無什麼出彩之處。不是英雄,也沒什麼地位。

理想和期盼是美好的,但現實中,不是每個人,都有攪動社會風雲的能力。

或許能在虛擬世界裏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糞土王侯,但那只是虛擬的,是虛擬的巨人,是虛擬時代的阿q,是可悲的。

但是,這樣的人,難道就沒有活下去的權利嗎?

這樣的人,就可以隨便被出賣嗎?

這樣的人,就可以被強權肆意玩弄蹂躪致死嗎?

前世,賈環沒有翻遍網頁,也沒有找出答案,只找出了句“落後就要捱打”的格言。

但是,在這個不知是夢還是幻的紅樓世界裏,賈環發誓,他一定不要做這樣可悲的人,即使去死,也不要被“主子”玩.弄。

……

“小吉祥……”

賈環躺在炕上,腦袋倚靠着一疊錦被上,和脖子之間形成了一個很彆扭的鈍角,嘴裏發出吊兒郎當讓人討厭的紈絝聲調。

“幹嗎?”

小吉祥甕聲甕氣的應道,自從她被賈環連續使喚了一個多鐘頭後,她對賈環的聲音簡直深惡痛絕。

賈環舒服的吭吭了聲,笑道:“來,給三爺我唱個小曲兒!”

“呸!”

小吉祥啐了口,繼續甕聲道:“不會。”

“那……三爺給你唱一個?”

賈環頗有興致的說道。

小吉祥無師自通的抽了抽嘴角,實在拿這個變化多端的賈三爺沒法,不過,只要不要讓她再繼續沒玩沒了的跑腿兒就好,小吉祥點點頭,悶聲道:“那好吧。”

賈環嗤笑了聲,道:“還這麼勉強?嘿,你三爺我當年號稱唱遍半條首義路,整條破爛街難尋敵手,願意給你唱是擡舉你這小蹄子……”

說到最後,許是被自己的**幽默給打動了,賈環發出了一陣囂張的大笑聲。

“嗯……真他.奶奶滴舒坦啊!這封建社會的日子就是爽!”

賈迎春走後沒多久,原本志氣高昂的賈環,就很沒出息的腐化在這享受的生活中了。

招呼着小吉祥端茶倒水又捶了會兒小細腿後,賈環暗自感慨,難怪他前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人都說,要立長志,不要常立志。

賈環很客觀的自我定位了下,然後很簡單也很明瞭的確定他基本上是屬於後者。

做計劃,立志向的時候,激.情萬分,心懷斬荊披棘的勇氣和必死的鬥志。

可真要他腳踏實地的去實踐的時候,立馬就慫了……

賈迎春在的時候,他心裏還在不停的盤算着,怎麼去散發王霸之氣而後招納天下英雄,怎樣去大殺四方稱王稱霸,不當個皇帝也好意思說穿越?

可當這個溫柔貌美的姐姐離開沒半個鐘頭,這個豪情基本上就已經冷卻下來了。

賈環暗自反省,這大概是前世大學養成的惡習,不死到臨頭,不馬上面臨着期終考,就不會去翻書……

得改啊!

“三爺,你倒是唱啊!”

突然,耳邊響起一道不滿的催促聲。

賈環一拍腦門,繼續反省,這還是當年留下的毛病,注意力極度不集中……

“唱,唱,這就唱!討命鬼似的……”

賈環樂意逗小吉祥,看她氣鼓鼓的鼓起臉包感覺很可愛。

果不其然,扎着兩個髮髻的小吉祥鼓起了圓圓的臉蛋,眉毛也糾結的蹙在一起,眼神“苦大仇深”的瞪着賈環。

賈環哈哈大笑,揉了揉她的小發髻,道:“我教你唱明天早上我們的運動歌,怎麼樣?”

“什麼是運動歌?”

終究是小孩子,被可能會很有趣的名堂給打敗了,小吉祥眨巴了下大眼睛問道。

賈環站起身來,做了個伸展運動,然後唱道:“小吉祥,來來來,跟三爺做個運動。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早睡早起,咱們來做運動……”

“呵,嘿嘿,咯咯咯,哈哈哈哈……”

看着賈環突然唱跳起來的動作,表情從驚訝到驚恐再到樂不可支,小吉祥發出了平生以來最快意的笑聲。

即使賈環停止了扭屁.股的動作,黑着臉怒視着她,可小吉祥還是笑的要死要活的,而且還笑的眼淚花花的。

到最後,小吉祥甚至連站着的力氣都沒有了,歪倒在炕上,也笑不出聲了,只能一抽的一抽的……

恐怖如斯,要是這個時候有個外人進來看到這一幕,還不知道會誤會賈環到底把小吉祥怎麼着了。

……

“好,對,就這樣!繼續……”

“抖抖手啊,抖抖腳啊,

勤做深呼吸,學三爺唱唱跳跳,我才更美麗!

笑眯眯,笑眯眯,做人客氣,快樂容易。

早上起牀哈啾,哈啾!

不要亂吃零食,多喝開水,咕嚕咕嚕!

我比誰更有活力!”

不得不說,就算賈環現在身爲脣紅齒白的小正太,可還是遠遠不及小吉祥這樣的小羅麗招人喜歡。

脆脆嫩嫩的聲音唱着,小小柔軟的身體手舞足蹈的跳着,實在是既賞心悅目又悅耳動聽。

不過,看小吉祥彎成月牙的眼睛,以及抿起樂個不停的嘴巴,想來她也很喜歡這段歌舞……

這是賈環當年和表姐家上幼兒園的小外甥女一起玩的遊戲,閒的無趣,就教給了小吉祥。

等到小吉祥跳完最後一段,停下來呼哧呼哧的喘着氣,眉開眼笑的看着賈環道:“三爺,你怎麼不和我一起跳呀?”

賈環哈哈笑道:“三爺我跳的話,那畫面太美恐怕別人不大敢看啊!”

小吉祥雖然聽不懂賈環時不時冒出的非主流的話,但還是知道他的意思是他不願意跳,頓時不樂意的撅起小嘴道:“三爺,咱們一起耍子嘛,一個人耍沒意思哩!再說,屋裏又沒別人。”

賈環還是搖頭,道:“今天不跳了,都已經中午了,馬上就要吃飯。等明兒早上,我們一起早起去跳,就當活動開身體熱熱身。”

…… “喲!娘,你回來啦?”

看到趙姨娘進了小院兒門後,賈環果斷放棄了和小吉祥繼續擺家家,迎了上去熱情的歡迎。

“黑了心的小混蛋,娘給人端茶倒水立規矩站了大半天了,怎麼着,你還嫌我回來的早了?”

所以說,人要有文化,不然不管你的原意是什麼,說出來的味道和意思可能就會變的完全不同。

看着趙姨娘撇着嘴,翻白着白眼,揮着繡帕罵罵咧咧的,賈環也只能苦笑。

世界上有兩種人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都由不得你,一是生養你的父母,二是你生養的子女。

尤其在雙方還是單線連線的情況下。

不過看到她身後跟着的一個十二三歲的丫頭,賈環倒是一怔,這纔想起來,趙姨娘身邊也是有兩個丫鬟的,一個自然就是賈環的同年好友小吉祥。另一個應該就是眼前這位了,名字大概是叫小鵲。

шшш ☢тtkan ☢¢ o

這位丫鬟可是寶二爺安插在趙姨娘身邊的線人,要是趙姨娘在老爺賈政身邊進了什麼讒言,小鵲就負責火線通知……

或許是應了屁股決定腦袋這一句話,以前讀紅樓的時候,賈環曾以爲小鵲是一個胸懷大義的好丫鬟。

可現在,賈環怎麼看都覺得她腦後長有反骨……

“看什麼看?也沒見她臉上長出朵花兒來。哦,對了,這個奴婢就是小鵲,你應該記不起來了。以後有事就吩咐她去做……”

趙姨娘見賈環沒跟上,回頭見他眨也不眨的“望”着小鵲看,不由氣道。

在她看來,小鵲連她姿色的十分之一都沒有,有個屁的看頭!

沒出息!

聽到趙姨娘的話,賈環明顯可以看到,丫鬟小鵲的身體微微震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的低下,卻沒有說什麼。

儘管這已經是事實,但並不代表丫鬟沒有尊嚴……

賈環暗自感嘆了句“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後,他昂起小臉兒,對着小鵲露出一副很陽光很燦爛的笑容,打招呼道:“小鵲姐姐,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我叫賈環。”

“啪!”

賈環剛說完,後腦勺就被人抽了下,不重,但他還是晃了晃……

“你到底是離魂了還是傻了?她不過一個丫鬟,還姐姐,她有這個福分?”

婚淺情深:總裁誘妻上癮 趙姨娘絮絮叨叨的一邊教訓着賈環,一邊扯着他的胳膊往屋裏帶,還不忘回頭吩咐小鵲:“小鵲,你去廚房那邊叮囑一下,中午飯讓柳家的給送過來,讓她們多放點肉,就說環哥兒身體還沒好利索,要補補!”

丫鬟小鵲低低的應了聲後,轉身穿過垂花門就不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